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三國,群雄逐鹿正版奇蹟MU!火熱改版!挾天子以令諸侯亂世豈無英雄Q版西遊,激萌來襲!
evana ( Evana )
Lv. 12 | 文章數:389 | 推薦數:89 | 被推數:450 #21. 2013-11-11 20:16:59
賈’薩納普爾的非玩家信徒。


作為少見的掌管死靈術的善良神衹,蒼白醫者的信徒主要由善良的死靈法師、以需要精通人體結構和運作之職業為生者、嘗試將自己一身詛咒用在正道的不死生物、以及不死生物獵人所組成。如果所在社會允許他們公然運作,他們會做為社會改革者以及對抗或者控制危害眾人的不死生物來為眾人服務。如果必須隱性埋名,則會在由信徒組成的學院或者僧院為超脫死亡的大業而努力。以下是幾個玩家可能預見的非玩家死之敵信徒:

追尋者多洛恩(完全中立,男性人類死靈法師一級):最初作為被死靈師拐來的孩童,多洛恩作為他導師不情願的學徒和豬狗不如的奴僕的時間持續了至少十年之久。但由於對導師的懼怕和對外界的恐懼讓他僅僅是敢怒不敢言。在幫助前來讨罰主人的冒險者得到勝利之後,藉由隊伍中的死之敵牧師他才發現自己的技藝並不需要走上導師的老路,自己的人生原來還具有其他種類的可能。目前他正在嘗試學習蒼白醫者之道,而他對於這嶄新的道路還正處於躍躍欲試的階段。然而他冒失的個性和由生長環境發展出的較為缺乏道德感的性格讓其他人時常需要收拾他搞出的爛攤子。冒險者與他扯上關係的方式很有可能就是被委託解決他所搞出的,目前街道上正在發生的殭屍危害。

多洛恩滿臉痘子,穿著凌亂,而因為過去的經歷也導致他身材瘦小,自信心也略為不足,緊張時會有些結八。但是誰都不能否定他的決心和鬥志-興致一來,連續數天不睡對他來說是常有的事。


嘉斯其•辛恩(中立善良,女性專家四級/牧師一級) :作為故鄉中略有成就的商人之女,嘉斯其從小就對於自己的奇特慾望心懷愧疚;她發現自己只要看到他人流血或者是看到裸露的傷口,就會為此滿心雀躍,不能自己。她偷偷蒐集過一切准許,甚至式支持自己古怪這種欲望的邪教相關書籍或者宣傳,但是最終她自己的道德感仍然不允許她投身此道。在接觸到賈’薩那普爾教會之後她才發現自己有可能既滿足自己的欲望,也能夠過著高尚的生活。結束在教會附設學院的課程後,她成為了專業的外科醫生、驗屍官、拷官官兼業餘的牧師,在家鄉為眾人服務。

嘉斯其為人熱情,喜歡大笑。冒險者有可能會在調查城市中發生的不尋常案件時與她接觸。然而有一點需要注意,當他注意到冒險者身上的傷口或者是結痂,她會拜託冒險者讓她親自醫治傷口,或者是讓她撥除痂皮。


四生四死的多佛(中立善良,男性半精靈食屍鬼死靈法師十八級):做為現存的少數幾位肉軀之主階級的信徒,正處中年的多佛研究的是如何消除不死生物詛咒-或者至少,讓這些詛咒更為溫和,或者更能夠被加以控制。不過和同行不同的一點是,他認為要徹底了解不死生物所面臨的局面,僅僅作為旁觀者是不夠的,你必須實際投入下去才能夠真正了解。故他將自己轉變為各式各樣的不死生物,以便在過程中記錄下自己的主觀感受和變化。待他認為目前所知已經足夠之後再拜託牧師兄弟將其復生。目前他已經嘗試過吸血鬼、鬼魂、木乃伊這三種轉換,這三種加上他做為生者這種狀態才讓他擁有了這個綽號。目前他正在嘗試食屍鬼所體會的處境,然而他發現這種狀態十分.....不愉快。受制於自己並不想要的欲望已經夠差了,這種慾望居然還很難得到滿足?故他正在考慮將研究主題先集中在對抗食屍鬼的無盡飢餓中。

多佛身材苗條,為人穩重,外表略帶鬼氣但還不到生人勿近的程度。他為人誠懇,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處事也豪不在意虛偽的禮節和社會上繁雜莫名的潛規則。然而他時常在談話中因為靈機一動而忽然走神,被誤會為不尊重對話者。目前由於被轉換為食屍鬼,他戴上了封閉之口,也在攜帶的次元口袋中裝滿了肉乾。
來源IP:111.240.68.* / 最後編輯時間:2013-11-11 20:18:42
簽名檔
Did lovers really fall in love to stay 
And stand beside each other, come what may?
Was a promise really something people kept 
Not just something they would say?
Did families really bow their heads to pray
Did daddies really never go away?
Oh, Grandpa, tell me 'bout the good old days... 
evana ( Evana )
Lv. 12 | 文章數:389 | 推薦數:89 | 被推數:450 #22. 2013-11-13 21:45:51
賈’薩納普爾的聖武士


蒼白鬥士、瘦骨梭棱 之刃,死之敵的聖武士在受召前往往病痛纏身,故之中的許多成員具有著消瘦病態、甚至接近不死生物的外貌,其中甚至有少數實際上就是活屍。然而這既不妨礙他們做為不死生物剋星的身分,敵手在正式交鋒之後往往也才驚訝於他們的難纏-消瘦與白色的肌膚與對手究竟是弱是強也沒有絕對的關係,對戰技的掌握也並不需要你擁有一身古銅色的外貌。他們的首要職責是保存知識(尤其是死靈術)、對抗惡毒以及歧視、以及維護純真。其之行為守則如以下所示:

。我是知識的保衛者,技藝的護盾,以及寶具之盒。有了知識和技巧,我們才能夠以此作為基礎來成就諸善。毒素可以成就藥品、拷問技巧背後運育著對人體的結構的了解、甚至是惡魔招喚書籍也能夠幫助我們反制下界的侵蝕;在毀滅之前,永遠必須先考慮其他的選擇-除非行為本身將會傷及無辜、毀壞正直。保存魔物犧牲了數千人成就的心血結晶是被允許的,但為此就在旁邊什麼都不做等人死光?大逆不道。

。我是應然的利劍,而非實然。人到了晚年就會被無數病痛和衰弱所苦。這是自然的,可是這應該嗎?自然界中的獸類必須靠互相吞噬而存,這也是自然的,這應該嗎?有些種族生來優雅,有些種族生來駑鈍,有些種族朝生暮死,有些種族有千年之久的歲月可共消磨.....這些都很自然,但世界不該如此!自然有可能是我的敵人,平衡也不過是虛無飄渺的空想。

。我將著重在獵殺所有的敗德活屍和操屍術者,但這並非因為他們作為活死人和死靈師這些身份,而是由於他們的德性和犯下的罪行。我審判的永遠是他們的內心,而非外表、身分、以及生命的狀態。

。我將不在乎世俗看法、我將不受惡意中傷。當我選擇這條路時,我早已知道前路漫漫。當然,我會試著對抗偏見和毫無理由的仇視,但是唯一需要在意的只有我的良知。由於感同身受,在遭遇任何歧視之時,我將義不容辭的與之對抗。
來源IP:111.240.84.* /
簽名檔
Did lovers really fall in love to stay 
And stand beside each other, come what may?
Was a promise really something people kept 
Not just something they would say?
Did families really bow their heads to pray
Did daddies really never go away?
Oh, Grandpa, tell me 'bout the good old days...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