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蜀吳三國名將傳H5還原遊戲暢快本質熱血鬥夢仙戰三界神魔大戰 多樣玩法
LovelyGGYY ( 夜神星魂 )
家族板板主家族板副板主gamebook開站活動紀念徽章手機認證徽章值日生值日模範生基地10週年慶紀念徽章《夢幻修仙》好事成兔基地新手榮譽徽章
Lv. 41 | 文章數:15192 | 推薦數:1318 | 被推數:5388 #84. 2010-10-03 14:05:00
幾天沒來 , 一時看不完 @@|||
慢慢看~
sunty ( sunty )
Lv. 3 | 文章數:69 | 推薦數:50 | 被推數:47 #85. 2010-10-07 23:57:01

大致瀏覽了一下

等很有空的時後再細細品嘗吧!!
雖然現在多看梵羅的文對我會很有幫助,可是實在忙不過來。

目前為止,倒是覺得沒前面的刺激恐怖呀?害怕
獨白的力道還是很強

或許一字一句重看之後就會刺激。

很想多看點能讓人迅速感到難以平靜、
想睡卻又馬上嚇到清醒的。
快把滿腦子血腥邪惡的點子用上吧拜託


話說大頭圖換得很好呀~
微笑


klra717 ( 梵羅 )
Lv. 19 | 文章數:995 | 推薦數:133 | 被推數:213 #87. 2010-10-08 16:42:18





                                                                         19




人們步履踩踏著不安,往自以為安全處躲避,顯然忘記了根本沒有所謂的安全。

如果不再信任,彼此猜疑。那麼,這種凝聚力薄弱的結果只會造就死亡。

當然,誰也料不到何時會成為刀下祭品。順序,當由神來定奪。


死神。












「為什麼?」楊文策在內心這麼問,一邊進行跨下運球。

「他是個棋子。」


「棋子?」

「對,棋子。一個足以讓對手崩盤的棋子。」


就在今天,映入楊文策眼中的隔壁班所發生事情下,一道名為信任的牆已經崩塌腐朽。

一切就如同戴門所料。剩下的三人間的團結意識可說是崩盤。

「一切都如同你所說的,戴門。他們的友情已經蕩然無存。」楊文策透過玻璃窗,瞇起眼睛靜靜欣賞著隔壁班的對話,嘴角淺淺上揚。

「……可以收割了。」

這時,陳政明面無表情地走出他們班教室,向走廊另一端前進。楊文策靜靜地後退,轉入陳政明無法看見的一角窺伺。

「收割?」楊文策不解。

「果實熟透了,便要採下來;稻穗結實累累,便要收割;當獵物沒了戒心,就要獵殺。你看見了嗎?兩個待宰獵物。」戴門陰側側地笑著。

像是理解,又像是同化並贊同,楊文策咧開嘴角無聲地詭笑。他的思考邏輯,在戴門的出現以及開導後,有了微妙的轉變。

影子映在地面,是個張開兩雙不祥黑翼的惡魔……


……




「該怎麼行動呢?」楊文策在走廊上穿梭,不過並沒有什麼特定目的地。

「讓我看看你會如何行動吧,有時候還是得靠自己才行。」戴門回應。

「……」楊文策沒有抱怨什麼,轉了個方向,走向樓梯。向下。


那是健康中心。

離開時,一樣東西靜靜躺在楊文策外套的口袋裡。



……



放學回到熟悉卻又陌生的家。

旋開門把,開啟電源開關。裡頭空無一人。

那個楊宗凱,輩份是自己該稱舅舅的人渣並不在這,大概是在哪裡廝混吧。楊文策想。

這樣也好,省去許多麻煩。楊文策四處張望著,像在尋找什麼東西似的。

有了。楊文策目光一亮,凝視著瓶中搖晃的液體。

當你把殺人當作種行為藝術的時候,過程就會變得很刺激以及有趣。會有種莫名的快感,只要能熬過一開始所產生的良心譴責,那麼一陷進去就無法自拔。

無法回頭。無法逆轉。無法停止。

殺人,其實並不難。

所以光是殺人,並不是藝術,那只是粗糙的手法。真正的藝術,是如何讓過程變得有趣。

是的,有趣。

楊文策的腦中,一件瘋狂的點子正在醞釀構思著。

戴門在深邃的黑暗深處觀察著、欣賞著、品味著。 祂所引導的孩子學的很快,孩子腦中不停轉動的思想戴門當然能夠看見。

那真是個有趣的想法啊,戴門咯咯咯笑著。
同時,日漸強大著。



最近這幾天,將有有趣的事情發生。真期待呀……


……


死者名叫林志偉,男性,十七歲,某國民中學高中三年級生。死因為心臟破裂,凶器應該為螺絲把手。結合法醫驗屍結果以及相關證詞,死亡時間推論上處在十月十七日下午五點四十分至八點間。

另一名死者名叫陳哲,男性,十六歲,同國民中學高中三年級。死因為肝臟破裂,凶器屬利刃。經過推論,死亡時間大至在六點至八點間。

調查兩人交友關係,並無特別相關所在。初步排除兩者仇殺。

不排除他殺,兇手應屬男性,右撇子,身分目前無法推論。


「目前查到的資料並不多,這件案子的相關資料複製檔就這些,我也是託了點關係才拿出來的。」當天放學的咖啡店裡,嚴真平遞過一封黃皮紙袋,「對了,裡頭有一些現場拍攝的照片,嗯……你要有心理準備。」

「謝謝你,嚴警官。」陳政明憔悴的臉上總算綻放出微笑。嚴真平笑笑,揮了揮手。

他多少還是信任我的。陳政明稍微斂起笑容,打開紙袋,從裡面取出幾張照片審視。

「你怎麼看?」嚴真平見陳政明情緒穩定,便身子稍微向前,一同看著照片。

照片中,陳哲、林志偉兩人躺在一塊,有種莫名詭異的氛圍。

「我現在在想,兇手下一步是什麼?」陳政明手放在唇鼻間,思考。

「你說兇手有可能找上你,是認真的嗎?」嚴真平嚴肅地看著這學生,腦中回憶著幾天前這孩子說過的話。


「我也會提供我所知道的一些事情。我必須說,這不是第一起事件,也不會是最後一起。他一定還會繼續行動。」

嚴真平頓了頓,有點意外地說:「你認為兇手還會繼續行動?那他的目標可能人選是?」


「我。」陳政明這麼說。

十七歲,說小不小,但絕對稱不上大。這孩子為什麼有勇氣面對這一切呢?

「我是認真的。不過,」陳政明呼出口氣,收起照片,「他現在無法得逞,我一直很小心,甚至飲料只要離開我的視線超過五分鐘我便不喝。」

嚴真平愣了愣,但很快就明白這句話所隱含的意思。於是開口:「你懷疑兇手就在你們學校?」

陳政明抬頭,看著嚴真平, 像下定決心般,咬牙說:「相信我,兇手很有可能是名學生。」

嚴真平沒有說話,只是從口袋中掏出煙盒,抽出一根菸,放在唇下點燃:「……告訴我你的理由。」

陳政明閉上眼,整理了一下思緒後又睜開:「你知道這起案件前,我們學校上月還有發生一件事情嗎?」

嚴真平想了想,點點頭:「知道,你們學校有學生在校外教學自殺。」

「你們也認為是自殺嗎?」陳政明露出有些淒涼的笑。

嚴真平眉頭輕皺,沒有接話。

「看來的確是自殺,其實不然。那是件殺人案,預謀好的。嚴警官,請你務必相信我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陳政明懇切地說。

沉默了一陣子,嚴真平嘴角微揚,笑了:「……想不到,還有人和我有一樣想法呢。」

陳政明身子一震,又驚又喜:「太好了,那件事情的矛盾還是有人發現。」

嚴真平也有些按耐不住興奮:「雖然我沒有深入探討下去,但我一直覺得有古怪。想不到你這學生竟然能夠繼續分析下去,真不錯。可是你怎麼不通知警方呢?」

「我不相信警方,你們不是也把那案子歸類到自殺了嗎?」像在找婉轉詞彙般,陳政明說完嘆了口氣。

嚴真平搔搔頭,無法否定這孩子的不信任。畢竟整個調查組只有自己在懷疑而已。

「那……你相信我嗎?」嚴真平搔著頭,有點沮喪。

「我不相信警察單位,但是我相信你,嚴警官。」陳政明溫暖地微笑,「正如你願意聽我意見一樣。」

「謝謝。」嚴真平有點感動。「回到剛才說的。所以你認為兩起案件有關連是嗎?」

「有,兇手很有可能是同一人。」陳政明目光堅定,說:「趙子強,也就是第一起案件的死者。會想對他報復的人中,有一個最符合條件。動機、條件,他都達成了。而因為我和另外幾個人懷疑到他,察覺的他便想滅口。陳哲目前我不清楚原因,不過……林志偉,林志偉很有可能就是這原因被殺害的。」

嚴真平消化了一下這些話,一陣子後開口說:「理由我等等聽,我現在想直接聽聽看,你所認為的兇手,究竟是誰?」







陳政明深吸一口氣,開口:「三年四班,楊文策。」





黑暗的後面,一絲光明緊緊追了上來……





gash1899 ( 腐敗的孤寂 )
手機認證徽章
Lv. 4 | 文章數:59 | 推薦數:1 | 被推數:6 #88. 2010-10-08 20:00:34

抱歉好久沒回了,最近升上高中後就很少上基地= =

不過一次看這麼多很滿足XD

看不出來?我可是一個從小五開始就有自殺和殺人念頭的小鬼頭呢!抓狂
klra717 ( 梵羅 )
Lv. 19 | 文章數:995 | 推薦數:133 | 被推數:213 #90. 2010-10-15 20:40:12
  作者談:這裡想問一下大家意見。如果主角還會長大出社會,會不會認為拖戲?我要考慮選擇這年齡就完結還是有繼續成長。希望大家踴躍提供想法。







                                                                           20



日曆又撕去了幾頁。

清晨,風還帶有點寒意。

徹夜未眠,書桌上零零散散的紙張。

撥開窗簾,玻璃窗照出自己模糊的臉孔。

一陣噁心感突兀地竄上腦門。咳嗽,抑制不住。

奔向浴室,對著馬桶嘔吐。手扶著馬桶邊緣,抽取衛生紙擦拭嘴角帶有酸味的液體,然後扔進垃圾桶。


這份噁心感從何而來,他也無法準確說出,不過,大概是精神上的一種糾結。

血液可能沒充分流往腦部,有些暈眩。按著馬桶邊緣緩緩站起來,看著鏡子裡面容有些勞累的自己。

笑!笑啊!

他對著鏡子露出微笑,鏡子裡的惡魔也衝著自己咧開嘴角。

耳邊彷彿聽見刺耳的尖笑,像在提前慶祝自己偉大的勝利。

「戴門,今天有件事情可能要麻煩你囉,呵。」





……





放學後立刻回到家,這已經是謝文弘的習慣。他可不想被殺。

日以繼夜持續追蹤著新聞,想看看凶手是否已經被抓到,或至少被鎖定。新聞報導對這案件起先興趣還算濃厚,但是熱情一過,腥羶色還是蓋了過去。

結果都是那麼令人感到無奈及掃興:沒有。

自己想了半天,也完全推敲不出所以然。

或許可以詢問政明……不行。謝文弘搖搖頭,排除這個選擇。

他已經表明過,自己不想去理這些事情,沒有理由浪費時間在這。

楊文策是兇手?好吧,或許有理由去懷疑他,但怎麼樣都不關我的事情呀!

時候到了,自然有警察找到證據逮捕兇手。

我只是個學生,我只是一個高三準備升學的學生呀。

想著想著,謝文弘已經走到四樓的房門口。

嘆了口氣,無奈地關上鐵門,拖著懶散沉重的步伐走進客廳。

從上學到現在下課回家,無所事事的老媽依然像個馬鈴薯般陷在電腦前的椅子上頭。她大概還在玩她的線上遊戲,大概連續八九小時了吧?

什麼事情都沒有幹勁,只有線上遊戲能激起她的熱情。彷彿那才是她的生命,她的人生。

謝文弘除了無奈還是只能無奈。

家裡並不怎麼富裕,父親是在罐頭製造廠工作,領著不多不少的薪水養活一家三口還有一條叫胖嘟的臘腸犬。謝文弘在房間放下書包後,便把自己埋入沙發裡,調整個舒適的姿勢,開啟電視播放日本動漫卡通。

好像少了點什麼,謝文弘短暫思考了一下,才發現自己忘了拿洋芋片。不甘願的自沙發爬起,去廚房拿起長筒罐裝的洋芋片,還兩筒,然後回到沙發裡,調整位置,躺下。

嘶……打開瓶蓋下紙頁的聲音,洋芋片的香味飄了出來。謝文弘閉上眼睛,一臉陶醉。

放入口中咬下的清脆。

家裡聽筒響起,還在線上遊戲認真殺怪殺到眼紅的老媽目光移都沒移就講:「電話響了。」

「干我屁事。」謝文弘挖了挖鼻屎。理都不想理,不屑一顧繼續啃著洋芋片盯著電視。

「幫忙接一下。」又響了三聲,老媽喊道。

真麻煩。謝文弘不耐地爬起,看了看放電話的地方是空的,又聽了聽聲音的方向。

……媽的。

「電話在你旁邊而已啦!」

這時老媽才抬起左手去抓電話。

謝文弘繼續啃著洋芋片看電視,累積自己的脂肪。

過了大約半分鐘,老媽從電腦房唸道:「你老爸今天不回家唷,他要去中部合夥的公司談一些生意。」

「隨便啦。」謝文弘眼睛盯著卡通,看著動漫女角的胸部吞了吞口水。

六點整,今天的動漫節目到此結束。謝文弘伸了伸懶腰,喊道:「老媽,我肚子餓!煮東西!」

「老媽我抽不開身!靠!」老媽大叫,驚險地閃過遊戲裡BOSS的噴火放射。

看著見底的兩筒洋芋片,肚子還是有點餓。這情況也不能依賴老媽,還是自己去買便當好了。想了想,也只能這樣了,謝文弘吃力的爬起來,關掉電視。

「我要出去買東西,給我錢。」走到電腦房,謝文弘伸出手。

「錢在我浴室褲子的口袋。給我買池上雞腿飯。」老媽難得伸出右手指了指後方的浴室,眼睛盯著螢幕的BOSS。

掏了掏那件褲子的口袋,裡面有小藍一張。謝文弘把鈔票收進自己口袋,說:「別一直玩啦,休息一下。」

「知道啦。」老媽一臉亢奮。

知道才怪。

走出家門,關上。在街上移動著,秋冬的晚上總是很快就降臨,不過六點,天色已經十足的黑,像潑過墨似的。

車子很多,馬路上都是。現在時間是下班下課的巔峰期,馬路阻塞得水洩不通,喇叭聲充斥著街。

對謝文弘來說,走十公尺都會覺得辛苦。即使池上便當店離自己家不過大約兩百公尺距離,也讓謝文弘走得心不甘情不願。走到店門口時,看見五六個排隊人潮,謝文弘又更鬱悶了。

時間是很珍貴的。謝文弘也是如此認為,因為他還要追其他許許多多的動漫。

等到前面剩下兩個人的時候,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一下。謝文弘取出手機,看了看螢幕,是陳政明傳來簡訊:


「方便出來陪我一下嗎?」


有些震驚,不過謝文弘還是決定按了按鍵回應。


「政明,怎麼了?你怎麼會找我?我還以為你不打算理我了。」


輪到自己,謝文弘對著大概是老闆娘的歐巴桑說:「一個雞腿,一個排骨。」這時,簡訊又捎了過來。


「沒這回事,我們再怎麼說都還是朋友。學校直屬國小旁的公園的兒童遊憩區吧,我有點心事,想當面找人聊聊。」


謝文弘有點想哭,自己不信任政明,政明卻還是相信我。真傻,我跟政明還是朋友呀。


「你不生我氣真是太好了。你等我一下。你先在那等。」


把手機收好,謝文弘思考了一下後又對老闆娘說:「再追加一份排骨吧。」拿去給政明邊吃邊聊。至於老媽……就讓她等會兒吧,反正她遊戲那麼投入也不容易餓。

約定的公園,離謝文弘現在,不過五分鐘左右的路程。很快地,便抵達那所公園的兒童遊樂場。

搖搖車、單槓、溜滑梯、沙堆,一堆屬於童年的回憶。

燈光有點暗,幾個孩子還在玩耍著,像是孩子王的男孩只揮著四五個「手下」捍衛自己的溜滑梯城堡。下頭三四個沒有組織的「反抗軍」就用細小樹枝公擊著。

謝文弘左看右看,都沒瞧見陳政明的人影。

「怪了。」謝文弘喃喃自語。

背後,一抹人影欺近。

像是感覺到什麼,謝文弘不經意的轉動脖子,往後頭環顧。

還沒轉過去,一雙手已經掩蓋住了口鼻。

幾乎同一時間,謝文弘感覺到尖銳的刺狀物扎入自己的肌膚、扎進了肌肉、探進血管裡。注射。

什麼?

不到幾秒,謝文弘起先劇烈掙扎的身子漸漸緩和下來,癱軟無力,臉龐朝紅。渾身發燙,像是小火在烘烤一般,熱到有些刺痛。

迷離的視線,只能含糊地看著攻擊自己的人的輪廓,模糊,但絕對不是自己在等候的陳政明。

謝文弘身子幾乎失去了所有力量,後頭的人影扶著他沉重的身軀,緩緩向運動公園沒有人的另一頭走去。

玩耍的孩子們並沒有注意到些什麼,繼續嬉鬧。只有佇立的銅像目送攙扶的兩人離開。

路燈微弱渙散,不過打在人影臉龐還是能夠顯現輪廓及外貌。

散發不祥黑氣的惡魔,在黑暗中邪笑,如花朵般綻放。

楊文策眼球布滿亢奮的血絲,詭異的微笑並在恍惚的謝文弘耳邊呢喃著:「高濃度的高粱滋味如何?你這醉漢。」

謝文弘身子抖動了一下,但酒精已經癱瘓了他的行動力,只能強行被楊文策半拖著移動。

誰可以……救救我……

「你……」謝文弘勉強自己說話,不過思緒已經近乎被酒精抹殺掉,幾乎不能整合。口水沿著嘴角滴出。

楊文策側頭看了看滿臉通紅,眼神迷離呆滯的謝文弘,嘴角露出笑意。






一人一魔緩緩向黑暗的另一頭前進,一齣殺戮劇即將熱烈演出,以性命。
lovemp660345 ( 茹Ruby )
Lv. 11 | 文章數:333 | 推薦數:3 | 被推數:206 #91. 2010-10-17 08:23:54

好久沒來了=ˇ=
積好多,話說酒精直接注射到血液中原來
會直接醉嗎?= =

殺人的手段越來越恐怖了!我怕打針><((毆飛

klra717 ( 梵羅 )
Lv. 19 | 文章數:995 | 推薦數:133 | 被推數:213 #92. 2010-10-21 00:54:45
先來回覆近期三篇回應。主角長大與否,大家能給個意見嗎?長大我怕會寫很久,恐怕五十回都不夠,搞不好會開始無聊;如果這年齡層給他ENDING的話,大概三十回內就能結束。大家給點意見吧,拜託!

引言回覆 gash1899 的話:

抱歉好久沒回了,最近升上高中後就很少上基地= =

不過一次看這麼多很滿足XD

看不出來?我可是一個從小五開始就有自殺和殺人念頭的小鬼頭呢!抓狂


好久不見的讀者,高中生涯就痛快地享受吧!

大學生活就不會像現在可以長時間跟同學處在教室囉。

引言回覆 zzz30303 的話:
好看好看~大大加油喔~
給你個棒~!支持你一輩子^^


新讀者,謝謝閱讀呀。

有任何建議我都會看的!


引言回覆 lovemp660345 的話:


好久沒來了=ˇ=
積好多,話說酒精直接注射到血液中原來
會直接醉嗎?= =

殺人的手段越來越恐怖了!我怕打針><((毆飛



好久不見!

酒直接注射這點子我是從《湘南純愛組》看到的,想想應該可行才是。

打入血液比口服還來得迅速且強烈,不過增高酒精中毒的危險。

LovelyGGYY ( 夜神星魂 )
家族板板主家族板副板主gamebook開站活動紀念徽章手機認證徽章值日生值日模範生基地10週年慶紀念徽章《夢幻修仙》好事成兔基地新手榮譽徽章
Lv. 41 | 文章數:15192 | 推薦數:1318 | 被推數:5388 #98. 2010-10-24 09:09:55
klra717 ( 梵羅 )
Lv. 19 | 文章數:995 | 推薦數:133 | 被推數:213 #99. 2010-10-24 18:29:21

這裡想再一次問一下大家意見。如果主角還會長大出社會,會不會認為拖戲?我要考慮選擇這年齡就完結還是有繼續成長。希望大家踴躍提供想法。

這很重要,關係到日後幾章的發展,懇請大家提供意見。因為二十回問的時候沒人回覆,想想這樣不是辦法,所以特別發一篇來詢問。

再來是回覆近期的留言。


引言回覆 cbn50071 的話:
新讀者報到!

話說.......

梵羅大是如何想到這些血腥+變態的點子啊?.........

我光想就發抖.....

完全不敢去想像畫面.......


九把刀有句話引用在這剛剛好!

「我一定是犧牲了什麼,才向神∕惡魔交換來這一個故事。這是,每一個作家夢寐以求的犧牲!」

小時候總會有許多天真但殘忍的舉動,我只是把它給巨大化。例如拔蟋蟀的腳、踩爛蛞蝓,血腥但矛盾的感到興奮,這些我小時候常常做。現在想想簡直有點變態。

如果主角還會長大出社會,會不會認為拖戲?我要考慮選擇這年齡就完結還是有繼續成長。希望大家踴躍提供想法。
引言回覆 zzz30303 的話:
好酷的殺人方法~
天啊!~我已經迫不及待看下一篇了~~
大大加油嚕~:D

酷是酷了點,但千萬不要學著做呀!千萬不要對你對著你兄弟姊妹親朋好友說:「想不想玩個新鮮又刺激的遊戲呀?」

如果主角還會長大出社會,會不會認為拖戲?我要考慮選擇這年齡就完結還是有繼續成長。希望大家踴躍提供想法。

引言回覆 s25013908 的話:
好看好看阿   越來越刺激了  

謝謝支持。

如果主角還會長大出社會,會不會認為拖戲?我要考慮選擇這年齡就完結還是有繼續成長。希望大家踴躍提供想法。

引言回覆 LovelyGGYY 的話:
OMG!!!!

楊文策是變態(遮眼

光是想像的就好痛啊!!!! QAQ

默哀))


戴門把他教壞了。

而且他不這麼做會讓自己被罪惡感打壓,他必須麻木自己。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