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原遊戲暢快本質魏蜀吳三國名將傳H5熱血鬥夢仙戰三界神魔大戰 多樣玩法
darkflize ( 伊凡.米達斯.奧斯卡多修 )
Lv. 14 | 文章數:620 | 推薦數:295 | 被推數:1466 #1. 2009-09-04 00:41:05
這個團發生在末日浩劫的三年後


現在大約是在聖杜爾夫曆OO年,沒人可以證實,因為聖杜爾夫王國已經蕩然無存了。


這場浩劫帶走了世界一半的人口,一切的資源,以及無數的生命。


不僅如此,在這場浩劫後,世界並沒有雨過天晴,各地的強震與豪雨仍在繼續,

無論是誰都可以感覺到,這個世界仍在持續崩壞。


政治:

人們努力的將過去的社會制度重建,但由於一切的資源都不在豐沃,加上貴族仍舊的敗奢,

不足數月便掀起一陣又一陣的大革命,連士兵也倒戈,各個國家迅速的崩壞,

群雄割據,就這樣開始一場連綿不斷的混亂戰事中。


經濟:

由於物資匱乏,導致物價飆高,甚至有不法業者趁勢過份的哄抬價格,

一般人在連家與親人都尋獲不到的狀況下,這樣的行為更是雪上加霜。


社會:

由於即使花上一生的積蓄也無法買到一餐飽足,許多人為了求生而紛紛當起強盜,

而商團為了保護商品,也雇用強勢的傭兵,使強盜的目標轉為那些勉強有點溫飽的家庭,

據統計,不管是在哪片國土上,每年被強盜殺死的人口都超過上百人。


國家、城市、鄉鎮、村落,浩劫之後,沒有任何一處倖免,即使人們辛苦重建,至今仍然只有稍微恢復還原的新興小城市能提供對外的兜售。



宗教:

最近當紅熱門的新興宗派:重生者

其教義為:只要災難不會停止,那人們的死亡就無法避免,既然如此,我們就將這個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轉變為死者,一同永久長存吧。

由於活著比死了還痛苦,在聽見成為死者後不但能活著,還可以不需食衣住行也能生存的狀況下,許多人都自願投入這瘋狂的教團,不出三年,這個教團的信仰者已經隨處可見了。



魔法:

在末日之後,世界的魔力變得非常不穩定,有些地形被強烈扭曲的地方,不但會產生奇異的怪物,有些地方還會像反魔場一樣,範圍不定,但無法用任何方式解除;另外,有些地方的魔力流動不會帶給施法者休息,還會剝奪他們的施法能力。


反魔區特徵:一個巨大的黑色洞口自地底朝外展露,有時很難見,最大的死魔區據說在鐵槍山脈上,一座如火山口般的巨大黑洞暴露在外,半徑十公里內都被類反魔區給籠罩。

效果:反魔場

吸魔區特徵:無論是白天還是晚上,天上永遠閃耀著極光,這個極光有些會固定在一個區域,有些則四處環繞,非常不穩定,被吸魔區曝曬的區域很容易發生異變現象,包括死屍活起,生物異變等,學者初步估計吸魔區的影響範圍約極光下五公里的距離。

效果:被極光直接曝曬超過四小時,不但無法恢復法術格,還會每四小時消耗一個最高環法術格。

超魔域特徵:這種領域的出現有時常見,有時少見,大多環繞於過去的大城市之中,雖然不是全部,但大多都是伴隨著吸魔區出現,範圍大約半徑10~50FT,特徵為如薄霧般的極光環繞於身邊,據說吸入這種薄霧太久將會產生恐怖的異變。





神術

據說神在破壞這個世界後就離開了。

雖然沒有實際的證據,但牧師在末日之後能祈求到的法術變得更少,若每日祈求一小時,則獲得一半的神術格,祈求兩小時才能獲得全數神術格。


另外,神術也受吸魔區與反魔區的影響。




奇事

在末日之災當天,所有傳奇與傳說人物全數消失了。





darkflize ( 伊凡.米達斯.奧斯卡多修 )
Lv. 14 | 文章數:620 | 推薦數:295 | 被推數:1466 #2. 2009-09-04 19:34:31
生活環境


如今你們生活的社會狀況大約是這樣:


如今一切生存生活檢定DC翻倍,見該地區的狀況甚至會無法得到任何物資,遍地是沙塵枯木,怒雨奔雷,別說農耕,連狩獵也很難打出個什麼東西,國家體制蕩然無存,如今的人類不再是世界之王,更多再浩劫中活過來的野蠻生物以人為食,被這些怪物踐踏過的村子往往連枯骨都不剩。

靠近廢都生活的人們,很常遭遇被混亂魔力影響而出現的活化物體或飛頭蠻,這種地方基本上是待不下去的,只要這種恐怖的東西再村落附近被發現,一般而言是連夜撤村,因為這些怪物往往不會只有一隻。

靠近水域生活的人們,容易遭遇水生食屍鬼,這些食屍鬼就像新生的狩獵生物,總是成群結隊襲擊沿岸的村子,大多遭遇到這種夜襲的村子都是當日滅村。

附近有發生大量死亡,例如瘟疫之類的事故時,殭屍或更高等的不死生物往往再死靈法師抵達前就會提前甦醒,有些甚至還有著少量的意識,使狀況變得異樣。

反魔區與吸魔區有時會隨著天氣的變化而改變位置,這種不定時的威脅也使得倖存的學者砸下重金雇用傭兵探索偵查。


atrus ( 山寨老王 )
手機認證徽章基地新手榮譽徽章基地11週年慶紀念徽章
Lv. 13 | 文章數:712 | 推薦數:829 | 被推數:973 #4. 2009-09-11 10:39:00
----------------------------------------------------------*
dm(伊凡) 說
嗡嗡聲
在耳邊迴響
聲音有點尖銳
但是24小時都在響.

末日開始前一周,你們一直都能聽見地鳴聲。
所有人都可以感覺到世界的不祥,因此紛紛尋求宗教慰解。
就在末日之說開始在城鄉間流傳之時,還來不及散播,地鳴聲就停了。
就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地鳴過後的一天,天空也開始有了變化,天上開始匯聚大量的黑雲,狂風四起,像是要將一切的溫度帶走似的。
天上的雲並不是以往的黑,而是如火一般的紅,你們可以感受到周遭的溫度急速下降,不出一日,天氣已經冷的像冬天一樣。
酒吧老闆告訴你們這幾天要關店,要住的話就一起去亞利許的神殿避難吧。
這座城市多是亞利許的信眾(大多都是如此),街上的店面幾乎都關門, 街上空無一人。
偶爾可以看到幾個闖空門的小盜不慎從二樓摔下來,痛的哇哇叫,看見你們後就趕快逃跑了。
街上似乎沒地方營業,而亞利許神殿也似乎接受異教徒進來避難

-----------------------------------------------------------

菲洛(死靈師) 說
街道上空無一人,我對著幾個闖空門的盜匪輕笑,偶爾嚇嚇迎面衝來的傢伙。「露宿吧。」席菈用她低沉、充滿共鳴的嗓音這麼說。
我們兩個都不是對生活要求很高的人,我也就笑著在她身邊轉了一圈。
我們在城內,接近大門的地方找到了一處廣場。
廣場中正聚集著一群又一群不知道是前來避難、還是被驅趕出來的人們,臨時的棚架也搭得到處都是。
幾個人以奇異的眼光看著席菈,但是我並不在意。我們找到勉強可以搭起帳篷的空間...席菈卻先是伏低了身子,在地面上灑了些什麼。
我總是相信著席菈、也沒有想過自己能夠從席菈身上偷學到什麼,所以我沒有做出靜靜觀看以外的舉動。
「以懷抱嬰屍的聖女之名...」直到席菈虔敬地開始了她禱告般的祕法儀式,我才開始感到疑惑。
環顧四週,篝火在強風下暗淡、孩童清澈的眼眸一個個為徬徨所翳...周圍,只有席菈口中逸出的話語讓人感到莫名的信賴。
我開心似地在原地轉了一圈。「惡魔厭惡聖徒...將他們流放到寸草不生的漠土...前往漠土的聖徒們...墾荒種麥...」口裡哼著不知所云的歌曲,我最後將視線投向雲的彼端。
(席菈在施展的是李歐盟小屋和反邪惡法陣)


-----------------------------------------------------------------------------------------------------------------

歐斯特(斥候) 說
正好也在城裡的歐斯特 抱怨道
「可惡 在外面那麼久了 本來我還想在這裡吃頓大餐的」
「現在店竟然都不開了 白跑一趟」

尤迪(龍火術士) 說
「我們乾脆一起去神殿吧!說不定會有吃的」
尤迪拉著歐斯特像神殿走去


歐斯特(斥候) 說
「就照你說的辦」
「唉唉 別啦嘛」
「我走快點就是」

dm(伊凡) 說
你們進入神殿
裡面有很多人正伏地禱告
沒辦法到正殿的也在走廊上禱告
幾乎沒有走路的空間


歐斯特(斥候) 說
「入境隨俗吧」 歐斯特先禱告了一下
雖然他沒什麼信仰可言
不管去到哪裡
你能避開天空嗎?
你能避開大地嗎?
日子還是要過.

dm(伊凡) 說
不過你們走不進神殿


尤迪(龍火術士) 說
到邊邊角角


dm(伊凡) 說
在門口進去幾步就被塞住了


歐斯特(斥候) 說
(默禱一分鐘)
(然後起身)

dm(伊凡) 說
你起來後,發覺沒有人起身
現在呢?
他們一直在禱告


歐斯特(斥候) 說
「尤迪」

尤迪(龍火術士) 說
「姆!」

歐斯特(斥候) 說
他悄悄說道「我們走吧 如果他們只做這件事 那對我們一點幫助也沒有」
「今晚也吃乾糧 睡帳棚吧」
「尤迪 委屈一下吧」

尤迪(龍火術士) 說
「也只能這樣囉」
「東西好重,我一定要買一台馬車」


歐斯特(斥候) 說
「我來背吧」

尤迪(龍火術士) 說
「恩 謝謝」


歐斯特(斥候) 說
「城牆邊你覺得如何 可以擋風」

尤迪(龍火術士) 說
「不過倒下來的話...」


歐斯特(斥候) 說
「你為什麼覺得會倒下來?」

尤迪(龍火術士) 說
「反正就是這樣覺得」


歐斯特(斥候) 說
「好吧 聽從你的直覺」
「你要去城外扎營嗎?」

尤迪(龍火術士) 說
「城裡有廣場吧!就那邊吧!」


歐斯特(斥候) 說
「他們一天到晚恐慌」

尤迪(龍火術士) 說
「反正現在也都到神殿了啊」
「那邊大概沒人了」


歐斯特(斥候) 說
「他們一天到晚恐慌 要是天地又出了什麼異像 我怕他們從我們的帳棚踩過去」

尤迪(龍火術士) 說
「算了 隨便吧!」


歐斯特(斥候) 說
歐斯特在城內找了個人少的地方紮營
歐斯特在一個矮民房安全的小角落搭了帳棚

dm(伊凡) 說
  你們所在的位置應該都能看到地標,那座亞利許神殿

dm(伊凡) 說
風勢很大
你們的帳篷一直都很不好搭
小矮房已經有一些被大風給吹倒了


歐斯特(斥候) 說
「還是去城牆吧...」

尤迪(龍火術士) 說
「恩 看來也只好如此了」


歐斯特(斥候) 說
歐斯特改為在城牆角落搭帳棚

dm(伊凡) 說
到了城牆邊,狀況好不少,無論如何 今晚是冷冽的


歐斯特(斥候) 說
歐斯特在帳棚內探出頭來看外面
手裡拿著麵包啃
他看看神殿 又看著天空
他覺得雖然天空變的一直都很怪異
但是他相信有一天會恢復正常
就精靈的壽命而言 這天地的異像可能只佔了一段很短的時光
所以他想好好記住這個天空
(他守夜)

尤迪(龍火術士) 說
尤迪也在帳篷裡啃著麵包


-------------------------------------------------------------------*

dm(伊凡) 說
短短的一周就天變地異,地鳴、火雲,一切似乎都在意味著什麼
動物們狂亂的衝撞,許多早已衝出城外不知去向
更有些已經撞死在路邊,被進不去亞利許神殿的人拖去當晚餐
翌日,風停了
你們醒來時(菲洛那邊應該早就感受不到了),那些陣陣打在帳棚上的大風已經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平靜


-------------------------------------------------------------------

尤迪(龍火術士) 說
尤迪探出頭
「好像好一點了」


dm(伊凡) 說
天色仍然怪異



歐斯特(斥候) 說
「終於不用擔心會被吹走」
「可以好好睡了」

----------------------------------------------------------------------------

dm(伊凡) 說
菲洛,你那邊敘述一下吧

菲洛(死靈師) 說
從小屋探出頭,時間已經近午。我不知道席菈是何時出去的,不過此刻她不在我身邊。

菲洛(死靈師) 說
外面是什麼狀況?


dm(伊凡) 說
大家都在烤火吃飯
因為很冷
妳感覺風很冷
不少人都在盡可能打起精神說笑
雖然風已經止息
但越是靠近中午,就有一種窒息感



菲洛(死靈師) 說
我一半好玩地套著席菈的大衣,出發作一次小小的探險。
我在噴水池的附近找到了席菈,她與巧遇的兩名朋友表情凝重地討論著什麼。周圍的狀況好轉許多,但是對一個禮拜來習慣了這些事情的她而言,或許這也是某種異狀吧。
我小心不打擾席菈。不久,席菈與兩人結束了討論,立刻轉向早已發現的我。
她不發一語,讓我不由得竊笑。但是這一瞬間我在她的臉上看見了某種類似怒火的東西閃了過去。
她牽起我的手、邁著大步。一種窒息般的鬱悶卻這麼蔓延開來...


-----------------------------------------------------------------------------

歐斯特(斥候) 說
「嗚 今天感覺怪怪的」
歐斯特覺得有種窒息感 說不上來是為什麼
「尤迪 要去逛逛嗎?」
「中午了 出來走走吧」

尤迪(龍火術士) 說
「還是要有人留下來故東西吧!」
「還是說要把東西收好?」


歐斯特(斥候) 說
「全背走就不必顧」

-----------------------------------------------------------------------------------*

dm(伊凡) 說
那麼,就讓時間進入到中午吧,就在菲洛的這個事件中發生吧
約於中午時間,一股熱氣從地面冒出,像是站在烤肉架上一樣,這並不有趣,你們確實感覺到溫度不正常的急速增加
很快的,地面變得滾燙
你們正在閒聊時
就感覺到屁股與腳底的不正常升溫


-----------------------------------------------------------------------------------

尤迪(龍火術士) 說
「哀呀!好燙呀!」

歐斯特(斥候) 說
歐斯特盡快收了攤
「我還是要把他收完!!!」

--------------------------

dm(伊凡) 說
在歐斯特收東西的時候
你忽然感覺腳底一空


歐斯特(斥候) 說
「耶?」

dm(伊凡) 說
像是忽然沒踩到東西一樣


歐斯特(斥候) 說
「又來了!!!」
「這是什麼狀況啊!!!」

-----------------------------------------------------------------*

dm(伊凡) 說
下一刻,劇烈的震動自足底震出,那個剎那你們甚至以為自己被大地彈飛
所有人都一樣 包括菲洛與師父


-----------------------------------------------------------------

菲洛(死靈師) 說
「嘖!」席菈單手將我提了起來,口中神經質地念念有詞。很快地,我們像是採在碟子上一般飄了起來。

dm(伊凡) 說
不過,當腳離地的剎那
你們忽然被一股強大的力量衝擊
被撞近噴水池中
法術也在同時失效


-----------------------------------------------------------------

歐斯特(斥候) 說
「這是什麼狀況啊!!!」

dm(伊凡) 說
你們緊緊的伏在地面上,但即使如此,大地仍然像是要將你們甩上天空似的拼命的猛力震盪


歐斯特(斥候) 說
歐斯特企圖抓住些什麼
什麼都好...

尤迪(龍火術士) 說
尤迪把腳抱住 弄成一個球狀
保護自己


-----------------------------------------------------------------*

dm(伊凡) 說
倒臥在水中,菲洛發現師父已經失去意識了
似乎是方才被那股衝擊直接擊中
但你還來不及確認她的狀況
巨大的地鳴聲忽然從地面響出
這不是平時聽見的地鳴,而是一種近乎撕裂耳膜的巨響
聲音越發越大,即使遮掩住耳朵也無法阻止這股侵略


-----------------------------------------------------------------

菲洛(死靈師) 說
席菈護著我,自己撞上了噴水池石制的部份。來不及說她怎樣,她已經失去了意識。
我試著扶起她,但是瘦弱的身體卻不允許我這麼做。持續搖晃的大地像是排拒著祂一直以來承載的一切,我的視線變得模糊,連基本的平衡也無法維持。


-------------------------------------------------------------------

尤迪(龍火術士) 說
(好吵....又來了)尤迪摀著耳朵


歐斯特(斥候) 說
歐斯特捂住耳朵大叫
「快結束這一切吧!!!」

-------------------------------------------------------------------*

dm(伊凡) 說
像是什麼東西斷掉一樣
一股轟然巨響在煞時幾乎奪走你們的意識
伴隨著一瞬間的意識喪失,一股足以將你們靈魂彈飛身軀的衝擊將你們撞上天空

dm(伊凡) 說
離地可能有幾公尺,你們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因為你們什麼也聽不見,眼中看到的一切像是失去色彩一樣,那座城市的地標
亞利許神殿在數秒內像是被打散的玩具一樣垮了下來。
並且,連同周遭的地面也一起崩裂開來
菲洛在落下時直接撞上噴水池頂端而彈向崩潰的另一端,很幸運的逃過一劫

--------------------------------------------------------------------

菲洛(死靈師) 說
看見神殿的崩毀,我不知道該作何表現。但是,有那麼一瞬間,不曉得爲什麼,我的嘴角吊成了詭異的弧。


--------------------------------------------------------------------*

dm(伊凡) 說
然後,你們落地了
非常的重
也非常的痛
即使你們都是有受過訓練的人
也是差點在這裡摔死


---------------------------------------------------------------------

歐斯特(斥候) 說
「看吧 祈禱的那麼久 結果連神殿都垮給你看」歐斯特在空中的想法
著地後 歐斯特差點失去意識

---------------------------------------------------------------------

菲洛(死靈師) 說
我掙扎著爬行,伸出的手想要搆着什麼。


------------------------------------------------------------------------------------------*

dm(伊凡) 說
原本滾燙的地面不再那麼灼熱,地震也不再那麼的強烈,但天的火紅與令人窒息的氣氛卻更加的強烈
逐漸的,你們的耳朵恢復聽覺,意識也總算恢復,落在地上的人,有些哀號,有些哭泣,也有些不再動作,只是靜靜的倒在那兒


dm(伊凡) 說
方才還是神殿的地方變成一座深谷,即使壯起膽子起身前去觀看,所見的仍只是一幕幕無法挽回的悲劇

環視一切的損壞後,你們所在的地方不再是從前的景色,世界像是被扭曲了一樣
城市消失了三分之二
一切都崩壞了


-------------------------------------------------------------------------------------------

菲洛(死靈師) 說
衝擊讓我的頭腦一片模糊,但是身體深處似乎隱約察覺了一種共鳴。
爲什麼呢?現在,我的腦中沒有對席菈的想法。
異常的寧靜襲擊了我,深谷、策驅著我的雙手、雙腿移動。
我勉強地起身,一步一步地邁向深谷。


----------------------------------------------------------------


歐斯特(斥候) 說
「尤迪...」

尤迪(龍火術士) 說
「?」


歐斯特(斥候) 說
「還活著嗎?」

尤迪(龍火術士) 說
「我們當然還活著」


歐斯特(斥候) 說
「那麼 我們就是贏家」
歐斯特的話意味不明

尤迪(龍火術士) 說
「希望不會更糟」


歐斯特(斥候) 說
「不可能更糟了」

----------------------------------------------------------------------

dm(伊凡) 說
走過去,妳發覺地面非常鬆散
要往前走的話可能會滑下去
要去嗎?
視線中並沒有看到老師
席拉或許也掉進深谷了


菲洛(死靈師) 說
我緩步向前,體內朝夕相處的黑色火苗不再寧靜。莫名的狂熱讓我的眼神失去了焦點...
幽暗驅使我來到了深谷的邊緣,終於停下了腳步。


dm(伊凡) 說
菲洛, 妳走到深谷邊緣,勉強可以看見神殿的斷片
地面非常鬆散,妳順著碎石滑了下去


菲洛(死靈師) 說
我滑下深谷,腳踝似乎扭傷了,但是我並不在意。
(除了建物的碎片,那裡還有什麼嗎?


dm(伊凡) 說
妳可以看見席拉被壓在石堆下,似乎還有一絲氣息


菲洛(死靈師) 說
我搖晃地在谷底行走,彷彿沒有看見席菈一般。

菲洛(死靈師) 說
嘴角再次吊了起來:「神厭惡卑劣的世人,將世人所在的大陸毀滅...世人在大陸上...滿溢仇恨...」清澈的戲劇高音在谷底流轉,教會歌曲的反面。

菲洛(死靈師) 說
我對尚存一息的生者微笑,一面踢著石頭、一面歌唱。

菲洛(死靈師) 說
我找幾名死者,喚醒。

菲洛(死靈師) 說
憐憫地撫過一名健壯男性的臉頰,我輕吻他的額頭...「對不起...那裡的世界...可能有些冷...」


-------------------------------------------------------------------------

dm(伊凡) 說
歐斯特、尤迪,你們附近也躺了幾個人


歐斯特(斥候) 說
「好痛」 歐斯特艱難的起身

尤迪(龍火術士) 說
「找找生還的人吧!」


歐斯特(斥候) 說
「有必要嗎?」

尤迪(龍火術士) 說
有站著的人嗎?
顯眼的


dm(伊凡) 說
歐斯特,沒有
都是躺著或趴著的
有些身下已經流滿鮮血了
有些肢體已經扭曲了
你們往後看,可以看到倒塌的城牆灑下的碎磚
剛才沒有擊中你們真的是萬幸
不過東西似乎都被活埋了
要挖出來需要一段時間

歐斯特(斥候) 說
「等等得挖出來」
「不然不知道上哪買」

尤迪(龍火術士) 說
「真是禍不單行啊」


歐斯特(斥候) 說
「挖吧」

尤迪(龍火術士) 說
開始挖


歐斯特(斥候) 說
「反正沒有其它的事可做了」
歐斯特邊挖邊問尤迪

歐斯特(斥候) 說
「收攤後 你想去哪裡?」

尤迪(龍火術士) 說
「看看有沒有沒事的地方啊」


歐斯特(斥候) 說
歐斯特繼續搬開石塊
「那你覺得哪裡沒事 想去看看的?」

尤迪(龍火術士) 說
「之後就一邊旅行一邊問問看囉」
「反正我覺得一定有這樣的地方」

歐斯特(斥候) 說
「你想先回家鄉看看嗎?」

尤迪(龍火術士) 說
「不用 那邊現在一定什麼也不剩了吧」


歐斯特(斥候) 說
「我是想回家鄉一趟」

歐斯特(斥候) 說
「帶你去看我以前住的地方」

尤迪(龍火術士) 說
「好啊」


歐斯特(斥候) 說
「不過小木屋大概得重蓋了」


--------------------------



現在的你們回想起來,才明白那其實只是個開端而已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