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創全新的冒險!王者霸業由你開始!展開一段傳奇且熱血的故事~RPG定義再進化《魅影再臨》
abel ( 邁入骨灰一族 )
Lv. 34 | 文章數:259 | 推薦數:17 | 被推數:276 #1. 2010-01-02 18:14:59
**************************
第7話『Absolutely Clear White』
**************************

  寂靜、蒼白是艾莉對卡利耶魯的第一印象,在這北國的一切,似乎都像是在凍結的魔咒之下深深沉睡著一般,就好比現在她正走著的石板路面 ─結著薄霜的地面是那樣的濕滑泥濘,以致於她不得不緊抓著道格拉斯的手臂才不致於跌個四角朝天。
  「艾莉,你抓痛我了啦。」道格拉斯抗議道。
  「可是真的很滑嘛…啊 !」才說著,艾莉的腳下又滑了一下
  「喔!…這樣下去,這個冬天結束前我的手大概會被扯斷…」
  「你家還住的真遠…」艾莉拉起沾滿雪花與泥土的裙擺,她似乎可以感到自己凍成淺紫色的雙腳正無奈的嘆息著。
  「不然,我背你 ?」說著道格拉斯無視艾莉的抵抗,一把將她抱起"扛"在肩膀上
  「哎呀,放我下來啦,很不好意思耶 ~」
  「…囉唆啦 ~」雖然道格拉斯這麼說著 ,但在他背上的艾莉卻是清楚的看到他連耳根都紅了
  「嘻…」看到每次都這樣口是心非的道格拉斯 ,艾莉不禁莞爾。
  「笑啥 ?」
  「嗯,沒事」艾莉一邊抱著道格拉斯的背一邊想著:(要是能一直像這樣就好了…)
----------------------------------------------------------------------------------------------
  或許是人口不多的關係吧,卡利耶魯不算寬廣的街上卻還總是顯的冷清,也或許更因為如此,難得遇上的路人們總是十分熱情的打著招呼:
  「喔!!這不是麥克連家的孩子嗎,都長這麼大啦,看到你這頭紅褐色的頭髮還真讓我想起你父親年輕的時候呢…咦 ?!哎呀,你已經娶老婆了啊,怎麼不跟大家說一聲呢 ?」
  「不、不是啦 …」道格拉斯急的一時之間不知該說什麼,只好不斷的搔著那已經夠亂的頭髮。
  「哈哈哈…還會害羞啊,下次記得把帶來孩子給我們看啊…啊!不把這毛皮拿去交易所不行,我先走了」說著那中年大叔便背著他的交易品離去了,只留下錯愕的兩人。
  「還真是唐突的人啊…」艾莉突然想到也許道格拉斯偶爾突如其來的驚人舉動,正是受了這生長環境的影響吧。
  「哈哈,米勒大叔真是一點也沒變,妳別看他這樣,他是很好的人喔。」
  艾莉自言自語回道 :「…的確是同個地方出生的啊。」
  聽到這句話,道格拉斯先是愣了一下,隨後便故意大聲說道 :「咦 ?妳在間接讚美我嗎 ?雖然是事實,但也發現得也太晚了吧,哈哈哈 ~」
  「真是的,又來了。」
  「好啦好啦,不鬧了,喏,我家到了。」
  「啊…」
  艾莉抬頭看到雪花飄然降落在陳舊的屋瓦上,被燻黑的煙囪背面堆積了一層冰磧,然而小屋中卻是隱隱的散發出一種溫暖的氣息。
  「我先進去一下。」道格拉斯急忙走進小屋,屋內傳出講話的聲音,不久後他出來招呼艾莉:「哈囉,近來吧。」

------------------------------------------------------------------------------------------------
  艾莉很快就發現這裡的人們對於鍊金術士有著莫名的崇拜,甚至就連道格拉斯那看起來頑固不講理的老爸,也對艾莉十分客氣,道格拉斯對此事的解釋是:「這裡啊,幾年前就開始流行一種神祕疾病,大家對於有可能治癒怪病的鍊金術士總是懷抱著期望,而且在這種偏遠之地,能看見鍊金術士本身就是一種很稀奇的事吧。」
  其實,艾莉來到卡利耶魯的目的,也是希望有機會幫助這裡的人們,不過那項藍色屬性的終極道具-萬靈丹,是否真的能夠做出來,她也不是十分有把握…
  當晚,就在艾莉一邊想著各樣的事,一邊逐漸感到昏昏欲睡時,她突然隱隱聽到有一陣笛聲傳來(笛聲 ?在這樣的晚上 ?)
  艾莉四下張望,不見道格拉斯的身影,於是她從溫暖的被窩起身,她仔細傾聽,那是一首曲調柔和輕快的鄉間民謠,但是在這樣的夜晚聽來,卻顯得有著些許的悲傷,她起身穿上厚重的毛衣,打開門走入銀白的冬夜之中。
  「好冷…」在艾莉開口的同時,她呼出的水氣立即凝結在空氣中化作一道白幕
  循著聲音的方向,她走著走著竟來到教會後院的墓地…(天啊,竟然有人半夜在這種地方吹笛 ?!)即使艾莉的膽子再大,仍不免覺得有些內心發毛,但正想轉身走人時卻發現一個熟悉身影,定睛一看,那不正是道格拉斯嗎 ?!
  「啊 ~」艾莉驚訝的倒抽一口氣
  道格拉斯本能的迅速轉過身來:「艾、艾莉 ?!妳在這幹嘛 ?」
  「那是我該問的問題吧,你怎麼這時間在墓園吹笛子 ?…該不會是在召喚什麼奇怪的東西…」
  「…我看起來像是什麼邪惡的法術師嗎 ? 」
  道格拉斯收起開玩笑的語氣,正色道:「我是來道別的。」
  「道別?」
  「嗯,向過去道別呀…」他蹲下身撥去眼前碑石上的殘雪,上面斑剝的字跡寫著:米莉雅‧拉克摩爾長眠於此。
  「如果不是因為我的緣故…」
  「那時候我們才13歲,父親第一次帶我去打獵,那時候還跟我們家交情很好的拉克摩爾家當然也來了…」

-----------------------------------------------------------------------------------------------------------------------
[回想]
  道格拉斯:「呿,差一點就擊中要害…」
  歐薩姆 :「喂!牠要跑了啊」
  道格拉斯 :「我來 !」握緊武器、道格拉斯快步追了上去…
  道格拉斯的父親 :「別追了,受傷的野獸是很危險的 !」
  道格拉斯無視父親的警告加快踏步向前一劍刺入了獵物的心臟 :「哼 !」
  受了致命之傷的野獸搖搖晃晃的揮舞著雙爪,道格拉斯仍舊不放鬆的繼續將劍使勁刺入的更深,卻沒有注意到正向自己背部襲來的危險…
  米莉雅:「危險 !」
  道格拉斯只感到背後一股重壓,便昏迷了過去…
  道格拉斯:「那時候她用自己的身體幫我擋下了這一擊,所以我只受了輕傷,而她…」
  「……」
  「我還記得後來啊,歐薩姆對我說:『是你殺了姐姐 !!』這句話時的神情,意外地並沒有憎恨,反而比較像是在責備我太過相信自己的力量所帶來的不幸 …」
  艾莉這才明白,是怎樣的一個往事不斷束縛著他,以及那個傍晚在薩爾布魯克市郊的森林,他為什麼要下那樣的決定。
  「這是首為到遠方旅行的人送別的曲子,歌詞的最後一句說著:『朋友啊,即使無法再相見,我仍會在心底深處,保留著你的位子…』」
  道格拉斯說著,拿出剛剛演奏的短笛,再次吹起了悠然的旋律,替夜色增添了些許寂寥和哀愁,演奏完畢,他說道:
  「其實一開始就是我自己無法原諒自己,我想這應該是我最後一次來到這裡吧,也該是結束的時候了。」
  「如果不結束過去的話,我怎麼與妳一起邁向未來呢?再也不讓妳擔心的約束,我可要好好遵守才行啊!」
  艾莉笑道:「欸,這樣直接可不像你耶…啊!」
  道格拉斯將艾莉緊抱懷中,在她耳邊低聲道:「嘿,都錯過一次機會了,當然要趕快學乖呀…」

----------------------------------------------------------------------------------------------------------------------
[數日後]
  「唉 ~還沒好嗎 ?」艾莉無聊地看著冒著泡泡的鍋爐,一邊攪拌一邊自言自語。
  一旁艾莉帶來的小妖精皮亞則是忙著跳他獨創的舞步:「轉體三圈半 ~!」
  「不要再轉了啦,你就不能來幫忙一下嗎 ?」
  「好嘛 ~這麼冷,人家想跳個舞取暖啊…」皮亞這才拖著腳步,一邊將半罐中和劑青倒入鍋中一邊問:「北鼻 ~妳為什麼那麼想做出萬靈丹啊 ?」
  「不准叫我北鼻 ~因為我想幫助大家,當然還有…他啦。」
  「這樣啊 ...」皮亞眨了眨眼 `想了一下後說道 :
  「那我可以幫妳…不過,要請我吃起司蛋糕喔,呵呵~」
  「……」艾莉實在很難不用懷疑的眼神看著皮亞。
  「別、別看我這樣,我們妖精族長年幫助人類工作,也是累積了相當的經驗呢,當然多少也知道一些調和的祕方啦 ~」
  艾莉考慮了一下,堅定的說:「可是我想靠自己的力量來做,這樣才算是真正實現了心願。」
  「所以說啦,我只是幫妳啊,不然,我繼續跳舞好了…」皮亞說著又開始擺出那手腳不協調的姿勢來。
  「好啦,好啦…別跳了~」
  「喔 ~那就這麼說定囉,朝起司蛋糕前進~~~!!> <"」
  「不要擅自決定啦 ~」
-----------------------------------------------------------------------------------------
  「哇 ~艾莉,妳真的做到了 !!」道格拉斯高興地抱起艾莉直兜圈子,也不顧她因為熬夜而有點貧血的頭腦正感到頭暈目眩,這當然是因為長年擔心的事終於獲得了美好的結果
  「這樣一來,城裡大家的病都可以治好了 !!我母親也…哈哈,真好!」
  「好啦 ~別再轉了,我頭會暈耶。」
  「啊…對不起呀,我實在太高興了,真謝謝妳 ~」道格拉斯放下艾莉 ,眼神散發著喜悅的光輝
  「沒有啦,這也要感謝皮亞…咦 ?怎麼不見了 ?」
  「不管怎樣,妳真的幫了一個大忙 …」
  「…」道格拉斯看著艾莉的倦容,在疼惜之中突然喚起某種潛在的欲望,他趁著自己嘴角浮出笑意前迅速傾身湊近她的臉頰親了一下。
  「嘿 ~這是獎勵喔」道格拉斯說完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艾莉無奈的說道:「真是的 ~是獎勵你自己吧…」卻沒發現自己其實也正微笑著…
[此時的皮亞]
  「啊 ~好飽好飽喔,可是我還想要再吃…」
  皮亞鼓著肚子、活像隻變形史萊姆般的攤在大片起司蛋糕的殘骸中睡著覺,即使在夢中的世界,他也還是不停的吃著他最愛的起司蛋糕…

**********
『待續 ~★』
**********

*******************
第8話『夢中的真實』
*******************
  在一切被視為「日常」的平凡生活裡,總是還存在種種令人驚喜與感傷的事,這也許就是所謂戀愛吧─因為喜歡而感到喜悅或是不安,都是同樣令人感到如此深刻地不可思議。

  隆冬中的卡利耶魯,白晝僅停留短短的數小時,無邊際的夜晚像是吞沒一切的黑色浪潮緩緩覆蓋而來,以至於連時間的存在感都變的相當薄弱,風帶來的雪花吹打在窗戶上,堆積了一層厚重的寒意,由於酷寒與風雪讓交通變的不便之故,大家都躲在屋子裡閒的發慌,而這樣一成不變的日子更是無聊到讓人提不起勁…

  「沒材料了所以在跳舞…」皮亞有氣無力的旋轉著。
  「呀 !!> <"」也許是不小心,皮亞一頭撞上了正坐在火爐旁發呆的道格拉斯
  「喂,想去外面吹風嗎 ?」道格拉斯火大的一把拎起皮亞,害他嚇的大叫:「虐待兒童啊 ~!!」
  「胡扯,你的年紀都比我大多了吧,天知道你們到底活了多久…」
  「ㄅㄨ~ >~<」皮亞對道格拉斯做了個鬼臉
  「嗯…別吵了啦」艾莉在一旁無精打采的說道,道格拉斯這才放下皮亞。
  「看來…冬天還很長呢…」
  「不過祭典不是快到了嗎,到時一定會有許多事可以做的」
  道格則仍是懶懶的答道:「嘿,到時候妳就知道了。」

----------------------------------------------------------------------------------------------------------------------
  鍊金術,也許真的可以創造出無限的可能吧,但是人自身的可能性卻又遠遠超出了鍊金術的範疇。這是最近艾莉深深體會到的一件事,對於這樣的可能性,艾莉感到雀躍不已。她似乎感到曾經有過的迷惘都消失了,這一方面或許也是因為心中有了可以依靠的目標的關係吧。而她也發現原本在她面前都在裝酷的道格拉斯也漸漸的開始不經意露出最自然的一面,這表示她們終於可以像"一家人"一樣沒有隔閡的生活在一起…

  門碰的一聲摔上「啊 !你偷看我換衣服 ?!」裡頭傳出道格拉斯的吼聲。
  「什麼偷看,你自己房間門沒關還說 !」門外的艾莉不甘示弱的回嘴。
  「我怎麼知道妳會經過啊…」門裡含混的傳出道格嘟嘟嚷嚷的抱怨聲,顯然是對艾莉投降了。
  這天是卡利耶魯每年一度的冬日祭典,在這個屬於冬日的城市,由於地底溫泉的熱氣固定會在這天前後噴出一段時間,帶來足夠的溼度與熱度,使得人們可以可以在嚴冬中在室外活動,於是為了紓解漫長冬季的煩悶,就選擇一天做為聚會交誼的日子。
  「真是…快點啦 …」
  「好啦 ~ 還不都是因為妳在那妨礙的緣故…」道格推開門走了出來,他換上了一件灰黑色的皮質軍服,領口與袖口有著白金色的勳章樣式。
  艾莉假裝沒聽到道格的抱怨,仔細的盯著那衣服合身的腰線還有肩膀一邊嘖嘖稱奇的讚美著:「好看耶 ~」
  「妳喜歡就好…」道格微笑了一下,但即使這樣掩飾還是藏不住顯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他只好開口說道:「那麼我們快走吧,今天天氣不錯,都沒有風雪。」

--------------------------------------------------------------------------------------------------------------------
  燦爛的煙火在天際迸射開來,在風中散落一場火雨,並同時發出巨大的爆音,但仍遮掩不住人們爆出的夾雜著歡笑與尖叫的喝采聲。會場中風笛、鈴鼓與許多艾莉知道或不知道的樂器吹奏著和諧悠揚的夜曲,四周架著的許多高聳的布幔與帳幕,是人們用來引導、保留場地中央一個不斷噴出、散逸的地熱蒸氣,昏黃的天色下可以看到許多人潮在帷幕中穿梭,還有更多的人正在聚集過來。
  「啊 !道格 !你也過來拿吧 ~」站在一個大木桶前的男子熱情的招呼他,在道格拉斯反應過來前,他手中已經多了兩杯滿溢氣泡的酒。
  「喝喝看吧,可以讓身體暖和一些。」道格說著就遞給了艾莉一杯,艾莉還沒將杯子拿到手就先聞到了一股令人精神暢快的清新甜香。
  「哇 ~好香喔,還是溫的呢…這味道是水果混合香草?可是這個喝了不會醉嗎 ?」艾莉接過杯子,隨口問道。
  「放心啦,這充其量只能說是一種酒精飲料而已,除非你喝很多,不然是不會醉的。」
  不過艾莉早在道格開口說明前就已經喝下了好幾大口「嗯,味道也很棒耶 ~」
  「妳對吃的動作特別快喔?」道格拉斯好笑的瞥了艾莉一眼,仰頭將自己的酒一飲而盡,然後將空杯子擱在一旁,東張西望的看著熱鬧的會場,艾莉馬上猜出了他的心意:「想跳支舞嗎 ?」
  「好吧,我陪你,但你可要銘記在心啊。」道格拉斯習慣性的搬出他那套說辭,不過這當然早已經唬不了艾莉。
  「自己想的話那還裝什麼客氣咧。」艾莉伸出手,本來還有些期待道格拉斯親吻她的手邀舞,不料卻被一把抓住給拉進了會場,雖然說這是意料中事,但總還是有那麼些小失望。
  音樂持續傾洩、紛亂的彩色碎紙片飛揚,在會場中的道格拉斯牽著艾莉的手,心中想著:雖然已經比朋友還要更加親密許多,但兩人的關係真正能稱作戀人嗎?似乎總還是少了些什麼,這樣的停滯要延續到何時呢?要決心跨出下一步比想像中還要更加困難多了,因為喜歡而更加不安,害怕想要確定反而會破壞現有的關係,但是也不能一直就這樣維持現狀…也許又是在酒精的作用下,他也在心底暗暗決定不要再猶豫下去了。
  他想著想著就隨口問道 :「艾莉,你畢業後想做什麼呢 ?」
  「嗯 ?啊…突然這麼問的話…」
  「跟其他人一樣想開間魔法道具工房嗎 ?」
  「嗯…那的確是個很穩定、很傳統的工作,但是…」
  「但是…?」
  艾莉突然像是想起什麼 :「那你呢 ?你會留在薩爾布魯克嗎 ?」
  「我想會吧,我很喜歡騎士團的工作,而且…嗯…我看啊!妳要是沒人看著的話不知道會鬧出什麼事來 ?」
  艾莉抬頭正準備抗議,卻看到自己的身影映照在道格拉斯堅定眼神深處,忽然明白其實他真正想說的是『我想留在妳的身邊』
  「那…你可要看好喔…」艾莉感到有些許地驚喜,一邊又想掩飾忽然湧進眼框中的淚水。
  「啊,我會的,我會一直好好看住你的 …」道格拉斯接著說:「只要妳願意一直在我身邊的話…」
  吵雜混亂的會場中兩人靜默地踏著規則的舞步,艾莉忽然有一種想要狂奔出場外的衝動,但她只是緊握住道格拉斯的手,思緒飛快流轉:(曾經,在我們初見面時,我也覺得或許這雙手或許並不怎麼可靠,但現在卻是這雙手成為我的力量並守護著我…)
  道格拉斯見艾莉不說話,連忙接口說:「當然啦,這雙手還並不完全可靠,但只要妳陪著我,總有一天相信一定會堅強到足以支撐一切…」
  「不用再說了…」艾莉發現自己的聲音有些顫抖,但不是因為兩人竟然剛好想著同一件事的巧合,而是因為自道格拉斯手心傳來的暖意讓她回憶到許多自相遇之時起發生的事。
  「我知道、我都知道…」 她低下頭呢喃著
  「你是怎樣一直默默努力著…不管是向恩戴克或是海龍挑戰,你都是…」
  道格拉斯打斷了她的話:「一起生活吧。」
  「從今以後不論是怎樣的事,都一起渡過,好嗎?我已經無法想像沒有妳在身邊了。」
  「……」艾莉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雖說這確實也是她所希望的,但她還是覺得一切來的太突然了。
  (為何我不乾脆的答應呢…)
  「嗯…不用馬上回答啦,畢竟這是一輩子的事」聽到道格拉斯的口中說出『一輩子的事』這幾個字,艾莉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無名的勇氣與暖意。
  (只要是與你在一起的話,不論什麼障礙一定都可以跨越吧…)
  她脫口而出:「我會的…我會與你一同渡過。」
  「真的嗎,艾莉…」道格拉斯一時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願意與你一同渡過」 艾莉抬起頭看著道格拉斯,堅定地把話說完:「不論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
  一切都彷彿像是場甜美的迷夢似的,昏黃的火光、輕快的音樂、與空氣中混雜淡淡酒香…但艾莉知道再也不會有比此刻更真實的感受了。

**********
『待續 ~★』
**********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