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作哲學3D武俠,今日公測運籌帷幄 智奪天下互動美女玩法群雄奮起 百家爭鳴
xyz12745 ( 橘子不甜 )
子板管理員
Lv. 18 | 文章數:894 | 推薦數:18 | 被推數:1677 #1. 2010-08-20 11:44:40
深夜,你突然醒來。
你走到廚房,摸黑倒了一杯飲料,若有所思。
偏頭,你似乎是因為那場夢而醒的,不過夢的內容怎樣也憶不起。
會不會是跟過去有關的事情呢?你想。
只因為這一道思維,腦海被過去充滿了。

已經睡意全消。你俐落的走向書房,打開收藏的箱子。
裡面,有泛黃的手稿,有釘裝的印本,
娟秀的手札,潦草的筆記,甚至有散落的便條紙。
你熟練的將他們排列,
那麼,今晚要從哪裡看起?

─「 我們收集,然後拼湊
          屬於我們的歷史。 」─

xyz12745 ( 橘子不甜 )
子板管理員
Lv. 18 | 文章數:894 | 推薦數:18 | 被推數:1677 #2. 2010-09-24 19:56:51
那日是禮拜一的早晨,颱風在海上出現,朝著我們奔來。
颱風在禮拜二登陸,隨即轉為中颱。在禮拜三早晨發佈了強颱警報,
風和雨都強到令人無法出門的程度。
據說,這個颱風就這樣停留在陸地上絲毫沒有移動。
而且還逐漸轉強。到了下午,不只窗戶,連房子都吹搖了。
隔天,禮拜四,風雨嚴重影響到的收訊,之後憑著斷斷續續的報導得知這場颱風
已經強過先前的任何一場強颱。對於這樣怪異的颱風真令人恐慌。
禮拜四就在這樣不安的心情下入眠了。
被奇怪的聲響吵醒。房子正茲嘎作響...外頭傳來轟隆隆的聲音。
時間近乎早晨了,不過卻很暗。從窗戶看出去
遠處的景色被灰暗的風牆遮住
風牆似乎迅速的收縮中
房子不會有事吧?
已經接近了。不遠處幾棟熟悉的建築被捲入,然後破碎。
轟隆聲大的像連續的悶雷。
逼近了,應該快逃。
才剛離開窗戶邊
風把牆給......
......
xyz12745 ( 橘子不甜 )
子板管理員
Lv. 18 | 文章數:894 | 推薦數:18 | 被推數:1677 #3. 2010-09-24 19:57:53
  神愚後三年,八月中旬。
  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鬆脫卡死的螺栓,我的世界重新開始運作。
  
  那天,夏末的強颱驟來,吹得封死的落地窗喀咑喀咑地作響。小收音機裡傳來停班停課的消息…這是暑假耶,有沒有搞錯。我一如往常地做了飯,之後便在房間的一角寫著暑假作業。
  
  我棲身的地方是一棟屋齡甚古、什麼時候拆掉都不奇怪的分租公寓。安全梯和走廊從外面環繞著公寓、看起來就像是水泥叢林裡蜿蜒的金屬藤蔓。因為結構的關係,三樓的面向和其他樓層不同,外牆是常見的水泥材質,洋紅色粉刷早已斑駁,看起來籠罩在維新時期的氛圍中。這棟曾經坐落在鬧區中的建築物,因為都市擴張而被遺留在鬧區的邊緣。曾幾何時,便宜的租金使得他成為來自各階層獨身房客居住的地方。
  
  父母身亡之後,我就和哥哥一起被這裡的房東收留,也就是一般所謂的監護關係。因此在小學高年級之前我都是和房東共用一樓的空間,她也曾試著將我當成女兒照顧。但是一等到我有能力打工,我立刻不顧反對地搬到二樓的房間與哥哥同住。
  
  我住的203號房,是間備有陽台、開放式廚房和獨立衛浴的套房。長方形的空間相當開闊,即使放進三角鋼琴也綽綽有餘。然而如今向陽的落地窗被黑色膠布封死,沒有多少光芒的房間裡,書籍、電玩和不知道各來自哪部動畫的模型佔據了房間3/4的空間。我就著矮几翻閱學校講義,這張茶几和沙沙作響的小收音機便是唯一屬於我的傢俱。床、被褥甚至衣服都是與哥哥共用,我們的就寢時間不同,從來不會妨礙到彼此。
  
  哥哥是個家裡蹲,在高中二年級之後就一直足不出戶。曾有幾個女孩子來探望過他,卻都被趕了回去。他一個接一個短暫停留於各式各樣的興趣,過著有如神仙般的生活。不知道是他毫不在意或是刻意忽視,為了支付他在網路上買個不停的怪東西費用,爸媽的保險金、我的助學金和打工薪水都如同泡沫般消失殆盡。他依然什麼也不說,然後持續埋頭於他的個人興趣。
  
  粉紅色自動鉛筆的劣質筆芯咬過紙張,塑膠筆管已經磨損到看不出原本的花樣。少了一個呼吸聲,靜謐的房間只剩下大型電腦乾燥的運轉聲。我要一輩子照顧哥哥,所以拚命蒐集實彈。如果問我現在最想要什麼,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回答:「哥哥」和自己的房間,可能的話。
  
  十四歲的我,腦子裡想的淨是這種事情。
  
  *
  周末強颱來襲,短短三天就發展到陸上颱風警報的程度。
  
  今天的早餐是回鍋肉、味噌湯和冷凍白飯,我噠噠噠噠地…用比平常還慵懶的速度切著蔥。這個時段,來自公寓各處的烤盤、為波爐和開太久的冰箱發出頻率不一的電子音,透過薄牆主張各自的存在。我開始喝湯扒飯的時候,鬆餅的味道也從流理檯邊的換氣扇飄了進來,火燒女又在吃那種感覺很高級的早餐了。
  
  門外業無風雨,據說是進入颱風眼的緣故。按下大型電腦的Restart鍵,擦掉靜電吸附的灰塵。22吋的液晶螢幕一瞬間點亮,快速跳出成串黑白對比的程式碼。我脫掉披在身上的襯衫,拿起床頭櫃上自己的衣服。儘管咖啡色的丹寧褲已經是最小尺寸,但腰際處還是顯得寬鬆。一頭套進彩格A+Lidel背心,邊豎起耳朵注意門外的動靜。
  
  301號室住的是遊手好閒的的大學生,和哥哥完全不同,一個總是把身體藏在大衣下的乖辟男性。一旦不小心談起興趣便會滿面春風的巴過來,姑且就稱做草食男吧。再過去的303號室、304號室住的都是女性,一個是沉默少言但態度和藹可親又有禮貌的人,唯一奇怪的是她的臉上有一整片的燒傷痕跡、眼瞳是粉肉色的而且對聲音異常敏感;另一個則是一眼就看得出來是工作狂的老處女,感覺無論跟她說什麼都會得到千篇一律的回答…但她卻是我身邊唯一擁有力量的實彈。
  
  薄得徹底的牆壁讓草食男的音響低音透了過來,實彈八成在化妝…每天早上她都在化妝。我無聊地翻開圖書館借來的青少年讀本,這裡一句那裡一句地開始拼湊暑期自由研究的內文。201號室的房門在這時打開,那名「老師」在這種時候似乎仍打算出門晨跑。
  
  一如既往的早晨,同時又不同於既往的早晨。房東走上階梯,和正要去晨跑的男人相遇,再來又碰上似乎也打算出門的實彈。朦朧的談話聲隱約傳來,在公寓的屋頂,一隻等身大的巨大黑鳥振了振翅膀。相對於這三年來不斷出現的異變,這僅僅又是一個司空見慣,平常的早晨。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