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籌帷幄 智奪天下互動美女玩法動作哲學3D武俠,今日公測群雄奮起 百家爭鳴
xyz12745 ( 橘子不甜 )
子板管理員
Lv. 18 | 文章數:894 | 推薦數:18 | 被推數:1677 #1. 2010-08-20 11:32:44
==尾==

一瞬間,眼前的色彩被狂風颳盡

旁邊的人似乎要大喊什麼

但在聽到什麼之前

你已經看不清周遭

你緊緊趴在地上,大大小小的硬物從背後掠過。

===
你驚醒,身在一處帳篷裡。
外頭沒有呼嘯的狂風,但死寂的地平線依存。
不時的可以看到一些人在廢墟上進行救援行動。
頭一昏,你感覺渾身像是脫力一般難受。

「醒了嗎?」進帳棚的是右手臂被石膏綑緊的白霧特警。
跟著進來的是野獸特警,從外露的部分猜測,
他大概全身都包滿了繃帶。
「還十分昏沉吧?喝點水?」白霧遞了水杯。
「還記得自己的名字嗎?這是幾跟手指?五加六等於多少?
別露出那種臉,只是慣例檢查而已。」
一陣抽痛,畫面從腦海中閃現而過。
憎恨風暴,巨大的鋼條貫穿心臟的部位。

「你似乎想起來了?我們活下來的原因。
沒錯,那純粹是運氣,一根巨大的鋼條貫穿了暴風的心臟...
否則那陣狂風持續再長一點,我們大概就要埋葬在那裏了。」

白霧所言,讓你回想起更多。
憎恨風暴將身軀從接連地面的風柱「扯」了下來
傷口如噴出血液般,乾枯的風刮地狂嘯。
是要往哪裡去呢,或是純粹的掙扎,記不清楚。
然,一舉一動所造成的災難(狂風),已經叫人抬不起頭。
可能你還曾經嘗試對抗,但渺小的自己還能做什麼呢,
就在一切希望要灰化之時,
一挺神槍般的鋼條貫穿風暴的心臟,一切被突兀的結束了。
「雖然「被狂風捲起的鋼條恰好穿過風暴的心臟」這樣的說法很扯,
不過就那時的情況看起來,這大概是唯一合理的解釋吧?
對了,憎恨風暴的存在沒有對外公開,
你也最好把這件事情忘掉。
這樣對你或大家都比較好。」
「長官,可是那尊屍體...」
「早就被不曉得哪個機構的回收了。
隱瞞事情的手腳總是特別快...」
白霧似乎悄聲咒了幾句。
「目前附近幾區正在進行救援跟疏散的行動,
之後的重建...必須一段時間觀察了,
換句話說,也許一陣子,
或者都沒辦法再住人也說不定。」
「我先離開了,還有不少事情要處理。
有事情的話找附近帶著臂章的人就行了。」
白霧離開帳篷了。
「謝謝你們了。其實我們長官那一去沒打算回來的,長官的命可以說是你們救的。」
野獸必敬的行了軍禮。
「請好好休息,需要什麼跟外面的人說一聲就行了。」
野獸特警離開帳篷。
===
或許是有人在背後做了什麼,
你們的事情並沒有被宣揚出去。
如果接受安排的話,
將會被當作天災的倖存者,
跟著其他人一起住進某個臨時居所吧。
一次閒聊中,不記得是誰先提起的,
你們有人提起「就以這次為契機,拋開過去來一趟旅程也不壞。」的說法。
也許一開始只當作是玩笑話,半夜獨處時這個念頭卻越來越真實。
就這樣回到日常生活(退團)呢,
或者跟著世界起舞(參加續章),
在天明之前,你有了決定。

===
後記:
  嗨喲,橘子不甜來著!
到這裡第一章算是正式結束了,
一路走來真是不容易啊!
  雖然我一直都保持著很自信(白爛)的態度在進行團務,不過事實上
十次有八次都是虛張聲勢的就是了(哈哈笑)。
  雖然打著無責任的名號,雖然抱著頭在床上滾了好幾回,
不過我很自豪的說我一次也沒打算把團擺爛掉。(雖然有幾次自暴自棄(!?))

最後的最後,
請大家將"the‧之後"發生的事情直接在回應裡面敘述,
並且告訴我你的角色是否要沿用到下一次的章節。
另外,對於事後有任何想詢問,扮演的橋段,還是歡迎來找我索求!
之後,我會將剩餘的NPC去向做個交代。
跑團辛苦了~
   --不負責任的DM--
flame369 ( 燄之火 )
2007改版紀念徽章基地9週年慶紀念徽章福虎生風好事成兔龍的傳人蛇運沖天
Lv. 1 | 文章數:1244 | 推薦數:2842 | 被推數:3886 #2. 2010-08-20 19:52:26
橘子~~
我知道你們跑的團是MSN團
如果可以的話, 可以把你們已跑完的跑團記錄PO到板上來嗎?
一方面可以讓不特定的路人甲乙丙丁觀摩, 以吸引更多人的興趣
另一方面增加板上的人氣, 因為沒有話題或沒有討論, 就沒有人氣 (這點很現實)
我怕D&D板這邊會荒廢掉
畢竟人氣如流水, 一旦流失了就很難補回來
k129359k ( 紅龍(灰) KALES. )
Lv. 19 | 文章數:789 | 推薦數:2357 | 被推數:1654 #4. 2010-08-30 18:11:32

不知幾天後的某日夜晚.
在殘破廢墟中的某處,一個身影豎立在群星之下.
生活在文明的城鎮中,難得能看見如此閃耀的星空啊.
尤其是在這難以於黑夜中漫步的時代

深深吸了一氣,徐徐吐出.
有多久沒有如此度過這麼優閒的寧靜夜晚了呢?
三年吧. 神愚就是在三年前開始的..... 也許要更短些

再次享用深夜那清順的空氣.

仰躺在稍嫌粗碎的地面
今天是個好月色.
颱風過後的天空總感覺份外清爽.
身體不自覺的放鬆起來

喂~喂~~ 可不能在這睡著啊.......

有什麼關係呢,難得這麼舒服的夜晚.

「呼.................」
「......................................」

奇怪? 睡著了嗎? 現在的情況是?

對了,我正在營地旁看著夜空啊......看著夜空啊....
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回到這個地方來呢.

雖然這地方也沒什麼好留念的,不過這總時候總是讓人感到哀傷呢

「.................」

未來嗎. 說是以難民身分到其他地方居住呢......這種感覺....

「令人煩躁」

之前的生活明明讓人感到無趣的啊,怎麼現在又.....
想要改變真的不容易呢,明明早就無法回到過去的生活了....平民的、悠閒的、普通人的生活?
唉......真是老毛病,明明自己早就已經決定好了不是嗎.
就此展開旅程吧.
雖然不知道未來會是什麼樣子,但這樣就夠了. 這樣就夠了.......

再次闔起眼皮,這次就別管那麼多了. 盡情享受這難得的、悠閒的、又帶著危險氣氛的清澈夜晚吧.
明天.......

明天再說吧.

--------------------------------------------------------------------------------------------
這次帶團辛苦橘子了,最後一段由於一些原因得直接結尾也感到有點可惜. 這團跑的很有意思.
至於亞拉卡諾的選擇呢,就是 "展開旅程" 也就是續團了~ 之後也請多指教啊.
xyz12745 ( 橘子不甜 )
子板管理員
Lv. 18 | 文章數:894 | 推薦數:18 | 被推數:1677 #5. 2010-09-03 09:20:24
梧六:
「有人拜託我照顧妳,然後我答應了。妳介意多一個人一起旅行嗎?」
原本身負巨債,經過這場災難順勢將自己排入死亡名單內。一身清白的梧六打算和茉都同夥。

伊耳:
「啊啊,實驗器具都被埋了...」看著瓦礫堆,欲哭無淚的伊耳。
脫出時什麼都沒帶,伊耳仍然是清涼的短袖短褲。
談天時得知,伊耳是某研究機購的重要研究員,這次外宿是為了靈魂能量的研究。
伊耳的生活費用似乎都是直接和機構請款的。
「撥這支電話,只要我不是正在實驗室中就能找的到我喲。有事的話儘管撥來,大姐挺你們。」
之後伊耳便被陌生人接走了。

森司:
「下次見面,我們就是男女朋友了。」
在樓頂說完這句話,被颶風捲去,致今沒有發現下落。

白霧:
「我辭職了,反正要守護的東西也不在了。」
白霧將你們的事情安排好後瀟灑的離職了。

白霧的手下A和手下B:
野獸:「我要跟隨著白霧長官!」
猥瑣:「我重傷了。」
野獸和猥瑣男都決定追隨著白霧而去。
不過猥瑣男不幸被水泥塊砸到,受了不輕的傷,仍然在養傷中。

房東:房子沒了的房東很難過,不過兒子聽到消息後奔回來將她接到國外去了。
臨走前房東曾經強烈希望步一起跟來。
robinchi ( ITOKI )
Lv. 13 | 文章數:539 | 推薦數:1923 | 被推數:1324 #6. 2010-09-05 23:04:59
過了最熱的下午兩點後,世界變的空曠。
風像掃過平原一樣在這裡奔走,只是這邊沒有被壓彎腰的草,只有滿地滾的廢墟殘骸。
(……很涼。)
沒有午後該有的熱度,身體發涼,心底也發涼。
(……)
螺旋屋連同附近的一切成為廢墟,而在有人提出那個提議後,我總覺得好像腦袋裡關於螺旋屋的回憶也要成為廢墟了。
要被拋棄了。
(……好冷。)
(好冷。)

大概快四點的時候我在帳棚附近的垃圾推上找到梧六,天色還很亮。
雖然走近時並沒有刻意放低腳步聲,但也沒被注意到,我在他旁邊坐下來。
(在看什麼嗎?)
梧六瞇著眼睛,表情看來也不像在享受陽光什麼的,是恍神了吧。
我望向廢墟,這次受害範圍很大,連我打工的餐廳都塌了。
「唔,茉都。」旁邊傳來梧六有點嚇到的聲音。
「嗯,茉都。」我舉手。
「……妳怎麼坐在這邊發呆?」
「因為看到梧六先生坐在這邊。」
(原來發呆的是我……)
「喔……我剛剛在想一些事情,」他說,「這一帶全毀了呢。」
我點頭,突然想起來第一次見到梅康饋時的事情。
剛搬進螺旋屋的時候,我到附近買了很多水果軟糖送給原住戶當見面禮,雖然是假日,梅先生還是西裝筆挺的準備出門,是趕在對方出門前交給他的……禮貌而友善的人。
「對不起。
「現、現在還說如果好像很糟糕,可是,」又開始冷了,內臟好像都凍結、緊縮起來,「回想起自己那幾天在做什麼,就覺得很後悔。」
(非常後悔。)
(如果可以更早一點發現……)
隔著房門聽到梅先生崩潰似的痛哭,好像才只是昨天的事。
(那個時候,如果可以更積極的……)
還想替對方做更多的事情,讓那些悲哀到要心碎的情緒都煙消雲散。
「?!」梧六的大手突然壓到我頭上亂揉一陣,迫使我下意識的抱住頭。。
「這不是誰的錯,這是天災。而且,我們還活著。」他說。

「……之、之後梧六先生打算怎麼辦?」
「……茉都呢?」
我好像過了很久才發出聲音,「我不知道,
「我很懦弱,如果是自己一個人我肯定活不下去,可是我不知道大家打算怎麼辦。」
房東太太、步、伊耳、亞拉卡諾、白彩妮。
所有的東西都埋在瓦礫堆底下,我卻發現比起損失我更怕離別。
「如果四分五裂了……之前發生那樣的事情,如果想離開,我也……我也不能說什麼。」
其實是非常任性的感到害怕。
(至少希望可以跟什麼人一起。)
「所以,想做的事情什麼的……」對我來說,那並不是放在第一位的考量。
面對憎惡風暴時我就知道,我寧可犧牲也不想看到周遭的人遠去。
「唔,我不知道妳打算去旅行或是,做什麼,」梧六好像很謹慎的說,「如果妳願意的話,讓我跟著去。之前有人……拜託我照顧妳,我答應了。」
「……咦?」
(我跟梧六先生有共通的朋友嗎?)
「不然我也沒事情做,打工的地方都沒了,白白跟黑黑也沒了……」
我想起來那兩隻很可愛的可動人偶。
「而且我現在也不用拼命打工了。」
「之前梧六先生是為什麼拼命打工?」
「呼……這說起來也不是什麼新鮮的故事……」梧六原本是小康家庭,然而災厄接二連三的下來,總結至獨居在螺旋屋、四處打工常懷龐大債務的狀況,「之前是為了還錢才那麼做的,所以現在突然……啊,我還沒說過的樣子。」
(梧六先生……好像突然變得很多話?)
「我和白霧特警談過,用了一些方法……把自己列入死亡名單了。」
繼多話之後,又看見梧六臉上出現前所未見的表情,可以用奸詐形容的笑容。
很、很多的前所未見,好像突然重新認識這個人,我勉強把嘴巴闔上,「所以,債權……」
「沒了,沒有之後的人可以討了。之前是為了還錢努力,現在突然就不知道要做什麼了。」
「白霧特警有、有要求什麼嗎?」
「只是順手幫忙而已,之後他也要離職。『反正我要守護的東西也不再了』,他是這麼說的。」
再看向鎮的廢墟,我覺得我可以理解白霧說的。
然後又一次想起梅先生,拿著水果軟糖向我道謝。
「……我很在意梅先生變成那樣的原因,我之前跟梅先生接觸的很少,不知道他是否也是異能者,如果會變成非人是有某種原因的話,我很想知道那是什麼……讓、讓我做決定的話,我是……嗯。」
「嗯……那些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梅前輩以前是個很積極熱心的人,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也許可以在旅行中找到答案。妳願意多一個人跟著妳嗎?」他說。
對我來說,應該是反過來吧。
因為有人會跟我一起,我才會想要採取行動。
所以我也對梧六笑,雖然應該是很奇怪的笑臉。
「一起去旅行吧。」



--------------------------------------------------------------------------------------------
茉都選擇"展開旅程"。
橘子辛苦了~續章也請多指教!!
Enviness ( 沉淪皇 )
Lv. 12 | 文章數:504 | 推薦數:3 | 被推數:1080 #7. 2010-09-10 17:58:02
  風暴過後,白彩感到深切的冰冷。
  從骨子裡蔓延到皮膚的冰冷,甚至連靈魂也能凍結的感覺。她這樣想。
  從迷濛中清醒過來,她久經戰爭的腦袋也不禁凍結了片刻,為著的是眼前的景色。

  先前戰鬥的細節早就記不清楚了,隨著火焰跟螺旋屋一並化為過去的回憶,消失在無風的午後。
  難受的死寂跟消失的熟悉的一切,女子其實已經很習慣了;
  因為她原來就什麼也沒有,如今也只是回到最初。

  但是那個少年羞澀又無知的狂言還在女子的心裡盤桓著。

  那句話像是一種慢性毒藥,漸漸的吞噬女子原本只是遊戲的心理。
  不知道自己在什麼時候開始在意起那個孩子了。白彩這樣想著。
  或許自己的答應,本來就是一種玩火自焚的行為;如今引火燒身,也怪不得誰。
  也活該自己如今深受煎熬,為的不過是一個下落不明的少年。

  彷彿與心靈的活動並不同步,白彩的身體自顧自地起身、自顧自地盯著那片廢墟。
  然後看著遙遠的地平線。
  雖然不知道自己的旅途在哪,但只要走下去,就算是平行線也會有交會的一天吧。
  白彩笑了。


  她還有什麼嗎?


  沒有了,什麼也沒有了。
  那就去尋找吧,少年消失的背影。

  然後她走了。
  沒有道別,只是就這麼靜默的離開。
  連一片雲彩也無心帶走。


  就這樣離去,到沒有人認識的地方去。
laicwben2 ( 怪咖會吸引怪咖 )
Lv. 2 | 文章數:22 | 推薦數:0 | 被推數:33 #8. 2010-09-13 12:45:13

在野獸離開帳棚以後,我又倒回了床鋪上。
「人命阿,可真是沉重的東西。」深深的嘆息
我的思緒回到了不久之前的屋頂上,
那個失蹤的少年最後回望的一眼。
雖然我聽說在記錄上是失蹤,
但 應該是凶多吉少了吧。

過去的事情無論多麼後悔都不會有所改變,
死去的人們不會繼續痛苦,
要背負感傷的是活下來的人。
我想這輩子我都不會忘記這個靦腆的少年。


現在已經不記得是誰了,
不久之前有人提出拋開一切去旅行想法,
對我來說確實是很有吸引力的想法,
但我已經不再年輕,我需要考慮的東西還是太多。
我還是放不下我的學生。

再次的嘆了口氣,從床鋪上起身。
往帳棚外走去,準備與其他打算去旅行的人們道別。

再往後的計畫?
雖然還沒有明確的規劃,
不出意料的話,想必還是回歸原本的生活。
從這意外踏入的非日常回到熟悉的日常。
SatoriKanako ( 佐鳥カナコ )
Lv. 21 | 文章數:1734 | 推薦數:2528 | 被推數:3471 #9. 2010-10-23 02:58:18
  ...這裡是,哪裡?我坐在某人的膝蓋上,盯著現在越來越少見的映像管電視手舞足蹈。
  
  螢幕中的角色說著聽不懂的語言,穿著富有流線感的戰鬥服、少女們的髮圈上也付有發信機,過去看來未來感十足的動畫電影。沒有我們的話,世界將會被毀滅。在螢幕的彼端有著悠閒的場景、愉快的場景、激昂的戰鬥和悲傷的別離。然而,那和我至今為止所看過的故事不同,主角們並沒有足以穿越命運的力量,他們像普通人一樣顫抖、一樣哭泣、一樣悲傷、一樣絕望...一樣不惜傷害身邊最親近的人。
  
  我記得我哭了,甚至不敢繼續看下去。
  可是一雙摟著我的手雖然同樣顫抖著,卻毫不打算別開視線。那表情是與悲壯相差甚遠,沒出息的哭臉。但是我至今仍能清楚記得,比起悲傷或是害怕,那張年少的臉上滿溢的情緒是...憎惡。我縮起身子,想逃避這種不會有結局的故事、逃避那張我不該看到的表情。
  
  『怎麼了?』(────)用溫柔的聲音摸亂了我的頭髮,明明心中帶著那種宛如要炸裂胸腔的寂寞,卻依然溫柔地撫著我的頭。我想這就是我與(────)的不同吧。
  
  *
  『醒了嗎?』...頭還有點痛。
  『還十分昏沉吧?喝點水?』
  
  在白茫茫的世界裡,有人向自己遞了水杯。
  
  『還記得自己的名字嗎?這是幾跟手指?五加六等於多少?別露出那種臉,只是慣例檢查而已。』
  
  「啊...嗚...」有人擅自撐起了我的後腦勺,不問三七二十一地拿起水杯就灌。「咳咳咳咳」我雖然嗆到了,卻有一種懷念的感覺湧上心頭。我睜開了眼睛,卻沒什麼幫助。視野裡面白茫茫的一片,有人站在裡面。霧的輪廓勾勒出螺旋屋的樣子,在陳舊的方盒子外緣有著鑄鐵搭建的梯子。(────)在那裡,有一天會回到這裡,我必須過去。
  
  *
  少女撐起身體,搖晃了一下。
  
  「啊...咧?」世界一瞬間歪斜了,人影、霧和公寓。
  鈍重的痛楚在那之後才傳遞到腦部,少女隔了很久,才終於感受到自己已經少了什麼的事實。周圍騷動了起來,霧氣之中有三四個人向自己跑來。『─────?』『───!』『...───,────?』所有的聲音都像是隔著鉛版一般遙遠,少女試著張開口,卻只是一張一闔地沒有反應。少女試著加些力道,或許自己發出了相當大的聲音吧,喉嚨都痛了、感覺有好幾隻手抓住自己。她不停掙扎,試著發出聲音讓自己聽見。
  
  『啪!』
  
  突然地,不同於其他雜音,鮮明的觸感和衝擊讓少女靜了下來。
  
  『妳叫做───!今年13歲,專長是家務和射擊,和(────)一起住在───。妳被捲進───的倒塌意外裡,喂!還記得嗎?』啊...有個聲音似乎特別清晰,是誰呢?眼前逐漸浮現了輪廓。身體的感覺隨著臉上熱辣辣的疼痛逐一恢復,少女才意識到自己似乎處在整個被人架住的狀態,衣服和裙子都掀亂了。
  
  「...我14歲了...誰告訴你我有那種...」突然取回的聲音有些沙啞,少女皺著眉頭使勁奪回被控制的手腳,半跪半座地癱在佈滿石礫的地面上。彷彿看著太過刺眼的陽光,少女瞇細了眼睛望向那名男人。似乎就在那裡,有著熟悉的溫暖與希望。
  
  「...你是...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步產生記憶障礙,把對哥哥的情感誤植到白霧身上。
 視情況回歸日常生活(NPC化)或是於日後串場。
xyz12745 ( 橘子不甜 )
子板管理員
Lv. 18 | 文章數:894 | 推薦數:18 | 被推數:1677 #10. 2010-10-23 17:12:46

「是的,完全黏上了。在記憶恢復之前先由我代為照顧...沒關系,警察是人民的保母嘛,真的當一回保姆也...
 沒問題,會持續跟你們聯絡的。」
白霧掛斷電話,若有所思的撐著下巴。

「...長官,真的要帶著那個女孩一起去?」
白霧的手下A問。
「野獸,我知道我們要去的地方有多危險...不過怎麼也沒辦法丟下她吧?」
白霧看著睡著了仍緊抓著他的衣服的步。

「而且...步的身世也非常奇怪。」
白霧用手指敲了敲手上的紙本。

「咦?她的父母都很正常啊?」
「沒錯,到她的父母為止都很正常。」
「這是什麼意思?」
「這個女孩有一個父親,一個母親跟一個親哥哥。可是...他的父親跟母親再上去卻什麼都沒有。」
「這怎麼可能?」
白霧的手下野獸表示驚訝。

「沒錯,這不可能。不過確實,這對夫妻有名有姓,有家產,可是雙方都父母不詳。」
白霧把資料丟回桌上,上面寫著步一家的戶籍身平。
「那,那個房東...」
「不曉得,那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遠房親戚?」

房內陷入沉寂,只有步發出規律的呼息聲。

「總之...把這個也列入行動調查吧,順便。」

-(時間:白霧行動前夜)-

===經驗值發放===

所有玩家收尾完畢,發放經驗值。

所有參加了第一章的玩家,獲得 四 經驗骰

玩家可以直接用這些經驗骰升級現有的特徵,
或是替角色創造新特徵。(取消創特徵需要兩骰的設定)

要換角色的玩家,新角色的初始特徵骰為十四骰。

下一章節的訊息會在近期內放出。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