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一段傳奇且熱血的故事~開創全新的冒險!王者霸業由你開始!RPG定義再進化《魅影再臨》
homecat2001 ( 曼蘿 )
Lv. 8 | 文章數:246 | 推薦數:3 | 被推數:34 #1. 2005-05-30 11:10:59
我把文放在下面的網址,只要加入便可以看到版上的文章。看不到的人,可在一星期後再來這主題,我會把文章再貼在這個討論區內,我不開新的主題了,這樣好像會好一點,因為我好像在洗版…前面的,我一面貼還一面擔心會被版主大人刪文…發表得太亂了,對不起Rina 大人。-_-|||b

http://syby.holy.be/article/viewforum.php?f=200

上面的網址有音樂,而且不用load 太久,聽說基地的版面要load 很久,所以便用了連結的方法。
takahashi ( Rina )
板主優良板主資深板主元旦紀念徽章聖誕節紀念徽章聖誕節紀念徽章2007改版紀念徽章基地8週年慶紀念徽章基地9週年慶紀念徽章基地10週年慶紀念徽章基地11週年慶紀念徽章基地15週年慶紀念徽章
Lv. 40 | 文章數:949 | 推薦數:586 | 被推數:47 #2. 2005-05-30 19:46:46
作者:homecat2001(曼蘿)提到:
因為我好像在洗版…前面的,我一面貼還一面擔心會被版主大人刪文…發表得太亂了,對不起rina 大人。-_-|||b
不會啦!
你想太多了~
我還想謝謝你幫鍊金版添內容、抬人氣咧  ^++++++++^
要不然鍊金版就要沉入海底兩萬里了  ^^""
      好不容易能在22:00前回家的Rina留.
來源IP:...* /
簽名檔
★☆★☆★☆★☆★☆★★☆★☆★☆★☆★☆★☆★
☆融合魔幻與科學的鍊金術會帶給您什麼樣的震撼呢☆
★       請親自來體驗吧!       ★
☆★☆★☆★☆★我是鍊金板主利奈★☆★☆★☆★☆
homecat2001 ( 曼蘿 )
Lv. 8 | 文章數:246 | 推薦數:3 | 被推數:34 #3. 2005-06-07 14:57:53
夜光花的之約~15

柔和的風環抱著大地,把生命的氣息傳遞給地上的生物。剛升起的太陽無私地把光輝帶到地上。這是一個美好的清晨…亦是一切的開始… 
「哥哥,為什麼父王好像很討厭我似的?」走在長長的走廊中,菲利亞抓著帝可斯的衣角小聲的問道。 
「不…才不是呢﹗菲利亞不要亂想。」輕輕的拍拍菲利亞的頭,帝可斯臉帶苦笑的道。 
看到帝可斯不自然的表情,菲利亞沒有再追問下去。她清楚知道那苦笑背後的意思。 
「對不起…菲利亞…」帝可斯使勁的握著拳,現在的他甚麼也做不到。當時的他在心底暗自起誓,不管用甚麼代價,他一定要變得更強,他要替菲利亞實現她的願望。為了達到目的,他甚至可以出賣自己的靈魂… 
像是看透帝可斯所想的,正當菲利亞想說些甚麼的時候,一陣金屬撞擊的聲音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只見在陽光的反射下,一名身穿鎧甲的黑髮少年正迎面朝菲利亞和帝可斯的方向走過去。 
「是恩戴克哥哥。」菲利亞興奮的走上前。 
「菲利亞公主,帝可斯王子早安。」黑髮少年在兩人面前單膝跪下,簡單的行了一禮。 
「恩戴克哥哥,我不是說過在我們的面前不用行禮嗎?還有,叫我菲利亞便可以了,不用公主前,公主後的。」菲利亞笑容滿臉的扶起恩戴克。 
但想不到恩戴克突然用力一拉,把菲利亞抱起。「若不這樣做,我便要低下頭與菲利亞說話,那很不方面。」 
「那這樣,我們便可以平起平坐。」只見菲利亞敏捷的爬到恩戴克的胳膊上坐下。 
卸下平日嚴肅的臉孔,一個會心的微笑浮現在恩戴克如藝術品般的臉上。那是只屬於她的笑容。是她的善良撫平了他內心的傷口。從她降生在世上的那一天,他的生命注定是屬於她的。 
「對了,恩戴克,你這敞前往薩爾布魯克的旅程順利嗎?」看著兩人嬉鬧的情形,帝可斯見怪不怪的問道。 
收起少有的笑臉,恩戴克平靜的黑眸中閃過一絲寒意。察覺到恩戴克的不對勁,當帝可斯還想追問下去的時候,一句破天荒的話打亂了他的思緒。 
「爸爸,這人是誰?」一個金色的身影從恩戴克身後鑽出來。只見恩戴克臉色一沉,氣氛頓時變得嚴肅起來。 
「這人是誰?」帝可斯一臉錯愕的問道。只見那個金色的身影是一個與帝可斯差不多年紀的金髮男孩。雖說倒追恩戴克的女性為數不少,但他卻從沒有聽過恩戴克對那些像貼身膏藥般死纏爛打的女性產生興趣,更不用說有孩子。 
「布瑞多夫王子,請你不要再這樣稱呼小人了,那會有損殿下尊貴的身份。」把菲利亞抱回地上,恩戴克板著臉的對著身後的男孩行了一禮。 
只見那被稱作「布瑞多夫」的男孩睜著狡黠的藍眸,一臉無辜的望著恩戴克。 
「布瑞多夫?」菲利亞仔細的打量著眼前的男孩。同一時間,布瑞多夫亦仔細的端詳著菲利亞和帝可斯。當菲利純真的藍眸對上布瑞多夫的藍瞳時,布瑞多夫對菲利亞露出一個溫柔的微笑。 
「你好尊貴的菲利亞公主,我是布瑞多夫‧西克薩爾。」牽起菲利亞的左手,輕輕的在她的手背烙下一吻。 
一片浮雲阻擋了太陽的光線,為大地帶來短暫的黑暗…像是預言著不幸的降臨…風不知何時發出無聲的悲嗚… 
「很『高興』認識你布瑞多夫王子,我是帝可斯‧弗羅淪斯。」在布端多夫鬆開菲利亞的手的同時,帝可斯立即擋在菲利亞和布端多夫之間。而恩戴克則配合著帝可斯把菲利亞拉離布瑞多夫一公尺的範圍之外。 
「我也很高興能認識你,我可以直接稱呼你為帝可斯嗎?」布瑞多夫一臉笑容燦爛的道。但狡猾的藍眸中閃爍著惡魔般的光輝。 
「當然。」帝可斯也以一貫的笑容反擊。「那我也可以直接稱呼你為布瑞多夫嗎?」緊緊的握上布瑞多夫伸出的手。一道無形的火花在兩人之間爆發出來。 
「恩戴克哥哥,他真的是你的兒子嗎?」抬頭對上恩戴克的黑瞳,菲利亞小聲的問道。 
「不是,他…」恩戴克哭笑不得的答道。但他的說話被一把冰冷的聲音打斷。 
「菲利亞,帝可斯你們在作甚麼?」冰冷的聲音,帶著無比的威嚴,就像是天生的指揮著。長長的黑髮,隨性的任由它們隨風飛舞。深邃的藍眸,帶著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時間並沒有在男人的臉上留下痕跡。在他的眉宇間透露著王者的威嚴。 
「父王?﹗」聲到日夕思念的聲音,菲利亞高興的向著一個高大的身影跑去。 
「菲利亞,難道你的老師沒有教你身為淑女應有的禮儀嗎?真不像話。王室的臉被你丟盡了。」在女孩快要碰到男人的手時,男人冰冷的道。 
陽光照射在大理石作成的地板上,把它鍍上耀眼的金黃色,但同時亦像一道有形的界線,把二人分別開來。 
「對不起…父王…我…我只是…」在男人身前停下腳步,女孩一臉歉意的道。在她水靈靈的藍眸對上男人冰冷的藍瞳時,男人轉開頭以溫柔的眼神凝視著正「熱情」地握著手的帝可斯和布瑞多夫。 
「你應好好的向帝可斯學習。他才是弗羅淪斯的光榮。」男人的語氣帶著像是為了肯定某樣東西的堅定。 
「父王,不是這樣的。請你聽我的解釋。」鬆開握著布瑞多夫的手,帝可斯急急的道。還不忘狠狠的盯了布瑞多夫一眼。 
「不用說了帝可斯。快過來向賓德國王問好吧。」不知何時,一個臉容慈祥的金髮男子已站在黑髮男子的身後。 
「不用了。」賓德國王走到菲利亞身前,伸手輕輕的撫摸著菲利亞的髮絲問道:「你是菲利亞?」 
「你好賓德國王,我是菲利亞,菲利亞‧弗羅淪斯。歡迎陛下來臨本國。我代表我國的人民送上衷心的祝福。」菲利亞連忙向賓德行禮。 
「不用這樣拘謹的。」賓德半跪在菲利亞的跟前。天藍色的眸子對上菲利亞,並露出一個溫柔的微笑。 
「小布,你想往那裡去?」當布瑞多夫正打算溜開的時候,被背對著他的賓德叫住。 
「不…我沒有打算往那裡去。」布瑞多夫一臉可憐兮兮的走到賓德身旁。而帝可斯則好像突然想到甚麼似的走到菲利亞的身畔。 
「菲利亞願意與小布交朋友嗎?」聞言,恩戴克和帝可斯的臉色變得十分蒼白,就好像看到甚麼恐怖的怪物似的。只見他倆併命地對著菲利亞搖著頭。 
但菲利亞的目光完全被賓德溫柔的笑容所迷惑著,完全看不到恩戴克和帝可斯的動作。 
「當然願意。」菲利亞以一個天使般的笑容回應著。 
「你好,我可以直接稱你為小菲嗎?」不等賓德回話,布瑞多夫已握著菲利亞的手,一臉期待的問道。 
「不可以﹗」帝可斯大聲叫道,但話才剛出口,他便驚覺自己的失態。沒有說下去,帝可斯只是不悅地盯著帶著一臉受傷表情的布瑞多夫。 
「哥哥﹗」看到布瑞多夫水汪汪的藍眸,菲利亞忙用雙手握著布瑞多夫的。 
「對不起,哥哥今天身體不適,所以語氣不太好,請不要介意。我是菲利亞,意思是為世界帶來生命的天使。你可以直呼我為小菲。」 
「呵呵~太好了小布。在這裡留學的兩年中,你可以與菲利亞和帝可斯一起學習和玩耍了。」賓德高興的道。 
「兩年?﹗」恩戴克和帝可斯幾乎是同時喊出聲的。 
「對,布瑞多夫會在我們的國家留學兩年。在他留學的期間他會住城堡。以後他便會與你們一起學習。」黑髮男子語氣依然冰冷。 
「那那太好了﹗來小布,我帶你四處參觀。」不讓帝可斯和恩戴克有反對的機會,菲利亞已牽著布瑞多夫的手準備離去。 
「對了,父王,這是我今早在花園摘到的。聽說把這小花加在茶中可以去除疲勞。」在離開前,菲利亞在口袋中掏出一株小小的白菊花,把它遞得高高的。 
「…」但黑髮男子沒有回應,只是冷冷的凝視著菲利亞手中的花。走廊上的氣氛頓時僵起來。 
「真是一株漂亮的花呢﹗」賓德從菲利亞的手中取過花朵,摸摸菲利亞的頭續道:「菲利亞真是一個好孩子。這株花能送我嗎?這是白波斯菊嗎?在我的國家,它可是一種很珍貴的花朵。」。 
「…」純真的藍眸閃過一絲落寞,最後菲利亞以一個勉強的笑容感謝賓德的幫忙。 
在旁的恩戴克和帝可斯的臉色都是一樣的沉。這樣的情景他們早已見慣。每看一次,他們的心便痛一次。但誰也沒有追問原因。因為他們的心中早有答案。 
「若父王沒有別的吩咐,菲利亞便先退下了…對於今天的失儀,很對不起。我會努力練習,做一個稱職的公主。」說完菲利亞便優雅的行了一禮才帶著布瑞多夫離開。 
只見恩戴克與帝可斯的臉色一變。他們各自向賓德和黑髮男子行禮後便紛紛追在菲利亞的身後。 
「恩戴克以後你負責看守布瑞多夫,不能讓他靠近菲利亞一公尺範圍之內。而我則負責菲利亞的安危。不能讓那小子把我唯一的妹妹搶去﹗」帝可斯一邊跑,一面咬牙切齒的向身旁的恩戴克說道。 
「…」黑髮男子緊握著手,無言的目送他們離開的身影。 

「她長得與亞莉嘉一模一樣,除了眼睛…她的眼睛與你的一樣。」扳開黑髮男子緊握著的拳,賓德把手中的花放到黑髮男子的手中。清澈得像看透人心的藍眸,直視黑髮男子藍瞳中隠藏的悲哀。 
「…對她來說…少一份情感便少一個負擔…畢竟她是被女祭司所選上的孩子…」把手中的花小心奕奕凡收好,男子把頭望向一片蔚藍的天空,想得出神的道:「她…一定很恨我吧?」 
「不。在她的心中只有愛。就如你一樣。」順著黑髮男子的目光,賓德略帶感慨的道。「這種花是不能在王城的花圃中栽種的,她是偷偷溜出城去採的吧?」 
風仍然不停的吹,可是那埋藏在心中的悲傷卻不能被吹散。 

~待續~
homecat2001 ( 曼蘿 )
Lv. 8 | 文章數:246 | 推薦數:3 | 被推數:34 #4. 2005-06-07 15:00:00
夜光花之約~16

「轟﹗」嘹亮的雷聲遍佈整個薩爾布魯克。厚厚的烏雲把大地籠罩在黑暗的懷抱中。 

「…」從夢中驚醒,菲利亞回想著剛剛的夢。那是她與布瑞多夫邂逅的情景,亦是悲劇的開始…若當時她肯乖乖的聽從帝可斯和恩戴克的話…或許一切將會哲然不同。 

房內的空氣就如菲利亞的心一般鬱悶。看到窗外黑黝黝的天色,一股不安的感覺襲上心頭。 

「去散個步吧…」拿起放在床沿的劍,菲利亞逕自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門外的燭光透過門縫映在菲利亞冰冷的臉上。清澈的藍瞳中帶著數不盡的悲哀與一絲的恐懼…在這個無風又無月的晚上,一齣好劇將要上演… 

「菲利斯隊長。」負責守門的騎士緊張兮兮的向菲利亞行禮。 

「我要出去一下。」菲利亞壓低聲線冷冷的道。「小心看守這裡,不要讓殿下溜出城。」在經過守門的騎士身邊時,菲利亞小聲的叮囑著。 

「是﹗請隊長放心。」突然一個黑影在菲利亞的身邊閃過,但守門的騎士並沒有注意到。 

在菲利亞的後腳剛踏出城門之際,她突然轉身,並抽出腰間的長,劍,把它架在身前的空氣中。「殿下,請你乖乖的回房休息,不要讓小的為難。」 

「唉…你是怎樣知道的?」布瑞多夫的聲音在菲利亞的身前傳出。而下一秒,布瑞多夫的身影便出現在劍下。 

布瑞多夫那雙難以捉摸的藍瞳以看透人心的目光對上菲利亞清澈的藍眸。他清楚知道即使不能用言語表達感情,在他倆人之間有著一種不能割斷的羈絆,籍著這羈絆,他一定可以把心意傳遞。 

「殿下,同樣的話我不想重覆兩次。」不理會布瑞多夫的話,菲利亞把架在他頸上的劍移開,收回劍肖中,接著轉身離開。 
在黑暗的夜色中,菲利亞的身影很快便被吞沒。留下一臉錯愕的守門騎士和帶著狡猾笑容的布瑞多夫。 

時間的沙漏已經被倒轉,無情的沙粒正一點一滴的落下…在時間的洪流中,有誰能逆流而上,扭轉早已被安排好的命運? 

              ※                ※                       ※ 


夜色朦朧。在黑暗的覆蓋下,一切是如此的安詳。但菲利亞的心中卻升起一種莫名的不安。 

「出來吧。」看著漆黑的夜空,菲利亞平靜的道。「不用躲了。從今天下午開始你便一直在遠處監視著我,你以為我真的察覺不到嗎?」合上藍瞳,感受著被黑暗淹沒的滋味…那是一種寂寞﹑被遺棄的感覺… 

「還是被你發現了。」聲音是從菲利亞的前方傳出。只見一個身披斗蓬的身影從黑暗中步出。「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我的跟蹤技術可是很完美的。」 

「是感覺。畢竟我們相處了廿年…自出生的那天起…」菲利亞略帶傷感的道。 

「是啊…這就是所謂的心靈相通吧?」在黑衣人脫下斗蓬時,一道銀白的光線劃破夜空,把黑暗撕裂。 
在銀光下,兩人的身影被照得通明。金色的長髮﹑深邃的藍眸,兩個有著相同容貌的人各自面對著對方。 

「很久不見了,帝可斯哥哥…」再次睜開藍瞳,菲利亞的眼中露出絕望的哀傷…或許她…早已被遺棄了吧… 

隨著「轟隆」的一聲聲響,鵝毛般的細雨從天降下。醞釀已久的雨…終於落下… 

~待續~
homecat2001 ( 曼蘿 )
Lv. 8 | 文章數:246 | 推薦數:3 | 被推數:34 #5. 2005-06-07 15:00:43
夜光花之約~17

蛾毛般的細雨無聲無息的落下。小小的水點停留在兩人的金長髮上,它們瑟縮著﹑顫抖著,在黑暗之中,它們是無數的眼睛,映出對峙著的兩人的臉孔…雨輕盈的降下…卻像淚不斷的湧出… 

「把那吊飾交出來吧,菲利亞。」帝可斯伸出手,嚴肅的問道。 

「吊飾…不在我的身上。」想不到兄妹再見面的時候竟是以敵人的姿態相對。 

「那是甚麼意思?不要對我說是不小心弄丟了這種低層次的謊話。」帝可斯疑惑的問道,並伸手拔出腰間的劍,把它對上菲利亞的咽喉。 

「信不信由你。」兩雙堅定的藍眸對上,沒有人再開口說甚麼,因為他們從對方的眼裡已找到答案。 

雨,愈下愈大,像是代替兩人心中的淚般,不停的灑下。 

「風…」突然在菲利亞的身前捲起一陣風,把地上的塵土捲起,同時亦阻礙了帝可斯的視線。 

藉著這個空檔,菲利亞縱身一躍,繞到帝可斯的身後。 

「太天真了。」在菲利亞還沒來得及著地,一道閃耀的銀光已在菲利亞的左肩劃出一道深深的口子。鮮血不斷地從菲利亞的左肩湧出。 

「不要忘記你與我是孖生的。」再次把劍架在菲利亞的脖子上,帝可斯冷冷的道。「不想受苦的話便乖乖把吊飾交出來。」 

血伴隨著冰冷的雨落在地上。身上的傷口因被雨水洗滌而痛痛楚加劇。火灸般的痛楚逐漸把心麻木… 

「我已說過不在我身上。」 

「不在身上即你把它藏起來了。你把它藏在哪裡?」劍更貼近菲利亞的脖子,在她的頸上留下一道小小的血痕。 

「我是認真的帝可斯哥哥。」血隨著薄薄的劍身一直滑到劍尖,再往地上落下。 

「菲利亞還記得你說過會為父王作任何事吧?」帝可斯緊定的藍眸緊盯著菲利亞認真的藍瞳。「若那個吊飾不是父王親手交給你的,我會毫不猶豫的的相信你。好了,若今天你不把它交出來,你便把你的命留下來。」反正當你得到吊飾的力量時,你也是死路一條,所以…這個沉重的包袱就由我來為你背負吧﹗ 

藍眸中的緊定是為了保護重要的人而產生出來的,為了她,他可以不惜一切…即使被視為背叛… 

「帝可斯哥哥為什麼你要這樣做?」眼前的景物開始變得矇糊…而眼好像失去了焦距…菲利亞只能吃力的站著,不讓自己倒下。 

「菲利亞﹗」在菲利亞倒下的同時,一把熟悉的聲音在她的耳畔響起。但還來不及確認來者是誰,菲利亞已失去意識往地下倒去。 
雨沒有緩和下來的趨勢,看來離停雨的時刻還遠呢… 

~待續~
homecat2001 ( 曼蘿 )
Lv. 8 | 文章數:246 | 推薦數:3 | 被推數:34 #6. 2005-06-07 15:04:03
夜光花之約~18

「我要出城散步。」看著菲利亞消失在黑暗中的身影,一股不安的情緒把布瑞多夫吞噬。 

「殿下,你還是乖乖的聽從隊長的話留在城中吧。」聽到布瑞多夫的話,守門的騎士警覺的道。並以魁梧的身驅擋在他的身前,以防他偷偷溜走。 

「我剛剛甚麼也聽不到。」不理會守門騎士的阻擋,布瑞多夫逕自向著城門的方向走去。 

「殿下?﹗請不要讓小的為難。」看著逐漸靠近的布瑞多夫,守門騎士哭喪著臉的喊道。從布瑞多夫的行逕可看出他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可是若任由他大刺刺的由城門走出去便是失職。陷在進退兩難的景況下,守門騎士只能抱怨自己的運氣不好。 

「那簡單得很,只要當作沒有看到我便行。」在口袋中拿出剛剛脫下的隱形介指,布瑞多夫快速的把它戴在手上。 

「那怎麼…行?」守門騎士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布瑞多夫剛才站著的位置。他竟然憑空消失了?只見守門騎士正慌慌張張的四處搜尋布瑞多夫的身影。而下一秒,布瑞多夫已成功越過守門騎士踏出城門。 
黑暗中,絲絲的雨點輕飄飄的落下,像初雪般溫柔與微小。細小的水珠肆虐的打在布瑞多夫的臉上與金髮上,在它們所到之地留下記號,但它們卻無法澆熄藍瞳中的焦急與緊定。黑暗伴隨著布瑞多夫,原來寧靜的夜將會變得不平凡… 


          ※                     ※                              ※ 


「菲利亞﹗」看著那找尋已久的身影在自己的身前倒下,布瑞多夫立即上前把她扶起。 
 
藉著昏暗的光線,布瑞多夫被菲利亞慘白的臉嚇壞了。現在的情形與二十年前的一樣…布瑞多夫把菲利亞抱起,準備往某個地方走去。 
 
「布瑞多夫快放下她﹗」帝可斯毫不寄氣的把劍刺向布瑞多夫的胸口。但就在劍尖抵在他胸口的時候,帝可斯停止了動作。 

兩雙有著同樣色彩的藍瞳各自對上對方的。 

「到此為止吧帝可斯。」布瑞多夫平靜的道,但在他的藍眸中卻蘊藏著少見的冰冷。 

「到此為止?這應該是我要說的吧。殺‧人‧凶‧手。」帝可斯忿恨的從牙齒間一字一字擠出來的道。 

「…」沒有回答帝可斯的話,布瑞多夫的藍眸中閃過一絲悲傷。但隨即回覆之前銳利的目光。 

「我不會讓悲劇再次發生的。」從顫抖的劍尖,布瑞多夫清楚的感受到帝可斯的忿怒。從第一次見面的那天開始,我已十分討厭你,因為我知道你會奪去我重要的東西…比我的生命還重要的東西…明明已盡力去挽回…但卻沒有辦法阻止時間的齒輪繼續轉動,只能隨著洪流的流向隨波逐流…命運還真是諷刺啊… 

「帝可斯,我們來一個了斷吧。」小心奕奕的把菲利亞擁在懷中,布瑞多夫改用一隻手抱起菲利亞,用空出來的手快速的拔出菲利亞腰間的劍。只見在下一秒,他靈巧的矮下身,用身體與右臂夾著抵在他胸前的劍,向帝可斯奔去。 

「甚…甚麼?﹗」在帝可斯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布瑞多夫的劍已架在帝可斯的頸上。 

「這樣你滿意了吧。」丟下手中的劍,布瑞多夫冷冷的道。只見帝可斯的劍在布瑞多夫的右胸與右臂劃下一道傷痕,只差一點便會見骨。 

「為什麼?」看著布瑞多夫遠去的背影,帝可斯問出那藏在內心深處的問題。 

「不因甚麼,只因我與你是同一類的人。」所以我了解你的感受…失去重要的東西的感受… 

潔白的外衣染上了代表污穢的血跡。把被鮮血所掂污的她擁在懷中,衣服上的血已分不出彼此… 

對呢…從認識的那一天開始,我們的生命已緊緊的扣在一起。不為甚麼,只因我們活在同一時空下…只因我們需要彼此。 

雨才剛下,究竟何時才能看到黎明? 

~待續~

愈來愈不像鍊金同人了…
293551023 ( 斯威特 )
Lv. 10 | 文章數:354 | 推薦數:125 | 被推數:35 #7. 2006-01-29 13:27:35

作者:homecat2001(曼蘿)提到

愈來愈不像鍊金同人了…

........( 呵呵...加油吧~雖不像鍊金小說..卻依然好看的文章~)
來源IP:...* /
簽名檔
我們是 4 兄弟  ~  拜見
大哥 斯特科 水之治癒師 
二哥 蓋修   火之魔導士 
三弟 修奈特 土之結界師 
四弟 亞斯達 風之傳承者 
皆同時出現在天空的某線~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