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遊戲系統,修仙創新體驗一起體驗遊戲歡樂時光!隨時隨地,輕鬆麻將 萬人攻城,血戰到底
gash1899 ( 腐敗的孤寂 )
手機認證徽章
Lv. 4 | 文章數:59 | 推薦數:1 | 被推數:6 #104. 2010-10-31 14:45:53
LovelyGGYY ( 夜神星魂 )
家族板板主家族板副板主gamebook開站活動紀念徽章手機認證徽章值日生值日模範生基地10週年慶紀念徽章《夢幻修仙》好事成兔基地新手榮譽徽章
Lv. 41 | 文章數:15192 | 推薦數:1318 | 被推數:5388 #105. 2010-11-01 04:25:59
klra717 ( 梵羅 )
Lv. 19 | 文章數:995 | 推薦數:133 | 被推數:213 #109. 2010-11-05 12:45:52
由於這次回覆量較多,所以無法每一個都回覆到,在此先向各位抱歉。

回答我問題的其實並不多,不過沒有關係,這故事後續發展我大致有了個底,特別用一篇來說明一下。

那就是,這故事將會以系列的方式來寫下去。

是的,系列作。各位可以把他想成九把刀的都市恐怖病系列來看:各篇可獨立閱讀,但每一篇卻也會有一些相關連之處。

嗯,大概就是這樣。

我去寫文了,雖然下禮拜是期中考,不過我還是先打完二十二回再去讀。

今天晚上十二點前一定可以看到文。

sldrhapsody ( 奶茶無上主義者~狂想~ )
家族板板主家族板副板主2007改版紀念徽章
Lv. 22 | 文章數:1310 | 推薦數:32 | 被推數:119 #112. 2010-11-11 14:58:39
真是好好看@@

花了三小時從頭看到尾

只是好少人推這文 @@

害我翻好幾頁才看到

不過真的是好精采(大心

希望不要拖到出社會 這樣太久了

在劇情方面難免會出現漏洞

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當故事就好@@

加油 希望能繼續寫下去 我支持你Q"Q
來源IP:114.24.201.* /
簽名檔
等級雖不高您想要的兌換元寶魚都有
永久不養劍魚蝸牛也不在乎你(妳)養
不怕你(妳)偷只怕你(妳)不餵魚兒們
時常黑名單開外掛的與只偷不餵的人
每天都幫開寶箱偷偷垃圾當環保志工
只偷我想要的寶物但也會去幫忙餵魚
太多新帳號來亂故沒人推薦一律略過
klra717 ( 梵羅 )
Lv. 19 | 文章數:995 | 推薦數:133 | 被推數:213 #113. 2010-11-13 13:25:16
作者談:原本快要打完一回的,結果遊戲基地網頁自己關掉。我非常不悅,因為我全部沒有存檔。現在貼的只有原先打的一半。我心情差到打不太下去。一個人重新打一個原本有現在卻沒有的東西實在是很不爽。可能是我打超出單篇的文長限制,誰知道?總之心情不大愉悅。





                                                                             23


        「……他想擊潰我們,不管是精神還是性命。但他差不多也到極限了。」陳政明紅腫的眼睛說。

        目擊者證詞指稱早上大約六點十分,自己在公園例行性晨跑時,發現令人驚駭莫名的畫面──一群野狗爭先恐後啃食著一具支離破碎的男性屍體。嚇得他跑開一兩百公尺才連忙撥電話報警。

        六點四十五分,警方抵達並且封鎖現場。嚴真平也是其中一位。

        嚴真平臉色沉重,因為他發現又是同一間學校的學生。

        七點多媒體已經開始發布這駭人的消息,學校為了安撫師生,緊急停課三天。


       「……死者叫謝文弘。」嚴真平試圖用最和緩的口氣講。但願不是認識的人。

        「……」電話那頭沉默很久很久,「我等你下班約個地方碰面。」

        聽似堅強,但嚴真平還是聽出裡面有著深深的哀傷。哭腔。

        等到晚上十點鐘,兩人約了個咖啡廳見面,相對而坐。之間是旋開然後飄散的菸草味。

        「你認為凶手是上次你提到叫楊文策的人嗎?」吸完一支煙,嚴真平一臉肅容把菸屁股捻進煙灰缸裡頭。

        陳政明沒有馬上回應,隔了幾秒才抬起頭來點點頭。

        「是,我是這麼認為的。雖然沒有直接證據,但我還是認定如此。」聲音有些沙啞,陳政明一臉疲倦。這些日子來所受到精神壓力超乎想像的大。

        沒錯,一定是他。不過能夠這樣從容不迫的殺人……然後表現出好好學生的樣子……

        他的精神力實在是超乎想像的強大,甚至說神的領域也不為過。陳政明暗忖。

        「不是我不相信……」嚴真平面有難色,「不過十七歲就……」

        陳政明明白所言之意,說:「你是不是認為十七歲這年紀要這麼幹不太可能?」

        嚴真平尷尬的點點頭。

        「的確,十七這年齡或許不大,不過這最有可能。」陳政明疲累的目光仍然有神,「以陳哲這件事情來說吧。你們不是推估死亡時間是六點以後嗎?」

        嚴真平微微頷首:「推論是六點以後沒有錯。」

       「這個時間點,為什麼陳哲會在學校?學校五點放學,頂多給你待到五點三十左右。你們警方先入為主的認為凶手必定是成年人,大錯特錯。陳哲很明顯是被人給約出來的。誰約他會赴約?師長是不可能的,他們沒有理由放學後叫學生回校,更何況當時教師辦公室已經關閉。陳哲不可能答應教師這種要求。反過來講,誰能夠約他出來見面?一定是他認識的人,約在學校,可以斷定是校內人士,也就是他校內的朋友。」

        嚴真平恍然大悟。原來警方推論從開始就有偏差。

        「事後我問過一些同學,陳哲在校朋友並不多,可能是他沒有什麼特殊的表現吧。這些人之中,值得注意的就是我所講的楊文策。他和陳哲走得算最近,用什麼理由我是不清楚,不過只要不要太牽強,我想陳哲一定都會赴約,殊不知因此賠上一條命。」

        嚴真平若有所思,靜靜聽著。

        「陳哲對他而言,不過是枚犧牲用的棋子。他原先目的我猜是想故佈疑陣,讓現場看起來像和林……」陳政明提及好友的名字,就梗住了。

        嚴真平於是幫忙接口:「故佈疑陣?」

        陳政明緩緩點頭:「沒有錯。他想讓警方誤導,以為是兩人起了糾紛而互相攻擊。不過事後他發現兩人之間的交集太少,缺乏正當理由。於是就放棄這個點子,單純造就兩人的死亡。」

        「殺害自己好友,只是為了混淆視聽?」嚴真平皺起眉,對這種沒有人性的方式感到憤怒。

       陳政明淒涼地笑,手指比了比自己的頭腦:「主要目的──殺死懷疑者這件事情達成就好,故佈疑陣對他來講只是次要的娛樂,失敗也無所謂。這就是那喪心病狂的傢伙的思考方式。」

        「……」嚴真平從煙盒裡又抽出一根煙點燃,狠狠吸了一口,「如果你推論無誤,那是不是表示你還有一個叫關祐生的是那個傢伙的目標?」

        陳政明點點頭,意志堅定:「沒錯,他早晚會出手。我會想辦法弄到直接證據,關他媽的十年八年。」

        嚴真平咬牙,下定決心:「媽的,我會幫助你一起調查。不是警方,而是以我個人名義。」

        「你願意幫助我?不認為荒唐嗎?」陳政明憔悴的臉上難得露出笑容。

        嚴真平衝著陳政明笑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說:「我可不能讓你一個人冒險。正義並不孤單!」

        正義並不孤單!

        「真是……」陳政明感動到有點想哭,「謝謝你……嚴大哥。」

       嚴真平笑嘻嘻遞過衛生紙:「好啦,把眼淚擦掉吧。男生就別哭。」

        「我沒哭啦!」

        「呵呵……」


        正義並不孤單。




……



        有光明就有黑暗,有天使也就有惡魔。

        有正義,理所當然有與其對立的邪惡。




        等楊宗凱輾轉醒來,透過頭頂流下的鮮紅液體染污的左眼環顧四周。自己兩手反綁在餐廳椅子上,兩腳分別綁在左右兩椅角。綑綁自己的是浸溼而堅韌不已的牛仔褲,並且用榔頭把釘子釘牢。

        楊宗凱回想失去意識的前一分鐘,自己剛走向楊文策,沒想到楊文策竟然嘶吼一聲撲了過來,像極了餓虎撲羊。

        在楊宗凱錯愕的短短幾秒,壓下身,楊文策右手握著不知何時拿來的刀子就往楊宗凱右腿內側一刺。

        驚怒交加的楊宗凱掄起雙手胡亂的想要攻擊,但楊文策果斷地用力抽出刀,串起一串血珠。隨後血液隨著這個創口快速竄出。

        楊宗凱痛苦地跪下來,用手壓著傷口,不過溫熱的鮮血還是不停地自手縫間冒出來。

        也在楊宗凱無力顧及四周的時候,楊文策抄起了椅子,重若崩山地朝楊宗凱頭顱砸下。

        碰!木屑四射。楊宗凱癱軟在地,昏死過去。

        楊文策歪著頭,看著楊宗凱右腿以及額頭的創口不停冒出血來。

        現在要殺掉這傢伙,簡直輕而易舉。只要在他喉頭輕輕一劃……或者放著不管,他也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

        不過楊文策並沒有這麼做。搖搖頭,否定這些想法。他不想讓這傢伙這麼輕鬆的走,這樣對自己太不公平。他得受點痛苦再下地獄才行。

        楊文策把手伸向嘴邊,舔拭剛剛沾染上的鮮血。還不壞。他走了過去,左腳掌輕輕踩在楊宗凱的頭顱上,輕輕踩了踩。嘴角彎起死亡的弧度。




       「我不會讓你就這麼死的,舅舅。至少目前還嫌太早!」











LovelyGGYY ( 夜神星魂 )
家族板板主家族板副板主gamebook開站活動紀念徽章手機認證徽章值日生值日模範生基地10週年慶紀念徽章《夢幻修仙》好事成兔基地新手榮譽徽章
Lv. 41 | 文章數:15192 | 推薦數:1318 | 被推數:5388 #114. 2010-11-13 14:57:49
klra717 ( 梵羅 )
Lv. 19 | 文章數:995 | 推薦數:133 | 被推數:213 #117. 2010-11-28 15:47:21
作者談:最近很忙,這篇以後十二月十號以後才會有新文章囉!




                                                                             24

      


「戴門,你剛剛說什麼?你是認真的嗎?」

「真的?這太不可置信了。哈哈。」

好吵。

黑暗膠著在一起。

楊宗凱緩緩睜眼,墨黑中透出一絲光線。

臉上有乾涸的血漬黏著。


楊宗凱意識還沒清醒地抬頭四處張望。也大致明白自己的狀況──這裡是餐廳,自己則被綑綁在椅子上。兩手被反綁在後頭,兩腳則固定在左右椅腳。

「這裡......是哪裡?」他這麼自言自語。

嘻嘻嘻……

有人在這!

楊宗凱驚覺這片黑暗中還有另一個人存在,頓時全身泛起顫慄的雞皮疙瘩。

瞇起眼睛,想讓自己早些適應這片黑暗,警戒地環顧四周。

左邊!左邊有人站在那裡!

「是誰!」楊宗凱大吼,同時想藉此壯壯自己膽子。

人影歪起頭,緩緩走了過來。

嘻嘻嘻……

嘻嘻嘻……

來到楊宗凱的面前,到了他目光所能看清的距離。迎接楊宗凱的,絕不是天使。

「醒來了呀?」

眼前的人影因為沒有適應這片黑暗而顯得很模糊,但楊宗凱還是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以及畏懼。

楊文策在黑暗中露齒微笑。

楊宗凱眼神閃爍,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個被自己吃得死死的小鬼。

楊文策走到一旁,拉了另一張椅子在楊宗開面前坐下。

「你到底想…………」楊宗凱話只說到一半就被中斷。楊文策用力將一團汙穢的髒抹布狠狠塞進楊宗凱的口腔,幾乎快要灌入喉嚨。

楊宗凱感到無比的噁心感,手腳劇烈顫抖。當然,被限制行動的他是無法自己用手把嘴裡的東西掏出來的。

楊文策歪著頭,看著楊宗凱的臉色慢慢從小麥色變成醬紅,又從醬紅慢慢轉變成青色,滿意地笑了。伸出手,將抹布掏出來一些,佔據整個口腔。楊宗凱這時才透過氣開始劇烈喘息起來。

「窒息而死?少開玩笑了。這麼輕鬆就讓你死了就不好玩了,舅舅你說是不是呢?」楊文策臉上掛著微笑,和他的恐怖舉止矛盾得可怕。

楊宗凱因為喉嚨受到刺激而流下眼淚,模糊的視線看見楊文策輕輕戳著自己右腿──原先被刀刺開的創口已經做了很隨便的處理。楊文策用透明膠帶封住了傷口,防止失血過多。

他看見楊文策輕輕用食指還有拇指夾起膠帶的尾端。

他到底想幹什麼?

「我們一起來倒數吧。」楊文策的嘴唇,因為冷酷的微笑而歪斜。也在這時候,楊宗凱終於明白楊文策那變態的意圖。

「一……

他該不會是……

「二……

不!不要!

楊宗凱的全身弓了起來。

「三,撕!」

膠帶刷一聲用力扯了下來。

原先稍微開始結痂的表皮層受到強烈的拉扯而被破壞。膠帶撕起,同時扯下了許多剛剛凝固的表皮,溫熱的血液再一次噴濺出來。

「嗚嗚嗚嗚嗚嗚嗚!」楊宗凱發狂的在椅子上抖動,內心發出死一般的慘嚎。

右腿傳來無法形容的刺痛而抽搐發顫。血液不停冒了出來。

楊宗凱臉色發白,冷汗浸濕全身,濕透了上衣。楊文策看著楊宗凱虛弱的表情,笑著搖了搖頭:「這樣不行唷,舅舅。只是這樣就受不了了嗎?」

楊文策說完,從口袋中掏出了一樣東西。楊宗凱看見那東西是什麼後,又開始劇烈掙扎起來。

那是個打火機。楊文策拿起來晃了晃,然後扣動開關。

轟!微弱的火光在這片黑暗忽現。火焰的高溫讓附近的景象有一些歪斜,火光照映下,楊文策臉上的笑容更顯猙獰。他拿起打火機,緩緩湊近楊宗凱的眼睛。

楊宗凱連忙側過頭,渾身顫抖。火蛇昂昂吐信,在楊宗開的眼睛、鼻子、耳朵間游移著,楊宗凱也只能不斷的甩頭避開不知何時會降臨的痛苦。

「別害怕,我不是要用這個來燒爛你的臉,只是要幫你止血而已。」楊文策笑笑,解釋著。

止血?楊宗凱這次真的愣住了。

用打火機止血?



意圖已經很明顯了。楊宗凱又開始劇烈的掙扎起來,椅子猛烈的搖晃。

楊文策眼睛睜大,嘴角咧開冷笑:「別禱告了,你的神是幫不了你的!」

轟!前所未有的劇烈燒灼感傳達到了右腿──楊文策正用打火機產生的火焰燒灼著楊宗凱的創口!

火焰如同毒蛇般撕咬楊宗凱大腿每一吋的肌膚,並將強烈的苦痛灌輸到感應神經上。楊宗凱眼睛翻起了魚肚白,耳朵彷彿聽到無數的爆炸聲。右腿的肌膚緩緩的皺了起來,然後焦化,黑成一團,脂肪燃燒後散發難聞的臭味,創口以及四周的肌膚蜷曲起來,滴落一些若有似無的黃色泡沫。

「嗚……......」楊宗凱痛得幾乎要失去意識,他已經沒有力氣掙扎。


「這樣血液就止住啦。」楊文策看著楊宗凱面目全非的右腿,滿意的笑了。開懷的笑了。

楊宗凱臉色慘白,虛弱的呼氣吸氣。

「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來。」楊文策似乎想到了什麼,從椅子上佔了起來。
然後走出餐廳,隱沒在這片黑暗中。

就這麼離開。

楊宗凱似乎看見了一線生機。努力調整凌亂的呼吸,盡量調順,然後開始不發出聲音的扭動兩手的束縛。

浸濕的牛仔褲十分堅韌,剛開始的確很難解開。但現在已經有些乾了,開始有些鬆弛。

有機會!

楊宗凱感覺到右手的束縛稍微鬆開了。可以解開!

求生的意念帶給了楊宗凱一股新生的力量,他開始努力解著綑綁兩手的牛仔褲。

不是死結,真的可以!我可以辦到的!

「真抱歉,你今天是沒有所謂的機會的。」



就在楊宗開內心激昂不以的時候,一陣冰冷的聲音響了起來。楊宗凱驚嚇中猛然抬頭,楊文策神情冷淡地站在自己面前,無聲無息的。手上,還握著一把漾著冷光的菜刀。

楊宗凱停下了動作,當他看著楊文策目光所散發的冷咧寒意後,顫慄的不敢再有所行動。他不敢激怒他。

楊文策面無表情,緩緩走到楊宗凱身後,蹲下。楊宗凱感覺兩手的束縛變得強烈了。

「你不乖。」楊文策輕輕的說,然後在楊宗凱手關節與牛仔褲接觸面纏上好幾層好幾層的膠帶。

楊宗凱臉色死灰。

最後的機會也在這時候被徹徹底底剝奪。

楊文策回到楊宗凱的眼前,瞇起眼睛,然後露出殘虐的笑。他按住楊宗凱椅子的上頭兩側,目露凶光:「舅舅,請你活久一點,不然這遊戲就不好玩了。」

碰!

楊宗凱感到地轉天旋,在他還沒意識到什麼時,突然全身疼痛起來。眼睛看到的是天花板。

他被翻倒在地上,連同椅子。反綁在後頭的兩手似乎傳來哀嚎。

他依稀聽見了什麼東西粉碎的聲音。

酥麻感在身體回盪。眼睛睜著,漾著血絲。

楊文策半跪下來,伸手掏出髒抹布。楊宗凱咳嗽幾聲:「你……….

話語再次被中斷,這次塞入楊宗凱口腔的變成了漏斗。接著,楊文策拿起一瓶白色容器,旋開上頭的蓋子。

「知道木乃伊的製作方法嗎?有一種說法剛開始是這樣的:將屍體的肛門封住,然後自口腔灌入一些可以融化內臟的液體進去,過一陣子再把屍體肛門的栓口弄開,這樣所有被融化的內臟就會嘩啦啦流出來……」楊文策天馬行空的漫談著。

楊宗凱渾身起了雞皮疙瘩。

然後朝楊宗凱露出笑容:「我很好奇是不是真的,只好委屈你了,舅舅。」

容器裡面的液體順著漏斗滑了出來,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楊宗凱依稀看見一絲絲若有似無的白煙。

「噁......」楊宗凱吃驚得眼睛瞪大,強烈的危機感刺激著腎上腺素分泌出力量,渾身又開始發狂掙扎起來。

口腔、喉嚨,還有食道,傳來滾燙的燒灼感,就像有人用針去刺一樣。

好熱!好熱!

瓶身上,貼著的字幕:廁所清潔液。

「它會慢慢融解你的一切,舅舅。體內東西一點一滴消失的滋味怎麼樣呢?」楊文策坐在椅子上,一手托著腮幫子,一手拿著清潔液倒入漏斗,頗有興致地注視楊宗開抽搐的身子。

楊宗凱起先試圖用舌頭抵住漏斗口,但他舌頭很快就發出死一般的悲鳴退到一邊,清潔液就這樣長驅而入,侵入楊宗凱的體內。

這不是濃度很高的酸性液體,不過已經能有效破壞一個人的內臟,如果要用聲音詮釋現在楊宗凱體內的情況,那麼肉類放上燒紅的鐵板上的嘶嘶聲響大概可以比喻吧。總之,清潔液的確緩慢侵蝕著他的內臟。

楊文策隨手將倒完得清潔液瓶子放在一旁,取下楊宗凱嘴裡的漏斗。慢慢提起擱在一旁的菜刀。

「不要這樣......不要............」楊宗凱無法自制的張著嘴,唾液從嘴角一直分泌出來。他聲音乾燥尖銳,看來清潔液也破壞了他的聲道。

「不好意思,人要有始有終。一但開了頭,怎麼能隨便結束呢?」楊文策聽著楊宗凱的討饒,笑得很燦爛。

刀子輕輕放在楊宗凱的右腳腳踝上。

「不……......

惡魔猙獰地伸出舌頭舔了舔上唇。

就像在使用鋸子一樣,楊文策手中的菜刀不停前後前後移動,並且往下施力。血肉不停地散開來,劇烈抽搐的兩腳抖落許多肉屑下來,弄得四周亂七八糟。

楊宗凱牙齒緊緊咬合在一塊,甚至磨出了血來。活生生鋸掉腳的痛苦簡直要讓他發瘋了!

切割的動作停住。喘息良久,楊宗開垂起眼睛,他看見楊文策笑嘻嘻地晃動著右手捉著的腳掌,輕輕拋到楊宗凱下巴旁。

楊宗凱已經叫不出聲音來了,不單是沒有氣力,同時聲道也被摧殘得無法形容。他已經喊不出聲音,甚至連發出微弱的音節都成了問題。

楊宗凱哭了,眼淚一直冒出來:「……............

「太遲了,舅舅。太遲了。」楊文策嘆了口氣,一臉遺憾提起菜刀,依樣畫葫蘆地放在楊宗凱左腳腳踝,然後鋸起來。

楊宗凱再一次開始強烈抽搐。不過這只是垂死的掙扎罷了,遲早會連同最後一絲體力都榨乾。

血肉噴濺,沾上楊文策的臉頰。楊文策用手背抹掉,繼續向下鋸開。

很快的,楊宗凱失去兩支腳掌。

血液不停從創口滲出來,地板一片狼藉慘狀。不過楊文策不在乎了。

真的,不在乎了。

這個讓自己產生許多不幸回憶的屋子,根本沒必要存在。

想到這裡,楊文策有種渾身舒暢的舒適。他會離開這裡,永遠的。他已經翻遍整個房子,搜出值錢的東西。備妥一個背包,許多生活必需品都靜靜躺在裡頭。

丟下菜刀,楊文策去浴室沖了簡單的澡,洗去身上的血污,換了件乾淨的衣服。走進廚房,拿出油罐,繞著房子四周澆灑。

楊宗凱恐懼地緊閉眼睛,他不敢再接受什麼刺激。

是夢,是夢!只要醒來就沒事了!醒來就沒事了!

對!這只是個惡夢罷了!快醒醒!快!

「舅舅,讓你看個有趣的東西。」

楊文策用手指用力撐開楊宗凱的眼皮。

楊宗凱呆住。

因為他的腳邊,靜靜躺著一個不會動的冰冷屍體。而屍體的體型、長相,都像極了對自己施虐的楊文策!

「你......

「我已經可以料想明天的新聞會怎麼講了:積欠賭債的楊姓男子,由於無法償還高額債款,走投無路下引火自焚。連同姪子一同葬生火海。這個劇本編得還可以吧?」

楊宗凱眼睛瞪得很大,幾乎要迸出來。他完全無法理解那個「屍體」是怎麼冒出來的。完全不能解釋。



「精彩?我何來的幸福?還有,如果我不再提供你負面能量,你還存活嗎?」

「我不會擔心的,楊文策。我不會擔心這問題的。」戴門冷笑。






戴門吃食的不單是楊文策的不幸,同時也可以藉由楊文策施加給人的不幸來強大自己。

當時的對談背後的含意,在此時有了答案。

可以製造時效數小時的擬真屍體的新能力──「暫存容器」在這裡派上用場。

這小鬼......想殺了我......

他真的會殺死我......

誰能救我......

「沒有人能救你的。」彷彿聽見楊宗凱內心的聲音一般,楊文策表情冷冰,一字一句慢慢說道,「你犯了很嚴重的錯誤,舅舅。嚴重到我一定會好好折磨你然後才送你下地獄。」

像敲響喪鐘。

楊宗凱渾身發抖,眼睛因為強烈的恐懼而飄忽閃爍。

楊文策慢慢退後,直到退到門邊。

楊宗凱無力的掙扎,眼中盡是恐懼以及驚慌。

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他扣動打火機的開關,火焰綻放。然後朝房子裡面扔了進去。







「你錯估了我的絕望。」














billy04290429 ( 鷹瞰_偏執悠哉 )
家族板板主手機認證徽章基地10週年慶紀念徽章基地新手榮譽徽章
Lv. 13 | 文章數:651 | 推薦數:159 | 被推數:262 #118. 2010-11-28 22:45:12
  那慢慢等吧,反正時間也不久,十二月就快到了。

  我是閒閒沒事到梵羅大部落格留言的嫩寫手。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