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一段傳奇且熱血的故事~王者霸業由你開始!開創全新的冒險!RPG定義再進化《魅影再臨》
abel ( 邁入骨灰一族 )
Lv. 34 | 文章數:259 | 推薦數:17 | 被推數:276 #1. 2010-01-02 18:08:01
********************
第三話「Clair de lune」
********************

  清晨,當最後一抹日出後的慘白天光掙扎著從天際溜走的時候,薩爾布魯克一條空盪盪的街道上傳來馬靴走過石板路的清脆響聲,不久,腳步停止,四周再度陷入靜寂之中,只聽到受驚嚇的雀鳥從屋簷上輕巧飛起的振翅聲。

  碰、碰、碰、碰、碰!!接著伴隨著粗暴敲門聲,響起了與這寧靜早晨格格不入的宏亮嗓門:「艾莉,起床了~」
  「…」又經過了片刻的靜默
  「喂 !妳沒在聽我講話嗎 ~?!」道格拉斯扯開喉嚨吼道。
  「嗯…」艾莉翻了個身便又立刻一頭鑽進棉被中,對昨夜整晚失眠的她而言這麼大的聲音每一聲都像是一把刺進頭部的利刃般令她頭疼欲裂。
  「什麼 "嗯 "!起來啦 !不讓妳知道顧用我是多麼聰明的選擇,我是不會甘心的 !起床 !」
  敲打聲繼續如雷般的襲擊而來,艾莉感到若是她再不起身開門的話這間工房大概就要跟她的腦袋一起爆炸了,因為道格拉斯的聲音似乎一點也沒有減弱或停止的趨勢 ~
  「不要睡覺 ~~~~~!起床 !起床 !起床 !喂 !走了啦 !這、這傢伙…!」一邊拖著因睡眠不足而感到遲鈍的身子緩緩走向大門,艾莉一邊暗自懷疑道格拉斯到底是如何讓那扇老舊的木門發出如此大的聲響而不至於化為粉碎。
  「早啊 ~艾莉」正興致盎然地拿門板來練習節奏感的道格拉斯差點一拳搥在剛把門打開的艾莉身上,他滿面笑容的向艾莉道早。
  「啊 !妳該不會剛睡醒吧」對道格拉斯而言這時間已是平時騎士團開始執行日常勤務的時間了,所以並不算太早。
  「是啊 ~還早嘛…我不是說會去西克薩爾城找你…」艾莉在說"啊"的時候忍不住順勢打了個呵欠。
  「真是悠閒的傢伙…吶 !早餐 !」說著道格拉斯拿出一袋紙包的東西 ,從中散發著艾莉所熟悉的淡淡甜香。
  「起司蛋糕 ?!」艾莉剛剛還揮之不去的濃厚睡意現在竟一瞬間不知全跑哪去了
  「可是…一大早就吃這個好嗎 ?」艾莉遲疑的說著 ,即使如此目光還是不曾有瞬間離開過她的早餐
  「啊 ~囉唆 !囉唆 !趕快吃飽了就出發吧」不等艾莉招呼道格拉斯便大搖大擺的闖了進去 ,因為他知道起司蛋糕就等於這間小工房的通行許可證。

---------------------------------------------------------------------------------------------------
  「啊 ~道格拉斯,等等我啦…」艾莉的動作又變的遲鈍了,不過這回是因為吃了太多起司蛋糕而導致,剛才吃早餐的時候道格拉斯將為自己準備的一份也讓給了她。
  「哼 ~誰叫妳那麼會吃,這下走不動了吧 ?」雖然嘴巴這樣講 ,道格拉斯還是放慢了腳步。
  「怎麼這樣說 ...人家也只有對起司蛋糕才比較沒有節制啊 ~」艾莉委屈的抗議著。
  「怎樣都好,趕快走啦 ~」像是大多數男人陪女人逛街時一般,道格拉斯用不耐煩的語氣催促。
  「你急什麼呀 ~反正去東方台地還不是要花10天才到的了」聽到他這麼說 ,艾莉反而像是要賭氣似的慢下腳步來欣賞那因已不知看過多少次而了無新趣的薩爾布魯克街景。
  「啊 ~我要是一個人走快點 5天就可以到了」
  「當然,你是野生動物嘛 ~我怎麼跟你比」
  「啥 ?!妳吃起司蛋糕時才像野生動物咧 ~」兩人就這樣一邊吵嘴一邊走向薩爾布魯克的城門,心中卻又不免掠過一絲寂寞,因為畢竟等道格拉斯回卡利耶魯後就再也無法像這樣子兩人一起外出採集了。
  「喲 ~感情挺好的嘛…」一個聲音打斷了兩人的思緒。
  「咦 ?愛賽兒 ?!」艾莉驚訝的向她的朋友打招呼,她壓根沒想到會在這看到愛賽兒。
  只見愛賽兒打著一把鑲了繁複蕾絲滾邊的亮白色小陽傘站在城門邊,她走近向艾莉說:   「哎呀 ~是這樣的,因為我的月之實跟酒樹的樹液剛好都用完了…」一面說著,愛賽兒一面拿出紙巾輕輕拭去額上的汗珠,顯然她已經在這等了一段時間。
  「我想,既然妳要去東方台地,那我也順便一起去好了,而且又有俗擱大碗的聖騎士當護衛,呵呵 ~只是…不知道妳們方不方便 ?」
  其實,愛賽兒是替無法誠實表達心意的兩人著急,她這趟來也是為了要看有沒有機會湊合兩人…
  (唉…就憑艾莉和那傻瓜騎士是搞不出什麼名堂來的,真是 ~還要勞駕本小姐出馬)愛賽兒這樣想著。
  「啊 ~好啊好啊 !歡迎妳來」艾莉高興的說道,然後她轉向道格拉斯 :「你贊成吧 ~俗擱大碗的聖騎士先生。」
  「呿…反正我就是廉價嘛,誰叫我窮呢,只要付錢怎樣都行啊…我沒差。」道格拉斯並沒有察覺到他的不悅不是為了騎士的名號被拿來開玩笑,而是因為出現了電燈泡妨礙兩人的獨處。
  「OK,那就這麼說定囉,來 ~行李 !」隨著愛賽兒輕拍兩下手的聲音,立刻有穿著黑色筆挺制服的人從路旁的豪華馬車上搬下來一個大箱子。
  「騎士先生,接下來拜託你了」搬行李的人喘著氣說道。
  「喂 ~這是怎麼回事 !」道格拉斯都還沒搞清楚狀況,那人卻已上了馬車駕駛座飛快的離去了。
  「哎呀 ~你總不會捨得像我這麼一個弱女子自己來搬這行李吧」愛賽兒嬌嗔著說。
  「我要加收小費喔 ~」道格拉斯說著邊脫掉厚重的聖騎士鎧甲,穿著這麼笨重的東西是無法搬運物品的。
  看到道格拉斯所穿黑色高領緊身衣貼附的精壯上身,即使是早已另有心上人的愛賽兒也不禁看的心跳加速,反而艾莉卻沒特別注意到什麼,只想到聖騎士整年都穿這樣難道都不熱嗎 ?
  試了一下重量後道格拉斯埋怨道:「重斃了 ~妳到底帶了什麼啊 ?搞不懂妳是要去採集還是嫁人…」他現在正將鎧甲捆綁好放進麻袋中準備堆到大箱子上,那是他少數的行李之一。
  「什麼啊 ~人家還沒把全套的夢幻寢具組帶來呢 ~只能睡在那像毛蟲般的睡袋裡,醜死了 !」
  「是、是…大小姐…」道格拉斯不想再跟她做口舌之爭,背起行李並仔細感覺重心是否平衡,否則就要重新整理才不會造成骨骼或肌肉受傷,畢竟這是一件頗重的東西。
  「好 !走吧 ~這下我可以用跟妳們一樣慢的速度來走了」道格拉斯仍舊一臉不甘願的樣子
  「嘻…艾莉 ~走吧」說著愛賽兒伸手整理了一下陽傘被吹亂的折邊。
  「喔、喔 ~好…」艾莉加快腳步跟上了愛賽兒,一邊擔心的回頭看道格拉斯,卻發現他正努力的想給背後抓癢,可是因背負的行李妨礙而無法如願,不禁「嗤」的一聲笑了出來,而被發現了窘樣的道格拉斯則表現的漫不在乎的撇過頭去…

---------------------------------------------------------------------------------------------
  不知道是否因為多了一位不速之客的關係 ,一路上道格拉斯與艾莉並沒有太多交談,而愛賽兒則是忙著在心中盤算著該如何使木訥的兩人更親近。
  (雖然有向海美娜老師要來的藥 ,可是真的可以用嗎 ...)愛賽兒又想到海美娜所說的話:「呵呵 ~愛賽兒啊,妳真是找對人了,因為妳是我的學生才給妳這獨家藥方,可別讓英格麗那女人知道了…我跟妳說,只要是公的動物 ,都無法抵抗這藥的效力,更別提那血氣方剛的年輕騎士了。呵呵呵 ~看這下英格麗那女人的笨學生還能不馬上嫁人去嗎 ~這樣一來妳也少一個對手了,喔呵呵呵呵 ~」
  想起海美娜那彷彿墓穴般冰冷而深沉的笑聲,愛賽兒突然覺得要是像道格拉斯這種原本性情就有點激烈的人吃了這藥也許會獸性大發也說不定 ...
  好不容易經過了十天的路程,三人終於來到東方台地,開始了採集的工作,直到第一天的傍晚來臨。
  「好 ~就在這紮營吧」道格拉斯放下行李後伸伸懶腰舒展了一下,即使他身為訓練有素的聖騎士,經過了這幾天折騰也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變的有點不聽使喚。
  「我到河邊去沖一下」道格拉斯迫不及待想要讓冰涼的河水洗去累積整日的溼熱黏膩。
  「喂 ~你不懂何謂女士優先嗎 ?你在這看守東西,我跟艾莉先去」愛賽兒叫住正準備離去的道格拉斯。
  「哦 ~不用我護衛嗎 ?小心遇上史萊姆喲 ?」道格拉斯不懷好意地說道
  「你是色狼嗎 !!我看你比史萊姆危險多了吧 !!艾莉,我們走 !」愛賽兒氣沖沖的拉著艾莉的手走了。
  (真搞不懂艾莉喜歡這傻瓜騎士哪一點,只不過似乎長的有那麼點帥又是聖騎士就跩個二五八萬的…還是諾狄斯溫柔可愛,呵…)愛賽兒想到諾狄斯,心裡油然升起一股幸福感,便也不怎麼在意道格拉斯亂開玩笑了 ...

----------------------------------------------------------------------------------------------
  兩人找了個淺水處,將身體泡在水中,愛賽兒一邊撥開順著溪水流下的樹枝一邊問道:「艾莉 ...妳到底對那傻瓜騎士抱什麼樣的看法啊」她習慣將道格拉斯稱呼為"傻瓜騎士"。
  「耶? ...我也 ...不知道耶 ...」艾莉對突如其來的問題顯得有些不知所措,只是將視線盯在那漂流而去的細碎枝葉 ,直到它淹沒在遠處的波流中。
  愛賽兒更加一針見血的問:「等到他不在妳身邊了,妳會有什麼感覺呢?」,她覺得對艾莉用暗示是行不通的。
  「會覺得 ...非常寂寞吧 ...」雖然道格拉斯總是用那樣的語氣說話,而且也並不特別溫柔體貼,但是如果再也看不到他那志得意滿的微笑、如果他不再到工房中亂吃東西、如果西克薩爾皇城門口看不到那穿著藍色鎧甲與純白披風的熟悉身影 ...那對艾莉而言薩爾布魯克就像是少了什麼似的不對勁吧。
  「妳真傻 ,只是那樣嗎 ...唉,那妳有沒有問他為什麼要回故鄉呢?」看到艾莉困惑的樣子,愛賽兒也不好意思再逼問下去,便轉移了話題。
  「沒有,因為那或許是他的私事 ...我看他最近似乎總有什麼煩惱的樣子 ...」艾莉想起那日在自己面前流下淚來的道格拉斯,要不是那當下自己的心情也很亂,她一定會感到驚訝的,因為那是從她認識道格拉斯以來第一次看見他的淚水 ...
  (他到底有什麼煩惱呢 ?)艾莉不斷思索著
  「妳何不試著幫他分擔一些煩惱呢」
  「他不會接受的,他說過『自己的問題要用自己的力量解決,求助別人也只是想聽自己想要的答案而已』。」這句話是以前艾莉為了與愛賽兒之間的友誼而煩惱時道格拉斯所說的話。
  「嗯 ~蠻像是他會講的話,不過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有時還是需要別人的幫助才行,如果不試著去相信、去接納別人的話,是什麼都不會改變的」
  「說的也是,我想 ...不論什麼事,不試試看是不會知道的」在愛賽兒的鼓勵下,艾莉終於有了一點積極的勇氣。
  「嗯 ...我為你加油 !!」
  「謝謝 ~我會努力的。」

------------------------------------------------------------------------------------------
  艾莉與愛賽兒從河邊起身時月亮早已高掛天上,在緩緩流動著的薄雲後散發出一輪光暈。兩人回到紮營地發現道格拉斯脫了上衣呈大字型倒在營帳前呼呼大睡,不時還像隻小妖精般翻來覆去的,因為天熱的關係,月光下他黏滿草屑的胸前與背上凝聚著靜靜地反射著光輝的汗水。「真是邋遢的男人啊」愛賽兒埋怨道,要不是看在艾莉的份上,她還蠻想賞這隻癱在地上的動物一腳的。
  「艾莉,妳要是想嫁他的話,可要做好為他整理凌亂房間的心理準備喔」
  「討厭啦 ...愛賽兒 ~」
  「嘻 ...我先進去睡啦」愛賽兒說著揭開營帳前的布廉,小心翼翼的跨過道格拉斯進到最多只容的下三人的狹小空間裡。
  要進營帳前艾莉低頭看了一下道格拉斯,驚訝的發現他那頭紅褐色的頭髮在蒼白的月光下竟是呈現出深沉的藍灰色,她蹲下身來撥掉夾雜在他凌亂頭髮中的枯葉碎片,凝視他安詳的睡臉,艾莉不自覺地輕聲說道 :
  「為什麼睡著的你,看起來竟是如此寂寞 ...」

**********
『續第三話★』
**********

******************
第4話『蒼紅之刃』
******************

  夏末秋初的艷陽毫無保留的照射在東方台地空曠的草原上,鮮綠原野上的長草在微風吹動中閃耀著如海潮般的波光,奮力爭取著在冬季來臨前今年最後的伸展機會,來到這裡採集的三人,在一棵茂盛的樹下一邊乘涼一邊享受著山間飄來的清新氣息,與樹海枝葉摩娑所發出的自然音律。
  「…13個月之實、15個楢木、8個重力石、14個酒樹的樹液…哇 ~籃子都已經採集滿了!」艾莉正檢視著採集的成果 -今天是她們來到東方台地一個禮拜的日子。
  「啊,我也差不多…」愛賽兒附和道
  「…嗯?是嗎…那就準備回薩爾布魯克吧…現在別吵我」一旁的道格拉斯懶洋洋的說道,翻過身繼續他的午睡。
  艾莉一邊擦汗一邊將道具分類收好,不可思議的說道「真服了他,這麼熱還睡得著」
  「男生還真好,只要覺得熱就可以把衣服脫掉 ...」愛賽兒怨嘆道 - 這幾天來她每天都看到同樣的畫面,道格拉斯不覺得不好意思,她可是覺得挺尷尬的。
  「…難道他都不怕會被蟲子咬嗎。」愛賽兒顧左右而言他的說著,深怕自己被艾莉誤解,這點她倒是白擔心了,因為接著艾莉若無其事的說了一句驚人之語:「就說啊 ...他看起來就是很美味的樣子…」
  「…」聽到這句話,愛賽兒差點將手上拿的神秘香草茶給打翻
  「艾莉…妳會不會覺得這句話有點不太適當…」
  「咦 …啊 !好像是喔…哈哈,不過我是說在蚊蟲的眼中啦,哈哈哈…」在愛賽兒提醒下艾莉這才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真是,妳們有些地方還真像呢…」對於艾莉的遲鈍,愛賽兒雖然早已習以為常,但還是忍不住抱怨。
  「我 ?和道格拉斯 ?…可是,我卻無法了解他的想法…」艾莉說著往道格拉斯的方向看了一眼,他正癱在一旁的草地上呼呼大睡。
  愛賽兒壓低了聲音:「妳有試著了解嗎 ?」
  「他總是笑著說『沒問題、交給我吧 !』,彷彿一切都很順利似的,可是這樣反而更讓人擔心了。」
  「這樣…」一時之間,愛賽兒也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兩人都沒再說什麼,樹枝間傳來的鳥鳴適時地取代了這段靜默。
  「不用擔心啦 ,艾莉 !妳想 ,像他那樣沒有隱藏的人 ,怎麼會想那麼多呢」愛賽兒輕拍艾莉的肩膀,試圖找理由安慰她。
  「…嗯」
  「愛賽兒…我想…這還給妳,謝謝妳的好意。」那是幾天前剛到東方台地時愛賽兒拿給艾莉的藥…

----------------------------------------------------------------------------------------------------------------------
[回想]
  「艾莉,這給妳」
  「咦 ?這是什麼」
  「該怎麼說呢…這應該算是類似"眼中只有妳"的藥吧,只是效果可能比較激烈罷了…」愛賽兒不敢說這是海美娜老師給的。
  「咦 ?!為什麼要給我這個呢 ?」
  「傻瓜 ,當然是讓道格拉斯"不小心"吃下去囉…」
  「耶 ?!!可是…」
  「一開始我是要幫妳騙他把這藥吃下去的 ...可是我想了一下,妳自己的幸福,當然是由妳自己來決定。」
  「可是…這樣做好嗎 ?」
  「哎呀,鍊金術的目的本來就是實現夢想、為人們帶來幸福啊!」
  「嗯 ...」
  「別猶豫了啦,機會都是稍縱即逝的喔,一但錯過了就只剩下後悔呀。」
  「…那我就收下了,謝謝…」

--------------------------------------------------------------------------------------------------
  「即使利用魔法道具能帶來幸福,但是效力過了還是要靠自己的力量才行啊」
  「艾莉…」
  「好吧,既然妳有這樣的打算,那就努力給我看吧」愛賽兒接著耳語道:
「只是,一定要得到幸福喔 ~」
  「哎呀,愛賽兒,妳真是的…」
  「嘻…」愛賽兒輕撥了一下被吹散到前額的頭髮,繼續說道:「…話說回來,他不是就要離開薩爾布魯克了嗎…難道,妳就這樣讓他走 ?」
  「沒辦法啊…他也有他想做的事,何況我也不能叫他不要回去」
  「那妳可以跟他一起去啊」
  「咦 ?!」艾莉倒是沒想過這個方法是否可行,驚訝的提高了音量,隨即又壓低聲音:「可是…我還有課業,而且這是他的私事,會造成不方便…」
  「妳就是這樣考慮的太多了,如果一直認為"那是他的私事"就會一直無法深入了解他喔!」
  「!」這句話對艾莉真是當頭棒喝
  「況且,以妳目前的成績,即使出去個幾個月,影響也不會太大吧」
  「…」艾莉並沒有太多時間思考愛賽兒的提議 ...
  「…嗯 ?吵什麼啦 !睡個午覺都沒辦法好好睡…」道格拉斯被兩人的說話聲吵醒,本來"下床氣"正要發作,不過他的注意力馬上被艾莉手上的月之實吸引…
  「咦 ?這是什麼 ?看起來蠻好吃的…」說完問也不問就拿了顆月之實,張開大口就咬下去 ...
  「啊 !道格拉斯 !那是調和的道具,不能吃的啦 ~」艾莉急忙說道,不過已經來不及了
  「嗚…」
  道格拉斯皺著眉說不出話的表情讓愛賽兒不禁捧腹大笑「啊哈哈哈…竟然有人把月之實拿來當水果吃,哈哈哈…」
  「咳…呸 !!這是什麼味道啊 !又酸又苦又臭的…」這下剛剛還半睡半醒的他可是完全清醒了。
  「哈哈哈…哎喲…」愛賽兒在一旁笑的眼淚差點流出來。
  「…我要去漱口啦!」出了一個大糗的道格拉斯丟下這句話,似乎有點不好意思的跑走了
  「真是的,愛讓人擔心…」艾莉目送道格拉斯離去時輕嘆了一口氣

--------------------------------------------------------------------------------------------------------
  「好了嗎 ?準備出發囉 ?」終於,一行人結束東方台地的行程,整裝準備回薩爾布魯克。
  「喏,艾莉,這個拿去」道格拉斯說著遞上了什麼小東西給艾莉。
  「啊 !這是寶石草的種子 !真好 !這是不容易發現的道具呢 ~」幾粒晶瑩的寶石草種子在艾莉手上滴溜溜的打轉。
  看到艾莉高興的樣子,道格拉斯壓抑得意之情、慢條斯理地說:「什麼寶石草 ?我是因為 ...剛剛吃掉了妳的調和材料,我又剛好有這個,覺得蠻好看的,所以就送妳當作補償囉,我是說"剛好"喔,我可沒那個時間特地去幫妳找 ...」
  愛賽兒在一旁珍奇的說道:「這是寶石草的種子沒錯啊,可是這個季節怎麼會有 ...」
  「是嗎 ?這叫寶石草的種子喔 ?我只知道它能夠預測氣候。」
  「預測氣候 ?怎麼說 ?」
  「一般它是生長在秋初的,如果它生長在夏末,今年的冬天就會特別早來臨也會特別寒冷 …」道格拉斯淡淡地接著說道 :
  「在我故鄉那邊都是這麼說的。」彷彿在講一件非常遙遠的事似的
  「哇 ~我都不知道有這種事」
  「…」道格拉斯凝視著她的一瞬間艾莉好像感覺到在他湛藍色眼眸的最深處流動著什麼,覺得十分的熟悉,但是想要仔細看清楚的時候卻又消失無蹤了。
  「幹嘛…盯著我看 ?」道格拉斯像是有點心虛又像是有點害羞的撇過頭去,一方面卻還是不忘擺出有點驕傲的架勢。
  「沒有啊,哪有」被這麼一問艾莉也覺得不好意思起來了
  道格拉斯搔著被風吹的略為凌亂的頭髮笑著說道:「...是嗎 ?是這樣啊,哈哈 ...這張臉果然還是很帥氣吧」顯然他過剩的自信心又忍不住開始作怪了。
  「不要耍笨啦 !」艾莉覺得難得的氣氛都被破壞了,不禁有些生氣地轉身快步離去。
  「啊 !別走那麼快啊…」道格拉斯背起沉重的行李,吃力的試著追上
  「唉 ~加油吧」愛賽兒語帶雙關的對道格拉斯丟下這句話後便趕到艾莉的身邊去了。

--------------------------------------------------------------------------------------------------------------------
[回程途中]
  一樣的黃昏,熟悉的薩爾布魯克近郊風景,唯一不同的,只有不捨的心情,再過3天,就回到薩爾布魯克了,也是該和道格拉斯分別的日子。今天的紮營地點是一塊點綴著稀疏青草的乾淨沙地,營帳、樹木與三人拉長的身影在夕日下的地面上交錯出一幅由紅與黑組成的幾何圖案。
  道格拉斯把收集好的柴火堆放成容易燃燒的形狀,拍拍手說道:「今天由我來做晚餐吧」
正當艾莉在驚奇的時候,愛賽兒卻合理地懷疑 :「...能吃嗎?」
  「保證能,儘管放心吧。」道格拉斯一邊說一邊正手忙腳亂地開始整理起食材,看起來實在沒什麼說服力
  「…也罷,就姑且相信你好了」愛賽兒這麼說著一邊心想也該讓艾莉和道格拉斯獨處一下,便說:「那你忙你的,我去周遭走走好了。」
  「我也一起去」艾莉趕忙說道。
  「啊,不用了,我不會走太遠,馬上回來,何況,妳要在這裡監視他做出能吃的料理呀。」愛賽兒回頭說了這麼一句話便走遠了。
  「…」留在營地的兩人則陷入一片沉默,雙方都有許多話想說,卻又不知如何開口。
  「…沒想到你會做菜」艾莉開始了一個無關痛癢的話題
  「啊,是啊,不吃騎士團的伙食的時候,我都是自己煮的,省錢嘛。」
  「我來幫你吧」艾莉一邊幫忙一邊想著愛賽兒的提議 - 跟道格拉斯一起去卡利耶魯 ,可是並沒有勇氣提出這樣的要求。
  「卡利耶魯 ...是什麼樣的地方呢?」艾莉不知不覺的把心中正在想的事說了出來。
  道格拉斯先是有點驚訝,然後露出了溫暖的微笑「...該怎麼說呢」
  「雖然因為氣候不利於作物生長的關係,那裡比起薩爾布魯克,是相當貧窮而且不方便的 …如果不是因為後來銀礦的開採,我們大概到現在都還以打獵維生吧。」
  「可是,我還是覺得那是一個好地方」道格拉斯停頓了一下,認真的看著艾莉。
  艾莉又發現那熟悉的感覺一瞬間在道格拉斯碧藍的眼底流轉了起來,就像是清澈水面上迅速擴散而後消失的波紋
  「呵…妳知道嗎 ?在我們那邊的女孩子,好多都說長大要當薩爾布魯克鍊金學院的學生呢。」
  「而男孩子們則是嚮往著加入聖騎士團…當然啦,我也是其中之一。」
  「聽說騎士團很多成員都是從北方來的呢 ...」艾莉接口。
  「因為我們從小就被帶著一起參加打獵的關係吧,比起南方的人,北方的男人都比較擅長戰鬥技巧。」
  「我也是一樣,從小就跟父親一起狩獵野獸」
  「難怪你面對薩爾布魯克近郊的野獸也都面不改色」
  「呵呵…比起北方冰原的野獸,這附近的只是小case罷了」
  正當兩人聊的正起勁的時候,卻沒想到不遠處的愛賽兒正遇上了麻煩 ...
  「喲…這不是渥邁爾家的大小姐嗎,怎麼一個人在這種地方啊 ?」一個令人生厭的聲音不知從何處傳來。
  「誰 ?!出來 !有膽就不要躲著 !」愛賽兒故作鎮定的叫道。
  從樹叢後走出幾個面目猙獰的大漢,帶頭的一個銀髮漢子雖然相貌不差,卻用不相稱的猥褻口吻說道:「嘿嘿嘿…沒想到妳也有蠻可愛的一面嘛,真是讓人期待呢…」
  「你們是誰啊 !我不認識你們 !你們認錯人了 !」愛賽兒一邊說著一邊慢慢後退,隨時準備拔腿就跑。
  「沒關係,我們認得妳就好了,只要妳在手上,我想多少錢妳父親都願意出吧!」
  (綁架 ?!)愛賽兒心裡飛逝過這個念頭,也沒多想就立刻轉身狂奔逃跑,可是卻被一旁埋伏的手下攔腰抱起。
  「啊~~~~~~放開你的髒手 !!!」又是羞辱、又是害怕,愛賽兒終於忍不住放聲尖叫,聲音在山間迴盪著
  「!!是愛賽兒的聲音 !」道格拉斯和艾莉兩人嚇了一跳。
  「那邊 !!」道格拉斯聽出聲音來源,抄起聖騎士之劍便往樹林飛奔而去,艾莉也盡量以最快速度跟上。
  「啊~~~」愛賽兒一邊尖叫一邊掙扎著。
  「讓她安靜點 !」盜賊手下順從頭領的吩咐,一掌打在愛賽兒的後頸,嬌弱的她立即昏了過去。
  「帶走 !」手下們拿出麻繩將愛賽兒綁住 ,正準備裝進麻布袋帶走
  「等一下 !」道格拉斯喘著氣出現在不遠處 ,用聖騎士之劍直指著盜賊頭領
  「…是你 ?」道格拉斯緊握著劍,竟發現劍尖還是不停顫抖
  「哼,很巧吧,世界真小吶…真是好久不見了,你似乎過的不錯嘛…道格拉斯 !」
在血紅夕陽的照射下 ,聖騎士之劍的刀刃依舊靜靜的閃耀著寒氣逼人的蒼白光芒…

**********
『待續 ~★』
**********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