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少年之名 重塑三國經典奇蹟改版,體驗最強爽感節節突破 超越主宰!征戰沙場 美人相伴
xyz12745 ( 橘子不甜 )
子板管理員
Lv. 18 | 文章數:894 | 推薦數:18 | 被推數:1677 #1. 2011-04-03 23:43:26
序:
  廢棄劇院被夾在雜貨店和理髮廳中間,半層高鐵皮屋的映襯下顯得特別突出。但是當劇院變成一顆長滿青筋,如心臟般不停收縮的大卵,路人還是如往常一樣來往,絲毫沒有發覺。
  「就像你們看到的這樣,如果沒有特別留意的話,幾乎是不會注意到的,這是災厄之卵可怕的性質之一。災厄之卵從出現到孵化的過程十分迅速,通常僅僅數十分鐘至一小時左右,一旦孵化就會帶來難以預期的災禍。因此要借助你們的力量將牠在孵化之前清除。」發話的是一名身穿紅底旗袍的女子,黑髮集成馬尾披散在背後,兩縷尾端略帶蜷曲的鬢角垂掛於豐胸之前,眼尾上揚的丹鳳眼和女強人的姿態讓這名女子如何看來都像心情不好。  
  卵似乎察覺到有人注視著牠,一陣激烈的脈動,外貌變得更加猙獰,色澤青黃不接,密密麻麻的冒出尖銳突起。女子毫不畏懼的接近,掏出廉價的摺疊刀片反手在災厄之卵上縱刮出一到痕線,然而僅僅被小刀一劃,便裂出足以令兩人並肩的空細。
  「找到源頭並消滅,你們有五十分鐘。」


基底規則:risus+[risus版團變體規則]
性質:規則測試
團員:24

初始骰數:總合十一骰,特徵上限六骰。

玩家背景要求:
  ‧必須是青年病患者。
  ‧曾因青年病闖下無法獨自善後的大禍
   (闖禍地點可以是道化鎮之外的地方)
  ‧居住在道化鎮。(市中心或之外皆可)
  ‧擁有可以進出道化中學的身分。



資訊:
  
  道化鎮:和那先進、現代化的市中心比起來,道化鎮的市外地區就像是被拋棄了一般,陳舊、停滯。從緊挨著臨鎮的市中心進入,直穿道化鎮而過的話,就如同走入了一條逆向的時代發展史,偶爾出現的奇異建築就像是突然奮起的無用掙扎,靜靜的閒置在鎮中。曾經被列為觀光區的這裏,如今唯一仍然亮眼的,就是那清澈無比的河流。

  青年病:「現實歪曲症」,因為特別容易發生在青年身上又稱為「青年病」,患者會有意無意依自己的執念、疑惑、希盼或絕望將現實朝自己的幻想偏斜。絕大部分的患者意識自己的病情後會在短時間內極快的好轉且治癒,就像做了一場夢一般,而有些情況更為嚴重的患者卻無法那麼輕易的恢復正常。
  青年病的起源幾乎是以下幾種:

從謊言開始,卻布思太過周全細密至以成真
從盲信開始,排除一切質問與反論至扭曲現實
從疑惑開始,過於深陷思維的泥沼至現實破碎
從希冀開始,無時無刻的盼望令願望扭曲實現
從恐懼開始,不斷膨脹的懼怕能量突破了現實
從絕望開始,心中黑色的芽苗結出意想不到的結果。

  任何時候,青年病患者的正常意識都與起源拉鋸著,直到某一方完全消失殆盡。




==
報名方式:在此篇以回應的方式張貼簡短角色介紹,決定正式成員後會另開角色卡放置處。






SatoriKanako ( 佐鳥カナコ )
Lv. 21 | 文章數:1734 | 推薦數:2528 | 被推數:3471 #2. 2011-04-08 18:51:03
Marine

“喔!大姊頭,幹掉異形啥的就交給老娘啦!”


  張間鞠音(Harima Marine),23歲,滿臉雀斑、虎牙銳利的太保型角色。耳環刺青香菸疤啥都來,褐色長髮的髮尾仍留著兩年前與男友分手時的紅色挑染,臉上身上滿是年輕時留下的陳舊回憶。無論是陰暗房間的牆上掛著的白色風衣、還是梳妝台上的深褐色粉餅… … 一切都恍若昨日、未曾改變。

  鞠音是知名戰略遊戲的職業玩家,直到上個月之前都是世界天梯排行前六的強者,卻在一次敗北後突然消聲匿跡。據信抑鬱不已的她罹患了精神疾病,在海洋博物館裡對海底隧道的玻璃天幕開槍,引發了不得了的騷動… …

  特徵骰 :變身陸戰隊(5)、職業玩家(5)、工友(1)
  能力簡介:鞠音只要看到魚之類的東西就會想到異型,想毀了那些東西之類的衝動讓她總是回過身來不知不覺就全副武裝了。當然習慣之後也能隨心所欲地控制。她身上那套看起來極致突顯曲線的海軍藍裝甲其實足以有效抵抗地球上所有陸軍的標準配備,同時還能提供整套維生系統和核能、生物及化學(NBC)護盾,進入太空和其他危險環境簡直是小菜一碟。鞠音手中的C-14型「穿透者」電磁步槍還能以超音速發射8釐米金屬彈... ... 當然都是自以為。

(這裡是三年前的狀況)
  • Marine
▼ 顯示全部圖片
darkfantasy ( 狼牙 )
子板管理員
Lv. 36 | 文章數:539 | 推薦數:76 | 被推數:480 #3. 2011-04-11 15:05:44
化都

化都(ケシ)
?歲(男性)
多重成癮患者(5) 自我催眠(5) 裡社會(1)

`Once upon a time there were three little sisters,'
`and they lived at the bottom of a well.'
`They lived on treacle, so they were very ill.'
`And so there were two, than there was one.'
`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one little girl,'
`lived at the bottom of a well.'
`lived on her sisters, so she was very ill.'

外貌看起來像是不到15歲的嬌小少女,膚色蒼白的病態。
留著一頭雪白的長髮(其實是因為用藥過度,產生頭髮的黑色素螁去的副作用)
總穿著一件洋裝,外面再批著及膝的破舊大衣。
複合性成癮患者(主要是藥物中毒與酒精中毒),雙眼總是一片渾沌,只活在自己的世界。  
只要停止用藥超過48小時就會產生嚴重的戒斷症狀。
腦子長在木星。
喜歡喝Weider in Jelly。
廢人(社會上的意味)。
跟裡社會有粗淺的連繫(藥頭,皮條客),靠著賣春為生,偶爾兼當屍體處理人。
沒有身份證明。

能力:
"嘻嘻, 不會痛呢, 一點都不會痛呢..."
自我催眠:好像可以做到任何事(騙人的)

青年病:
"吶" 剛升上警官的年輕人朝工作在這崗位上20年的同事遞了根菸, 兩人在吸菸室裡緩緩的抽著.
"聽過了嗎? 佐参組的那些傢伙們?"
"啊啊, 那群誘拐孩子去賣的雜碎, 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早上報告剛進來, 堂剛那傢伙接到的, 說是被殲滅了."
男人的眉頭挑了挑. 不過並不引以為奇. "終於惹上了注意嗎, 真是群白癡."
"是這樣沒錯啦, 應該是這樣沒錯..." 沉默了一會, 抽了幾口菸. "不過聽說所有人的死狀都很慘吶, 像是被人徒手撕裂一樣. 要說是對家找上門, 這手段也太激烈了點."
"早上帶回來的那個孩子, 你有看到吧." "嗯? 啊, 看起來很糟的那個?" "身上簡直是剛洗過血浴一樣呢. 但在那個地方, 只有她一個人活著."
"...怎麼可能" 男人皺起眉頭捻熄了菸蒂.
"不過啊, 最近的怪事發生的還不夠多嗎...?" 年輕人吸入最後一口菸說著, 然後搖了搖頭.
"算了, 也已經不關我們的事, 剛剛有上面的人領著那孩子走了, 才想跟你聊一聊這個."
男人沉默了, 掏出了自己的菸, 又點起一根.
兩個身影在警局的吸菸室裡沉默相對.



  • 化都
▼ 顯示全部圖片
robinchi ( ITOKI )
Lv. 13 | 文章數:539 | 推薦數:1923 | 被推數:1324 #4. 2011-04-12 16:27:09
二藤 彌生/春分
Nito yayoi/shunbun

留著耳下短髮的少女。
黑髮黑眼,不染髮、不穿耳洞、不戴裝飾。
穿著拔去了校徽跟其他辨識特徵的冬季高中制服,
水手服,白衣藍裙黃領巾,
裙長過膝,裙下是白襪跟平底黑布鞋。
隨身攜帶原子筆、鉛筆跟橫線筆記本。

彌生是 絕對敬語/神經衰弱/過度負荷
  日常表現過分溫和,對自己的判斷沒有信心,一被質疑就會動搖而改變,
  行動小心翼翼,好像怕人,但又總是會想呆在有人的地方。
  實質上、本質上是會優先考慮自己,因此對他人的迎合就成為隱性負荷,
  長時間的累積加上貫性壓抑,一直無法有效紓發,
  精神狀態就一直維持在危險平衡下。
  不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是彌生另一個提心吊膽的原因。
春分是 悲劇妄想/混沌思考/極限爆走
  被害妄想症,畏懼受傷、畏懼死亡,行動兩極化。
  平時安靜內斂,只做必要的行動跟交流,會嘗試避開跟其他人類的接觸,
  但在必須與人相處,又感覺到威脅時,行動就會變的帶有攻擊性。
  身體並沒有特別的強化,就算暴走也很容易制服,
  但會毫不猶豫的採取他人看來瘋狂的攻擊行動。
彌生跟春分的心理活動是相互制約的循環模式。

特徵骰:
安全範圍(2)、被害者(4)、謊言(6)


laicwben2 ( 怪咖會吸引怪咖 )
Lv. 2 | 文章數:22 | 推薦數:0 | 被推數:33 #5. 2011-04-16 17:35:57
王淬智

少年 15歲 華裔美國人
扭曲(5) 威懾(4) 表達善意(2)
刻意留著略長的頭髮以蓋住太陽穴附近的疤痕,
平時總是保持著有點僵硬的微笑。
碰到壞事就會很明顯的感到不快並且表現出來,
即使已經吃過不少虧,少年還是無法視而不見

青年病發作於半年前

「現在你該明白我不是你能得罪得起的。」剛搖下的車窗傳出惡意的話語
車內的人想必是前兩天頂撞的諾斯基家族少爺。
在聽他說話的當下,肚子又被人踢了重重一腳。
用著因為受傷而嘶啞的嗓子回應 「就為了那樣的小事情而這樣對我嗎!」
「對你來說或許是小事情,但是對我來說 要你的命也是小事情。」
「善後做確實點。」車窗搖上前的最後一句交代
隱隱約約以從快關上的車窗聽到轎車司機在說。「少爺,其實沒必要做這麼絕。」
那是我在踏入非日常前所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自從9死1輕傷的事件被媒體報導後,連我的照片都被人公布出來
即使在組織的幫助下以未成年和正當防衛的理由避過了刑罰,
周遭人們的指指點點依然讓我無法忍受。
因此,在傷勢修養好之後,我選擇了轉學。
easterntrickster ( 東奕郡 )
Lv. 2 | 文章數:23 | 推薦數:0 | 被推數:32 #6. 2011-04-16 18:22:01

  蒼古月,墨黑到閃著一絲幽藍光芒的長髮隨意披散,天藍色的雙眸透過黑色隱形眼鏡遮蓋起來,同時也遮蓋去了眼底的悲傷與迷茫,總是身穿著外校的制服,卻奇異地不被任何人注意到。對藝術有著一種相當奇異的認知,例如將世界上的一切都燃燒殆盡。隨身攜帶著一副塔羅牌,也會隨時做出名為「占卜」的奇怪事情,例如會面對牆壁好幾個小時只是為了預測明天的天氣。
  為人幾乎是隨心所欲到一種欠揍的境界,完全依靠心情還有占卜結果行事,雖然對人還會有種基本的尊重。

  青年病:每天晚上都不斷地在做夢,各式各樣五形五色的夢,由於真實度太高,再加上只會殘留片段記憶,使得蒼古月產生「夢中的才是現實」,「現實才是夢中」的混亂倒置,不斷找尋回「真實」的全部記憶,每天渾渾噩噩,總是在尋找著什麼近乎「存在」卻又「不存在」的事物,也因此對他人產生疏離感。
  「我要找回我自己的堡壘……那,先把這個世界毀滅掉,我就能回到真實了吧?」
  在半夢半醒之間,抱持著吊詭的想法,蒼古月恍惚地到了自己最熟悉的地方,等到聽見消防車忽遠忽近的鳴聲而回神時,發現自己面前是一片熊熊燃燒的火海,而周遭的景物竟是每天已經看膩的地方--學校。

  能力骰:移動式火藥庫(5)、孤僻(3)、占卜(2)、優等生(1)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