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志曹操傳7/10事先預約免費VIP 創角送1萬元寶武俠眾俠客,隨主角遨遊江湖兄弟百人,同仇敵愾!
bluedream1 ( 熊少宮 )
手機認證徽章
Lv. 24 | 文章數:1464 | 推薦數:2326 | 被推數:2785 #62. 2013-11-22 12:58:37
昨晚電視又談到五億探長雷洛   剛剛上網看了一下香港四大探長的相關資料

其中維基百科說到   顏雄(劇中顏同的原型)  顏雄於香港保衛戰後加入香港警察隊,曾追隨同為潮汕人呂樂(雷洛)。

但劇中 顏同不是一出場在警界的地位就比雷洛高    還是雷洛的死對頭   到底何者為真?
holmeslee6841 ( 佛羅多‧柯達 )
手機認證徽章
Lv. 23 | 文章數:1424 | 推薦數:2326 | 被推數:3171 #65. 2013-12-07 15:09:48
原出處:诗词楹联教学提纲

新都桂湖楊升庵祠長聯賞析

荷花香罷桂搖秋,好風月盡勾留,酒不招李翰林,詩不和杜工部。睹一龕肖像,我激起諫諍精誠!蠻煙瘴雨礪貞操,況貶潮韓愈,轉成化蜀文翁。系忠義于平湖,數百載仰言表行坊,何必問浩浩洞庭,澄澄西子。

衣帶緩時人欲倦,臭皮囊勤擺脫,官莫尋謝知縣,將莫遇馬威侯。歎滿地瘡痍,誰有個痌瘝懷抱?落日浮雲裝幻境,恐哭漢賈生,猶似投江屈老。拜寶光而繞塔,十三層皆禪門覺路,再休管年年芳草,夜夜啼鵑。



【作者】游俊,近代四川永川人,餘未詳。

【勾留】停留。
【李翰林杜工部】李白杜甫
【諫諍精誠】升庵與嘉靖三年七月兩上《議大禮疏》,旋又跪門哭諫,中元日(七月十五)下獄,十七日遭廷杖,二十七日再杖,斃而復蘇,後遠謫雲南三十餘年,老死戍所。
【蠻煙句】升庵謫居之雲南永昌,舊稱“蠻陌之邦”。瘴,毒氣。礪,磨礪。貞操,貞節、操守。
【韓愈句】韓愈曽貶廣東潮州。
【文翁】漢代蜀郡守,力倡教育,史稱“巴蜀好文雅,文翁之化也”。

【平湖】指桂湖。
【言表行坊】言論堪為旌表,品行可立牌坊。
【洞庭】洞庭湖一帶多屈原遺跡。
【西子】西湖之側有岳飛、于謙遺跡。以此比歷代忠良。
【衣帶句】柳永“衣帶漸寬終不悔”反用。作者對“忠而獲咎”不滿而生的避世思想。
【臭皮囊】代指人的軀體。
【謝知縣】謝子澄,字雲舫,四川新都人。清咸豐三年任天津知縣,因鎮壓太平軍負重傷而死,清廷追封為布政使銜,于天津、新都立祀祠。句謂不求如謝一樣因忠而為顯宦。
【馬威侯】三國名將馬超,字孟起,卒後諡威侯,葬新都。句謂不求馬超一樣獲得知遇之恩。
【痌瘝】讀音“通關”,疾苦也。句謂有誰關心民間疾苦?
【裝幻境】裝,裝點。幻境,佛家視萬物皆為虛幻之境。
【哭漢賈生】漢,賈誼,多才,為梁王太傅,梁王墜馬而死,誼自責,常哭泣,歲餘亦死。
【屈老】屈原,遭讒被逐,投汨羅江而死。
【寶光】新都寶光寺,有舍利塔,高十三層。
【禪門覺路】佛門成佛正覺之路。
【年年芳草】唐.許渾《讀戾太子傳》詩:“今日更歸何處是,年年芳草上臺基”。
【夜夜啼鵑】李白《蜀道難》詩:“又聞子規啼夜月,愁空山”。言謂休管塵世事,不如出家好。

professor1001 ( 臺灣阿榮 )
值日生好事成兔值日模範生龍的傳人手機認證徽章
Lv. 22 | 文章數:1280 | 推薦數:712 | 被推數:2622 #68. 2013-12-08 14:14:54
引言回覆 bluedream1 的話:

同為老米冷戰時期的盟友  為何老米默許以色列發展核武  卻阻隢台灣?

如果台灣擁有核武對當時乃至今日的東亞局勢會有何影響?






不會有影響。因為核武是無法使用的武器,頂多只有嚇唬對方的成效。

而臺灣與美國的外交合作關係,僅能仰賴臺灣關係法,和美日安保條約差了好幾級。
再者臺灣過去的統治者,也都不是美國可以完全信任的對象,論等級的話,
大概和美國在冷戰時期,所扶植的獨裁政權是差不多的。
professor1001 ( 臺灣阿榮 )
值日生好事成兔值日模範生龍的傳人手機認證徽章
Lv. 22 | 文章數:1280 | 推薦數:712 | 被推數:2622 #69. 2013-12-08 14:53:18
引言回覆 bluedream1 的話:

霍去病的真正死因是自殺?這才是衛家失寵招禍的真相?

http://www.buddhanet.idv.tw/aspboard/dispbbs.asp?boardID=12&ID=24613&page=4






如果霍去病之死,真是和衛青這一族的政治利益衝突有關,
那麼此舉對於衛家來說,恐怕反而是因小失大。

原因是衛家如果真開始失寵,那麼反而更應該利用衛青與霍去病的叔姪關係,
如此說不定還有機會挽回局勢。但是如果霍去病的權力,是漢武帝刻意培養出來的話,
那麼就是皇權與功臣集團的衝突,最後還搞到父子成仇兵戎相見。

另外該篇文章中所提到的衛青之妻/武帝之姊平陽公主,的確是非常關鍵的人物。

他讓李夫人入宮服侍武帝,表面上或許延續了衛家的地位;但結果卻是李夫人的兄弟,
李延年與李廣利,成為了影響朝政與軍事成敗的人。只是李延年最終捲入廢立太子一事被殺,
李廣利得知家族被殺,兵敗後投降匈奴,最終也死在投降匈奴的將領衛律與單于正室之手。

而且李延年打算擁立的太子,是昌邑王劉膊。其子劉賀則在漢昭帝過逝後,
被霍光立為皇帝,但只當了二十七天就又被霍光廢了,改立武帝曾孫劉詢。

霍光死後,因為他生前權力太大,劉詢在排擠了霍氏一族之後,利用他們政變失敗,
將他們家族全部除掉。這或許可以視為衛青一族的間接復仇成功。

professor1001 ( 臺灣阿榮 )
值日生好事成兔值日模範生龍的傳人手機認證徽章
Lv. 22 | 文章數:1280 | 推薦數:712 | 被推數:2622 #70. 2013-12-09 19:13:10


另外戰功的問題,可能也讓霍去病與其他將領間發生不和。

前129年,漢武帝遣李廣、公孫敖公孫賀衛青四人率四萬大軍分別從雁門雲中代郡上谷四個方面同時出擊入侵的匈奴軍。這場戰役的結果很有諷刺意義:初出茅廬、出身低賤、名氣最小的衛青長途奔襲匈奴聖地龍城,殺敵七百,一戰成名;世家出身的公孫賀入敵境後沒有撞見敵人,無功而返;禁衛軍出身的公孫敖遭遇敵軍,不敵,折損七千人後撤回;而聲名最高、資歷最深的李廣輸得最慘,全軍覆沒而且被俘,後來奪弓掠馬逃出。李廣、公孫敖因為戰敗被廷尉提審,按軍法當斬,付贖金後,廢為庶人。

前120年,李廣率四千人出右北平配合張騫的部隊作戰,遭遇匈奴左賢王精銳四萬人包圍,僵持一天一夜,彈盡糧絕損失慘重,後來張騫帶領一萬騎兵趕到,逼走匈奴解圍。此戰李廣部因損兵折將沒有得到封賞,而張騫因為延誤軍機,按律當斬,後廢為庶人。

前119年,漢武帝發動漠北之戰,由衛青、霍去病各率五萬騎兵由定襄、代郡出擊跨大漠遠征匈奴本部,李廣被分配跟隨衛青出征。漢武帝經不起李廣請求,同意他打先鋒,但隨後密信衛青,說李廣犯霉運,不能給與先鋒官的重任。衛青因此安排李廣與趙食其領兵支援東路,令李廣頗為不滿。由於路途過遠的關係,李廣在沙漠中迷路,延誤了戰鬥時機,導致單于突圍逃走。漠北大戰結束後李廣部才和主力部隊會合,李廣因此犯延誤戰機罪受到衛青責問,不願受軍法審判,憤而自殺,享年六十餘歲。

從李廣上述的案例來看,他打仗運氣不好倒也就罷了;但是與他搭配的張騫/趙食其,
也都因為兵敗或延誤戰機,在繳納贖金後被廢為庶人來看,代表軍功並不怎麼可靠。

所以霍去病的死,的確對於其他將領算是鬆了一口氣。

560670 ( fatben )
板主家族板板主資深板主2007改版紀念徽章去死卡
Lv. 40 | 文章數:6403 | 推薦數:9524 | 被推數:11901 #72. 2013-12-11 23:23:14
引言回覆 bluedream1 的話:

同為老米冷戰時期的盟友  為何老米默許以色列發展核武  卻阻隢台灣?
第一是甘迺迪被暗殺..他對以色列發展核武態度強硬(so..以色列被列刺甘可能兇嫌之一)
第二是米國猶太領袖阿貝‧范登堡(Abe Feinberg)..詹森打算以F-4幽靈式軍售綁以色列簽核不擴散..被阿貝所阻止..失去了最後一個機會
第三..相對來說..台灣核武為叛徒所賣..台灣人與猶太人還是..有點..那個..那個差別..^^
以色列的核武..實際上是德法兩國暗助,米國算是背了黑鍋..

核武對台灣來說是攸關存亡的武器..1950s部署鬥牛士威嚇中國犯台企圖,此即核訛詐(Nuclear blackmail)。而之後則為邊緣政策(Brinkmanship)..如果米國未能提台灣足夠防衛能量..那台灣就被迫得玩核武←至少米國是拿這個理由實施對台軍售。
bluedream1 ( 熊少宮 )
手機認證徽章
Lv. 24 | 文章數:1464 | 推薦數:2326 | 被推數:2785 #73. 2013-12-15 13:15:32

剛在YAHOO知識看到如下討論:

清以前中國歷朝各代為何都不願意將台灣納入其版圖? - Yahoo!奇摩 ...

文中說到:元朝軍隊甚至都打到歐洲了 為何也都不來台灣呢?

解答中說:

由於不重視海權, 海上航行技術低......... 以當時的技術, 最多只能沿海航行, 不太可能渡過海峽



可是後來蒙古不是曾出兵爪哇:



1292 蒙古國之爪哇布武-忽必烈最烏龍的戰爭

既然蒙古都去了爪哇 為什麼不來台灣 是當時台灣政治經濟地位不及爪哇嗎?

professor1001 ( 臺灣阿榮 )
值日生好事成兔值日模範生龍的傳人手機認證徽章
Lv. 22 | 文章數:1280 | 推薦數:712 | 被推數:2622 #74. 2013-12-16 14:47:52
引言回覆 bluedream1 的話:

剛在YAHOO知識看到如下討論:

清以前中國歷朝各代為何都不願意將台灣納入其版圖? - Yahoo!奇摩 ...

文中說到:元朝軍隊甚至都打到歐洲了 為何也都不來台灣呢?

解答中說:

由於不重視海權, 海上航行技術低......... 以當時的技術, 最多只能沿海航行, 不太可能渡過海峽



可是後來蒙古不是曾出兵爪哇:



1292 蒙古國之爪哇布武-忽必烈最烏龍的戰爭

既然蒙古都去了爪哇 為什麼不來台灣 是當時台灣政治經濟地位不及爪哇嗎?



因為他們征伐鐮倉幕府時用的船隻,用的是運河或河川的平底船,
而非海上航行的專用船隻。而征日造成的損失,一時之間不是那麼容易填補的。

其次就是臺灣當時可能沒有代表性的統治政權或國家。征伐爪哇一事,
至少代表雙方政權有正式接觸過,與臺灣的情況明顯有所不同。
holmeslee6841 ( 佛羅多‧柯達 )
手機認證徽章
Lv. 23 | 文章數:1424 | 推薦數:2326 | 被推數:3171 #76. 2013-12-16 21:04:32
引言回覆 professor1001 的話:
引言回覆 bluedream1 的話:

剛在YAHOO知識看到如下討論:

清以前中國歷朝各代為何都不願意將台灣納入其版圖? - Yahoo!奇摩 ...

文中說到:元朝軍隊甚至都打到歐洲了 為何也都不來台灣呢?

解答中說:

由於不重視海權, 海上航行技術低......... 以當時的技術, 最多只能沿海航行, 不太可能渡過海峽



可是後來蒙古不是曾出兵爪哇:



1292 蒙古國之爪哇布武-忽必烈最烏龍的戰爭

既然蒙古都去了爪哇 為什麼不來台灣 是當時台灣政治經濟地位不及爪哇嗎?



因為他們征伐鐮倉幕府時用的船隻,用的是運河或河川的平底船,
而非海上航行的專用船隻。而征日造成的損失,一時之間不是那麼容易填補的。

其次就是臺灣當時可能沒有代表性的統治政權或國家。征伐爪哇一事,
至少代表雙方政權有正式接觸過,與臺灣的情況明顯有所不同。
元代征日的船隻均為尖底的海船,這點應無疑問。因為使用於運河的船隻體型較小,光以外觀就能知道不能行於海路,蒙古將領或許不懂海戰,但隨軍的高麗將領與前宋降將可不可能不懂這種道理,且兩次出征,蒙軍只有少部分,主要部隊還是以新附軍、高麗軍,蒙軍與探馬赤軍大體是處於監視為主的核心部隊。此外,兩次遠征日本之前,元代當局都曾命高麗與江南多造戰艦,且其規制均有明訂,以平底河船混充,實在很難致信,特別是海船除了體型與船底與河船不同外,船艙的配置兩者也有明顯的差異,特別是設於船底的水櫃(用以存放清水),是海上航行所必備,但河船則完全沒這種配置,如果有心矇混,以臨時改造,反而不便假冒。加上元代造海船是有長期準備的,甚至至元五年即已命高麗造艦1000艘,且要求該船是能涉大海,可載4000石者,從這標準來看,直到至元11年與18年興兵之前,以江南與高麗的造船能力要達到5000艘以上,並非難事,因此也無以河船混充的必要。
再者,平底河船在風平浪靜的海面上的耐波性就已不如尖底海船。以元代海軍可輕易跨海(至少渡海前往日本未有船難的問題)來看,那麼如果所用的船隻為平底河船,又可安渡日本,又怎麼能說這些船是有問題的?畢竟海上繫舶的船隻遇上颱風,不論海船、河船,一樣是沒辦法平安無損的。
三者,以《元史》等書均稱損失十之七八,但同樣的在《元史》的其他列傳中,一樣有提到個別將領完整保全軍隊,無損或以極小損失而還的。從這些矛盾的史料來判斷,損失十之七八,很大的可能是被高估的。
四者,至少以現在可以確知的,在日本外海能找到的沉船,並沒有被特別提及是平底河船。而以當時東亞地區的造船技術與知識來看,也不可能鹵莽到以河船當海船使用。更何況,上船作戰的大多還是非蒙古籍的兵將,他們如果發現船隻不對,難保不會有所不穩,特別是前宋降將多是水師出身,而新附軍主帥范文虎更是帶過海上作戰的水師將領,在出兵之前怎可能不查自己的軍艦有無問題?
最後,在元代幾度渡海作戰(二次日本、一次占城、一次安南、一次爪哇),就只有渡日出問題,如果河船混充海船是普遍現象,照理說其他戰場都應該有類似的問題,但偏偏兩者最大的差異是出在天候,而非航行上,這也顯示河船說的不確實。
holmeslee6841 ( 佛羅多‧柯達 )
手機認證徽章
Lv. 23 | 文章數:1424 | 推薦數:2326 | 被推數:3171 #77. 2013-12-16 21:17:04
引言回覆 bluedream1 的話:

袁世凱稱帝之舉失敗主因是心腹將領馮國璋、段祺瑞等,段祺瑞致電袁世凱:「恢復國會,退位自全」,實已無以為繼。

為什麼袁世凱的心腹大將會反對他稱帝呢?


主要還是權力問題。
一是改為帝制,則袁氏世代為帝,袁世凱對馮、段尚能敬重,但袁克定對於馮、段兩人可就一點也不客氣。要馮、段服從袁世凱,大體不成問題,但若要服從袁克定,這對他們兩人可就是一大問題。
二則袁世凱為了推行帝制,但擔心馮、段反對,因此對兩者採取欺騙手段,使馮國璋大感寒心。而對段則因其長期掌管陸軍,故逐步去除其權力,先是設置直轄於總統府的模範團作為新的核心武力,避免了陸軍部的控制,加以曾一度意圖以蔡鍔取代段祺瑞,以削減段對北洋軍的影響力,雖然此舉後來作霸,但也使段祺瑞對袁世凱產生了裂痕。
三則是以當時的社會環境來看,馮、段均有望於後袁世凱時代繼其位置,但一旦施行帝政,他們的政治野心就被迫打消。
560670 ( fatben )
板主家族板板主資深板主2007改版紀念徽章去死卡
Lv. 40 | 文章數:6403 | 推薦數:9524 | 被推數:11901 #78. 2013-12-16 21:55:53
引言回覆 bluedream1 的話:
袁世凱稱帝之舉失敗主因是心腹將領馮國璋、段祺瑞等,段祺瑞致電袁世凱:「恢復國會,退位自全」,實已無以為繼。
為什麼袁世凱的心腹大將會反對他稱帝呢?
帝國→家天下..整碗端走
共和→黨天下..大家分贓

引言回覆 bluedream1 的話:
1292 蒙古國之爪哇布武-忽必烈最烏龍的戰爭
既然蒙古都去了爪哇 為什麼不來台灣 是當時台灣政治經濟地位不及爪哇嗎?
首先..忽必烈死後隔年..1295年爪哇隨即主動遣使入貢_南洋諸國或反抗大元的掠奪..但還是希望能與他通商友好..大元雖敗-仍展現其大國之威光(外加搶了值五十餘萬兩財貨..雖然還是虧)^^

再來看..
日本(拒元使招喻)1274、81二度征伐皆大敗
甲種→爾乃蠻夷、稱臣納貢免談..有種再來!(不過嗆歸嗆生意還是要做..雙方拼命的是武士、攢錢的是貴族 喵)

征蒲甘(緬甸、殺元使)1283、86二度征伐互有勝敗→蒲甘稱臣納貢
征大越(北越)1257、84、87元軍三連敗→大越稱臣納貢
征占婆(南越,阻元使至邏國、馬來)1282用兵、被徦道之大越擊敗→占婆稱臣納貢
征爪哇(將元使黥面驅回)1292大敗→爪哇遣使入貢
乙種→打贏了..但想想還是納貢較合算^^(但相對元朝罷原先設置之諸如緬甸、占城行省..放棄領土野心)

真臘(柬埔寨)_奉召遣使、免征
邏國(泰國)_主動朝貢、免征
蘇門答臘諸國(族繁、略)_奉召遣使、免征
馬來忽諸國(族繁、略)_奉召遣使、免征
丙種→直接投降輸一半

三嶼(卡拉棉 Calamian、巴拉望 Palawan、布桑加 Busuanga等菲律賓群島)_此國之民不及二百戶,時有至泉州為商賈者。去年入瑠求(台灣,同屬南島語系-三嶼人擔任征台時之通譯),軍船過其國,國人餉以糧食,館我將校,無它志也。乞不遣使。_《元史》
丁種→無須投降稱臣..想討打都沒機會^^

《島夷誌略》_大元 汪大淵
琉球(台灣)
地勢盤穹,林木合抱。山曰翠麓,曰重曼,曰斧頭,曰大崎。其峙山極高峻,自彭湖望之甚近。余登此山則觀海潮之消長,夜半則望暘谷之日出,紅光燭天,山頂為之倶明。土潤田沃,宜稼穡。氣候漸暖,俗與彭湖差異。水無舟楫,以筏濟之。男子婦人拳髮,以花布為衫。
煮海水為鹽,釀蔗漿為酒。知番主酋長之尊,有父子骨肉之義。他國之人倘有所犯,則生割其肉以啖之(注),取其頭懸木竿。
地產沙金、黃荳、黍子、硫黃、黃蠟、鹿、豹、麂皮。貿易之貨,用土珠、瑪瑙、金珠、粗碗、處州磁器之屬。海外諸國蓋由此始。
注:此乃誤解..台灣原住民不吃人肉
住在西部的漢人相信山地原住民長著尾巴,模樣像猿猴,還會吃人。長尾巴的想法當然是無稽之談,至於吃不吃人倒值得爭議的。事實上,山區原住民十分熱中獵取人頭,能將敵人的首級帶回部落,是一名勇士偉大的功績。一旦獵得人頭,其家屬和族人會設宴慶賀,將死人的腦漿混入烈酒裡,一飲而盡,據說這種酒可增加力量,變得更為英勇。除此之外,我並不認為台灣原住民是食人族。_大英帝國探險家畢麒麟(W. A. Pickering 1840年-1907年)
注:漢人才是食人族..當時(大清)經常捕獵台灣原住民..吃掉..搜尋關鍵字【胡鐵花+蕃膏】


那台灣為丁種..不值一哂?非也..台灣是甲種→有種來說!

朕收撫江南已十七年,海外諸番罔不臣屬,惟琉求密邇閩境,未曾歸附,議者請即加兵。朕惟祖宗立法,凡不庭之國先遣使招降,來則安堵如故,否則必致征討。今命使宣諭爾國,果能慕義來朝,存爾國祀,保爾黎民。若不效順,自恃險阻,舟師奄及,恐貽後悔。爾其慎擇之。_《1291年 忽必烈致台灣同胞詔文》
忽必烈命海船萬戶楊祥、禮部員外郎吳鬥志領六千軍征台灣_降則受之,不聽命則伐之。結果拿台灣不下..
(甫一接觸台灣人即斬殺元兵三人,楊祥欲藉此直接洗劫台灣、吳鬥志力主招諭不肯簽字發令..楊祥讓吳鬥志自地球表面消失_回朝廷論爭的話他肯定鬥不過吳鬥志_吳鬥志之妻告官,楊祥被召回受審..終被赦免但中止征台..1297年新軍萬戶張進再度征台、俘虜一百卅員..〝曉以大義〞後放回..以宣揚大元之威光,此後琉球於元史中消失)

東南海中諸夷國遠而險者惟日本;近而險者則流球耳..豈二國果不可制乎?亦中國未有以服其心也。_大明官衢州府教授 胡翰  
bluedream1 ( 熊少宮 )
手機認證徽章
Lv. 24 | 文章數:1464 | 推薦數:2326 | 被推數:2785 #79. 2013-12-16 22:45:46

看維基介紹   袁世凱長子袁克定當然支持其父稱帝  但次子袁克文卻反對  因此觸怒其父逃往上海 為何他反對?

還有主張台獨人士常引用的 雍正皇帝說:「台灣地方自古不屬中國,我皇考聖略神威,拓入版圖。」

此話出處? 雍正皇帝是在什麼情況下說這些話? 


bluedream1 ( 熊少宮 )
手機認證徽章
Lv. 24 | 文章數:1464 | 推薦數:2326 | 被推數:2785 #80. 2013-12-21 19:30:35
再來談談萬曆 轉貼網路文章 請問大家的看法:

明神宗萬曆不是昏君


明亡于萬曆的說法由來已久,滿清修的明史中就說“論者謂明之亡,實亡于神宗”,後人也多將之奉為圭臬,不斷引用,可見深入人心的程度。

  在各種關於明朝歷史的論述中,都把萬曆描繪成一個好色、貪婪、殘暴、昏庸、無能、懶惰,……總而言之五毒俱全的,一無是處的皇帝。除了在張居正當政的十年之外,以後的萬曆時期,就乏善可陳。在一些人眼裏萬曆就是一個敗家子,就是明朝滅亡的罪魁禍首。

  然而萬曆果真有他們描繪的這般不堪麼?

  1、酒色財氣問題

  首先從廣為流傳的所謂“酒色財氣”說起,這種說法的起源是大理寺左評事雒于仁在萬曆十七年十二月寫的一本《酒色財氣四箴疏》,他針對萬曆身體狀況不佳(“頭暈眼黑,心滿肋漲,飲食少思,寢不成寐,身體尚軟”),借題發揮,無端就給皇帝橫加了四個罪名,“皇上之恙,病在酒色財氣也。夫縱酒則潰胃,好色則耗精,貪財則亂神,尚氣則損肝”。也就是在他看來,萬曆皇帝之所以身體不好就是因為酒色財氣四個字。

  在評判雒於仁的言論之前,先弄明白一個時代背景,也就是明代言官的作風,這對於我們瞭解歷史真相是很有幫助。

  明代的言官普遍的作風是立論惟恐不偏激,言辭惟恐不誇張,往往憑藉著捕風捉影,小道消息,就極盡聳人聽聞、誇大其辭之能事。關心的並非所論究竟是否屬實,而是能否憑藉尖利刻薄的言辭嘩眾取寵,悚人耳目,一舉成名。通過罵皇帝,罵舉足輕重大臣來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以撈取政治資本!

  張居正當政的時候,他們是這麼做的,把一個鐵碗首輔弄的焦頭爛額,身心煎熬,苦不堪言;張居正一死,就更是肆無忌憚,把他攻擊得身敗名裂,家破人亡。在這之後,攻擊的矛頭就開始轉向申時行以及皇帝本人了。申時行不過軟弱之人,幹掉他,對言官來說,不算本事,也引不起轟動效應。那麼唯一的出名捷徑,嘩眾竅門,自然首推直接攻擊皇帝本人了!

  這些人的批評攻擊中,十句話,倒多半有七句話是假的,,明代的小說裏真話的比例大概都比他們高!後來熊廷弼也是被這些人屢次用類似的手法攻擊而被無端罷免。

  瞭解了這些,對我們分析問題很有幫助。可笑的是許多論者往往雙重標準,當那些言官攻擊張居正的時候,攻擊熊廷弼的時候,他們懂得具體分析。而一到這些言官攻擊皇帝,就不加分析,一概採納,信為事實,如此做法,真可謂乖謬已極!

  事實上雒於仁扣給萬曆的所謂酒色財氣四字,沒有一個是站得住腳的。

  以酒而論,沒有任何實例能夠證明萬曆皇帝飲酒過度,閻崇年在百家講壇上唾沫橫飛的說萬曆“經常喝得酩酊大醉”,大概是他自己做夢的時候看見的。事實上明史專家樊樹志在舉例論證雒於仁的言論的時候,唯一能夠舉出的萬曆醉酒的例子居然是在張居正當政時期萬曆八年明神宗喝醉酒然後寫自我檢討的事情。

  試想,如果真的如一些人所說萬曆十年以後,神宗縱酒無度,何至於連個像樣的記載都找不出來?非要拿萬曆十年以前,神宗沒有親政的時候那次偶然喝醉酒來說事情?就算一個現代普通人,偶爾喝醉也是情理之中,相信沒有誰會因此就無端被扣上一個縱酒的罪名。

  所以給萬曆這個酒字,只能認為是無端羅織,誇大其辭。

  接下來再看一個所謂的色,這大概更易讓人想入非非,即便是皇帝,如果被蒙上好色貪淫四字,也就有被釘死在壞皇帝的名分上的危險。在各種攻擊萬曆皇帝的理由中,這也算得一個重頭。

  事實上在雒於仁之前就有人攻擊過萬曆好色了,根據什麼呢?萬曆十四年九月的時候,神宗因為生病,“連日免朝”,症狀主要是“頭暈眼黑,力乏不興,……身體虛弱”,照理說這很正常,現代醫學保健衛生這麼發達,仍舊免不了經常有人生病,更何況古代?

  然而有個叫盧洪春的禮部祠祭司主事似乎覺得自己揚名立萬,借題發揮,出名撈取政治資本的機會到了,馬上就煞有介事的上疏,儼然以醫生自居的分析說:“醫家曰氣虛血弱,乃五勞七傷所致,肝虛則頭暈目眩,腎虛則腰痛精泄”“陛下春秋鼎盛,精神強固,頭暈眼黑等症,皆非今日所宜有”“果如聖諭,則以目前衽席之娛,而忘保身之術,其為患也深”。樊樹志解釋這些話的意思就是說萬曆的病根在於“衽席之娛”,“即耽於女色,房事過密”,並且讚譽盧洪春說這些話是“一片赤膽忠心”。

  一個稍微具備科學精神科學常識的人都知道,盧洪春說的話,不過是沒有科學根據的一派胡言!然而,在古代(甚至現代的一些人),人們似乎就相信這個,只要一個人身體有了些疾病,就情不自禁地要同好色聯繫起來。

  一些文人官僚們攻擊張居正的時候,就用了這樣的手段。張居因為得痔瘡,做開刀切除手術後死的。應該說痔瘡是一種常見的疾病,即便是現代人,也常有人患此疾。對於張居正這樣長期坐著辦公,缺少運動的人來說,得這樣的疾病更沒有什麼好奇怪的。然而就是如此普通的疾病,到了一心醜化張居正的明代文人筆下,卻居然聯想到其他方面,做出無窮文章來,王世貞說張居正之所以得痔瘡是因為“得之多禦內而不給,則日餌房中藥,發強陽而燥,責又飲寒劑泄之,其下成痔”,即張居正因為好色過度,加之吃了春藥,才得痔瘡。

  這種無端就把疾病同性欲聯繫起來的荒謬言論,在中國可謂生命力長久。魯迅的文章中就有這麼一段“我從小就是牙痛黨之一,……還記得有一天一個長輩斥責我,說,因為不自愛,所以會生這病的;醫生能有什麼法?我不解,但從此不再向人提起牙齒的事了,似乎這病是我的一件恥辱。……我後來也看看中國的醫藥書,忽而發見觸目驚心的學說了。它說,齒是屬於腎的,‘牙損’的原因是‘陰虧’。我這才頓然悟出先前的所以得到申斥的原因來,原來是它們在這裏這樣誣陷我。”[《墳》《從鬍鬚說到牙齒》]

  把牙痛牙損,聯繫到所謂“陰虧”,進而是“不自愛”,這和因為張居正得痔瘡就污蔑捏造出他“日餌房中藥”,因為萬曆“頭暈眼黑,身體虛弱”就能聯想到他“耽於女色,房事過密”都是一樣的滑稽!然而在中國古代,甚至是現代的一些所謂歷史學家,偏偏願意相信這套東西。

  王世貞不過是個因為沒有被張居正重用,而銜恨不已的小人,他說的話,一看就是一派胡言。方舟子曾經辛辣的諷刺說,這些人莫非在張居正的臥室裏安裝了竊聽器或監視器,才能知道這類隱私?只要稍加分析,就知道此類說法的荒謬性!痔瘡和好色有什麼關係,難道說現在那些得了痔瘡的人,都是因為好色?可笑的是某些歷史學家,包括對張居正總體上給予正面的評價的歷史學家,在這類問題上的分析能力似乎還不如一個非歷史專業的方舟子,居然對這類荒誕不經之談,存心醜化污蔑張居正的言辭不加考辯,就信為事實,也真可笑之極!

  歷史學家們對現在頗受推崇的張居正尚且如此,那對萬曆皇帝就更可想而知!

  平心而論,萬曆這樣的皇帝,從小就深居宮中,缺少運動,少曬陽光,飲食過於精細,身體虛弱多病是很正常的。用現在的眼光看,缺鈣,缺少必要的維生素,此外到中老年之後,還可能有高血脂,高血壓等等潛在的疾病!明代皇帝自太祖成祖以後,大多壽命不長,原因大抵類似。

  而文官群體中從來就不匱乏一些心理陰暗下流者,只要聽說皇帝身體不好,便要無端聯想到所謂好色,所謂性欲過度上去,就好象皇宮大內安裝了他們的監視器一樣,憑空杜撰,唾沫橫飛,信口雌黃,而後世史學家不認真考辯,一概信為事實,未免有些糊塗!

  萬曆皇帝並非是明代第一個遭受如此污蔑的皇帝。

  明憲宗一生只鍾情於比自己大近二十歲的萬貴妃,並不因對方年老色衰而移情別戀,甚至當萬貴妃死後,自己也因悲傷過度,不久撒手人寰,然而就是這樣一個皇帝硬被一些人醜化成荒淫好色。

  明孝宗幾乎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一個嚴格實行一夫一妻制度的皇帝,沒有任何把柄可以被抓,這才避免了所謂好色過度之譏,然而他也是身體虛弱,動輒頭暈眼花,三十歲出頭就死掉了,如果他不是這麼嚴格實行一夫一妻制度,恐怕仍舊免不了被一些心理陰暗的無恥之徒浮想聯翩的醜化污蔑成因為荒淫過度,所以才身體虛弱早夭。

  回到萬曆皇帝,萬曆一生也就鍾情于一個鄭貴妃,這個感情同樣至死不變,即便到萬曆四十多年鄭貴妃人老珠黃,他也從來沒有另覓新歡。他們之間的關係倒不像是一個有著三宮六院,可以任意選擇美女的皇帝與後妃之間的關係,更向平常人的一對夫妻,白頭偕老,至死不渝。這已經相當難能可貴。要知,即便是現在的普通人,也多有發生第三者插足,移情別戀,乃至離婚。一個能用時間來證明自己專情的皇帝,居然還被醜化成所謂好色,所謂荒淫過度?如果他真的這麼好色,何必抱著一個年老色衰的鄭貴妃不放?滿清的皇帝隨便拿一個出來,都比萬曆荒淫百倍不止,康熙乾隆這些東西哪一個不是荒淫無度,如同種馬一樣?至於以後那些滿清皇帝有得花柳病潰爛而死的,就更不必說了。

  評價歷史人物,可以不顧事實,顛倒黑白,混淆是非到這個地步,也足以令人憤慨。不妨看看無恥教授閻崇年的妙論“他還寵倖鄭貴妃,每天過著昏天黑地、腐朽糜爛的生活”。倒是把一個鄭貴妃說的和楊貴妃一樣,可惜他忘了鄭貴妃和萬曆年齡相仿,到萬曆三十年以後,這鄭貴妃就人老珠黃,不知道他們究竟還能怎麼個腐朽糜爛,昏天黑地法?這個閻教授在唾沫橫飛信口雌黃之前,還是先動動他的腦子的為好!

  然後再看一個財字,說萬曆皇帝貪財,由來已久,而且還都有根有據,收斂礦稅,查抄大臣家產收歸大內,以及其他見縫插針的設法增加內帑收入等等,這些似乎都是萬曆貪財的鐵證。然而似乎從來就沒有人想過為什麼一個皇帝居然會被自己的大臣譏評為貪財??不是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麼?不是說皇帝“以四海為家”“以六合為帑藏”嗎?但正如一位日本學者所說,這些話,反過來的意思就是皇帝沒有真能夠完全受他支配的私人財產。

  林洛說“ 天下都是皇帝的,皇帝為什麼還要囤積財產呢?皇帝拿這些錢能有什麼用處呢,他要什麼就有什麼,錢能做什麼用呢。可是神宗這個皇帝偏偏愛財如命,”

  我們不必把林洛這種人物看成是白癡弱智,問題的實質是他們有一種把歷史人物看成是白癡弱智或者病態的癖好,只有這樣才能產生他們評判歷史人物時候居高臨下的快感,才能彰顯出他們自己的英明神武。只可惜這樣的把戲不過是把他自己釘在小丑的位置上而已。

  如田口宏二朗所說:“當然明代財政體系當中帝室也有某‘收入’和‘經費’,從內庫的收入來講,確有金花銀(折糧銀)和慈甯宮籽粒等重要的帝室經費來源。不過這些收入並不能算做帝室專用的項目。例如金花銀原來是江南等地區的田賦,是屬於戶部管理的部分。嘉靖年間以後,這個項目雖然逐漸變成內庫的收入來源,但到明末戶部也一直干預金花銀的收取和開銷。……可以說除了若干莊田收入等等以外,帝室原來沒有專項財源”

  所以所謂萬曆貪財,並非是萬曆真的貪財,而是萬曆時期,大部分的財政開支,皇帝沒有權力任意支配,皇室費用的花銷,動輒受到牽掣,以至於皇帝常常覺得手頭緊張,有時候甚至還不如一個明代的富商來得寬裕!不得不想方設法去獲得一些私房收入,以便自己有備無患,這才是所謂萬曆貪財的實質所在 。

  設想如果一個人從小生活闊綽,金銀財寶可以任意花費,全不當回事,根本不受任何制約,他會有所謂貪財的概念麼?他會主動去設法收斂錢財麼?絕對不會,因為他根本就不會有這方面的意識。只有一個從小受窮的人,花錢動輒受到制約的人,這才會有所謂貪財的表現。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