就在今天!奇蹟MU改版!放置三國-父親節活動限時開!Q版西遊,激萌來襲!眾三國武將,無雙技能隨你搭
Vendettist ( 巨龍之城的地下城主 )
子板管理員手機認證徽章
Lv. 29 | 文章數:2102 | 推薦數:3699 | 被推數:2993 #1. 2014-02-25 01:25:23
有關前奏團的文章和討論集中於此串。
關連人物:
紹德‧卡蘭巴-男性,黑髮灰眼、高大、力氣非常大,年紀約三十尾末,卡蘭巴大公國的大公,附屬於弗里留帝國,騎兵科出身,接任公國時已經升至中校,依據帝國封臣法,統領一萬私人兵團,不過在這次衝突中被皇帝明文下令不得出兵。

亞科普-男性,外表為少年,棕髮灰綠眼、已成年、不滿二十、非正式軍醫、貴族背景、逃家、卡蘭巴的被害擔當。

高地公爵-未正式登場,性氏為漢蘭達。

古拉爾-戰爭三怪之一,駝背,紅頭髮,藍眼睛,一國之君。
turelord ( 卓爾 )
手機認證徽章基地新手榮譽徽章
Lv. 11 | 文章數:98 | 推薦數:25 | 被推數:175 #2. 2014-02-25 02:31:11
  雷馬帶著前任長官寫的推薦函,暫時離開了卡姆維亞,前往卡蘭巴大公的宮廷。
身為大公國的君主,宮廷的門禁倒沒很嚴,或許是從雷馬經過國境線之後大公就一直
派人盯著他了。
  雷馬將推薦信交給門衛,走進宮廷的大門;衛兵對雷馬做了些安全性的檢查,並
解除他的武裝,這對曾經當過士兵的雷馬來說並不是什麼困擾。那些衛兵引著雷馬穿
過了一條大約60呎長的門廊,抵達一扇紅色,鑲有金屬飾條的門前。衛兵告訴雷馬,
門後就是卡蘭巴大公的會客室。於是雷馬伸手敲了敲門,稍微提高音量說著。
  「我是希爾,雷馬‧希爾。」
  裏頭很快就有了回應,來自一個沙啞而不失威嚴的聲音,或許就是大公本人。
  「請進。」   
  獲得首肯之後,雷馬推門進去,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橘黃色的燈光、莊嚴的大理石
地板和放在窗戶兩旁的花瓶。大公座椅兩邊的武器架品質精良,讓那張椅背有一百五
十公分的絲絨大公座椅相形見拙,一張放有整齊文件的樸素桃花心木桌隔開了雷馬和
大公的距離。雷馬幾乎是在瞬間辨別出誰是大公,畢竟那個身著黑色雙排釦騎兵標準
軍服與一雙白手套,腰上佩有軍刀,右手拄著支手杖的黑髮灰眼男子實在太過顯眼,
很難誤認。大公的左手邊站著一名執戟衛士,而斜對面則坐著一個棕髮的戎裝少年,
雖然那個傢伙的服裝讓自己看起來大了幾歲,不過就雷馬看來最多也只不過十五、六
歲,大不了二十出頭,實在想不到他出現在這裡幹麻。
  大公有一頭黑色長髮,留著鬢角,梳理整齊的頭髮在腦後束成一束,灰色的雙眸
看不出情感,冷肅的外表散發出一種讓人難以親近的氣息。為雷馬引路的衛兵向大公
點頭致意後就退下了。大公灰色的雙眼凝視著雷馬,似乎在等他先表態。
  雖然自己已是平民身分,但看大公一襲整齊軍服,而且印象中這位卡蘭巴大公也
曾是位騎兵中校,雷馬還是舉手向大公行了個標準軍禮,帶著沉穩的微笑出聲問候。
  「日安,閣下。」雷馬一邊說,一邊走近大公所在之處,在木桌前站定。
  「日安,雷馬中士。」
  「雖然我本來預期富商出身的你會用貴族的禮數。」
  「不過這樣也好,反正現在是動亂年代。」

  大公面無表情的說著,作個手勢要雷馬坐下,他便老實不客氣地迴身入座。同時
還微笑著回應大公的話語
  「這個嘛,我在壕溝中還比在舞廳裡感覺自在些。」
  「恐怕真得麻煩你回去壕溝一趟。」
  大公說這些話的時候表情沒有改變,讓人搞不清楚究竟是在開玩笑還是認真的。
雷馬沒有回話,只是收起笑容,專注地凝望大公,仔細聆聽。大公接著從那堆整齊的
文書中抽出了一份文件,然後看了一會,雖然只是一會,感覺起來卻有一世紀之久。
雷馬的眼神也跟隨大公停留在那份文件的背面,不時轉而注意大公的表情。
  「謠傳戰爭瘋子駝背王古拉爾已經受雇參加廷巴戰爭了。」
  這響亮的名字對雷馬而言可說是如雷貫耳,這個現今的三大戰爭怪物之一,熱衷
於對異教徒的聖戰,最有名的案例是假裝包圍敵方殘部,誘來援軍之後再一網打盡,
曾經在聖誕山戰役把對方二十四萬人的軍隊屠殺到剩四千人活著回去。
  大公停頓了幾秒,等雷馬消化了這個訊息之後再度開口。
  「皇帝不准我動用私人軍隊淌這攤混水,所以當你的老長官推薦出身卡姆維亞的
你做為救援小隊成員時,我答應了他。」

  接著他轉頭望向另外一邊的少年。
  「可惜高地公爵也推薦了一個軍人過來。」
  「而且身分更適合執行這次的工作。」

  「喔?」雷馬這才轉頭,饒有興味地看向那名棕髮少年。
  大公停頓了一下,才接著說。
  「不管怎麼樣,越大的隊伍越容易被發現,雖然救援埃瑪涉及我的家族義務,但
是不論如何,小隊裡不需要兩個軍人。」
他冷淡的掛上了句點,不給任何轉圜。
  雷馬回過頭來,看著大公,臉上難掩失望的表情。
  「這樣啊...那麼,您打算怎麼抉擇呢?」
  大公從後方的槍架上流暢的抽出兩把手槍,分別遞給了你們,冷冷的說道。
  「這就是我的抉擇。」
  就在雷馬接過槍的瞬間,少年也收到了手槍,毫不猶豫的朝雷馬開火。子彈掠過
雷馬的耳際,發出如琴弦崩斷的聲響,擊中了後面的花瓶,那個湛藍釉燒花瓶也不負
眾望的炸裂了。
  「拼個你死我活吧。」
  大公還在旁邊不冷不熱的搧風點火。
  雷馬心中一凜,暗罵道(呿,竟然是這種做法,雖說是戰爭時期也太超過了吧!)
但還是快速地翻下椅子尋求掩蔽,並在這子彈呼嘯而過的要命時刻冷靜而熟練地檢查
手中的槍械,隨即有了一種異樣的感覺。這把槍雖然是最熱門的決鬥手槍Colt1873,
但配重卻有種詭異的違和感。彈倉的重量比雷馬記憶中輕了一點,似乎是塞了橡膠彈
頭的練習用槍,再瞄一眼少年槍裡彈頭的顏色,雷馬心中就有了底。
  雖然如此,對方已經開了一槍,自己怎麼說也不能沒點表示。想到這裡,雷馬將
椅背作為支撐,右手甩出對準少年就是一槍。子彈擦過了少年的肋脇,只差一點就能
打中目標。少年也用椅背作依託對著雷馬開火還擊。
  「怎麼失常了?」
  大公看著你們提出疑問,還帶著一點挑釁的意味。
  「閣下啊,這場決鬥真的是用來判斷人才的好方法嗎?」
  雷馬毫不理會大公的挑釁和少年的槍,自顧自地從椅子後起身,清空了子彈,只
留下一顆放在手中。
  「我很樂意為您展現我的射擊技巧,但您想要我對活人開槍也不是用這種半調子
的方式吧?」

  雷馬說著,將橡膠彈頭轉向大公,期間完全不去搭理一旁的少年。
  「確實不好。」
  大公的目光在持槍的兩人之間來回,讓雷馬的話懸在半空,接著就是一陣爆笑。
  「有太多的軍人拿到槍就開始廝殺,連手上保命的武器都不看一眼。」
  「老傢伙果然沒選錯人!」

  他說完,拍著手擁抱了雷馬。
  「嗚嚇!」這份擁抱強而有力,雷馬被這一抱差點沒斷氣,只能擠出微笑回應。
心裡一邊暗想不愧是騎兵科出身的,這次可著實體驗了一回可以徒手抱死人的臂力。
不過大公越抱越大力,還笑得很大聲,到最後是少年忍不住提醒他。
  「大公,再抱下去你就得找別人了啦。」
  「抱歉,抱歉。」大公終於鬆開了手,讓雷馬能喘口氣。
  「你這麼優秀,害我都想把老傢伙請來當教官,不知不覺也把你當成他了。」
  「這樣老傢伙會死掉啦。」少年小聲的提醒。
  由於和之前冰冷的表情反差甚大,讓雷馬暗自猜想大公也許是藏不住感情的人,
所以剛剛才會一直板著臉吧?雷馬一邊想一邊伸手整了整身上被弄皺的衣服,笑笑地
看著眼前這一老一少的互動。
  「我才在想,華勒斯長官怎麼會介紹這種好戰份子給我呢。」雷馬說道。
  「抱歉了,不夠瘋的話測不出真性情。」大公拍拍雷馬的肩膀,道了歉。
  「總之,恭喜合格。」他用宏亮的聲音喊出雷馬合格的訊息。
  「這是我和我的非正式軍醫亞科普聯手搞出來的測試。」
  他比了比那個少年,然後笑著轉向雷馬。
  「...作為通過測試的獎賞,你可以先領50枚金幣,作為旅費和自由花用,現在去
別館休息吧,等其他人到齊了再出發,這段時間你可以住在別館,裡面的工具隨你取
用,至於亞科普...」

  「等等,大公,已經三個人了!」亞科普抖了一下,趕忙提醒。
  「我可不想再不分青紅皂白的挨子彈了。」
  「好,那你也去休息吧,反正子彈什麼的,你跟他們去了廷巴還是會碰上的。」
  「還、還來啊?」
  雷馬的測試就這樣在亞科普的哀號聲中劃上了尾聲。

關連人物:
華勒斯‧佩格森(Walice Pegason)
雷馬從軍時期的長官,是個年近60的老士官長。古板但對國家忠心耿耿,對後輩十分
嚴厲但也非常照顧。
xyz12745 ( 橘子不甜 )
子板管理員
Lv. 18 | 文章數:894 | 推薦數:18 | 被推數:1677 #3. 2014-02-25 10:07:22
布蘭妮帶上輕便的行李,留了一個用皮革和海綿、動物腸縫製的小東西,和一封信:「雖然比不上,我不在的時候就讓她替你服務吧。布蘭妮筆。」在密醫(喝了特調的咖啡而)睡著時悄悄的離開,朝往大公的宮廷前去。

  那天你在黑接收到了卡蘭巴大公派來只者的來信 出發前往卡蘭八大公的宮廷。身為大公國的君主,卡蘭巴大公的門禁到沒很嚴,或許是在你受邀之後,他就一直派人跟蹤你也說不定。看到了你和使者的邀請函,門衛只點了下頭就放你進門。
  他們進行了例行的檢查,並要求你解除武裝,在那種龍蛇混雜環境中長大的你當然也知道這是標準的例行公事。進行過檢查之後,他們引著你穿過了一條大約60呎長的門廊,抵達一扇紅色,鑲有金屬飾條的門前,你被告知,門後就是卡蘭巴大公的會客室。


  「直接進去就行了吧?謝謝。」布蘭妮對著引路人嬌媚的笑了一下。事實上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腿正在微微發抖,包含著興奮和緊張,但掩飾自己的情緒是布蘭妮賴以生存的手段,自認見過大場面的布蘭妮自然不會在這裡示弱。布蘭妮整了整衣服,挺直背脊,推門而入。

  推開門之後,首先印入眼簾的是橘黃色的燈光和莊嚴的大理石地板,放在窗戶兩旁的花瓶,大公座椅兩邊的武器架品質精良,讓那張椅背有一百五十公分的絲絨大公座椅相形見拙,一張上面放著整齊文件的樸素桃花心木桌隔開了你和大公的距離。房內有兩個人,你幾乎是在瞬間變別出誰是大公,畢竟那個身著黑色雙排釦騎兵標準軍服,戴著白手套,腰帶上掛著軍刀,右手拄著一支手杖的黑髮灰眼男子實在太過顯眼,很難誤認。

--( 對於你剛剛曖昧的舉動,引你進來的人感覺到困惑,也許大公不常招待像你這樣的客人吧 )--


  大公有一頭黑色長髮,留著鬢角,梳理整齊的頭髮在腦後束成一束,灰色的雙眸看不出情感,冷肅的外表散發出一種讓人難以親近的氣息。引你進來的人和他點頭示意之後就退下了。現在房間裡只剩你和大公以及一個執戟衛士。大公看著你,似乎想等你先有所表示。

--( 說起來大公是什麼權級的人物阿?
  一個大公國的國君,上面只剩皇帝
  除了陳屬於皇帝的附庸國之外,他算是封頂了  )--


布蘭妮饒有興致的望了望室內擺設後,將眼光移到大桌後面的兩人。
「貴安,紹德大公。小女是貝勒里街巷出生的布蘭妮‧邦妮。能這樣站在大公面前,實是非常榮幸。」
布蘭妮盡量不失禮貌的問好。


「貴安,邦尼女士,我是統治這個大公國的紹德‧卡蘭巴,能親眼見到把我家後院...不,該說垃圾桶...搞得一蹋糊塗的傳奇人物,我深感榮幸。」
說這些話的時候卡蘭巴的表情毫無變化,所以也看不出他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


「哎呀,那只不過是一個掙扎求生的過程罷了,小女也只是想要換口氣而已。」
布蘭妮隨意的應答,彷彿那沒什麼。
「那是怎麼樣的事情,令大公特地來翻找垃圾桶了?」


「人有時候也得翻找自己扔掉的東西,看看能不能翻出個寶石甚麼的。」
卡蘭巴作個手勢邀你坐下。
「為了生存而努力的人我並不討厭,所以我派去找你的是使節而不是衛兵。」
男子繼續說到:「垃圾堆的形成我也有責任,不過今天我邀你來談論的不是哲理,而是更私人的東西。」


布蘭妮順意而坐,動作輕柔且自然的展露女性的魅力。她沒有打斷大功的話,等待大公說入正題。

「根據我和已故妹妹的契約以及親情,我有義務救我的外甥女脫離險境,不過現在的國際情勢不容我動用私人部隊,間諜、密探和他國的情報官已經伺機而動,皇帝不許我把大公國帶入戰爭中。」
他鄭重的描述自己的訴求,手指規律而有節拍的敲打著坐椅扶手。
「我需要你和其他幾位冒險者,去動盪的廷巴把埃馬‧赫倫廷給帶回來。」

「能為大公服務是小女的榮幸。」布蘭妮低頭行了個禮。「不過...」
「在大公剛才的說話裡,我沒有聽到那吸引駐足的野貓前來的餌食。城市裡的野貓是可是很膽小的,從來不隨意出現在人前。」


「依照契約,我會從妹妹的遺產中,提出五百枚金幣作為救出外甥女的獎賞。」
卡蘭巴大公的語氣冷漠,似乎不帶任何轉圜餘地。散發出一種我也不是非用你不可的氣場。


「金幣當然是好的,不過小女還有一事相求。對大公而言僅是隨手即可成的小事...」布蘭妮一臉淡然,似乎完全沒有接受到壓力(不過其實緊張死了)。「...事成之後,小女希望在大公底下,獲得一切公民的權利。」

  此時外面傳來一陣騷動。大公停下原本想說的話,對著執戟衛士使了個眼色,後者迅速衝了出去,留下一片尷尬的寂靜。過了莫約一分鐘之後,衛兵又跑了進來,詢問大公。

「感問今天有安排請願嗎?」
「沒有。」

黑髮男子皺起眉頭,瞪著對方。
「那麼,這就是間諜了。」

兩個衛士們壓著一個棕色頭髮,灰綠色眼睛,不停掙扎的少年進入會客室:
「這小子用偽造的文件騙過門衛,躲到請願室裡面偷偷摸的不知道在做甚麼東西。」
「很好,扔進地牢。」

卡蘭巴明顯對那個少年沒有多少興趣,但是那個幾乎可以被稱做孩子的傢伙卻在這時候發著抖,對大公說道:「等、等,我、我是高地公爵領的市民,依照國際法,你不能...」

「哼,國際法。」


男子從座位上站起身,拎起了手杖,指著對方的鼻尖:
「你是高地公爵的甚麼鬼我不知道,別忘了這是我的宮廷!」

少年的話起了反效果,大公難得烙了很話,似乎是被激怒了。


此時,大公鐵灰色的雙眸回到你的身上。
「公民權甚麼的不是問題。」


他冷冷的答應了你的請求,你覺得自己似乎被遷怒了。
「你的要求合情合理,雖然我曾期待背了至少一樁教唆殺人案的你會有些有趣的反應。」
他轉過身,背對著你,接著說道:
「這個小鬼就送給你了,怎麼從他嘴裡挖出資料是你的事,別搞出命案就一切隨你,請不要讓我失望。」


--( 那是多大的少年?
  14歲左右,幾乎可以說是個孩子。
  在黑街裡最常被用作打手和密探的年紀(因為犯法屬兒少法) )--


「哼──?」布蘭妮慵懶的在少年面前來回,打量著。
「你來自哪裡?來做什麼的,少年?」布蘭妮前傾,眼睛直盯少年的眼睛。


「呃、高地公爵領...」
少年目光閃爍的回答你的問題,從他惶惶不安的表情來看,大公臨時扔給你的新頭銜『教唆殺人犯』對他還挺有效的。就在你詢問的時候,大公起身離開了房間,走入後面的休息室中,暗示: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與大公國無關。


「嗯哼?」布蘭妮微笑著示意少年繼續說下去。

「我、我來觀光。」
明顯是說謊。


「觀光到用假的文件闖入大公的宮廷?你們那裏的觀光方式真是新穎呢。」布蘭妮咯咯的笑著。「小鬼,你知道嗎?」突然,她的聲音就低沉了下來。「和卡姆維亞互通觀光的地區,每年都會收到一筆來自於卡姆維亞的回饋金。知道那是怎麼回事嗎?」「因為每年眾多的觀光客中,總會有一些人因為在不對的時間,去了不對的地方而消失。那筆回饋金就是為了掩蓋這些失蹤的觀光客。」布蘭妮緩了一緩。「你知道那些消失的人都去哪了嗎?」

男孩緊張的搖了搖頭。

「我待的地方是黑街小有名氣的密醫診所。偶爾就會有呢...被穿著正式的使者帶來的外國人,在麻醉中被推上手術檯...」布蘭妮伸出手,輕輕的戳著少年的腹側。「...從肝臟、腎臟...」隨著脫口的名詞,布蘭妮的手指一路往上游移:「腸、胃、肺、心臟...最後是腦。一個一個的從身上拆下來。」她擺出一副陶醉的表情:「而且,雖然那人被麻醉了,但意識卻會無比的清醒,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體內的東西一個接著一個被人摘走,卻無能為力...咯咯咯。」布蘭妮順著少年的頭髮摸了摸。「你不想要變成這樣吧?」

  他一開始還能故作鎮定,但是臉色卻越來越奇怪。你說的話雖然沒有顯著的嚇著他,卻讓讓少年陷入異常的緊張之中,他吞了吞口水,迅速的爬起身,做出了一個詭異的舉動-"朝著大公的休息室跑去",哭著打開了門,差點和躲在門後面的大公撞個正著。那孩子一邊顫抖,一邊用哭腔對著大公控訴:
「大、大公,你、你怎麼允許這種事情發生,剛、剛剛那個大姊姊都告訴我了!」


卡蘭巴先是愣了一下,接著表情,慢慢的劃開,然後做出完全不像他的舉動-爆笑,他一邊摸著少年的頭,一邊朝你走來,還對著棕色頭髮的少年說道:「你不是做過很多次了?怎麼一下就穿幫啦?」

「黑、黑街。」
那個少年顫抖著,似乎想和你保持距離,結果大公又是一陣爆笑。

「叫你唬弄他結果自己反而被唬弄了?哈。」
少年過了一陣子才發現自己被耍了,露出有點尷尬的笑容。


「在我們那邊都是這樣嚇小孩的,為了讓小孩不要在天黑後跑出去呢。」布蘭妮咯咯笑著,臉上浮現惡作劇得逞般的笑容。

「看來我們這邊的大人,在你們那還只是小鬼呢。」
大公發出讚賞的笑聲:
「別看亞科普這個樣子,他已經成年啦!」
接著他擁抱了妳一下,大聲的宣布:
「恭喜合格!」
大公的臂膀相當有力,讓你在瞬間有會被他抱死的錯覺。
好在他很快就放手了,讓你有可以喘一口氣的空間。
這小子是我的非正式軍醫,亞科普,之後會隨你們一同前往卡姆維亞。」
大公一邊介紹少年,一邊走向桃花心木桌,拿出了一小袋錢幣:
「那些有名無實的詐欺師都被我扔進地牢了,託他們的福,國庫也小賺了一筆,這五十枚金幣就當作你旅費的補貼吧。」


接著他擺了擺手,招來僕人。
「現在去別館休息吧,等其他人到齊了再出發,這段時間你可以住在別館,會有專人替你伺候,至於亞科普,你就留下來準備下一次測試吧。」
「還、還有下一次?」
少年抖了一下,看起來有些不安。
「是你唬騙輸了啊。」
「好吧...」
k129359k ( 紅龍(灰) KALES. )
Lv. 19 | 文章數:789 | 推薦數:2357 | 被推數:1654 #4. 2014-02-25 21:53:53
  DM: 因為你沒有推薦信,所以是撕了海報之後自己去找大公的
  DM: 身為大公國的君主,卡蘭巴大公的門禁到沒很嚴,或許是你撕了海報之後,就有人監視你了,所以你把海報交給門衛之後他們就放你進門了。
  DM: 他們進行了例行的檢查,並要求你解除武裝,身為望族的你也知道簡單的例行公事。
 克藍蒂亞: 以緩步行走著,尋找應該前往的場所. 手上輕輕握住,那以折疊好且交由警衛的海報文字,仍浮現於自身腦海當中.
簡便的過完所有例行公事,克藍蒂亞才終於來到她所要進入的,那扇大門的前方.
  DM: 你一進門就看出卡蘭巴大公是誰,因為巨大的會客室裡,除了一個正裝的衛兵之外,就只有一個三十尾末,快四十歲的壯年男子。
  克藍蒂亞: 「打擾了-
停下腳步,以簡短的招呼在門前道出,好似在那之前,自己已不知暫度多少時間,然而那也只是自己的錯覺吧. 事實上,自己在來到門前並跨足而入這二者之間,相隔不過一次短悠的呼吸-
  克藍蒂亞: 雙眼各望向房中二人. 很快的,克藍蒂亞便也將雙眼注視於那理應是卡蘭巴大公的男子,並輕以點頭再次示意
  DM: 那個男的有著一頭黑色長髮,留著鬢角,梳理整齊的頭髮在腦後束成一束,身穿黑色雙排釦騎兵標準軍服,戴著白手套,腰帶上掛著軍刀,右手則拄著一支手杖,冷肅的外表散發出一種讓人難以親近的氣息。
  DM: 在你示意之後,卡蘭巴大公也微微含首:
「貴安,女士。」
  DM: 「如你所知,我是帕希瓦大公國的國君,紹德‧卡蘭巴」
  DM: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請你也自我介紹一下,畢竟這個年代,像你這樣自薦的冒險者已經不多了。」
  克藍蒂亞: 盡管自己多少面對過類似的場面. 例如自己的父親在公眾場合的時刻,然而那氣勢之差仍令克藍蒂亞感到緊繃. 尤其是在自己先前度過的時光,那深刻的反差令人難以回應.
然而,在短暫的眼神交會之後,克藍蒂亞明白自己不能不做任何回應,那才是最為失禮的,於是,至少她也同樣的開了口.
克藍蒂亞(KALES)的「察言觀色」擲了「1 d 20 + 6,擲出「6」,總合為「12」。

  克藍蒂亞
: 「貴安,大公閣下.
「我是克藍蒂亞‧卡爾曼尼努,來自於一個屬於本地小貴族的家庭,故您可預想我接受過至少最為基礎的知識教育. 然而,還請不要將我與我的家庭多做連結. 盡管我的家人待我並不苛薄,但在您的面前,我是無法隱藏事實與真相的. 
  克藍蒂亞:( 上方的察言觀色則是對大公與衛兵進行. 因克藍蒂亞想起在不少故事與歷史中那真正的主位者刻意與其部下調換位置以便觀察的行為)

  DM
: 卡蘭巴的表情沉靜而平穩,看起來應該是真貨,況且對你,他也沒有作假的理由。

  克藍蒂亞: 「或許您不免疑惑,我這般年輕的女性能為這次提供任何協助. 對於戰鬥,我並不在行,經驗也僅餘文字. 而對這社會中那並不光明的一面,我也難有所知. 體能並非是我所擅長之域-
  DM: 「恕我冒昧,不過我還是得唐突的說,在這動盪年代,基礎教育與知識並沒有辦法當作冒險的本錢,就算是最天真的勵行派修士,也不會認為自己有辦只憑基本知識就去冒險。」
  DM: 卡蘭巴說著停頓了一下:
「請你不用客氣,直接告訴我你擅長什麼。」
  DM: (或許他已經看出你有話要說。)
  克藍蒂亞: 「大公閣下所言甚是,然而即便如我這般,對於學識之思辨,便可說是我所擅長. 自幼以來,即使家中對我之教育僅止必 要,然而各類學識,卻亦是我平凡時刻之友人. 並非只限基礎,或許我的標準,要比閣下所認識的些許學士更為豐富一些也不一定. 這在冒險的途中,必能派上許多用場,對各類事況,也能想出最佳解法....... 以及.
  克藍蒂亞: 自己說的並不虛假,卻還不是所有真相
  克藍蒂亞: 克藍蒂亞知道,僅是如此,是不夠的,而為了自己的目標..... 即便是再怎麼毫無壯志的目標,也得有冒上風險的勇氣
  克藍蒂亞: 「以及,我自天生,便受眷寵. 而得以施展些許奇蹟之術一事.
  克藍蒂亞:.......... . 說出來了. 終究還是說出來了,盡管簡短,但沒有聽漏的可能.
現場施展的嚐試是必要的吧,如此情況的自己,能順利重現出來嗎?
可以的. 肯定可以. 只是......... 那內心的騷亂,多少刺激的克藍蒂亞-
  DM: 你的話一出口,時間像是停滯了一樣,凝重的氣息在你們之間散開
  DM: 不過這也讓你有時間可以環顧四周
  DM: 橘黃色的燈光和莊嚴的大理石地板首先吸引你的注目
  DM: 接著是放在窗戶兩旁的花瓶,大公座椅兩邊的武器價
  DM: 這些東西的品質讓大公那張椅背有一百五十公分的絲絨以相形見拙
  DM: 最後你的目光停留在拉開你們兩人距離的長桌前,那是一張樸素的桃花心木桌,上面整齊的堆置著一些文書資料。
  DM: 接著好像過了一個世紀那麼漫長,大公終於開口:
「請坐吧,我們可能得坐下來談談」
  克藍蒂亞: 想要將視線移開,但是不行. 這樣肯定不行. 直面大公開玩笑並不會是好笑的. 意識短暫的游移著......
在那閃瞬著片刻,視線也同樣游盪著......

所幸空氣凝結成塊,克藍蒂亞的頭首從未轉動,只在這段時間,拼盡全力,僅僅嘗試將目光重新對回大公閣下,直視那對如此攝人的閃爍目光........
  克藍蒂亞: 想把時間延長到最久,卻又希望能儘早結束.
多麼奢侈的妄想啊,但卻無不是事實本身.
克藍蒂亞已從前在家便被要求的儀態穩穩坐下並將雙手擺至雙腿上方.
終於.
克藍蒂亞重新將兩眼對回了大公閣下灰色的雙瞳.

  DM: 「我這輩子見過不少神棍、騙子、巫師和偽裝成施法者的煉金師...不過像你話術這麼差的到沒見過。」由於他臉上的表情幾乎沒有改變,所以你不知道他是在開玩笑還是認真的:
「反倒讓我想要相信看看。」
  DM: 「那些神職人員相信著奇蹟,但是卻救不回我的好友,我的妹妹,我的妹夫,也救不回他們的國家。」
  DM: 他終於把目光從你的臉上轉開,移到眼前的報告書:
「這場戰爭也影響著我的國家,當一個人把石頭扔進水池,漣漪就會擴散到整個湖面,竊盜、搶劫、謀殺、掠奪,若世界上真有奇蹟,早該在一開始就阻止這一切...
  克藍蒂亞: ...........所謂的奇蹟,並不是那麼了不起的東西. 我所擁有的,也僅是於黑暗中點亮光明,也能給予需要的人們乾淨的清水.
但如大公閣下所言,所謂的奇蹟,並非是要使人相信或依賴之物.
就我力所能及之物,也僅能治癒人們的傷口. 無法治癒整個國家的創傷.
信仰究竟為何,就是對我,亦無從所述,然而,對人們而言,真正的奇蹟,應該是人內心自有的勇氣-
  DM: 卡蘭巴將手放在椅子的扶手上,輕打著節拍,聆聽著你說的話,從肢體動作來看,他似乎有點興趣了。
  克藍蒂亞: 「而這份奇蹟,若我並無誤會,相信亦為大公閣下所擁有,也所期待著的. 不是嗎?
  DM: 「沒有期待過的話我就不會那麼失望。」
  DM: 算是間接地回答你的問題。
  克藍蒂亞: 克藍蒂亞自然的陳述出這段話,即便回過頭來,或看向她的心中,她也不曉得自己究竟是如何將其道出. 只是. 就只是這樣的講述出來.
  DM: 卡蘭巴似乎還打算說些甚麼
  DM: 就在此時外面傳來一陣騷動。
  DM: 他轉頭望向執戟衛士打了個眼色。
  DM: 要對方出去看看狀況。
  DM: 「抱歉。」
  DM: 「稍等一下。」
  DM: 接著站起身,拿起手杖,繞到桌前,望著大門
  DM: 不到一分鐘,衛士回來報告:
「抓到一個當街行竊的盜賊,他差點衝進您的宅邸。」
  DM: 此時,你看到大公臉上露出一抹...冷笑?
  DM: 「帶他上來。」
「是。」
  DM: 過不了多久,兩個衛士壓著一個棕色頭髮,灰綠色眼睛,不停掙扎的少年進入會客室。
  克藍蒂亞: 啊啊.... 不妙的預感-
  DM: 他看到卡蘭巴之後似乎愣住了,忘記掙扎。
  DM: 此時大公開口:
「小鬼,你想進監獄嗎?」
  DM: 他完全沒想到大公會說出這樣的話,直覺性的搖頭:「不想。」
  DM: 「那好。」
  DM: 接著一聲槍響。
  DM: 「如果你活下來的話我就赦免你。」
  克藍蒂亞: 究竟會發生什麼呢. 克藍蒂亞面色平淡的,心中卻又開始焦愁起來.
"這個少年,究竟會...... 如何呢? "
在這場面,克藍蒂亞得到了答案

  DM
: 發現開槍的是卡蘭巴大公本人,手杖前端冒著輕煙。
  DM: 他將手杖轉向你,指著你的鼻子。
  DM: 「來,讓我看看奇蹟。」
  克藍蒂亞: 克藍蒂亞幾乎要反射性的縮了起身才又轉頭望著大公手上那仍冒著煙霧的手杖 (直接使用觀命術)
  DM: 少年受傷但不致命。
  克藍蒂亞: 輕輕的,站了起來.雙腳拼盡了全力才停止抖動.
  DM: 雖然他摀著大腿蜷曲成一團在地上掙扎
  DM: 不過似乎沒打到要害
  克藍蒂亞: 全身僵硬著,一步.二步. 克藍蒂亞跪坐到少年的身邊.
  DM: 那個少年的臉已經完全沒了血色,豆大的汗珠和鮮血一滴一滴地落在大理石地板上。
  克藍蒂亞: 那麼. 在大公閣下的許可之下,我便.........
根本說不出話來.克藍蒂亞雙手撫於少年的傷口上頭. 集中心力.
即便發抖,即便帶著湧上的恐懼. 但自己方才也說了.需要的,僅僅是那一點點的勇氣

  克藍蒂亞: 究竟有沒有光芒閃過而逝呢?
克藍蒂亞可以根據經驗來判斷,卻無法辨別發生在眼前的事實.
是無從顧及的關係吧.克藍蒂亞的腦海滿滿的思緒,足以掩蓋其眼前所證再發生的一切.
- 發生的,的確就是發生了.
  克藍蒂亞: 克藍蒂亞(KALES)的「治療輕傷」擲了「1 d 8 + 2,擲出「8」,總合為「10」。

  DM
: 正能量從你的手中逸散而出,從未背叛過你,就像是呼吸般的自然
  DM: 少年的傷口快速收斂、癒合,沒過多久,除了褲子上對穿的洞之外,再也沒有卡蘭巴剛剛那槍留下的痕跡。
  克藍蒂亞: ......... 克藍蒂亞的手輕輕的撫著少年傷口原先的位置. 施加了些許力道. 只想親自確認,那對自己而言,理應發生的奇蹟.
  克藍蒂亞: 成功了. 內心暗自有著些許的喜悅湧出

  DM
: 這治療的效果遠超過他身上的傷勢,甚至連疤痕都沒有留下。
  DM: 不過那少年臉上的表情似乎有些詭異,他只是緩緩抬起頭,望向卡蘭巴大公。
  DM: 接著卡蘭巴大公臉上突然露出了微笑
  DM: 微笑不斷的擴張,最後變成爆笑
  DM: 他大笑著拋掉手杖,抱住你們兩個,用宏亮的嗓音喊到:
「恭喜合格!」
  DM: 他的興奮和贊同,靠著強而有力的擁抱傳達到你們身上。
  DM: 直到那個少年開口:
  DM: 「大公,你再不鬆手我又要受重傷了。」
  DM: 他拉起那個少年,然後對你說到:
「抱歉,用那麼無理的方式,對你們兩個都是。」
  DM: 卡蘭巴的力氣很大,他鬆手的時候你一條手臂都快沒知覺了
  克藍蒂亞: 雙腿仍然有些顫抖. 克藍蒂亞甚至不知該如何反應.
這反差感實在太過巨大!!!!
比起自己快沒知覺的手臂,總覺得失去知覺的,是自己的舌頭.
  克藍蒂亞: 而當他鬆手時,克藍蒂亞也差點沒法站穩
  克藍蒂亞: ..... ... 不會.................
  DM: 「這是強而有力的奇蹟,無庸置疑。」
  DM: 「有的神職人員就算花一輩子的時間也不一定做的到。」
  DM: 「所以你就算稍微自大一點也沒關係喔。」
  DM: 簡直像父親對女兒該說的話。
  克藍蒂亞: .... .............
克藍蒂亞輕微的低下了頭.
  DM: 接著他向你介紹那個少年:
「這是寄居在我家的非正式軍醫,煉金術醫生世家的孩子,裝病專家,也有點治療能力,如果你真的只是個騙子,我會先斃了你,然後再請他治療。」
  DM:「大公,死掉的人我救不回來啦。」
那孩子用有點可愛的語氣說道
  DM: 「當然是開玩笑的,我對點25口徑減裝彈也不抱任何期待。」
  克藍蒂亞: 究竟該如何回應. 該如何回應? 克藍蒂亞的心中仍持續性的手足無措-
反倒與此同時,與那神職人員用盡一生也可能無法做到的這一件事相作比較,卻也令克藍蒂亞感到些許愧疚般的心態.
只是繼續以平行線的模式觀看著眼前二人的對話.
  克藍蒂亞: ...... ........就算是小口徑彈藥,被打到還是很痛吧」
  克藍蒂亞: 彷彿被氣氛感染卻又染不完全,克藍蒂亞延著大公的話接了一句
  克藍蒂亞: 以奇特的眼神望向那非正式軍醫的少年,難以相信自己方才是遭欺騙. 畢竟.........
  克藍蒂亞
: ....... 我剛剛也才看過你的傷勢影響的說................

  DM: 「很痛喔。」少年心有餘悸的點了點頭。「不過大公通常瞄的狠準,會避開神經、血管和骨頭,所以乖乖不要動的話,就不會有甚麼危險。」
  DM:言下之意是這種事情似乎發生過不只一次。
  DM:這也解釋了他當時愣住的反應,大概不是忘記掙扎,而是刻意放棄的吧?
  克藍蒂亞: 聽見這話,克藍蒂亞忍住自己轉頭望向大公的衝動.
  克藍蒂亞: 「嗯.... 很厲害..... .
  DM: 大公難得別開了目光,似乎有點心虛。
  DM: ...作為通過測試的獎賞,你可以先領50枚金幣,作為旅費和自由花用,現在去別館休息吧,等其他人到齊了再出發,這段時間你可以住在別館,裡面的工具隨你取用,至於亞科普,你就留下來準備下一次測試吧。」
  DM: 「還有下一次啊?」
  DM:少年抖了一下。
  克藍蒂亞: 「啊. 下一次.......
克藍蒂亞也不約而同的望向了少年

  DM: 「誰叫你當初逃家的時候給我添那麼多麻煩。」
  DM:「好吧。」
  DM:似乎認命了。
  克藍蒂亞: ..............
抓著手指,似乎自己也不好意思說些什麼


  DM: (或許你想起你自己逃家的事情...
  DM: (先這樣
  克藍蒂亞:------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