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大戰 三界縱橫史詩級冒險RPG立即註冊!Ghost of Tsushima 7.17發售拯救同胞,挺身而戰!
darkfantasy ( 狼牙 )
子板管理員
Lv. 36 | 文章數:539 | 推薦數:76 | 被推數:480 #1. 2011-04-13 03:30:42
化都

化都(ケシ)
?歲(男性)
多重成癮患者() 自我催眠() 裡社會(2) 賣春(2)

`Once upon a time there were three littlesisters,'
`and they lived at the bottom of a well.'
`They lived on treacle, so they were very ill.'
`And so there were two, than there was one.'
`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one little girl,'
`lived at the bottom of a well.'
`lived on her sisters, so she was very ill.'

外貌看起來像是不到15歲的嬌小少女,膚色蒼白的病態。
留著一頭雪白的長髮(其實是因為用藥過度,產生頭髮的黑色素螁去的副作用)
總穿著一件洋裝,外面再批著及膝的破舊大衣。
複合性成癮患者(主要是藥物中毒與酒精中毒),雙眼總是一片渾沌,只活在自己的世界。
只要停止用藥超過48小時就會產生嚴重的戒斷症狀。
腦子長在木星。
喜歡喝Weider in Jelly
廢人(社會上的意味)
跟裡社會有粗淺的連繫(藥頭,皮條客),靠著賣春維生,偶爾兼當屍體處理人。
沒有身份證明。

能力:
"
嘻嘻, 不會痛呢, 一點都不會痛呢..."
自我催眠:好像可以做到任何事(騙人的)


青年病:
"
" 剛升上警官的年輕人朝工作在這崗位上20年的同事遞了根菸, 兩人在吸菸室裡緩緩的抽著.
"
聽過了嗎? 佐参組的那些傢伙們?"
"
啊啊, 那群誘拐孩子去賣的雜碎, 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
早上報告剛進來, 堂剛那傢伙接到的, 說是被殲滅了."
男人的眉頭挑了挑. 不過並不引以為奇. "終於惹上了注意嗎, 真是群白癡."
"
是這樣沒錯啦, 應該是這樣沒錯..." 沉默了一會, 抽了幾口菸. "不過聽說所有人的死狀都很慘吶, 像是被人徒手撕裂一樣. 要說是對家找上門, 這手段也太激烈了點."
"
早上帶回來的那個孩子, 你有看到吧." "? , 看起來很糟的那個?" "身上簡直是剛洗過血浴一樣呢. 但在那個地方, 只有她一個人活著."
"...
怎麼可能" 男人皺起眉頭捻熄了菸蒂.
"不過啊, 最近的怪事發生的還不夠多嗎...?" 年輕人吸入最後一口菸說著, 然後搖了搖頭.
"算了, 也已經不關我們的事, 剛剛有上面的人領著那孩子走了, 才想跟你聊一聊這個."
男人沉默了, 掏出了自己的菸, 又點起一根.
兩個身影在警局的吸菸室裡沉默相對.


  • 化都
▼ 顯示全部圖片
darkfantasy ( 狼牙 )
子板管理員
Lv. 36 | 文章數:539 | 推薦數:76 | 被推數:480 #2. 2011-04-15 03:31:43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k0gfL_QaeM 本文背景音樂(歌詞與本文間並無寓意)

男人離開了房間.

那是個不太怎麼樣的小地方, 總飄著一股散不去的霉味. 裡頭只有一張床, 簡單的幾個櫥櫃, 一台鎖定著解碼台的老舊電視, 一間小浴室, 和一個窄小到無法讓人站出的小陽台.
床上散落著幾張紙鈔.
少年停留在浴室裡, 清洗著身體殘留的一些骯髒液體.
那張足以稱為精緻的好看臉蛋上是一片青紫. 嘴角微微的腫了起來, 一陣陣的麻木感擴散到了少年半邊的臉頰.

淋浴的聲音停止後, 拿起一旁帶臭味的浴巾隨便擦拭了身體, 揀起浴室外被扯壞的襯衫批上. 那右手還包著夾板而難以動彈著. 只用了纏繞繃帶的左手走到床頭櫃裡翻找, 拿出一包外裝已破爛的軟包菸, 和一個沒有任何標示的藥瓶子.

把東西全倒在床上, 撿著從藥瓶裡倒出的幾顆藥丸塞到嘴裡, 遲鈍的咬碎, 只用口水嚥下. 然後拿起軟包煙倒出一根咬在嘴裡, 從枕頭裡再摸找出一個黑色的打火機, http://www.sunham.com.tw/pic/Z21207.jpg
翻上了小陽台, 點燃那菸.

廉價的大麻味道飄散.

而少年的右手環抱在單膝之上, 另一腳垂在陽台外搖晃. 靜靜的抽著.

darkfantasy ( 狼牙 )
子板管理員
Lv. 36 | 文章數:539 | 推薦數:76 | 被推數:480 #3. 2011-04-15 06:00:05
背景音樂http://www.youtube.com/watch?v=jcGQrk9n07Q 歌詞與本文無相關

剩下的東西都是雜亂的片段.

窩在籠子裡的角落, 避著潑來的冰水
被軟棍毒打著.
針孔刺入了手裡, 火燒般的東西進入了身體裡面
所有人都在笑著

那裡永遠是黑色

少年睜開了眼, 茫然的環顧著四周, 才發現自己仍然處在那熟悉的房間.
夢裡的記憶很快的消退, 而也已經忘卻疼痛的感覺許久.

看著在旁邊熟睡的中年女子, 不發出聲音輕巧著下了床.
從散著一地的鈔票裡撿了自己的’標價’, 小心的出房關上了背後的門, 然後離開了旅館.
在黑街上無神的遊走, 間中閃躲著不該遇上的人.

只是世界斜移, 過了一段時間才發現自己軟倒在街道裡的一條窄巷.

想要爬起身子, 但只是徒勞無功的揮動著左手.

耳中傳來鳴響, 一陣陣反胃湧起.

(沒事的.)

連舉起手的力氣都失去, 只是渙散的看著眼前模糊的景象.

(一點都不痛.)

然後天空落起了雨.

darkfantasy ( 狼牙 )
子板管理員
Lv. 36 | 文章數:539 | 推薦數:76 | 被推數:480 #4. 2011-04-29 04:05:28
"那個啊,"
在簡陋的浴室裡, 遲了很久才回應起鞠音的問題. 那青澀而纖細的身體上還帶著許多的青紫, 遍佈著各種的傷痕.
"那些叔叔和阿姨們都是好人呢."
被擦拭著的背部似乎感覺搔癢, 瞇上眼睛縮起了身子.
偶爾還會哼出兩句不成歌的曲調, 或是張著手掌從指縫裡看著什麼, 最後又低聲的笑了.

"雖然到最後, 不管是在哭泣著, 憤怒著, 或是笑著, 都會毆打起我."
"但因為化都是個好孩子, 所以一點都不會痛喔."

"而且會覺得自己是被需要著的." 遲了一會, 不知在說服誰般的說著.
"因為無論如何是被擁抱了啊?"

雙手環抱著腳, 讓臉枕在膝蓋上. 那瘦弱的背影中傳來腐敗的香氣.
而背對著女子的臉上, 綻放著虛偽的微笑.

darkfantasy ( 狼牙 )
子板管理員
Lv. 36 | 文章數:539 | 推薦數:76 | 被推數:480 #5. 2011-04-29 05:23:20
那是一間陰暗的房間,回神時少年發現自己躺在一張鐵架床上,而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略為刺鼻的味道。躺在床上眨了眨眼,搖晃了下頭,腦子逐漸開始運作著,能逐漸清楚著意識著除了"自己"之外,這世界裡其它的存在。也能清楚的意識起身體裡所傳來的不快感。
對少年而言,是久違的體驗。
「…不太有效,毒已經侵入太深了。」「 …多久…?」「最多…十分鐘。」
門外昏暗的光線映射著兩個人影,對話聲隱隱約約傳入他的耳裡。
而那瘦小的身形被虛弱拉扯著,困難的移動身體想掏出外套口袋的東西,才發現身上只穿著醫院的病袍。
少年歪了歪頭嘆了口氣,把身體撐著坐臥了起來,腳懸掛到床邊微微搖晃著。

「化都,醒了吧。很不幸的你沒辦法清醒太久…還記得發生了什麼事?」

昏暗光線下,少年眼前出現的女子穿著旗袍,雙鬢蜷曲及胸,手纏崩帶,似乎是被這個人帶過來了。被稱為化都的少年腦裡遲鈍的想著, 無神的盯視著那個女子。腦中想要討好笑起,但嘴角沒有辦法彎曲,也難以行動。身體裡隱隱的傳來久未體驗過,又熟悉到想吐的疼痛。

「…唔。」女子頓了一下,在一旁摸索…昏暗,然後刺眼的光線亮起。少年眨著眼睛讓眼淚流下,像要笑著, 但還是沒有笑起。
“吶吶, 姊姊帶我來這裡做甚麼呢?”
甜膩的聲音中帶著笑意, 但眼裡卻缺乏著什麼,就如同一隻發聲玩偶一樣。
“化都會聽話的,姊姊是想要玩嗎?”

「……你大概只能清醒十分鐘…跳過互相試探吧。你殺光了你的組織的分部,而我們的組織替你抹平了這件事。」女子靠著牆說。
「……用這個做籌碼,我們組織要和你做個交易。」

少年眨了眨眼看著女子, 然後把腳縮了起來 讓頭枕上
“真是沒有意思呢…籌碼什麼的,有那樣的東西嗎?吶,要化都做事的話,先要有禮貌喔。”
不解的搖了搖頭,然後把頭靠在膝蓋上,用手玩起腳指。

「自由。我們組織,要給你自由。」除了眼神銳利,女子幾乎沒有任何表情,甚難從臉上判讀出她的想法。「就算放你走,你也只會再哪次毒性發作時被誰抓住,不會有你想要的生活。」女子閉目,像是在彙整要說的話語。「……我們組織要給你住所,給你日常,和選擇的權利。任何勢力對你的企圖,將不會得逞。」

少年環顧了房間,讓喉嚨發出了笑聲,但嘴角仍然沒有彎曲。
“妳認為化都想要什麼生活呢?“
捲了捲長到臀部的頭髮,又伸起了懶腰,而抽痛的肋骨讓少年的身體縮起,然後在床一角咬著牙發出笑聲。
“我現在頭很不舒服,不太想聽沒有禮貌的話。可以先帶給我幾根菸嗎? 比較能舒緩這種討厭的疼痛…嘛, 藥的話應該是不行?” 歪著頭不太敢肯定的說著。

「不要嗎?一個不被打擾,安靜的地方, 一個家,沒有人用籠子或鍊子鎖著你。」
「菸還不行,你的身體剛從粉碎性骨折、多處內臟破損修復。」

少年搖晃著腳, 瞇眼看著女子。
“那不想談了”
嘆了口氣倒回床上。 然後開始用受損的喉嚨哼著奇怪的曲調

「唔!...」女性語氣一梗。「唔…可是…受傷…」

「讓他抽吧。」那是門外傳來的聲音,聽起來倦怠、散漫。
「…沒關係嗎?」
「難得,能清醒著抽根菸,讓他抽吧。」
「…我沒菸。」
那是從少年看不到的死角拋近來的一包香菸,皺皺的,剩下數根。菸和打火機被女子手忙腳亂的接住。
「…抽吧。」女子眼神撇向一旁,遠遠的把菸和打火機遞給化都。
少年愉快的哼歌,開心的瞇起了眼。咬出根菸點燃。
“乖孩子”
一旁的女子則不甘願的瞪視著少年。
瘦小的身子搖晃著雙腳, 看著女子吐出了白霧。
“很久沒有這麼清醒的嚐過味道了呢…”
“…想聽我這樣講嗎? 可惜是騙人的喔。”

沉默了一會抽著菸,看著房間裡飄起的白霧。
“我不要求什麼,也不介意會被怎麼處理。”
少年用著沒有拿菸的手撫摸起自己的傷口。
“要殺死我嗎,還是想要鞭打我,讓我親吻腳趾?”
微微笑著爬起身子,虛弱的走到女子身前,然後用背把身子攤在女子懷裡,少年瞇起眼享受的吐著菸。
“吶,或是用籠子關起來,用鍊子鎖住脖子呢?”
“可惜都不是,所以我才會來到這裡。但是那些事我並不討厭喔?”
愉悅的笑了。
“所以重新的問吧,賭桌上擺出的籌碼是什麼呢?想要玩的遊戲又是什麼呢?”

「……」少年身後的女子慌亂的有點不知所措。

「……借用你清掃掉那個房間的力量,來掃除災厄。」
「一但爆發就會帶來諸多不幸的災厄。」女子的手十分的猶豫,放背後也不是,摟著化都也不是。那雙綁了繃帶的手,就這樣僵在半空中。
「…我,劉芳蘭,除了組織承諾的薪水…剛剛說的,全會做到。那是,無論你的回答,我的承諾。」

“…唔” 少年轉過了身子,用纖細的雙手捧起了女子的頸子,嘴裡咬著菸,那瞇著眼的臉上露出帶點惡意的微笑, 細聲的在女子耳畔說著。
“不是想聽到的答案呢。”
“...你們啊,給不起我所想要的喔。”
語音逐漸的微弱了下去,而笑著的臉上,只有眼裡是一片的混沌。
雙手握起脖子逐漸的使力,只是甚至在女子來得及掙扎前,那瘦弱的身子就掛著腐敗的微笑昏迷了過去。


darkfantasy ( 狼牙 )
子板管理員
Lv. 36 | 文章數:539 | 推薦數:76 | 被推數:480 #6. 2011-04-29 05:40:10
再次醒來的時候,化都躺在一張乾淨而潔白的床上,手上掛著點滴。在茫然的環顧了四周後,看到了床邊掛著的大衣,開心的撲上拿起。而點滴架因此被扯垮,阻拌了少年的動作。

伸手拔掉了礙事的針頭,無視泊泊流出的鮮血,化都環抱那件破舊的衣服閉起了眼。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