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屬於你的曠世傳奇!您的命運 由您選擇組隊開團,射爆魔女節節突破 超越主宰!
easterntrickster ( 東奕郡 )
Lv. 2 | 文章數:23 | 推薦數:0 | 被推數:32 #81. 2011-07-19 23:44:19
  一段時間後,蒼古月勉強可以奪回身體的自主權,她伸手抓住掉落一旁的手機,上面顯示著相當不妙的訊息。

  另一手扶著牆壁,勉強依靠著它站起身,蒼古月將背後跟重量完全交給後方的牆壁。


  「……可以。」不過再來一次撞擊可能內臟也會吐出來,蒼古月在心中補上一句話。  

  就在旁邊嗎?蒼古月咬著牙凝望右方的通道,一片黑暗,蘊藏了最深切的逼迫……

  剛剛是說……要我把這些肉網處理掉?


  蒼古月搖搖晃晃地走到入口處,隨手拿出了一枚炸彈,深吸一口氣,用平生最大的力氣丟進大廳,馬上頭也不回地逃走,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往左轉還是往右轉,總之就是下意識找了個轉角避難。


  蒼古月的「移動式火藥庫」 擲了「5 d 6 + 0」 ,擲出「3、4、5、5、5」,總合為「22」。
darkfantasy ( 狼牙 )
子板管理員
Lv. 36 | 文章數:539 | 推薦數:76 | 被推數:480 #82. 2011-07-27 03:00:17

  無趣的瞪視著歌者,為著對方欠缺的反應而感到沮喪,物理性的繼續著攻擊,卻減弱了力度。撲上了身子撕咬,抓取,重覆著想把那一層層的肉網取下,但感覺不到危險,缺乏了能去忽略的痛楚,少年的動作逐漸顯得僵硬而軟弱。

持續攻擊:自我催眠(自扣1顆)4d6:Roll(4d6)+0:1,1,6,4,+0 Total:12
laicwben2 ( 怪咖會吸引怪咖 )
Lv. 2 | 文章數:22 | 推薦數:0 | 被推數:33 #83. 2011-07-27 15:18:37
站在原地,伸出"手臂"。
「快把這東西解決了......」
焦慮不安的伸出左手手掌,
「......我們還有一個目標要處理。」
將左手緊緊握拳,在心中想像著對方被擠壓的樣子。

扭曲 5d6:6,2,1,3,2,+0
Total:14
xyz12745 ( 橘子不甜 )
子板管理員
Lv. 18 | 文章數:894 | 推薦數:18 | 被推數:1677 #84. 2011-08-02 15:48:21
二藤在大喊後氣血不足的暈了起來,恍惚的斜靠在王淬智身上。

雖然肉網一絲時脆弱易斷,但交纏在一起後卻非常強韌,抗壓性一流,要撕裂也不是那麼容易。歌者對兩人的攻擊毫無反應,僅僅是呆立著。
鞠音畢竟是戰鬥老手,憑著意志力克服了暈船現象穩住身體,雖然有些失力不過總算是回到戰鬥狀態了。
-----
蒼古月起身,奮力的朝大廳拋出炸彈,立刻遠遠的逃開。
 「───── ! ─────

激光、巨響、濃煙。
憑著本能,蒼古月緊緊的壓住耳朵,而且背對著現場臥倒。

大廳消失了。

-----
蛛網(肉網)還是不斷的朝著歌者纏繞,但纏上一條就有半條灰化,不斷有黑色的粉末從歌者身上灑落。蛛網補充的速度已不及化都撕網的速度,網正在快速的削薄中。

歌者,再度喃出的歌聲。
依舊是聽不懂的歌詞,但聲音輕柔,曲調平緩,像是敘述詩一般。



robinchi ( ITOKI )
Lv. 13 | 文章數:539 | 推薦數:1923 | 被推數:1324 #85. 2011-08-10 22:55:59
啊,聲音又開始了。
我聽到細碎的聲音。
頭好昏,聽不清楚。

是誰在說話?

「... ...吵死了。」

頭昏,耳鳴,聽不清楚,但很確定有聽到聲音。

總是從背後傳來的聲音。

一但回頭就不見蹤影。

明明聽見了的,我知道的,明明就在說的。

這算什麼?膽小鬼!


二藤春分抬頭看著歌者,那瞬間,耳邊彷彿一下子什麼聲音都沒有了。

「... ...再說啊,不是很能說的嗎?」
「一但被我看著,就什麼都說不出來了嗎?」
「出聲啊!!」

謊言否定歌者的聲音
Roll(6d6)+0:
4,6,3,4,2,1,+0
Total:20
SatoriKanako ( 佐鳥カナコ )
Lv. 21 | 文章數:1734 | 推薦數:2528 | 被推數:3471 #86. 2011-08-22 01:41:13
  「混帳... ... 」
  從舞台上爬起身來,鞠音封住一扇往後台的門、順手在另一邊炸出個洞。
  她甩了甩刺刀、舉步維艱地掩護眾人的後方。
  「吐蛋的CD是... ... 29秒啊!」
darkfantasy ( 狼牙 )
子板管理員
Lv. 36 | 文章數:539 | 推薦數:76 | 被推數:480 #87. 2011-08-22 22:37:20
啃咬 撕抓 物理性的揮動著肢體 但連面前的存在都不再意識到
少年膩了 冷淡的看著眼前不再有趣的玩具 缺乏了危險的感覺 那眼前之物也不再有傷害的意義
那平淡而不反抗的態度 一點都不好玩.
想要投身於至死的危險 又想從死亡之前保護自己 想憑藉著之中的某些東西 證明自己有著存在的意義
最終撥下了蛛絲 但卻停下了攻擊的動作 只是湊進那奇異的存在 雙手環抱上脖頸之處
"吶, 到底是在唱些什麼呢?"
甜膩的笑語之中 隱藏著冷淡的怒意 也不理會對方到底是否能予理解 專制的拉著對方的頭首 瞪視入眼睛的深處
easterntrickster ( 東奕郡 )
Lv. 2 | 文章數:23 | 推薦數:0 | 被推數:32 #88. 2011-08-23 19:19:10
  吐出一口濁氣,蒼古月吃力地從地上爬起,看了眼手機--該死,怎麼那個核心連一絲一毫都沒傷到?

  現在要跑到其他人那裏去?還是往前跑?蒼古月皺著眉思考這個嚴重的問題,去其他人那邊的話非得先經過核心,但是往前跑的話似乎也沒意義,難道要把廁所也全部炸掉?

  如果到廁所裡,把牆壁部分敲掉,然後把火箭筒塞到洞裡面朝著核心發射--不過那距離並不近,看來只能夠去其他人那裡了?在那之前真希望先能順手把主核毀掉,不過可能嗎?

  小心翼翼地貼著靠近廁所的牆壁朝主核處緩緩行進,如果沒危險就直接衝。
laicwben2 ( 怪咖會吸引怪咖 )
Lv. 2 | 文章數:22 | 推薦數:0 | 被推數:33 #89. 2011-08-24 00:23:10
「碼的,這次怎麼這麼麻煩。」
威懾的最後一絲副作用終於消除。
甩著頭,試著擺脫殘存的不協調感,
每次使用以後都好像變成了另外一個無法掌握的自己。
「劉姐,我們還剩下多少時間?」
將一半的手臂收回身旁防範攻擊,
其餘的則留在歌者附近伺機行動
xyz12745 ( 橘子不甜 )
子板管理員
Lv. 18 | 文章數:894 | 推薦數:18 | 被推數:1677 #90. 2011-08-24 19:06:06
『沙沙──沙─還..剩下三十五分─沙─沙─』
『沙...還剩下三十五分鐘。通訊回覆,通訊回覆。』
通訊的干擾似乎去除了,劉芳蘭的聲音清楚的傳給所有人。
===
===舞台===
蛛網盡乎全部化為灰了,只剩幾絲仍在掙扎纏繞。
歌者只是呆滯的唱歌,但歌聲甚至沒有傳出就被二騰的咆嘯阻止。
化都扯著歌者的頭,望進它的眼裡......那裡沒有悲傷沒有痛苦,它甚至沒有在看著"這裡"。
歌者沒有抵抗,從旁邊看來,像是歌者垂首對化都呢喃著什麼。
只要摟著脖子的手一用力就會結束了吧,讓人不禁有這樣的感覺。

鞠音封住了一扇往後台的門,並在另一邊炸了個洞。
後台似乎已經沒有其他的舞者冒出來了。
===走廊--大廳===
蒼古月回到被自己摧殘的大廳,一片焦黑。
那"蜘蛛"只剩下一半身子,黑灰的粉末不斷從傷口飛散消逝。


全場狀況:終末
已經不存在仍有戰力的敵人,以下開放自由扮演。(下篇做狀況完結。)
darkfantasy ( 狼牙 )
子板管理員
Lv. 36 | 文章數:539 | 推薦數:76 | 被推數:480 #91. 2011-08-29 08:32:29

冷然的凝視了一會眼前的人形後 化都靜靜嘆了口氣.
"Hey!! Hey!! 應えて 誰かいませんか?"
小聲的唱了兩句 然後不太愉快的把歌者的脖頸折斷 一點點的分解起眼前不知名的軀體
"ずっと探しても 答えないや..."
xyz12745 ( 橘子不甜 )
子板管理員
Lv. 18 | 文章數:894 | 推薦數:18 | 被推數:1677 #92. 2011-09-13 10:56:50
咖啦、啪滋、啪滋、啪咖。直到最後,歌者為什麼唱歌,唱了什麼也都沒有被任何人聽見。異狀潮流勇退,像是一場滑稽的惡夢似的。眾人坐臥在廢棄的大廳中,空氣飄散霉味,灰塵在黯淡中旋著。一些爆破和彈孔的痕跡,和還沒平息的呼吸沒有隨著惡夢離去,剛才確實在這裡和「什麼」激烈爭鬥過。非常沒有真實感。

『任務完成,災卵「兩個」摘除完畢。』芳蘭的聲音似乎沒什麼變化,不過帶著一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一、二,辛苦了─』明日香和米霍尼齊聲說到。
『回復體力的話就準備撤離了,在善後大隊來之前離開比較不會麻煩。』

『──! ─! ───』
『─!─!──!─』
傳來吵雜聲。
『發生什麼狀況了,芳蘭大姐?』
『日常而已...理髮廳跟雜貨店的老闆在吵架。』
不過能傳入耳麥中...究竟是用幾分貝的音量在吵呢,空閒之於不禁讓人想著。
===
第一章結束了,辛苦了!章節獎勵請在獎勵發放區領取。
第二章預計在團員皆領取獎勵之後開始,同時慢慢的開放各個場景,若有任何需求或希望的場景也都可以提出建議。

此篇以下開放閒聊,敬請利用。
darkfantasy ( 狼牙 )
子板管理員
Lv. 36 | 文章數:539 | 推薦數:76 | 被推數:480 #93. 2011-09-26 07:09:32

灰白色的頭髮沾著髒污, 兩眼失去了焦距. 在戰鬥結束之後, 少年就如同斷線人偶般的直接攤倒在佈滿灰塵的地板上.
被腎上腺素抑制的傷口開始滲出血液, 而無神的雙眼並未閉上, 不知在茫然凝視著什麼.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