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時隨地,輕鬆麻將 還原遊戲暢快本質熱血鬥夢仙戰三界展開一段傳奇的故事
cat7415932 ( 夜凜諸 )
Lv. 4 | 文章數:36 | 推薦數:0 | 被推數:37 #1. 2013-08-13 23:06:44




「欸?親愛的在忙些什麼哇?」建炆好奇地探向鐵物互擊的聲音來源,廚房內的賢妻正緊握著攪棒,邊不停地在鐵盆裡奮力搖攪著,邊回道:「沒啊,無聊做做東西囉!」


「東西?」建炆面露疑惑地問:「是快要什麼日子了啊,還需要動勞妳做東西?」


聞言,鐵器敲擊聲頓時停止,沒幾秒才又開始迴盪起整個廚房,「你猜猜看啊,猜不到的話,自己就去旁邊看看年曆吧!」


「咦?我記得最近都沒有什麼特別的節日啊!」建炆一面努力地動腦回想著,一面朝著答案步去,然後看著日曆驚訝道:「欸?原來明天是七夕啊!」


「是啊,結果你竟然忘記了,真過分!」


「唉唷,對不起嘛!」建炆悄悄地往慈慧走去,冷不防地環抱起她纖細的腰。廚房內的景象也隨之映入眼簾,桌上擺放著各樣器具、食材,前方則挺立著一張巧克力食譜,「所以妳在做巧克力囉,可是是要做給誰的呢?」


「你猜猜看啊?」


「我不知道。」建炆笑道:「但,我只知道能吃到妳親手做的巧克力,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呵呵!」慈慧嘴角彎起淺笑,手肘稍稍朝建炆的肚腩上輕輕撞去,「就只有這種時候你嘴巴最甜了!」


「那,我可以嘗上一口嗎?」


「也不是不可以啦,可是現在少一種食材,所以……


「別這麼說嘛!」建炆打斷慈慧的話,蹭了蹭她粉嫩的臉龐,接著道:「是妳做的不管是完成品,還是未成品都一定很好吃的啦!」


語罷,他伸出食指直接朝鐵盆邊上撇了一抹巧克力,然後開心地送入嘴裡,不禁讚嘆道:「嗯,真的好吃耶!」


「哪有啊,就、就外面賣的可可粉加糖而已啦,你太過獎了!」


「好吃就、就是好、好吃啊……」建炆遽然覺得眼皮一重,無力感登時流竄全身,宛如天地間都在劇烈搖動似的,猛然一陣強烈的暈眩,眼珠一翻,整個直接向後癱倒在地。


見狀,慈慧臉上卻掛上一抹意味不明的莞爾。


「啊啦,看來最後一樣食材終於準備好了呢!」


尾音未落,她直接把桌上的巧克力食譜掃開,食譜後面竟然藏著一張又一張令人不堪入目的畫面,男女兩人全身赤裸的交纏在一起,神情也不約而同地流洩出滿滿的喜悅與興奮。


慈慧毫不動怒地摘下其中一張特寫女子面容的照片,拇指微微地在令她恨之入骨的女子臉頰上來回撫摸,接著邪笑道:「這就是我送妳的禮物,請務必要好好收下哦!」


「趙雅葳,情人節快樂。」


END


cat7415932 ( 夜凜諸 )
Lv. 4 | 文章數:36 | 推薦數:0 | 被推數:37 #4. 2013-08-30 14:56:56
一夕七劫

『親愛的,七夕那天可以出來嗎?』

「欸欸欸欸?真的假的!」雅葳一臉不可置信的盯著手中的簡訊,嘴角不自覺地彎起迷人的笑容,「可以一起過七夕耶,太棒了,之前他都只能跟那該死的過七夕,哼!」,雅葳隨口抱怨之前的不滿,也不忘著滑動螢幕回復簡訊。

『嗯,可以啊!那在你家附近的那個公園見面嗎?』

『好,不見不散。』

『嗯,不可以遲到哦,愛你!』

「哇,可以一起過七夕呢!」雅葳直接撲上純白的床鋪,喜悅地笑了幾聲後,不停的來回興奮打滾,「這是第一次說,嗯……那該送他什麼禮物呢?」
歪頭想了一會後,半坐起身,伸手抓過旁邊燈台上的筆電,敲鍵聲隨之紛紛起落。

「嗯?這個這個,他一定會喜歡的,嘻嘻……」

※        ※         ※         ※  

『對不起,突然有事情所以會晚到,不好意思哦!』

雅葳直盯著這則簡訊,不禁微怒抱怨:「一定又是那該死的問東問西,不讓他出門。」

「妳說誰啊?」

熟悉的柔柔女聲從身後傳來,雅葳嚇的全身震了一下,緩緩地扭頭探去,女子雙手緊握著紙袋出現在眼前,一襲鵝黃色洋裝正襯托著主人的氣質,兩耳跟頸肩紛紛地閃耀著銀色光芒,不時流洩著主人的高貴的氣息。見狀,雅葳隨即上前擠出笑容問道:「耶?這麼巧在這裡遇到慈慧姐呢!」

「別這樣叫我啊,往事就別提了!」慈慧微笑了笑,接著道:「剛才從附近經過,看見你我也嚇了一跳呢!」

「就剛好約了個人在這啊,結果他還遲到。」雅葳隨口抱怨了幾句,好奇地轉移話題問道:「那慈慧姐最近如何呢?一定很幸福吧!」

「還好,還可以啦!呵呵……」慈慧苦笑回道,暗自在心裡偷罵了幾句:「要不是出現了妳這隻狐狸精,那就更好了!」

「啊啦,別近談這些事情了!」慈慧從紙袋裡拿出一枚透明盒子,打開後直接遞向雅葳,「這是我最近做的巧克力,要不要嘗嘗看?」

「哇,巧克力啊,慈慧姐親手做的巧克力當然要嘗嘗囉!」雅葳伸向盒子,遲疑了一會後,拾起最裡頭的巧克力後,直接往嘴起送,「嗯……裡頭是什麼哇?軟軟的,好像肉。」

「裡面是肉沒錯哦!」慈慧讚許地點了點頭,「我想說做點不一樣的方式呢,況且肉的食材還很稀有呢!」

「哦?這樣啊!」雅葳似懂非懂地回了一聲,在盒子裡頭又挑起一塊巧克力,盒子底下卻發現眼熟的面容,她驚訝的將慈慧手上盒子搶過,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看著盒子底下藏著那不堪入目的照片,「慈慧姐,妳怎麼……?」
雅葳看向慈慧,面容旋即換上了驚恐。

「難道那些巧克力是毒藥?」

「不不不,巧克力不是毒藥,請別誤會了!」慈慧嘴角彎起一抹意味不明的淺笑,

「但,對你來說或許是毒品無誤。」

「難道……」

「沒錯,那肉可是妳最愛的人呢!」慈慧一面邪笑,一面走向眼前自己最恨的女人

「我幫你們合為一體了呢,開不開心啊?」

「怎、怎麼會?」一陣無力感頓時攀上大腿,雅葳半坐在地上,雙手抱緊的腦袋晃了晃,「不可能,我不相信……」

「事實就是如此殘酷囉!」慈慧捧起精神瀕臨崩潰的臉龐,獰笑道:「不如我讓你們在奈何橋團聚吧?」

尾音未落,慈慧的衣袖中滑下一把水果刀,刀子靈巧的在手掌中轉了一圈後,冷不防朝眼前柔軟的腹部突刺,雅葳驚叫一聲,隨即握上被濺滿鮮血的雙手,一陣劇痛從腹部傳至腦門,令她忍不住大聲痛喊。

「很痛吧,很痛吧?」慈慧恥笑道:「一開始我看到這些照片的時候,我心痛比妳這種痛可是痛好幾倍,再讓妳痛苦一下好了!」
慈慧奮力將刀刃轉向右邊一劃,雅葳吃痛的叫了一聲,隨即抓上沾滿鮮血的刀刃,防止造成下一步的傷害,腹部上剛才劃出的大洞,緩慢的流出腥紅的血液與被切半的臟器。

「哈哈哈,痛苦吧?讓我幫妳終結妳的生命不就好了嗎?哈哈哈哈哈……」

話剛說完,雅葳腹部上的洞突然冒出一雙腥紅色的雙手,朝慈慧的腹部一刺,兩手分別朝兩側撐開,碰地一聲,原本兩個女子的地方,現在卻站著一名全裸的男子,全身和地上濺滿令人噁心的鮮血與臟器。

「堂堂的吸血鬼結果落得如此下場,真是糟糕啊!」男子宛如不習慣身體似的,一面不斷地扭動的手腳,一面恥笑道:「想說跟人類的女子結婚,然後在找小三來娛樂一下,結果吃到安眠藥被做掉,真是恥辱。」

「好啦,接下來該做些什麼呢?嘻嘻……」

END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