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創全新的冒險!RPG定義再進化《魅影再臨》王者霸業由你開始!展開一段傳奇且熱血的故事~
abel ( 邁入骨灰一族 )
Lv. 34 | 文章數:259 | 推薦數:17 | 被推數:276 #1. 2010-01-02 18:11:24
為什麼流淚
為什麼如此互相傷害
為什麼總是
與你擦肩而過

**********************
第5話『Cursed Crimson』
**********************

  尖銳的金屬撞擊聲與受晚風吹拂,從地面輕掃而過的樹葉所發出的沙沙聲響,不協調的同時在原本靜謐的森林中響起,艾莉藏身在一處矮灌木的後方看著道格拉斯與不知名的盜賊交戰著,心跳隨著兩人的腳步時而加速、時而凌亂。

  「你在猶豫什麼 ?!道格拉斯 ?不認真一點的話可是會受傷的喔」銀白色頭髮的盜賊壓抑著喘息說著,兩把鋒利的劍正互相交迫、維持著一種窒息的、危險的平衡。
  道格拉斯咬牙道:「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做這種事 ?!」
  「哼…你當然不能夠瞭解了…依照願望實現了夢想,過著幸福生活的你又怎麼能夠理解呢 ?」
兩人後退一步,再度成為僵持對立的局面。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
  「是嗎,算了,反正我想以你的頭腦的確也無法同時想太多事吧…」
  盜賊撇了撇嘴說著 ,輕蔑的態度讓艾莉感到十分生氣,只是怕增加道格拉斯的麻煩,她還是忍耐下來了,畢竟愛賽兒已經落入對方手裡。
  「你到底要怎樣 !」
  「這不是明知故問嗎 ...如果不想讓我把人帶走那也可以,你就付50000枚金幣吧!」
  「你開什麼玩笑 ?!那是不可能的 !我哪來那麼多錢 ?!你趕快回頭吧,雖然我不知道你現在為什麼做這件事,你現在回頭還來的及…」
  那人冷哼:「回去哪裡?我的過去不是被你破壞殆盡了嗎?你也嚐嚐沒有退路的滋味吧,快認真的與我一戰!」
  「…」
  終於,道格拉斯答道 :「好 !如果這就是你的選擇…」
  「這樣才對…」緩緩的 ,兩人舉起了武器
  一種寒冷而顫慄的肅殺片刻間充塞在空氣之中

-----------------------------------------------------------------------------------------------------
「喝啊 ~~~」
  激鬥的兩人一邊吼叫著一邊快速的移動腳步,離艾莉隱身之處越來越近,互擊著的劍迸射出的細碎火花好幾次乘著風落在艾莉的面前,艾莉緊張的連呼吸都差點忘了,就在此時,道格拉斯的腳被地上突起的樹根絆了一下,只是這麼一瞬間的空隙,利刃便從他的右臂一閃而過,飛散的鮮血在空中劃過一道細長弧線,艾莉在昏暗中只聞到血腥的氣味,然後,帶著鹹味的熾熱液體自臉頰滑落,也不知是血還是她自己著急的淚水。
  「道格拉斯 ~~~!!!」艾莉尖叫道,她腦中一片空白,唯一能想的事情只有不重複著:(道格拉斯受傷了…他受傷了 !!)
  她的聲音讓兩人停頓了一下,隨後,道格拉斯的吼聲打破了沉默:「艾莉,妳來幹什麼 ?!快逃 !!」
  但是太遲了,盜賊的手下們早已一擁而上,抓住慌亂的艾莉。
  「啊 !」
  不知道是否因為映照著夕陽最後一抹餘暉的關係,艾莉驚駭的發現在道格拉斯湛藍眼眸的深處竟發起一種朱紅色的、地獄般的憤怒,彷彿就連那頭被風吹動的紅髮,都要一併燃燒起來似的。
  「你們敢…傷害艾莉 !」道格拉斯平靜的說著,一方面任由鮮血順著僅被劃傷的手臂流下,在聖騎士之劍的鋒芒不斷凝聚、滴落,這景象使他的話語中隱含了難以言喻的恐怖感。
  「道格拉斯…」明白道格拉斯是為了自己,但在這慌亂的一刻,面對從這沒見過的他的一面,就連艾莉也感到些許的害怕,但似乎竟然也有著一點欣喜參雜在其中。
  盜賊收起嘲諷的語氣正色道:「你放棄吧,現在已經有兩個人質在我手上,你又受了傷,還想怎樣呢?這次,是你輸了!」
  「歐薩姆,我道格拉斯,身為薩爾布魯克騎士團成員,如果讓護衛的人在我手上出事,我會很困擾的…」
  頭一次,艾莉聽到那盜賊的名字,許多疑惑充斥在她心中,但是令她驚訝的,是接下來的一段話:「…我知道,許久之前的那件事,是我對不起你,如果只有我一個人的話可以任由你怎麼處置,但是現在!我不能讓我最重要的人受到傷害。」
  「哼,是嗎?你終於也會在意有人被傷害呀?」歐薩姆似乎想起甚麼恨事,又被激怒了起來。
  歐薩姆將散亂的頭髮綁起,繼續說道:「哼,那就最後 ...來結束那段不愉快吧,這次你可要乾脆一點,否則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的…」
  「…」
  道格拉斯微微抬起頭,閉上雙眼舉起聖騎士之劍,艾莉看到在他睫毛上有光芒閃爍著…
  (淚…)看到他的表情,艾莉似乎意識到什麼,但又在一眨眼之間又溜走了…
  「啊啊啊啊啊 ~~~!!」伴隨著彷彿要震裂土地的吼叫聲,歐薩姆將劍間對準了道格拉斯,以破竹之勢遞出,同一時間,道格拉斯踏出腳步將高舉的劍劃下一道弧光…
  「休伯特 ~強襲!!」
  「不要 ~~~!!」命運總是殘酷的在最後一刻才真相大白,艾莉似乎也在這瞬間終於體會那眼淚的意味,不論結果為何,道格拉斯早已做好犧牲的準備,那沉重的過往枷鎖,不僅是他唯一無法說出口的事,也壓得他無法筆直地向光明處伸展,形成橫阻在他面前的巨大障礙…

-----------------------------------------------------------------------------------------------------------
  在昏暗的森林中,時間彷彿靜止了一般,艾莉不可置信的看著道格拉斯緊壓著胸前的創口,仍止不住泉湧的鮮血,艾莉幾近瘋狂的吶喊:「道格拉斯 ~~~!!」

************
『待續 ~★』
************

*********************
第6話『Atrabilious Azure』
*********************

  混亂中艾莉幾近瘋狂的吶喊:「道格拉斯 ~~~!!」 她掙扎著想跑向道格拉斯,無奈卻被盜賊們以可憎的蠻力抓住。
  「讓她過來」歐薩姆出奇不意的一道命令使盜賊們十分錯愕
  「首領,可是…」
  「沒關係,讓她過來。」
  於是盜賊們放開艾莉,她立刻奔向跪倒在地上的道格拉斯身旁。
  「道格拉斯,你流了好多血」艾莉著急的說著,卻又不知該如何是好,如果將劍拔起來的話,一定會造成內出血而失血過多的。
  「艾莉…哈,真是沒用呀,沒想到會…讓你看到我這個樣子…」面對艾莉,道格拉斯再次溫柔的笑著,然而這樣的笑容卻讓艾莉有一種說不出的心痛。
  一旁的歐薩姆插口道:「你這個混帳…那瞬間你又在猶豫什麼,為什麼劍鋒偏離了?」
  「果然我還是在意…那時候的事」
  「笨蛋 !!你以為這樣我就會原諒你了嗎 ?!」直到剛才都還是盛氣凌人的歐薩姆,口氣竟轉為有些許的無奈。
  「真的,我好像傻瓜一樣…可是我不想再傷害任何人了,不管是為了什麼樣的理由…」
  「所以,再也不要 ...唔 !」
  「你夠了…你既然有幸進入騎士團,卻竟然這樣糟蹋自己的人生,你的傷要想辦法治療才行,在分出勝負前我可不允許你就這樣逃走 !」歐薩姆試圖阻止道格拉斯說下去。
  但他仍繼續說道「艾莉…」
  「道格拉斯…」艾莉抓著道格拉斯的手,輕靠在自己的臉頰上感受那股令她感到十分安心的溫暖,輕撫著艾莉的臉,道格拉斯繼續說:
  「對不起…好多事都沒有告訴妳…我本來以為可以一直…在妳身邊的。」
  「你在說什麼呀,不要這樣說…」艾莉苦笑著,不捨的看著道格拉斯,突然覺得自己竟是如此渺小無力,身為一個鍊金術士的她卻甚至無法減輕一點自己最關心的人所受的痛苦,艾莉心想:
  (我到底是為了什麼才學習鍊金術的呢…要是能夠像瑪莉姐姐一樣的話,一定…)

-------------------------------------------------------------------------------------------------------
[回想]
  小時後的艾莉 :「…咦 ?這裡是…?我怎麼了?」
  ???:「啊,妳醒啦,妳原本病倒了,不過現在已經沒事了,還是要好好休息喔!」
  小時後的艾莉 :「啊,對喔,我生病了…」
  艾莉的父母 :「艾莉 ,是瑪莉姐姐把妳醫好的喔 ,快向姐姐道謝」
  小時後的艾莉 :「謝謝瑪莉姐姐~ ^^」
  瑪莉 :「不用客氣,這是身為鍊金術士該做的。」
  小時後的艾莉 :「鍊金ㄕㄨˋ士 ...?」
  瑪莉 :「對啊,鍊金術士^^」
  小時後的艾莉 :「哇 ~那我長大以後 ,也要像瑪莉姐姐一樣當鍊金術士幫助很多人 ~」
  瑪莉 :「呵呵,艾莉真是個好孩子呢」
  「妳又哭了…真是傷腦筋的傢伙…」道格拉斯用顫抖的手指抹去了艾莉的淚水,這才將艾莉從回憶中拉回來。
  「…」一直到剛才都還如烈火灼燒般的傷口,不知不覺中竟奇蹟似的漸漸不痛了,道格拉斯知道那意味著什麼,於是他終於真正能夠坦白的說出一句內心話,他向艾莉說道:「艾莉,我…好喜歡妳…妳…是怎麼想的呢?」
  「!!」
  「……」聽到這句突然明明是等待以久的告白,艾莉卻反而感到悲傷不已,蓋過了她的擔憂與喜悅等種種紛亂的情緒。
  「你真傻,真傻…我當然也…」艾莉握住道格拉斯的手,深怕一放開他就這樣消逝而去,彷彿靜靜地、緩緩地沉入一潭冰冷深水中般
  「…謝謝妳…妳要保重自己…」
  「道格拉斯 ~~~~!!」

-----------------------------------------------------------------------------------------------------
[數日後,薩爾布魯克皇城內]
  恩戴克:「他的情形怎麼樣了 ?」
  醫師:「沒有什麼大礙 ,應該馬上就會清醒了,呵…果然年輕就是本錢啊。」
  恩戴克 :「即使如此,他也太亂來了…既然沒事那就好,真是麻煩你了。」
  醫師轉身離去後 ,空蕩蕩的長廊上只剩下了恩戴克一人,她突然想到 :(那女孩應該還守在那吧)於是他推開了醫務室的門…
  「啊,恩戴克先生」艾莉一邊揉著惺忪的睡眼一邊趕忙起身打招呼
  「好了,妳也該休息一下了,餓了吧,我去叫人拿些吃的來…」
  「我沒關係的 ...對了,剛剛醫師說的是真的嗎,道格拉斯馬上就會醒來了嗎 ?」
  看著艾莉急切的眼神,恩戴克摸摸她的頭 ,安慰道 :
  「當然,我們皇城的醫生說的話不會錯,妳可以先去休息了。」
  「太好了!不過,我還想再待一會兒…」
  「不行,妳已經在這待了三天,再這樣下去還得了,快去休息!」恩戴克講話自有一股威嚴。
  「…好吧」艾莉垂頭喪氣的準備收拾東西回家 ,就在這個時候一旁的道格拉斯卻悠然轉醒…
  「嗯 …?」
  「啊 !道格拉斯 !你醒了嗎?」
  「…啊 ? 天使 ??我…這裡是天堂嗎 ?」道格拉斯茫茫然看著艾莉,不知所云了起來
  「道格拉斯 !振作點 ! 我是艾莉啊 !」他的反應讓艾莉著急到眼框的淚水都快流出來了
  「……」
  「...噗 !哈哈哈 ~我是開玩笑的啦 ~」其實道格拉斯早就醒了,只是想聽聽艾莉與恩戴克講些甚麼,本來還想繼續裝傻的他看到艾莉的反應忍不住笑了出來。
  「真是 ~人家那麼擔心你還這樣…」連日來的擔憂在此刻忽然釋放出來,艾莉的眼淚終於不自覺的流下,道格拉斯疼惜的輕輕摟著她,說道:
  「是啊,妳一定累了…」
  艾莉抓著道格拉斯的胸口哭著:「我還以為會失去你…以後不許你再這樣了!」
  「嘿,我現在有了妳,可沒那麼容易就放棄努力…」道格拉斯輕撫著艾莉頭髮的粗厚手掌突然停了下來,過了一會他緩緩的說:「…艾莉。」
  「嗯 ?」抬起頭來看著道格拉斯的艾莉眼中仍透著晶瑩的淚光
  「妳不要靠在我身上啦…我現在沒有穿衣服…」道格拉斯覺得自己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呼吸似乎越來越急促,到最後不得不將喘息壓抑著。
  的確 ,透過薄薄的被單正傳來道格拉斯溫熱的心跳鼓動。
  「啊 ?!」艾莉慌亂的坐回床邊,發現兩人的臉頰一樣的火紅,往四周看了一下,恩戴克不知道早在什麼時候已經離開房間了…
  看著道格拉斯紅著臉將滑落的被單再次拉高,艾莉忍不住在內心抱怨:「吃虧的人是我吧 ...」

-------------------------------------------------------------------------------------------------------------------------
  就這樣又恢復到平凡的日子,時間過的很快,紅葉落盡後,冬天的氣息已瀰漫在薩爾布魯克,可苦了住在保暖設備並不好的鍊金學院宿舍的學生們。
  「天啊,真是冷斃了…」愛賽兒捧著熱風布袋抱怨。
  「喝茶嗎 ?」諾狄斯說著倒了一杯加了熱牛奶的神秘香草茶遞給愛賽兒
  「謝謝…不知道那兩個人現在怎麼了,這種時候還到北方去,果然是傻瓜啊!」
  諾狄斯輕皺了一下眉頭 ,但是他溫和的口氣還是一樣沒變:「不是妳鼓吹他們的嗎 ?」
愛賽兒輕啜了一口熱茶,然後將骨瓷茶杯小心地擱在銀盤上說道 :「說的也是…不過既然艾莉認為這樣的選擇是對她最好的,那我們與其擔心還不如祝福她們。」
  「那時候 ...妳們三個一起出去採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為什麼回來以後她們的感情會變的那麼好 ?」
  「咦 ?!艾莉沒告訴你嗎 ?」諾狄斯搖搖頭「我沒問,之前的情況也不方便問嘛。」
  「…其實我也不是知道的很清楚,當時我被打昏,然後醒來時…」

------------------------------------------------------------------------------------------------------------------------
  [愛賽兒的回想]
  「…謝謝妳…妳要保重自己…」跪倒在血泊中,道格拉斯的手漸漸從艾莉手中鬆脫開來。
  「道格拉斯 ~~~~!!」
  就在這一刻,從艾莉的胸口有一個東西發出耀眼的淡藍色光芒,隨著越來越強烈、擴散著的溫暖光波動,周圍的人都感到驚訝不已,然後突然像是雷光擊落在枯木上,一陣白熾的熱衝擊襲捲而來…
  「等我回復意識,人已經在自己家的床上了,後來聽說受了傷的道格拉斯,也是在那時候治好的」
  「咦 ?瞬間移動 ?還有…道格拉斯不是在皇城的醫院住了很多天 ?」
  「那只是因為失血過多而昏迷,主要的傷還是那時候…」
  「那是 …?」
  「雖然看不清楚,但不會錯的…是命運之心。」
  「命運之心 ?不可能吧…」
  「沒錯,是我之前叫她戴著的,本來只是希望能帶來戀愛的幸運,但因為兩人的心意相通,所以在那瞬間引出了星之砂潛藏的魔力。」
  「這…命運之心不過是等級4的道具,竟有這麼強大的力量」諾狄斯對於這超越鍊金學解釋範圍的事頗為不能接受。
  「事情就是這樣發生啦,你也知道,使用者對魔法道具的力量影響很大,而這次又是由兩個人的力量所共同產生的。」
  對諾狄斯而言 ,這實在是一件驚奇的事「這…難道就是所謂的奇蹟嗎 ?」一邊說著他一邊又想到:(鍊金術果然是有著無限的可能性啊…)
  「…愛的奇蹟吧」愛賽兒看著諾狄斯 ,心底暗暗發誓:(總有一天 ,我也會有屬於我的奇蹟出現 ...)

----------------------------------------------------------------------------------------------------------------------
  透過凝結著淡淡白色霧氣的馬車玻璃窗,映入艾莉眼簾的是一個白色的世界-遠山朦朧的白色陵線、覆蓋著白雪的常綠樹枝、以及遺落在凍結湖畔,白色的水鳥羽毛,然後漸漸地,從這片無垠的雪白中有一座城門浮現 ,那是一座紀錄了歷史、在風雪中顯得斑駁蒼白的古老建築,慢了下來的馬車木輪在堅石地面上發出粗軋的響聲,道格拉斯洪亮的聲音傳來:「卡利耶魯到囉 ~」
  停妥了馬車 ,道格拉斯打開車門:「艾莉,冷嗎 ?」說著他脫下厚重的車夫用的皮手套,伸手扶艾莉下車。
  「嗯,不會,因為你的手…很溫暖。」艾莉輕輕搖了搖頭,微笑著。

************
『待續 ~★』
************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