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人安養院消防還需您協助不死奇蹟MU!改版降臨!絕世仙霞路,淒美江湖情巾幗何必讓鬚眉?!
evana ( Evana )
Lv. 12 | 文章數:389 | 推薦數:89 | 被推數:450 #1. 2008-05-03 15:40:45
賈’薩那普爾(Jr’Zrnaper)



蒼之醫者(Pale saviour),肉與骸骨之主(The Majesty of Fresh and Bone)死之毒(Death`s  Bane),傷痛及瘟疫之末日(Doom of Pain and Plague)




中等神力
聖徽:封面為蛇杖和骸骨組成的圖之典籍


居住位面:極樂境(啣尾蟒皮之宮)、外域(血及骸之館)
神職:醫療、死靈術、肉體知識
信徒:醫者,中立及善良死靈法師,學者,部分拷問官及刺客,法醫
牧師領域:任何非邪惡領域
領域:醫療,知識,長眠,善良,復甦
偏好武器:兩儀合一(長杖)


  賈’薩那普爾是血肉和骸骨的究極操弄者,只要他想,他可以改變任何生物的外表及內再,在剎那間奪去無數生者之性命。然而這些對他來說,只是在專研生命的終極奧秘上所得到的負產品罷了。事實上,和常人想的不同,他並不像奈洛樂在殺害一切活物或是印卡布諾斯般是凡人的痛苦及悲哀為自己的喜樂與盛宴,事實上恰恰相反,他想將傷痛及疾病驅離諸界,藉著他的教會,越來越多的死靈師真正了解何謂生與死之道。雖然遠不及神術施法者,但還是學習到了一般只有牧師才會使用的救治及復活之奧秘,而人們漸漸的對這群學習死靈術的古怪團體從排斥漸漸的有了好感。越來越多的善良人士受到他們的幫助而免於死亡,其他善良神祇也慢慢的接受這群古怪的盟友(當然,不是全部)。然而他並不滿於此,他的最終也是最後的目標,就是讓凡人能夠有決定自己壽命的自由,對於自然諸神的批評,他反駁精靈能活上數百年時,為何人類和獸人等就只有短短數十年?為何異界生物能幾乎永遠活著,而凡人就注定要隨時光而逝去?最後,他反問:

 「我們這些永生者,有何立場能要求他人不能延長生命,甚至是避開那最終湮滅之時?」

 有趣的是,死之敵接受部分不死生物的存在。他認為這也不過只是凡人們的選擇之一,無所謂反對及贊成。只要這轉化並不帶有所謂永恆飢渴的詛咒(如巫妖),他甚至不排除將其作為最終方案之一。


  「平衡?自然?人各有命?X他媽的都見鬼去吧!靠著侵蝕自然,毀壞他物才能活下來?樹木老頭你腦袋也只有木頭嗎?有哪種生命不是這樣?..........沒有所謂的存在,和活著即罪惡這種事情的.....沒有..........就算有我也會用盡此身到最後一絲一毫,將那一切的一切改變給你們這群傲慢的傢伙看看!」                                                                            -死之敵對西凡納斯的回應





    賈`薩那普爾是一位年輕的善良之神,它是永不放棄的信念‵死靈術良善的一面‵對永恆及完美的追求‵非神術醫療‵以及諷刺的,對濫用血肉之祕藝者的怒火這些想法之化身。作為一位新進的成員,他和他的教會在巨環中最初被大部分人所嘲笑,認為其之所做所為不過是螳臂檔車之舉,沒有成功的可能,然而在此的同時,賈`薩那普爾也是一位力量之神-並不是肉體的力量,而是心靈上的。失敗了還有下次的機會‵倒下了再站起來就好了,十次‵二十次‵一百次‵一萬次。。。只要是有成功的可能,他就不會放棄,如同精衛填海般,這一次又一次的重複讓他人對此愚不可及的高貴只能感到佩服。


  當顯現時,賈’薩那普爾的形象通常是一位年約三十,有著溫和眼神以及睿智面容的高瘦死靈師,灰色短髮,赤紅雙瞳,遠東一族的皮膚色調,以及高聳的鼻樑和淺淺的笑容,左手持杖,右手持冊。而衣物則隨著顯現之地方風俗而不同,但大多為以白黑相間,之間參雜紅色紋路的合身法袍,然而仔細一看,可發現其紋路乃干枯之血跡而化,隨著時間流逝不斷舞動變化,並時時有鮮紅的色彩從中灑散開來。雖然歷經滄桑,但還是帶給人總對萬物皆抱著慈悲之心的觀感。而其他形象包括拿著由骨骸所構成之蛇杖,膚色蒼白但不病態的邪俊醫者。而在教典裡所出現,少數需要其之聖者出面解決的嚴重局面時,據其中敘述,此時型態乃為完美掌控自身及他人身軀,有著無瞳紅眼,能夠操血弄骨‵控肉塑心的異能法師,如以血肉之軀與其對抗乃螳臂檔車‵飛蛾撲火之舉。而在某些較為罕見及早期的宗教典籍裡,有時會將他描繪成抱著死去愛妻,滿臉悲痛的男性法師。

  賈’薩那普爾處事理智,待人溫和良善,但對於目標有著超人般的執意,而對他人的冒犯如不嚴重往往是採取容忍的態度,然而如對方不知好歹,得寸進尺,其怒意將宛如燎原火般湧出,不歸還對方數倍報復誓不罷休。然而死之敵並不好樹敵,除了特定死敵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乃其對非盟友之方針。

  死之毒分別在極樂境以及外域各有片領域;位於極樂境第四層撒拉西亞的啣尾蟒皮之宮以及在外域離托特的偉大圖書館有三天行程的血及骸之館,分別是作為諸界少數的非神術醫療所和研究中心使用,目前已從蓋丁五聖退休的卡利斯托女爵常常拜訪啣尾蟒皮之宮和其聊天以及分享彼此的知識和研究心得,甚至有些小道消息認為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只是以書會友這麼簡單…當然,雙方都並沒有對此發表任何意見。

  以宏大的蒼藍色潔淨醫所為中心,周遭遍佈著以針對主題和項目分類的醫療所以及按摩室及運動場, 啣尾蟒皮之宮歡迎任何人到此尋求醫治及紓解,雖然不是所有眾生對於非神術醫療抱持信心,但由於近乎免費的費用(邪惡陣營者除外,以十五倍的價格)和有著和神術相比下的某方面優勢,前來人士還是絡繹不絕。讓人跌破眼鏡的,神明非神會大力贊助其教會在巨環上的大部分研究;其認為賈’薩那普爾所從事之目標和他們改除凡人對於目前所謂的神衹之無謂推崇事業有益,認為這位睿智且法力高強的凡人是可敬的。

「喔,神明非神會呀,無所謂呀?我成為神力存在的目的本就不是為了受人景仰,信仰對我來說只是手段,而是目的,別忘了這點,我的好牧師.而況他們確實的是真心想要幫忙;那使凡人可靠著自己的力量,不用依賴我輩即可自癒其身的鴻景.」
  而血及骸之館就沒有這麼和藹可親了……外表由刻滿符文之皮膚裝飾,這由兩座高塔作為中心,佈滿圖書館、冷凍庫、以及解剖室的領域間充滿著死者、屍體、詭異的血肉、和無數不知名生物的身軀,無數死靈師、法醫、醫者、拷問官以及刺客在這裡探求著肉之奧秘,不管是用科學還是魔法的手段。雖然理念和死亡者幾乎可說是水與油般的無可相容,其還是成功和萬亡會簽約,使其答應如果收到獨特存在的無名屍就會送到此地來供其研究,而他們也以豐富的報酬歡迎其他人如此做。

  「血與骸之主之教義並不和真實死亡相衝突……事實上,凡人之所以迷戀這虛假生命原因正好就是其都在未能體認到生即是苦這點前即逝去,如果能讓其在漫漫長路中學到這項真理,吾等萬亡會之理念將得以實現,那宛如涅盤之永恆長眠。」
                    -某位高階萬亡會成員對這項合作計畫的回應


【教義】
了解血與骨之奧,了解肉與臟之秘,了解生之奧秘,了解死之奧秘;滅絕他人病痛乃蒼之醫者樂見之事,屠盡眾人死乃死之毒樂見之事。毀滅那錯誤運用肉之藝之人。然而,切勿本末倒置,遺忘當初為何我輩追尋永恆之目的,那渴求讓所有人幸福之偉業,切記。



【歷史,及和眾神之間的關係】
  關於賈’薩那普爾的過去幾乎都已深埋在歷史洪流中了,目前已知的少數了解就只有他很有可能最初是在在某個早已遺忘他存在之無名晶璧系昇神的凡人死靈師這點。

  在幾乎皆敵視不死生物的善良諸神中(如培羅老爹,他一直將讓死之敵改掉接受不死生物這不良習性視作近期目標之一),賈’薩那普爾最為友好的大概算是埃及神系中的歐西里斯大神了;同樣對不死生物不排斥,同樣對世間的不公感到憤慨,也同樣的因其特性遭到某些白癡巴佬的誤會,這兩位神衹之間的關係可說上是密友了。而兩者之間也常會交流些關於不死生物天生詛咒去除的相關知識,期望有一天能永遠消除諸如食屍鬼和血族等之無謂飢渴。

  毫無疑問的,所有疾病和死亡以及不死相關的邪神皆為其不共戴天之死敵,如奈洛和印卡布諾斯(GH)、塔羅那(FR)、維克那(GH)和維莎倫(FR)以及奧喀斯等。其中唯一的例外乃血父阿夫路克斯 (出自死靈之書);由於雙方之目的有著重疊之處,肉與骸骨之主和放血者其之間勉強保持在極為惡劣的競爭關係,在特定條件下甚至會做出研究成果交換這種事,雖然雙方皆認為對方蠢的可以:死之毒認為阿夫路克斯過於享受研究過程中所能造成的痛苦及傷害,既無意義又只會造成他人的敵視及攻擊;而血父則認為肉與骸骨之主那一連串綁手綁腳的研究限制指出了對方不是真正的知識渴求者,區區半吊子罷了。而對夜耀(出自死靈之書),雖然目的不同,雙方對於永恆的共同追求讓其保持著可算良好的關係,傳言夜耀甚至屢次向賈’薩那普爾求愛,然而他每次都是略帶悲傷的笑了笑後委婉的拒絕了其之愛意。

  對於非邪惡知識和魔法眾神,死之敵皆嘗試與其保持良好關係,如歐格馬‵博科博‵撒奇克‵密斯特拉及剛德等等。雖然理念及目標不一定相同,但對於知識及奧術的共同追求及分享讓他不打算與其交惡(博科博對於平衡的追求讓其頗不以為然,但他將這份看法放置於心中。)

  直得一提的,薩奇克以看好戲的心態冷眼旁觀著死之敵挑戰諸理法之舉……對他來說這舉動實在是太合乎他胃口了-既有趣又荒繆到不行。然而由於它有時為了加強這場秀的趣味性而為贾’萨那普尔提供自己關於永生的瘋狂想法和可能達成方法(當然。。。都非常的薩奇克流派(還是我該說是史啦風?)),肉與骸之主也樂的讓他當觀眾。


  賈’薩那普爾和托瑞爾神系的克蘭莫關係極為惡劣,雙方皆視對方的失意為自己所樂見之快事,然而目前尚未上升至正式衝突。而顯而易見的,他和大多數偏激的自然眾神間介於無視及敵對之間的關係。雙方本就如水和火般,沒有相容的一天。

 
【三個神話】
雖然地區和地區,神殿和神殿之間記載的細節不盡相同,但是一些神話及寓言還是在信徒中廣泛被接受。有一些人在被記載的典籍中發現了線索,但是大多數賢者和學者還只是將它們當成是神話。


死之敵和愚昧的父母:
這個神話是講述賈’薩那普爾在還是凡人時使用自身所會的死靈術救治了一位受病痛纏身,原本不可能痊癒的孩童,且沒有留下任何後遺症,但卻被認為這違反自然之道的愚昧父母斥責的故事,神殿用這則神話來講述不是所有人當下都能受教會的教義及所作所為,但對於偏見並不能退讓及軟弱,因為其之研究和救助並不是為了賺取他人之頌歌,而是為了善良及光明。

然而,以上的通俗版本,並沒有提及死之敵的醫療方式,和孩童接下來所受到的對待……在一些幾乎可說是異端的經典中方有提起。傳說中,賈‵薩那普爾對孩童,與其說是醫療,倒不如說是肉體改造-肉仙蟲,這種死之敵所培育的蟲蠱一旦被植入人體後即與肉體連結,成為人體器官之ㄧ,此時他的免疫能力和自我回復以及肉體強度皆有著強化,而心智‵感官‵外表方面皆和以往相同,除了一點-旁人將可看到其皮膚下不斷的有細長的異物在蠕動收縮著。村民因為這點,再趕走他之後,就以違反自然的名義將小孩活活燒死了。對於這說法,教會既不承認,也不否認,只宣稱這可能是真的,但只是有可能。旁人猜測,這可能是因為教會試圖防止和自然諸神之間的衝突進一步擴大-目前的敵人已經夠多了。
而對肉仙蟲的培育方法,教會把其當作最高機密之ㄧ。


冒險者和巫妖:
這個故事是講述一位獨自住在墓地中,過著隱居生活,並沒有犯下任何過錯的巫妖被群追求榮耀的冒險者不分青紅皂白殺害,將其之寶藏強劫一空,而後來當地產生瘟疫使住民幾乎全死光,諷刺的是這巫妖寧願化為不死生物所追求的正好是這瘟疫的治療方法。
教會用這個故事表達一個人的善惡並不能用它的種族來分別,就算是在邪穢的群集中都會有著少數善良者,行動前要先確認對方是否真正犯過惡事,以免憾事發生。


毒與藥:
這個寓言內容是原本是某位邪惡的刺客用來暗殺所發明的劇毒,在一位睿智的醫者研究下發現,在和其他藥品配合下其可作為無數病症之醫療方法。教會用這個寓言來表達,就算是最為邪惡的物品和技巧及知識,與其將其摧毀,倒不如將其妥善封印保存,有遭一日一定可將其用在正道。



【格言】
信徒每天的諺語和格言講述了很多他們的信仰和道德。以下是信仰賈’薩那普爾的牧師許多諺語中具有代表性的一些例子:


生死有命乃自欺欺人:
每個人都會出生,最終也會死去,但是人人有權追求自己的生命長度,只要是在不影響他人時,這並沒有任何過錯。這句話除了表達賈’薩那普爾信徒追求永恆的信念外,主要也是用在反駁他人的責備時使用。

平衡乃妄言:
「何謂平衡?這空泛的話語連對德魯伊教徒來說都沒有絕對的標準,他們那群抱樹的居然用這詞彙來責罵我們?那群腦袋只有花草的難道有張表格可以看出來各勢力他媽的消長圖?使用負能量是破壞平衡的行為?那為啥使用正能量就符合了?我也可以這麼說使用正能量來醫療他人實在是件破壞平衡極該死的壞事呀!原本該死的人居然沒死,還破壞了自然界正副能量之間的均衡……這群白癡!」
              -某位有些激動的死之敵信徒

肉之藝乃是為了助人而存:
對於他人質疑其研究之目的時, 賈’薩那普爾之信徒用這句話來表達,他們對於死靈學和肉體知識的專研全都是為了讓人們能更為美好的活著這目的。而另一方面的解讀,他們對於將肉之藝用在邪道之惡徒決不輕饒,在討伐邪惡死靈師以及刺客時其之信徒常會朗誦這句格言。


生命即生命,無分高低,萬物皆同:

這句格言用來表明,賈‵薩那普爾認為所有的存在及生命都是同等價值的,沒有所謂的存在即罪惡這種事-不死生物‵異怪‵煉獄生物亦同,全部的生命都是寶貴的-但這不是說死之敵信徒全都是群打不還手的好好先生和看不清現實的理想主義者,這只是說,教會注重的不是你的所屬,而是你的作為。


【神聖典籍】
在關於賈‵薩那普爾的宗教典籍中,下列幾本是最有名的典籍其中幾本:
雙極同一之經:這本信徒每人一本的小冊子主要內容是教會教義的概略版本,以及在長久的編修後加入的對大部分在現實中會遭遇到的兩難情形以及解決方法,如對於善良,卻無法抑制飢渴之不死生物對應,以及對於非友善人士之外交手段等,然而由於編修者不同,對於這些問題不同的版本往往會有不同的解決方法,造成信徒之間的爭論和不和。教會目前正打算重做本統一板來解決這問題。

永恒飢渴之咒詛及悔恨:這本書,以及同名感知石的存在鮮為人知,集合了許多智能不死生物所留下的想法及遭遇,書中記錄了對活物血肉饑渴的感覺與難耐,內心無法單靠理性抑制的衝動,以及滿足之後內心的無盡懊悔憂傷和對己身存在的厭惡及自毀衝動,死之毒的信徒認為透過分析這些記錄能讓他們對不死生物先天的渴望能更加了解,進而能找到解救之法和增加世人對其之同理心。(許多感覺者對於此物也相當有興趣)。

血脂與肉軀之秘:這本只會在主要教會存有完整版的巨典內容乃為教會中生之道大部分之研究內容所得概論,如各種生物之身體結構圖,以及其他各種改變肉體之奧秘,如升階為血術士除了去死的其他方法。而此書隨著時間的前進,尚在不斷加厚中。而死之道的對應書籍名,乃為腐屍及號魂之奧,內容則為教會對消除不死生物之飢渴的目前成果,將生者轉化不死生物和反轉之進展,以及隨之而來的副產物,對不死生物用毒的概論介紹。而這兩本書在較小的教會裡,都只會有簡易拆散版。


【賈’薩那普爾的信徒】
牧師的角色:
  賈’薩那普爾的牧師大多是了解前路漫漫,路途艱辛但還是決心向前,有著鐵之決意的人,其定位多半做為醫療者及學者,雖然如此,但是在遭到他人攻擊且沒有和平解決方案之時,他們還是會毫不遲疑的拿起武器(其對於人體結構的了解讓其往往非常危險)。而其也常常會兼任當地驗屍官。

  賈’薩那普爾的牧師被教導要讓常人對死靈術的錯誤認知得到修正,使其了解這門技藝之好的一面,並盡力利用它來助人。對於拒絕者他們不會強求,然而如果得到首肯他們將使用一切力量完成。對於他人的耳語重傷他們並不放在心上,但如果他人開始使用武力時,其將見識到賈’薩那普爾之所以有著肉與骸骨之主這別稱之由來…

  賈’薩那普爾的牧師在日出時祈禱並獲得神術,其認為日出代表著生與死的交替,新生的誕生。


死靈法師的角色:
寡言少語,不善交際,第一印象和普通死靈師一樣,然而進一步相處之後,可發現信仰賈’薩那普爾的死靈師本質上都是好人,且對於世間大多數的事物都抱持著善良之心,他們只是受到太多誤會了。

信仰賈’薩那普爾的死靈師一般都從事著有關生命‵血肉‵以及醫療之研究,如用奧術模仿神術做出醫療能力,用祕藝(Art)加強肉軀‵或是更進一步的挑戰生與死的轉換,那只能用神術達成之死者復活。然而由於其他同業的惡名在外,除非是在最為開明的地區,不然他們多半是以其他職業作為偽裝(如藥劑師)或是干脆隱居起來,等到成功之後再匿名發表成果。作為研究主力,在教會中他們是不可或缺的。所有善良的死靈師在知曉這位神衹的存在後無不立刻歸依其門下,而中立的死靈師就算不信仰他,也會在口頭上對其表達敬佩。


聖武士的角色:

「當著我的面,屍體被迫醒轉,死魄受人所控,操弄死靈祕藝者將其扭曲超弄,胡作非為,背棄原初善旨。我的信仰‵我的魂魄‵我的良心,全饒不了你們。悔恨吧!感受魂肉皆滅之苦!」
              -塔羅絲,一位死之敵聖武士,在面對一位奈洛牧師時
「眾生萬物,一律平等,我裁決的乃是汝等之行為,而非所屬。在你們這群蛆蟲的頭被用刀切成三片‵用砍刀削成人棍‵屍體塞爆城牆‵堆滿街區‵被你老子我一腳踢回深淵找你們那腦滿肥腸的主子哭訴時,請記得別忘了這點 」

          薛撒列,仍然是一位死之敵聖武士,在闖入奧喀斯教會的活人祭獻大彌薩並開始對不死生物邪教徒開無雙時的開場白


或許很讓人驚訝,但是賈’薩那普爾門下有聖武士的存在。原本不是好戰的神衹,但是在不斷出現的所謂正義之士的無謂攻擊之後,聖武士比率在信徒中以幾何比率增加。大多數聖武士原本都是經年患病者,後來在感應到他後奇蹟般的痊癒並從此加入。然而,賈’薩那普爾門下的聖武士就算用稀少來形容仍嫌太多,只有在最為廣大的城都中,他們才有可能有著能被稱呼為據所的地方。

這些聖武士和其他教派的聖武士之間多半可以相處愉快,雖然培羅聖武士往往不斷用懷疑的眼光看待他們,而他們和艾羅娜聖武士之間的關係只能用相敬如來形容,但毫無疑問的, 賈’薩那普爾的聖武士仍然是正義及光明的鬥士。



雖然規章仍在設計,但是有一條項目是所有聖武士公認的:
『將肉之道用在惡事者,唯有一死方可贖罪。』

拷問官的角色:
信仰死之敵的拷問官雖然不算多數,要找時還是找的到.
它們所注重的並不是傷害處刑對象,而追求的乃是在盡量不造成永久傷害的前提下對其產生最大痛苦.他們多半會在較為文明的地區之警備隊就職.以自身的這份能力來幫助警員徵訊.

刺客的角色:

「很痛苦吧……..沒關係,以後你將不會再被病痛所傷,睡吧……永遠地。」
       -琵提斯,死之毒刺客,在扭斷一位全身有著無數膿包及惡疾的印卡布涅斯高階祭司的頸子前

信仰蒼之醫者的刺客們多半是作為所謂的必要之惡,換句話說,為了這所謂和平的局勢而不得不弄髒手的一群可悲的人們,其並非好殺之徒,而是抱持著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這種覺悟而墜入污穢的人們,在下手時他們對於任務之外的人士絕不濫殺,且追求在讓下手對象不感到一思痛苦下安穩死去.


宗教節日:

賈`薩那普爾教會的節日並不多,他們認為平日的善舉和對祕藝的精善就已經足夠了,只有少數真正重大的事件足以成為節日。
和其他中立及善良信仰不同,這些宗教節日常常會有不死生物參加於其中。

溫明光芒與骨骸蛇杖會議:

這節日的緣由本來是一次為了解決由印卡布納斯教徒所引發的瘟疫大爆發,主要由死之敵與光明聖父(培羅)教會所舉辦的會議。如今這每隔2年,為期一禮拜的節慶已演變為各教會的研究成果交流與對外親善節日。節慶期間各個教會的研究人員會彼此交流近年來的成果,和討論接下來的研究目標,以及一同對這些年來在研究意外下所犧牲的人們低聲禱告。而在對外方面教會也會和博科博教會一同舉辦一連串的科普演講,以簡單易懂的方式讓民眾了解教會平日所研究項目,以及教會之目的,和宣傳環境衛生的重要,以及正常生活的好處;以及節慶期間的免費治療疾病和醫療輕傷服務。而在最後一天,則會在晚上舉辦一場室外化妝舞會,參加者都得裝扮成不死生物方得入場,當然,這時常常會有真正的非死之敵信徒不死生物混入其中一同歡樂。教會方面當然知道會有這種事,也歡迎他們踴躍參加,不過為了防止意外,其會和培羅教會一同設下重重結界和重重兵力,當晚參加並主動公開身分的不死生物得以受到賈’薩那普爾教會的禮遇,並被邀請入教。

半月節:
在每次半月的午夜時,倉之醫者的信徒會一同對著死之敵的神像默默禱告,宣示自己的決心和對賈‵薩那普爾的尊崇。傳說死之敵就是在半月的夜晚成為神衹的。然而和某些人想像不同的,這個節慶可以說是在所有節日裡面屬一屬二低調以及儉樸的。這似乎是由於肉與骸骨之主本人並不看重它的超升之日,並規勸信眾所致的結果。

神聖之夜之日:

這個節慶是用來紀念神聖之夜修院創始{人},有著同名稱號的拉瓦西亞爵士。這位守序善良的暗影聖武士在傳說中的這天對抗侵犯而來的超太古綠龍而犧牲。當天神聖之夜成員會集體將手放入微弱的酸液,試圖感受當時其所受到的痛苦,以及舉辦一連串的格鬥競技。而普通的死之敵信徒也會在晚飯時間對其禱告。

(注:神聖之夜修院是由信仰賈‵薩那普爾的善良不死生物所組成的騎士團,主要由聖武士‵戰士‵牧師‵以及武僧所組成,總部設於負能量位面,詳細內容會另外詳述)


教會:

  一般來說,死之毒教會可大致分成兩派系:專研血肉,改變身軀,追求長命及醫病,被外人稱為生之道的活物之道,以及近百年才出現,最初被當成異端邪說,追求不死生物咒詛消除‵不死與生者之互換,又稱死之道的亡者之道。雖然看似衝突,其乃殊途同歸:追求的都為長生及健康。前者又可分為血‵骨‵肉‵和為外人美稱為心之道的腦之道,分別探求著血液‵骸骨‵肉與藏‵以及腦與神經之秘。前三項(尤其是前兩項)目前都已略有小成,只有最後一項,目前仍然連摸索都談不上,不-該說是尚未瞭解之處如同汪洋大海,已知之處與其比起,如同無物。而教會階級劃分由下至上,可分為放血者‵觸肉者‵塑骨者‵操腦者‵控刀者‵以及最後的肉軀之主。在大部分情況下,這與其說是教會,倒不如說是個巨大的學院組織更為恰當。成員階級在大多情況下,和人物等級有關,可是也偶有例外,而在職業方面,以牧師和死靈法師較易得到高位,而其他職業雖然不是沒有,但都是作為例外存在。其教會地點多半是在人煙稀少之地,或是在墳場或醫院旁。由於相對其他信仰來說屬於新興教會,目前大多數世界的人們多半還是對他們抱持疑惑,可是死之敵信徒一次又一次的用行動証明那句所謂的長劍非罪這句話;死靈術也是可以為大家帶來幸福的。其作為和理念可以用下面這段話來形容:

  「如果可以用吸能術將某位敵人虛弱化並將其俘虜避免殺之,那這樣算是邪惡的嗎?如果可以用負能量將偏激德魯依將花草樹木生長加速使其吞沒城市的陰謀破壞,那這樣為何不用呢?如果移植他人,不-甚至是他物的軀體可以使人活下來,那位何不做呢?平衡是啥?能吃嗎?自然?這倒是值得尊重,但做到像那堆抱樹仔的程度就顯得愚蠢了。負能量使植被枯黃‵活物萎靡?恩,火球術也可以把一個人烤成焦炭‵硬頭槌也可以把你打的腦袋開花。做徹底一點,你們乾脆把這些東西也禁止吧!」

  賈’薩那普爾教會所注重的有兩個最重要的目標;繼續肉之道的追求,以及使用它來達成諸善。這代表著教會如果處在有人煙之處時,在所在當地往往會成為醫療所和死靈獵人聚會處-別誤會,他們不排斥不死生物不代表他們能忍受其中無可救藥者的所作所為,在對象如果連心都腐敗了-不,有些一開始的內心就比冥河還污濁-其將會使用一切自身所知將其消滅,即所謂的(塵歸塵,土歸土)。在經濟方面,除了接受捐贈外,教會成員也會出售魔法物品以及藥水,也時常會接受他人的不死生物獵殺委託。而某些教會,也會接受些比較不能上的了檯面的工作:針對某位人士的暗殺名單,然而其並非那毫無節操的賞金獵手,除了必須是明顯邪惡之徒外,往往在事前還會一次又一次的確認又確認,知悉這樣做之後的可能變動後方才決定。

死之敵的信徒通常都會隨身攜帶著長杖或是必首,這兩者都是在許多儀式時必要的器具,而必首更是在緊急醫療時不可或缺。而這兩者也不易使人產生敵意-長杖本來就不會讓人產生傷害的感覺,而必首則是方便隱藏。對賈`薩那普爾之祭拜儀式並不繁雜-把做這些事的時間拿去研究還比較好-一般就只是在聖徽和神像前的每日高聲朗誦經文和禱告罷了。在每年的結尾時,各教會分部會將今年的一份研究成果書卷用燒毀的方式獻給死之敵。而在有了重大突破(比如綠血和肉仙蟲改良)時亦然。

進階職業建議:

      當賈‵薩那普爾信徒選擇進階執業時,通常選擇的會以加強醫療能力或是加強肉體控制及改造及死靈術為目的,前者的例子有combat medic(Heroes of Battle)‵Hospitaler(Complete Divine)等。後者則包括*True Necromancer (Libris Mortis)‵*Pale Master(Libris Mortis)‵Blood Magus(Complete Arcane)‵Fleshwarper(Lord of Madness)‵Cerebrex‵Flux  Adept‵Osteomancer(Dragon Compendium Vol 1)‵Master Specialist(Complete Mage)。而對於少數以扼殺肉之藝濫用者為目標者,則會選擇Sacred Purifier(Libris Mortis)‵Occult Slayer(Complete Warrior)‵Hunter of the Dead(Complete Warrior)等作為目標

*:在這種情況下,善良陣營者亦可進階。


界盟友


死之敵的異界盟友由悔悟的不死生物、藉由對自身肉體的極度理解得以超升的凡人、贊衕這位神只的極端理想主義的天界生物所組成。他的使徒是生之悅,一位衕時具有生者和不死生物特性的獨特人形生物。以下是几個賈薩納普爾的其他獨特超自然屬下。

毒醫猲克:這位腐敗到只剩下骨架的巫妖精通著藥草學、外科手朮、死靈學以及瘟疫和用毒的奧秘。因為外表加上他在言談中毫不掩飾的稍嫌惡毒的幽默感,往往在一開始時讓人渾身不舒服。不過繼續交談后會發現,這些几乎都是對他自己各式各樣的自嘲。他喜歡各式各樣能夠讓再度體驗他他消失已久的感官的物品作為酬勞。

紅之擴若爾:這個看似由鮮血所組成的似水元素生物實際上是一位法師經由自己研發的儀式轉換而成的獨特生物。它具有著各式各樣操控血液的能力,例如在人體中錯誤的位置里制造出鮮血、讓鮮血從七孔涓涓流出、讓無法止住的傷口瞬間止住血液云云。它歡迎各式各樣美好的液態食物和飲品,以及具有正面效果的藥水。召換者在委託任務時要注意,他只殺害下層界生物,對其它對手它只會嘗試讓其無力化,或者保護衕伴不受傷害。這是由於它認為除了魔族以外,其他對手悔過的機會高到足以讓我們不該取其性命。


灰烈陽:這位光芒黯淡的熾天神使并不善於也不愛好交談,他唯一的渴望就是沖進敵陣中大殺四方。召喚者必須注意與他的互動必須直來直往,長話短說,任何奉承和虛偽的贊美只會讓它直接走人。除了目標必須崇高外,他并不接受實體的財務作為報酬,而是轉而要求召換者在未來必須從事一件善舉,至少必須破除一整個國家的偏見,或者讓一個團體悔過。如果召換者無法做到,他要求其必須為其服務一年,參予他對抗邪惡諸力的戰爭。



將賈薩納普爾使用在格拉立昂戰役設定
作為Pathfinder的預設戰役設定,格拉立昂世界觀下的不死生物主要是做為反派角色存在,故陣營被設定成永遠邪惡,而患起死靈系列的法朮也具有邪惡要素在內:或許在一萬,甚至是一百萬名不死者中會有一兩位中立甚至是善良的個體存在,不過整體而言,將活物或者尸體轉換不死生物的過程几乎會百分之百不可救藥的破壞受害者的心智,造成無法挽救的墮落和敗德,就算是無心智也不包含靈魂在內的不死生物,以游戲內的解釋,由於程序的不自然和違反世間常理和使用的能源是如此的具毀滅性,陣營也被限制為永遠邪惡。這純粹是為了塑造世界設定風格,以及讓玩家和GM在游戲過程中能夠省略到并不絕對必要的道德思辯,專注於冒險過程中的樂趣才如此設定,背后并沒有其余的理由。然而,GM不滿這點的話可以修正這項設定,在自己的格拉立昂世界加入一些新要素,去除患起死靈的邪惡要素,讓非邪惡的不死生物更加常見,甚至是多到足以成為團體。或許,在格拉立昂世界設定中加入賈薩納普爾教會是一個可行的手段。以下是几個將這位神只以及其之教會引入格拉立昂中,以及會如何的與原有世界設定進行互動,以及為什么加入教會后就讓不死生物永遠邪惡這項設定得已修改,游戲內解釋的几個點子:


。死之敵教會是來自於龍國的新興信仰。又號長春老祖的賈薩納普爾傳說原本是齊仲座下弟子之一,卻因為不滿師傅的保守態度而自立門派。與社會扮演功能相似的齊仲教會相比,死之敵教會的確更加活力充沛和開放,但衕時的也更加激進甚至是不擇手段。在齊仲教會無能為力時,絕望的大眾或許會嘗試前往賈薩納普爾的教會試試運氣。然而可能的劇烈副作用往往讓人怯而止步。
作為奧斯利昂傳統的古老殘留之一,在賽恩雷信仰廣布的現今,作為原始信仰的死之敵教會只能在如今的奧斯里昂郊區苟存。雖然如此,教會仍然對教會的未來存有希望,雖然這在默語暴君對世間造成如此浩劫后的現今,看起來是如此的可笑。
。在針對世界之傷的遠徵中,在事先徵求對方的衕意后,死之敵牧師會將陣亡將士復活為活尸,以此對世界之傷的惡魔進行永不止息、永不歇止的進擊和守望。雖然這對盟軍貢獻良多,但因為手段的飽受爭議和可能的被誤用或者扭曲而廣受猜忌甚至是敵對。因為這點,死之敵牧師一般是獨自行動。
。經由死之敵教會的研究后發現,喚起死靈對於心智的扭曲和篡改是可以避免的-這完全是因為先前對死靈朮的研究是如此扭曲和偏斜的因素所致。在社會的打壓以及厄加圖亞教會的惡意偏好以及法拉玆瑪教會的中傷,和密語之路對於死靈朮傳承的扭曲觀感之下,死靈朮從來沒有得到良好正常的發展。
。在蓋布,并非所有的死靈法師都信仰著厄加圖亞。有一小撮非主流的死靈師信仰著死之敵,密謀著如何推翻蓋布的永恆統治。當玩家在蓋布境內進行冒險時,他們將可以作為出乎意料的盟友。





來源IP:118.160.107.* /
最後編輯時間:2013-10-27 21:02:32
簽名檔
Did lovers really fall in love to stay 
And stand beside each other, come what may?
Was a promise really something people kept 
Not just something they would say?
Did families really bow their heads to pray
Did daddies really never go away?
Oh, Grandpa, tell me 'bout the good old days... 
evana ( Evana )
Lv. 12 | 文章數:389 | 推薦數:89 | 被推數:450 #2. 2008-05-03 15:52:13
這東西是我長久以來的怨念發酵之後誕生的產物......

對死靈師的敘述明明一開始是精通生與死之道者,無關善惡,可是看其他故事和冒險模組和設定卻他媽的全給我死死死死死和最終大魔王.....所以我為了正名搞出來了這位神衹

恩,我還沒寫完,這只是部份而已.

來源IP:118.160.107.* /
簽名檔
Did lovers really fall in love to stay 
And stand beside each other, come what may?
Was a promise really something people kept 
Not just something they would say?
Did families really bow their heads to pray
Did daddies really never go away?
Oh, Grandpa, tell me 'bout the good old days... 
s62327219649 ( 沉淪者 Backslider )
Lv. 1 | 文章數:5 | 推薦數:0 | 被推數:6 #3. 2008-05-03 19:19:49
賈’薩那普爾(Jr’Zrnaper)



蒼之醫者,肉與骸骨之主,死之毒,傷痛及瘟疫之末日



中等神力
聖徽:封面為蛇杖和骸骨組成的圖之典籍


居住位面:極樂境(啣尾蟒皮之宮)、外域(血及骸之館)
神職:醫療、死靈術、肉體知識
信徒:醫者,中立及善良死靈法師,學者,部分拷問官及刺客,法醫
牧師領域:任何非邪惡領域
領域:醫療,知識,長眠,善良,復甦
偏好武器:兩儀合一(長杖)


  賈’薩那普爾是血肉和骸骨的究極操弄者,只要他想,他可以改變任何生物的外表及內再,在剎那間奪去無數生者之性命。然而這些對他來說,只是在專研生命的終極奧秘上所得到的負產品罷了。事實上,和常人想的不同,他並不像奈洛樂在殺害一切活物或是印卡布諾斯般是凡人的痛苦及悲哀為自己的喜樂與盛宴,事實上恰恰相反,他想將傷痛及疾病驅離諸界,藉著他的教會,越來越多的死靈師真正了解何謂生與死之道。雖然遠不及神術施法者,但還是學習到了一般只有牧師才會使用的救治及復活之奧秘,而人們漸漸的對這群學習死靈術的古怪團體從排斥漸漸的有了好感。越來越多的善良人士受到他們的幫助而免於死亡,其他善良神祇也慢慢的接受這群古怪的盟友(當然,不是全部)。然而他並不滿於此,他的最終也是最後的目標,就是讓凡人能夠有決定自己壽命的自由,對於自然諸神的批評,他反駁精靈能活上數百年時,為何人類和獸人等就只有短短數十年?為何異界生物能幾乎永遠活著,而凡人就注定要隨時光而逝去?最後,他反問:

 「我們這些永生者,有何立場能要求他人不能延長生命,甚至是避開那最終湮滅之時?」

 有趣的是,死之敵接受部分不死生物的存在。他認為這也不過只是凡人們的選擇之一,無所謂反對及贊成。只要這轉化並不帶有所謂永恆飢渴的詛咒(如巫妖),他甚至不排除將其作為最終方案之一。


  「平衡?自然?人各有命?X他媽的都見鬼去吧!靠著侵蝕自然,毀壞他物才能活下來?老頭你腦袋壞了嗎?哪種生命不是這樣?」                                                                          -死之敵對西凡納斯的回應


  當顯現時,賈’薩那普爾的形象通常是一位有著溫和眼神以及睿智的面容的高瘦死靈師,灰髮紅眼,以及高聳的鼻樑和淺淺的笑容,左手持杖,右手持冊,而衣物則隨著顯現之地方風俗而不同,但大多為合身的法袍。雖然歷經滄桑,但還是帶給人總對萬物皆抱著慈悲之心的觀感。而其他形象包括拿著由骨骸所構成之蛇杖,膚色蒼白但不病態的邪俊醫者。而在應付戰鬥時,其之型態大多數以左手抱持著正能量,右手抱持著負能量的血術士/操骨術者顯現。而在某些較為罕見及早期的宗教典籍裡,有時會將他描繪成抱著死去愛妻,滿臉悲痛的男性法師。

  死之毒分別在極樂境以及外域各有片領域;位於極樂境第四層撒拉西亞的啣尾蟒皮之宮以及在外域離托特的偉大圖書館有三天行程的血及骸之館,分別是作為諸界少數的非神術醫療所和研究中心使用,目前已從蓋丁五聖退休的卡利斯托女爵常常拜訪啣尾蟒皮之宮和其聊天以及分享彼此的知識和研究心得,甚至有些小道消息認為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只是以書會友這麼簡單…當然,雙方都並沒有對此發表任何意見。

  以宏大的蒼藍色潔淨醫所為中心,周遭遍佈著以針對主題和項目分類的醫療所以及按摩室及運動場, 啣尾蟒皮之宮歡迎任何人到此尋求醫治及紓解,雖然不是所有眾生對於非神術醫療抱持信心,但由於近乎免費的費用(邪惡陣營者除外,以十五倍的價格)和有著和神術相比下的某方面優勢,前來人士還是絡繹不絕。讓人跌破眼鏡的,神明非神會大力贊助其教會在巨環上的大部分研究;其認為賈’薩那普爾所從事之目標和他們改除凡人對於目前所謂的神衹之無謂推崇事業有益,認為這位睿智且法力高強的凡人是可敬的。

  而血及骸之館就沒有這麼和藹可親了……外表由刻滿符文之皮膚裝飾,這由兩座高塔作為中心,佈滿圖書館、冷凍庫、以及解剖室的領域間充滿著死者、屍體、詭異的血肉、和無數不知名生物的身軀,無數死靈師、法醫、醫者、拷問官以及刺客在這裡探求著肉之奧秘,不管是用科學還是魔法的手段。雖然理念和死亡者幾乎可說是水與油般的無可相容,其還是成功和萬亡會簽約,使其答應如果收到獨特存在的無名屍就會送到此地來供其研究,而他們也以豐富的報酬歡迎其他人如此做。

  「血與骸之主之教義並不和真實死亡相衝突……事實上,凡人之所以迷戀這虛假生命原因正好就是其都在未能體認到生即是苦這點前即逝去,如果能讓其在漫漫長路中學到這項真理,吾等萬亡會之理念將得以實現,那宛如涅盤之永恆長眠。」
                    -某位高階萬亡會成員對這項合作計畫的回應



【教義】
了解血與骨之奧,了解肉與臟之秘,了解生之奧秘,了解死之奧秘;滅絕他人病痛乃蒼之醫者樂見之事,屠盡眾人死乃死之毒樂見之事。毀滅那錯誤運用肉之藝之人。然而,切勿本末倒置,遺忘當初為何我輩追尋永恆之目的,那渴求讓所有人幸福之偉業,切記。



【歷史,及和眾神之間的關係】
  關於賈’薩那普爾的過去幾乎都已深埋在歷史洪流中了,目前已知的少數了解就只有他很有可能最初是在在某個早已遺忘他存在之無名晶璧系昇神的凡人死靈師這點。

  在幾乎皆敵視不死生物的善良諸神中(如培羅老爹,他一直將讓死之敵改掉接受不死生物這不良習性視作近期目標之一),賈’薩那普爾最為友好的大概算是埃及神系中的歐西里斯大神了;同樣對不死生物不排斥,同樣對世間的不公感到憤慨,也同樣的因其特性遭到某些白癡巴佬的誤會,這兩位神衹之間的關係可說上是密友了。而兩者之間也常會交流些關於不死生物天生詛咒去除的相關知識,期望有一天能永遠消除諸如食屍鬼和血族等之無謂飢渴。

  毫無疑問的,所有疾病和死亡以及不死相關的邪神皆為其不共戴天之死敵,如奈洛和印卡布諾斯(GH)、塔羅那(FR)、維克那(GH)和維莎倫(FR)以及奧喀斯等。其中唯一的例外乃血父阿夫路克斯 (出自死靈之書);由於雙方之目的有著重疊之處,肉與骸骨之主和放血者其之間勉強保持在極為惡劣的競爭關係,在特定條件下甚至會做出研究成果交換這種事,雖然雙方皆認為對方蠢的可以:死之毒認為阿夫路克斯過於享受研究過程中所能造成的痛苦及傷害,既無意義又只會造成他人的敵視及攻擊;而血父則認為肉與骸骨之主那一連串綁手綁腳的研究限制指出了對方不是真正的知識渴求者,區區半吊子罷了。而對夜耀(出自死靈之書),雖然目的不同,雙方對於永恆的共同追求讓其保持著可算良好的關係,傳言夜耀甚至屢次向賈’薩那普爾求愛,然而他每次都是略帶悲傷的笑了笑後委婉的拒絕了其之愛意。

  賈’薩那普爾和托瑞爾神系的克蘭莫關係極為惡劣,雙方皆視對方的失意為自己所樂見之快事,然而目前尚未上升至正式衝突。而顯而易見的,他和大多數偏激的自然眾神間介於無視及敵對之間的關係。雙方本就如水和火般,沒有相容的一天。

 
【三個神話】
雖然地區和地區,神殿和神殿之間記載的細節不盡相同,但是一些神話及寓言還是在信徒中廣泛被接受。有一些人在被記載的典籍中發現了線索,但是大多數賢者和學者還只是將它們當成是神話。


死之敵和愚昧的父母:
這個神話是講述賈’薩那普爾在還是凡人時使用自身所會的死靈術救治了一位受病痛纏身,原本不可能痊癒的孩童,且沒有留下任何後遺症,但卻被認為這違反自然之道的愚昧父母斥責的故事,神殿用這則神話來講述不是所有人當下都能受教會的教義及所作所為,但對於偏見並不能退讓及軟弱,因為其之研究和救助並不是為了賺取他人之頌歌,而是為了善良及光明。


冒險者和巫妖:
這個故事是講述一位獨自住在墓地中,過著隱居生活,並沒有犯下任何過錯的巫妖被群追求榮耀的冒險者不分青紅皂白殺害,將其之寶藏強劫一空,而後來當地產生瘟疫使住民幾乎全死光,諷刺的是這巫妖寧願化為不死生物所追求的正好是這瘟疫的治療方法。
教會用這個故事表達一個人的善惡並不能用它的種族來分別,就算是在邪穢的群集中都會有著少數善良者,行動前要先確認對方是否真正犯過惡事,以免憾事發生。


毒與藥:
這個寓言內容是原本是某位邪惡的刺客用來暗殺所發明的劇毒,在一位睿智的醫者研究下發現,在和其他藥品配合下其可作為無數病症之醫療方法。教會用這個寓言來表達,就算是最為邪惡的物品和技巧及知識,與其將其摧毀,倒不如將其妥善封印保存,有遭一日一定可將其用在正道。



【格言】
信徒每天的諺語和格言講述了很多他們的信仰和道德。以下是信仰賈’薩那普爾的牧師許多諺語中具有代表性的一些例子:


生死有命乃自欺欺人:
每個人都會出生,最終也會死去,但是人人有權追求自己的生命長度,只要是在不影響他人時,這並沒有任何過錯。這句話除了表達賈’薩那普爾信徒追求永恆的信念外,主要也是用在反駁他人的責備時使用。

平衡乃妄言:
「何謂平衡?這空泛的話語連對德魯伊教徒來說都沒有絕對的標準,他們那群抱樹的居然用這詞彙來責罵我們?那群腦袋只有花草的難道有張表格可以看出來各勢力他媽的消長圖?使用負能量是破壞平衡的行為?那為啥使用正能量就符合了?我也可以這麼說使用正能量來醫療他人實在是件破壞平衡極該死的壞事呀!原本該死的人居然沒死,還破壞了自然界正副能量之間的均衡……這群白癡!」
              -某位有些激動的死之敵信徒


肉之藝乃是為了助人而存:
對於他人質疑其研究之目的時, 賈’薩那普爾之信徒用這句話來表達,他們對於死靈學和肉體知識的專研全都是為了讓人們能更為美好的活著這目的。而另一方面的解讀,他們對於將肉之藝用在邪道之惡徒決不輕饒,在討伐邪惡死靈師以及刺客時其之信徒常會朗誦這句格言。



【賈’薩那普爾的信徒】
牧師的角色:
  賈’薩那普爾的牧師大多是了解前路漫漫,路途艱辛但還是決心向前,有著鐵之決意的人,其定位多半做為醫療者及學者,雖然如此,但是在遭到他人攻擊且沒有和平解決方案之時,他們還是會毫不遲疑的拿起武器(其對於人體結構的了解讓其往往非常危險)。而其也常常會兼任當地驗屍官。

  賈’薩那普爾的牧師被教導要讓常人對死靈術的錯誤認知得到修正,使其了解這門技藝之好的一面,並盡力利用它來助人。對於拒絕者他們不會強求,然而如果得到首肯他們將使用一切力量完成。對於他人的耳語重傷他們並不放在心上,但如果他人開始使用武力時,其將見識到賈’薩那普爾之所以有著肉與骸骨之主這別稱之由來…

  賈’薩那普爾的牧師在日出時祈禱並獲得神術,其認為日出代表著生與死的交替,新生的誕生。


死靈法師的角色:
寡言少語,不善交際,第一印象和普通死靈師一樣,然而進一步相處之後,可發現信仰賈’薩那普爾的死靈師本質上都是好人,且對於世間大多數的事物都抱持著善良之心,他們只是受到太多誤會了。

信仰賈’薩那普爾的死靈師一般都從事著有關生命及醫療之研究,如用奧術模仿神術做出醫療能力,或是更進一步的挑戰生與死的轉換,那只能用神術達成之死者復活。然而由於其他同業的惡名在外,除非是在最為開明的地區,不然他們多半是以其他職業作為偽裝(如藥劑師)或是乾脆隱居起來,等到成功之後再匿名發表成果。作為研究主力,在教會中他們是不可或缺的。所有善良的死靈師在知曉這位神衹的存在後無不立刻歸依其門下,而中立的死靈師就算不信仰他,也會在口頭上對其表達敬佩。


聖武士的角色:
或許很讓人驚訝,但是賈’薩那普爾門下有聖武士的存在。原本不是好戰的神衹,但是在不斷出現的所謂正義之士的無謂攻擊之後,聖武士比率在信徒中以幾何比率增加。大多數聖武士原本都是經年患病者,後來在感應到他後奇蹟般的痊癒並從此加入。然而,賈’薩那普爾門下的聖武士就算用稀少來形容仍嫌太多,只有在最為廣大的城都中,他們才有可能有著能被稱呼為據所的地方。

這些聖武士和其他教派的聖武士之間多半可以相處愉快,雖然培羅聖武士往往不斷用懷疑的眼光看待他們,而他們和艾羅娜聖武士之間的關係只能用相敬如賓來形容,但毫無疑問的, 賈’薩那普爾的聖武士仍然是正義及光明的鬥士。



雖然規章仍在設計,但是有一條項目是所有教會公認的:
『將肉之道用在惡事者,唯有一死方可贖罪。』
evana ( Evana )
Lv. 12 | 文章數:389 | 推薦數:89 | 被推數:450 #4. 2008-05-03 19:42:03
感謝沉淪者大哥的鼎力相助幫忙排版!
來源IP:118.160.113.* / 最後編輯時間:2008-05-04 01:12:04
簽名檔
Did lovers really fall in love to stay 
And stand beside each other, come what may?
Was a promise really something people kept 
Not just something they would say?
Did families really bow their heads to pray
Did daddies really never go away?
Oh, Grandpa, tell me 'bout the good old days... 
azeoaz ( 無形物 )
值日生值日模範生手機認證徽章2014年元旦徽章
Lv. 20 | 文章數:700 | 推薦數:741 | 被推數:139 #5. 2008-05-04 00:10:40
感謝大大分享..
物質界 天堂山 機械境 法印城 無盡深淵 星界 元素位面這些大概都了解
但是外域 在哪邊?? 我知道wow 有個外域應該沒關係.

還有夜耀 放血者 血父 這些人是誰!?

還有好多些邪神都不認識.

這位神祇的理念可是搶信徒的利器.
中間份子有不少都會被吸引.

這理念似乎是說選擇路線不一定就要走極端.

左派與右派非狂熱信徒似乎都有新路線可走.
evana ( Evana )
Lv. 12 | 文章數:389 | 推薦數:89 | 被推數:450 #6. 2008-05-04 13:19:13
新加了刺客及拷問官信徒,以及對死之敵對神明非神會的想法。

阿。。。。中間份子。我一點都不覺得他中間呀?

對於那些問題嗎。。GH代表的是灰鷹設定,FR代表的是。。。FR。

死靈之書是一本3。5板擴充設定集。

自己去找吧(煙)

(其實是因為我好懶。。。。)
來源IP:118.160.112.* /
簽名檔
Did lovers really fall in love to stay 
And stand beside each other, come what may?
Was a promise really something people kept 
Not just something they would say?
Did families really bow their heads to pray
Did daddies really never go away?
Oh, Grandpa, tell me 'bout the good old days... 
20516 ( 叉燒龍貓 )
值日生
Lv. 26 | 文章數:2989 | 推薦數:6261 | 被推數:4165 #8. 2008-05-07 17:59:19
哇!善良的死靈系神祈阿~~~
找到同好了!
我之前在跑團的時候就曾經用過混亂善良的死靈法師
不過和村民發生過很大的誤會就是了[到最後還被殺死...]
平民真的會接納聖徽這麼恐怖的神嗎?[有骷髏耶]
反正下次跑團的時候較DM加進去好了...
evana ( Evana )
Lv. 12 | 文章數:389 | 推薦數:89 | 被推數:450 #9. 2008-05-07 21:45:45
(指指精美的克蘭莫骨頭天平聖徽和韋傑絲大姐的怪物臉聖徽)
來源IP:118.160.109.* /
簽名檔
Did lovers really fall in love to stay 
And stand beside each other, come what may?
Was a promise really something people kept 
Not just something they would say?
Did families really bow their heads to pray
Did daddies really never go away?
Oh, Grandpa, tell me 'bout the good old days... 
evana ( Evana )
Lv. 12 | 文章數:389 | 推薦數:89 | 被推數:450 #10. 2008-05-09 23:02:30
再次更新,這次多加了神聖典籍,和其他細部方面的修正.....八千字了.....我還真有愛-_-'
來源IP:118.160.115.* /
簽名檔
Did lovers really fall in love to stay 
And stand beside each other, come what may?
Was a promise really something people kept 
Not just something they would say?
Did families really bow their heads to pray
Did daddies really never go away?
Oh, Grandpa, tell me 'bout the good old days... 
evana ( Evana )
Lv. 12 | 文章數:389 | 推薦數:89 | 被推數:450 #11. 2008-05-17 01:05:10
每週一更.....我想我大概是哪裡壞掉了,這東西寫在多都沒用的說(搖~~~~)

所以,請各位把這東西用在你的戰役吧!
來源IP:118.160.111.* /
簽名檔
Did lovers really fall in love to stay 
And stand beside each other, come what may?
Was a promise really something people kept 
Not just something they would say?
Did families really bow their heads to pray
Did daddies really never go away?
Oh, Grandpa, tell me 'bout the good old days... 
evana ( Evana )
Lv. 12 | 文章數:389 | 推薦數:89 | 被推數:450 #12. 2008-06-17 21:24:32
大~更~新

這次是教會`宗教節日和儀式`推薦進階`神衹形象加深
來源IP:118.160.113.* /
簽名檔
Did lovers really fall in love to stay 
And stand beside each other, come what may?
Was a promise really something people kept 
Not just something they would say?
Did families really bow their heads to pray
Did daddies really never go away?
Oh, Grandpa, tell me 'bout the good old days... 
evana ( Evana )
Lv. 12 | 文章數:389 | 推薦數:89 | 被推數:450 #13. 2008-07-20 23:30:45
末日哥哥叫我寫4E版的,所以....恩,請看:

賈’薩那普爾

善良

醫療之神`天命違逆者`肉之主,賈’薩那普爾厭惡一切疾病和傷痛,他和他的牧師們尋求一切醫療並防止這些事物的方法`魔法`科學等等,他不計較使用方法.而其中,也包括死亡這無人可抵擋之最終結局...

如果Ioun是奧法研究的守護神,那他就是其中有關血肉之奧秘以及永恆及不朽之秘術研究的推動者

眾多與血肉有關之職業,如刺客`拷問官`醫師皆尊奉其為他們的保護者及典範.眾多醫所及停屍間皆冠以其之名

根據地區及文化不同,他的神殿可能被眾人所歡迎感謝,也可能被人誤會排擠,甚至是攻擊

其之教條為:
✦了解生命`了解死亡`了解不死‵了解血肉‵了解骨臟
✦幫助痛苦者,醫療患病者,切勿拒絕其之請求,無論對方為何物
✦追求一切避免死亡的方法,並盡力讓人了解使用,但若自身那最終一刻仍然來臨也不必哀怨不甘
✦如果可能,避免與傲慢的鴉后和他的信徒的衝突,但如無法也不用強求
✦消滅一切能力所及的奧喀斯和維克那的信徒,他們扭曲了生命的美好,抹黑了血肉祕藝操弄者的名聲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以良善之心行事
來源IP:118.169.30.* /
簽名檔
Did lovers really fall in love to stay 
And stand beside each other, come what may?
Was a promise really something people kept 
Not just something they would say?
Did families really bow their heads to pray
Did daddies really never go away?
Oh, Grandpa, tell me 'bout the good old days... 
evana ( Evana )
Lv. 12 | 文章數:389 | 推薦數:89 | 被推數:450 #15. 2008-08-20 16:15:21
........................

沒有關係

沒有關係

(基本上不同作者的同人設定會有相關除非是彼此有連絡或是致敬這樣)

來源IP:118.170.100.* / 最後編輯時間:2008-08-20 16:51:04
簽名檔
Did lovers really fall in love to stay 
And stand beside each other, come what may?
Was a promise really something people kept 
Not just something they would say?
Did families really bow their heads to pray
Did daddies really never go away?
Oh, Grandpa, tell me 'bout the good old days... 
evana ( Evana )
Lv. 12 | 文章數:389 | 推薦數:89 | 被推數:450 #16. 2013-10-27 21:03:54
過了五年之後我想起來寫過這種東西,忍不住多寫了點。

這次是異界盟友,和使用在pathfinder預設世界設定的一點小建議
來源IP:111.240.75.* /
簽名檔
Did lovers really fall in love to stay 
And stand beside each other, come what may?
Was a promise really something people kept 
Not just something they would say?
Did families really bow their heads to pray
Did daddies really never go away?
Oh, Grandpa, tell me 'bout the good old days... 
Vendettist ( 巨龍之城的地下城主 )
子板管理員手機認證徽章
Lv. 29 | 文章數:2102 | 推薦數:3699 | 被推數:2993 #17. 2013-10-27 22:48:38
有更多的人回來啦,實在是太好了[淚]
現在遊戲機地會動的人太少了,能看到活人實在是感動得跟甚麼一樣。
目前我似乎是這邊唯一有在開團的DM,evana有打算回歸嗎?
我的skype是patibaul@msn.com,如果有要回歸的話加我好友,我拉你到群組。
evana ( Evana )
Lv. 12 | 文章數:389 | 推薦數:89 | 被推數:450 #18. 2013-10-28 13:49:17
已加,還請多指教。不過不一定會參加就是了
來源IP:111.240.72.* /
簽名檔
Did lovers really fall in love to stay 
And stand beside each other, come what may?
Was a promise really something people kept 
Not just something they would say?
Did families really bow their heads to pray
Did daddies really never go away?
Oh, Grandpa, tell me 'bout the good old days... 
evana ( Evana )
Lv. 12 | 文章數:389 | 推薦數:89 | 被推數:450 #19. 2013-11-05 21:35:28
想了幾個魔法物品,哪位強者幫忙想實際的遊戲規則吧!


新物品

賈薩那普爾教會在嘗試消除不死生物詛咒上所做的無數嘗試雖然許多都以失敗收場,,還是有些研究項目得到了不小的成果,以下是幾則用來對付詛咒所研發出來的魔法物品。

關閉之口:這種口罩實際上是維生戒指的變形。當食屍鬼戴上之後,這口罩將能夠提共他源源不絕的類似肉類的食物供其咀嚼。雖然看起來很美好,不過這至少有兩個缺點,首先是根據使用者的看法,雖然他咀嚼的東西咬起來是肉,嚐起來是肉,吞起來也是肉,可是好像就是哪裡不一樣.......勉強要比喻這種不協調感的話,就好像實際上他在咀嚼被油所弄濕的油豆腐或者厚紙板。故這項魔法物品並無法完全止住使用的的無盡食慾,只是極大量的延長他對於鮮肉渴望的忍耐期限達到數十甚至數百倍。故使用者往往會先大量採購肉類以備不時之需。傳說有些不死生物僧院打算用這個戒指做為幫助食屍鬼僧人通往啟蒙的工具-直接對無盡恆飢餓或許是螳臂擋車,但是藉由這項工具,或許這項詛咒是有可能克服的。另一項缺點是,雖然照理來說它不該有使用年限,但在持續使用一段時間後這項口罩將會失去魔力-必須持續應付永不滿足的食慾導致了該魔法物品的短時效。故死之敵教會仍然在尋找改良的手段中。

附帶一提,戴上口罩的食屍鬼在外人眼中,像是除了說話以外,無時無刻的都在咀嚼類似菸草、檳榔或者口香糖之類食物的樣子。


翡翠心:具有這種悅耳名稱的物品實際上有著一個不太光采的來歷。死之敵教會發現在深淵中生長著一種肉食藤類,他獵食的手段是分泌具有血腥味的液體,待想要吞蝕獵物的獵食者或者打算折磨及虐待弱者的塔那裏前來時再加以補食。在捕獲以及加以研究後發現,這種肉食藤類所分泌出來的液體成份基本上和血液大同小異。經過數個世代的育種培育和改造後,教會所屬的學院成功的將這種植物小型化。在將種子放入作為使用者的吸血鬼胸膛內之後,該藤蔓將會在他體內瘋狂的生長,直到佔據使用者的整個身體為止。吸血鬼因此會失去霧化能力,並且在使用動物變形能力之後,變身而成的動物外貌仍然會附著著藤蔓在身上。然而就此之後,他再也不會為了血癮所苦-藤蔓會源源不絕的在他體內注入血液。

接受這種侵入性移植手術的吸血鬼在外人眼中遠遠看來,就像是將樹藤穿戴在身上的某種狂熱的自然教派支持者,只不過臉色有些冰冷而已。
來源IP:111.240.67.* / 最後編輯時間:2013-11-05 22:39:51
簽名檔
Did lovers really fall in love to stay 
And stand beside each other, come what may?
Was a promise really something people kept 
Not just something they would say?
Did families really bow their heads to pray
Did daddies really never go away?
Oh, Grandpa, tell me 'bout the good old days... 
20516 ( 叉燒龍貓 )
值日生
Lv. 26 | 文章數:2989 | 推薦數:6261 | 被推數:4165 #20. 2013-11-05 22:19:15
嘗試把上面兩個奇物數據化:
關閉之口:
靈光:次級咒法系
施法者等級:7
價格:1500gp
抑制食屍鬼的永恆飢餓詛咒[如果有開相關規則],或是降低其攻擊性[食屍鬼暫時不會以食物的觀點看待其他生物],穿戴關閉之口的食屍鬼無法使用嚙咬攻擊,此物品可以持續運作一個月,一個月之後就失去魔法變成普通的口罩,若食屍鬼持續使用此類品超過三個月以上,必須進行一次DC=15+穿戴月數的意志檢定,否則將會重新受到永恆飢餓詛咒影響。

翡翠心:
此物品只能作用在自願或是無助的吸血鬼身上。
移除翡翠心需要進行一次DC=25的醫療檢定,失敗的話將會毀去心臟,此舉通常會導致吸血鬼死亡。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