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古韻仙俠,新世界新體驗無策略 不三國!!!戰無不勝 才是真英雄!尋蹤覓跡,蓄勢待發!
marcodohan ( DOHAN )
家族板板主gamebook開站活動紀念徽章基地13週年慶紀念徽章網頁遊戲控基地10週年慶紀念徽章2013鬼月限定徽章基地12週年慶紀念徽章
Lv. 35 | 文章數:4682 | 推薦數:4873 | 被推數:7244 #1. 2013-08-08 09:40:47
這是我的親身故事,很長很長,故事的時間長度長達八年

我盡量用八分鐘的時間把它說完

當兵的第二年,農歷七月,我已是個資深的中鳥,雖然上有學長,下有徒弟
身為連上文書的我一如往常的,部隊就寢時間就是我的加班時間
加班不一定要有原因,那一天農歷七月三日晚上十一點多
連上的自願意中士外膳回營,很有觀念的帶了宵夜和脾酒來巴結我們這些和旅部長官關係良好的連上幕僚
邊加班邊飲酒做樂時,突然來了一陣強風,把為了隔絕嘻鬧吵雜關起來的木門大力吹開
「碰」的一聲!
連辦室的窗廉被強風飄著離地面成平形狀
連辦室四個人看著需轉兩次彎才能出入連辦室門口的方向,那時風吹進來的方向
大家一句話也不說,我打了個冷顫,全身豎起了汗毛,八目相交
接著大家很有默契的把東西收一收,我則把作業用不能上網的爛電腦關機
殘局搞定後各自回到自己的寢室睡覺

那一晚我睡的並不好,我夢到一個長髮的女生坐在我的床腳穿過蚊帳背對著我

那個七月,連上好多怪事

半夜菜排自己不敢查哨,把入睡不久的我叫起來陪他在營區散步,其實只是想有個伴,壯個膽。
到了營區最遠的油庫單位,附近的餐廳突然燈全亮,嚇得站哨的士兵嚇的「站住、口令、誰?」都不會喊。

連上待退的老兵半夜看到白影飄進軍械室,從此大病兩星期,在炙熱的三伏日高燒不退。

在旅部加班作夜的文書回連上睡覺同時和安官都遇到未顯示號碼的鬼來電,還有三五成群的小團體走在一起被巡邏的班長遇到,但隔天卻算錯人數,不知多出來的那個人是連上的哪位弟兄。

連上一連串發生許多不可解釋的事件,最後事情傳到連長耳裡,在晚點名時連長大發飆,罵的不是我們在這邊鬼話連篇,而是大罵誰進了他的連長室,動了連上的連旗。
連上資深的士官才說在軍營裡軍旗、連旗是不能碰的,只要不敬或不小心碰到他,連上就會出事,最近連上出這麼多事一定是有白目不小心碰到。而連長室的連旗下方還有檀香在敬供,這樣不能說的禁忌還真的沒人說也不會有人懂。

以為七月過後就沒事了,但好像沒有這麼簡單

我在當兵的其間闖了禍,賠了一大筆錢,家裡連房子都拿去貸款,現在還在付房貸
而我的二阿姨不知從哪個神棍口中聽要我小心,我有可能死於非命活不到退伍

本來從新訓入伍好運到暴的我也開始走了下坡,從二階段訓的爽單位因為精實案,部隊被精掉
我被分配到八軍團的裝騎營,靠!是實兵單位!
從天堂到地獄,那時我已破百,我帶著手臂上的三支飛標到了一個新的單位
一個滿是士官、兵少沒有學長學弟制的單位,我這個不到三個月就要退伍的上兵實在非常無奈
新的單位也是一堆事,要被一個比我菜十梯的士官管,連上一堆只會笨笨做事沒有方法的士兵
軍團和旅部督導都不會處理,單位被記一堆缺失,上頭只會神精緊崩的去做,而不會和督導長官打好關係

到了一的單位真的快瘋的,但沒想到業務繁忙的我半夜還是會看到那個坐在我床腳的長髮女孩
沒想到已夠衰的我還有人八字比我輕,我們排上的排長一到夜晚就會人格分裂,半夜自己到連集合場對著空地「部隊訓話」,白天和晚上的眼神都不對,逼得我們自己排的晚上還要排夜哨去照顧這個排長

這個營區位於台南小東路上的「三三師」營區,這個營區以前聽說是亂髒崗
半夜在偏遠地區站哨遇到怪事可說是履見不鮮

聽到踏步聲,但是卻看不到人的景象

不然就是站「洞兩洞四」偷睡覺,突然有人叫你起床說「查哨官來了」
醒來後你叫喊了「站住、口令、誰?」簽完名後,才想起剛是誰好心把你叫起來的

某次放假,把這些在軍中遇到的事,還有軍旅生涯不順的事和家人說
四阿姨就去幫我問了一間宮廟,這宮廟供奉的是「三清道祖」

不問沒事,一問才說我的問題很大,我身後跟了一個「女魂」,而且跟的時間已有七年多
而法力已漸漸壯大,明年的五、六月是她捉交替的時間點,要處理只有祭改一途。

我和三清道祖的乩僮約了某次放假到他那去做法事,而這段時間他就幫忙準備一些祭改要用的東西

說來也玄,七年前是我高三的時間,在騎車回家的路上遇見了一個車禍
本來鐵齒的我還不信鬼壓床這事,但是從那次後我就常常被鬼壓,壓到最後成習慣連睡夢中我都會念大悲咒和心經。
而這女鬼壓床的方式還真不少種,有挑逗的、有吹氣的,每次都是在我非常累時不能反抗的時候來。
有次非常妙,媽從台北回嘉義,我人在營區,她睡我房間。我媽本身有禪修和拜佛,某次睡著突然有個不明的物體從後面防火巷直接穿過我房間窗戶到我床上,這時我媽可能有金鋼護體吧,發覺磁場不對,她說她被電醒,然後感覺有道黑影從窗外逃了出去,她開了燈後開始打禪念經,才繼續安穩的睡。

終於到了祭改的那一天,其實我也不是很懂,我就在宮廟裡,乩僮在黃紙用朱沙寫了一些看不懂的字,然後口中念念有詞,這個乩僮做為靈媒的方式是用中間人的方式,他不會被附身,而是用溝通的方式在中間當翻譯,他也說明了這女鬼的來歷,就是我在學生時代時運不好時經過車禍的現場亂看,結果就跟著我回家了。

在祭改的過程中讓我覺得最玄的是乩僮說我家的太子來了,我問他說你怎麼知道,他說通常處理這種祭改大事,家中的主神一定會來關心,而且我家的太子在祭改完後還交待了乩僮和我說,他說五年前祂千秋換下來的舊衣服放在神明桌下一個翻起來的櫃子,在左邊的角落用塑膠代包起來,要我回家翻翻看,然後用紅線把他包起來,放在我的包包裡,收假時帶回營區就像帶著祂的分身,會保佑我當兵平安,順利退伍。

看完上一段有沒有很玄,一個沒去過我家的乩僮說明我家神桌的狀況,還知道我家太子換下來的衣服是放在哪裡,回家後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翻神桌,果不其然真的在乩僮說的角落找到我家太子的舊衣,也準備了一條很長的紅線把太子的衣服摺好,用紅線像綁肉粽的方式把衣服綁好,放到我當兵被的包包裡。

接著幾個月我在軍中還算蠻順利的,比我老的士官都退伍了,突然進來了一批新兵,我就在我的新單位建立起學長學弟制,讓老兵在老的時候享有他們該有的尊嚴和福利。雖然說是在基地退伍,不過每天和連上的上士組長騎著野狼125在基地還有營區附近亂跑,早出晚歸爽到退伍,最後還有空出來的軍官寢室套房在我休假前兩星期讓我入住。

退伍那年的五月初,到數第二次離營放假,因為四阿姨想要買一台新的摩拖車給阿嬤騎,要我去做保。出門後我在開車的突中於嘉義的世賢路上用時速100~140的速度快速的要通過一個小彎,在紅綠燈100公尺內,我加速到了110公里,我想這個倒數的綠燈我一定可以過,當我快接近十字路口約20公尺時我看到一台機車從旁竄出,我踩了緊急煞車減速到了80公里,方向旁打左,還是閃不過那輛機車。

接著下來的就像是人生的走馬燈一樣,我撞上了那台機車,然後水花四淺,落下來的水像雨一樣灑滿了整個十字路口,被我撞到的車就像被擊出去的全疊打一樣飛了起來直到五十公尺左右的路邊草坪後落下,我往左轉了方向盤,車也隨著這小小的15度撞上機車後接著撞上了安全島。眼前一片藍,因為撞上安全島的車身擠破了水箱,引擎蓋彈了起來,擋住了我所有的視野。

引擎開始冒氣,我晃神了五秒後趕快下車,看到一個全身濕透的小男生發抖的坐在地方上,我下車一問「我剛撞到的人是你嗎?」他回答「是」。小男生的反應很快,他闖紅燈為了去送飲料,車上帶了快二十杯的手搖杯,水花事件就是因為撞上了他的機車後噴了出來,地上滿是各種顏色的吸管,小男生只有一點點輕傷,還好他有及時跳車,不然這下他要火下來也不容易。

確定小男生沒有受傷後,我看了看我的車,前頭面目全非,只能等拖掉了,看了看安全島被我刮出來深深的傷痕,黑黃相間的分隔島留有我車上藍色的烤漆。看了看時間,晚上八點,離退伍還有兩個多星期,心中有鼓安心的感覺,這個大劫我躲過了。


註:小弟我現在騎車開車都很小心了,請不要拿故事中的行為來鞭我謝謝。
後來聽我舅舅說(他是我們家太子的乩僮),我那次車禍本來要撞車的,是太子爺幫我把車推開,沒有直接撞上分隔島,不然就翻車了,出這麼大的車禍我還毫髮無傷,我們家太子都不知救了我們全家大小幾次了。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