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年就是要玩遊戲!這遊戲鼠鼠有練過!刀劍神曲 最爆紅遊戲遊戲中忍是大義錯殺是大局
qwertyrex ( 傳說賽亞人 )
Lv. 18 | 文章數:687 | 推薦數:18 | 被推數:60 #1. 2005-04-30 02:29:57
第一章:






『好熱。』

怎麼會這麼熱?

我記得睡前我有開冷氣啊?

停電了嗎?

搞什麼啊!上星期才請人來修的耶!

於是我站起身子下意識的走向冷氣那兒。

『碰!』

我跌了一跤。

好疼,我邊摸著屁股,邊在內心咒罵著。

由於剛剛摔了一跤,疼痛使我的腦子稍微清醒了一點。

可惡,我等等一定要把絆倒我的東西拿出去焚燒掉!

正當我還在搓揉著我發疼的臀部時,一股濃濃地惡臭味隨之撲鼻而來。

『好臭。』

怎麼會這麼臭?

於是我望了望房間的周圍,
駭然的一幕刺激著我的腦神經。

我的牆上塗滿了類似蕃茄醬的紅色液體,整個房間內充斥著噁心的惡臭味。

媽的,難道昨晚我有在房內打自由搏擊嗎?

不可能啊!這沒道理啊!我完全沒有印象啊!

正當我陷入苦思時,我的臀部傳來陣陣地撕裂感。

於是我下意識地猛烈拍打著我傲人的俏臀。

夭壽!原來是老鼠!

媽啦!一隻就算了,居然還有一群正從我的床下死命爬出。

這些老鼠是怎麼來的?

可惡!

一定是隔壁的老王長期累計下來的垃圾都沒清掉,以至於老鼠過多,甚至鑿開了牆壁,侵入了我的秘密花園。

我慌張地跳到床上,並試圖撥打電話給捕鼠大隊。

當我將耳朵貼近話筒時,瞬間我的心涼了一大半。

『..................。』

沒有聲音?

怎麼會這樣?

於是,我將視線專注在電話線上,定睛一看,赫然發現電話線居然被剪斷了!

王八蛋!

中華電信的員工居然趁著我在睡午覺時,私自淺入民宅,私自淺入民宅就算了,而且還沒經過主人的允許,便私自剪斷電話線!

太可惡了!我一定要告死他們,這太沒天良了。

雖然我已經三個月沒有繳電話費了,但這也太狠毒了。

這樣叫我以後如何跟小龍女情話綿綿呢?

算了,沒時間思考這些問題了。

當下的我,該思考的是如何搞定這些吃過老王餿水的老鼠!

不然我肯定會被這些老王繁衍出來的外星生物給活活啃死。

左思右想之後,我決定還是趕緊逃出我的秘密花園好了。

接著我便快速地衝往大門,企圖離開這變態的房間。

當我正將門拴給轉動時,令我全身冒雞皮疙瘩的事發生了。

門打不開!

『不...不會吧?』我不信邪地死命轉動著門拴,但門栓像是生鏽了般,任憑我再怎麼使力也無法使之轉動。

於是我死命的拍打著門板,並狂吼著。

『救命啊!老王的孩子打算吃了我!來人啊!』

不過任憑我再怎麼哭爹喊娘,門的另一面始終沒有人回應我。

於是我將視線移到門板上的窺視孔,想看看外頭究竟有沒有人。

『說不定這是某個綜藝節目的新單元,
然後剛好企劃部看上我這個奉公守法、人又帥的好國民。』我自顧自地安慰自己說道。

接著我便朝著窺視孔外觀看。

媽啊,不看還好,一看我居然尿失禁了,此刻所有恐懼的感覺蜂擁而上。

窺視孔的另一端居然也有一個人正在窺視著我!

而且那顆眼睛居然沒有眼球!

『啊啊啊啊!日向一族的族人啊!』我歇斯底里的叫著,並踹著門板。

正當我回過身,背對著門板時,老鼠居然都消失了。

奇怪?

這...這沒道理啊!難不成我現在正在夢中?

我捏了捏自己滑嫩的臉頰。

『不可能啊!會痛耶,這不是夢,那究竟是什麼啊?』我慌張地說著。

這一切都來的太突然,太詭異了,這根本不合邏輯以及常理。

接著,
我懷著忐忑的心情準備去看看窺視孔的另一端,
那個同樣窺視著我的人究竟生做什麼樣子。





























沒有人。

只有一片空蕩蕩的牆壁。

看來剛剛是我看錯了。

於是我鬆了一口氣,
雖然門拴依舊打不開,
而電話線也依然分成兩段地躺在地板上。

不知是否為好奇心使然,
我居然爬到床下,
想驗證剛剛的事物是否真為幻覺。

『真邪門,我定要看看牆壁是否真的被鑿出個洞。』我說,『如果有的話,我一定要申請國賠!』

當我使勁吃奶的力氣爬進床下後,赫然發現床頭底下的牆壁果真有個洞。

難道剛剛發生的事不是幻覺?

那麼老鼠為什麼會忽然憑空消失?

在好奇心的驅然之下,我慢慢爬向那個洞,並將視線移置到那個洞口內。

哇!令人血脈噴張的一幕歷歷在目!

隔壁老王的女兒居然正在換衣服!

雖然那個老王很雞巴,不過他的女兒可是出了名的大美女,我肖想她,肖想很久了。

依照我的觀察,她的cup應該有c,完全符合我定的標準啊!

天啊!

老天爺果然還是待我不薄。

不過在她換好衣服之後,便到我看不見的死角看電視了。

可惡啊!

不過沒關係,以後有的是機會看,呵呵呵呵.....

於是我躡手躡腳地從床下爬出,說道:『Have a good life!』

語畢,我便走向窗戶拉開了窗簾,試圖藉著陽光蒸發掉那些令人感到冷顫的事。

『唰。』

隨著窗簾的拉開,映入我眼前的景象是一個令我毫無預警的場面。

一個披頭散髮的男人,滿臉蒼白,脖子以及四肢像義大利麵般扭曲著,並貼著玻璃窗戶對著我微笑。

當下的我,正跟這個詭異的長髮男四目交接著。

不對!

不能說是四目交接。

因為...

因為他沒有眼球啊!!

不可能,這裡可是六樓啊!

他是怎麼爬上來的?

又是用什麼方法貼著玻璃窗戶的?

難道他是清潔工人?

怎麼可能?

那他脖子跟四肢幹嘛扭成那樣?

何況我又沒請工人來擦玻璃。

瞬間好幾個問題在我的腦中澎湃著。

『喀!喀!喀!喀!』長髮男見我盯著他發慌,於是發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怪聲。

我聽的出來那是什麼聲音。

























那是笑聲。

























他正在笑。






『啊!!!!!!!!!!』




在我驚叫過後,隨即腦中一陣天旋地轉,接著雙眼闔上,暈了過去。




-----------------------------------------------------------------------------



『好熱。』

怎麼會這麼熱?

我記得睡前我有開冷氣啊?

停電了嗎?

搞什麼啊!上星期才請人來修的耶!

於是我站起身子下意識的走向冷氣那兒。

『碰!』

我跌了一跤。

好疼,我邊摸著屁股,邊在內心咒罵著。

由於剛剛摔了一跤,疼痛使我的腦子稍微清醒了一點。

可惡,我等等一定要把絆倒我的東西拿出去焚燒掉!

等等,我剛剛是不是有經歷過這些...『過程』?

那現在是不是該出現什麼?

老王的孩子?

在驚覺到這個片段記憶後,
我下意識地匆忙爬進床底,
定睛一探,
看到了一個洞。

洞?

記憶中彷彿這個洞與自己有關聯。

於是我懷著恐懼的心情,緩緩地、緩緩地接近著這個洞。

三步。

二步。

一步。

終於到達了洞前。

我全身顫抖著,
絲毫不敢將視線投入洞口內,
深怕會喚起恐怖的記憶。

忽然間,隔壁的房間傳來一陣巨響,嚇的我冷汗直流。

是隔壁的黑心電視機爆炸了嗎?

還是老王從椅子上跌下來了?

又或是...或是...

在好奇勝過恐懼的狀態下,我終於肯將視線注射至洞口內。

疏不知,接下來等著我的,將是一個正憾教育。

『唔....。』我緊張的發出如同小貓般地叫聲。

              


                                       隨即進入眼簾的卻是..........




                        

                                                                                      待續...........
thankyourlove999 ( 小許-Stanley- )
Lv. 39 | 文章數:8458 | 推薦數:889 | 被推數:1293 #2. 2005-04-30 09:25:56
嗯 "話"質清晰 不錯看 辛苦了 這位同鞋^^"
來源IP:...* /
簽名檔
感情悲傷之時;情感抒發之地。One Two Three Four . 啊啊唄,哇勒啊邊唄,哇勒邊邊唄,哇勒嗚哇嗯邊唄,笑一下嘛!!跟我一起唸喔!!來!!咿~~~~哈@@\"                                                                                  Xu
qwertyrex ( 傳說賽亞人 )
Lv. 18 | 文章數:687 | 推薦數:18 | 被推數:60 #4. 2005-05-01 09:59:55
第二章:





『唔....。』我緊張的發出如同小貓般地叫聲。

此刻時間彷彿靜止般,安靜到使我都能夠聽到自己的心臟所傳出的第一心音以及第二心音交互輪流運作所發出的聲響。

『撲通、撲通、撲通。』心臟以每秒2下的速度,猛烈跳動著。

而隨即進入腦海裡的卻是老王的女兒在跳韻律舞蹈的畫面。

『哇.....好美、好性感。』我變態地說。

雖然目前我可能被一個變態鎖在房裡,而那個變態也有可能在房內架設針孔攝影機,企圖拍下我被他嚇到的畫面,甚至把這間用來鎖我的房間佈置的就如同我的房間般維妙維肖。

好吧,我承認,他的確是嚇到我了。

不過好險有這個洞,使我能夠在恐懼中還能保有一絲絲地滿足感。

我只能說,真有你的死變態。

不過這一切都只是我的蝦掰,因為那個變態再厲害,也不可能把老王跟他女兒都剛剛好安置在我的隔壁吧?

而且他們的動作那麼自然,絲毫不像是領錢來逢場作戲的。

還有一點使我感到特別奇怪的,那就是幻覺。

到底那個變態是使出什麼法寶令我產生幻覺的呢?

難不成這間房子是輻射屋?

還是我體內已經被那個變態植入阿米巴原蟲了?

此刻,諸多的疑問接踵而來。

『唉。』我嘆了口氣。

與其這樣想的焦頭爛額的,不如先好好欣賞這經典的畫面吧!

就這樣我盯著老王的女兒跳著那畸形的韻律舞蹈足足十分鐘。

十分鐘過後,待老王的女兒跳完韻律舞蹈後,我便從床下爬起。

我只能說真的很厲害,看過的都說讚,老王他女兒跳的畸形舞蹈居然有幫助恢復記憶的效力。

我已經想起之前那些恐怖的幻覺,不過為了求證,我還是走到門前嘗試性地轉了轉門閂。

果不其然,門打不開。

看來剛剛的幻覺也許是真的。

於是我秉持著“上帝關起了你一道門,但一定會請鎖匠幫你打開那一道門”的信念,等待著上帝派來的鎖匠。

不過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我也等的有點不耐煩了。

老王的女兒不跳舞、不脫衣,只睡覺,而我的電話打不出去,電視機也收不到頻道,甚至連牆上也被灑上一些莫名其妙的噁心液體。

真是夠了!

我就好像一個被實驗的人,研究員將我關在這,想要觀察我被關起來所做出的反應。

不過這樣也太不仁道了,沒有經過我的允許就擅自把我抓起來做研究。

搞什麼啊!現在的研究員都這麼變態嗎?

難不成...難不成,他們是想把我改造成一個超人嗎?

算了,別想了,我還是靜靜地等待鎖匠吧。

『啊!你知道我在等你嗎?你知道我在等你嗎?鎖匠I need you!』基於無聊,於是我索性地大喊道。

此時的我終於能夠體會精神病院的病人們的感受了,因為我跟他們一樣,有著切身之痛。

『滴答、滴答、滴答。』時鐘依舊轉動著。

我重複著爬下床鋪、又爬上來,接著又望向窗戶的舉動莫約二十分鐘後,時鐘忽然響了起來。

『喔嗨唷!喔嗨唷!喔嗨唷!喔嗨唷!』

媽啦!我的鐘聲何時被改成這樣子的?

何況現在才早晨九點多而己,怎麼會響呢?

我記得我是設定在早晨正七點才對的啊。

真的好古怪,我受不了了。

在想不出其他辦法前,我只好先自立救濟,於是我去廁所操了一隻馬桶刷,便走向窗戶砸了下去。

不過任憑我使勁了吃奶的力氣,也無法將其打破。

於是,我將目標放到大門。

倒退了二步,深呼吸,瞄準目標,衝刺。





















『碰!』





















『幹!』我抓著腳,疼痛的喊道。

看來我從朱木炎那兒偷學來的踢擊碰上了這扇門,也便得毫無用武之地。

現在的我,內心充滿了無奈以及孤單,還有恐懼。

恐懼,這個上天送給人們最好的一份禮物之一。

他讓人學習謙虛,以前的我根本不知道恐懼是什麼。

只知道上次有個大學生偷看老王的女兒洗澡,而被面目猙獰的老王追殺的樣子。

我想,只有那次的畫面是使我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男子漢唯一感到恐懼的一次。

而這次卻是密室內的恐懼。

自己生活的住處忽然間變成一個恐懼密室,一切變的不再熟悉。

此刻的我,就好像King詹一樣,身處在恐懼密室內,搏鬥著。

不同的是,一個是英雄,而一個卻是俗臘。

我越想腦袋就越疼,甚至已經疼到連頭髮都在疼的程度了,我想我可能真的是一個怪胎,連頭髮都有神經系統,說不定我還可以成功地進入金世世界記錄咧。

於是我放下馬桶刷,打開了瓦斯。






























別誤會,我沒有要自殺,如果我死了故事要怎麼繼續進行下去?












我想現在的我,只能藉著沖場熱水澡來舒緩一下緊繃的神經了。

先挑一下等一下要穿什麼款式的四角褲好了。

話說四角褲真是一件偉大的發明,如果沒有四角褲的話,男人就只能穿著密不通風、又會使屁股長痘痘的三角褲了。

於是我拿了件透明款式的四角褲,便興沖沖地進入了浴室。

脫掉衣物、扭開水龍頭,這些公式化的動作在我腦中已變成一種定律,就好像上廁所要帶衛生紙是一樣的道理。

『啪、吱、嘰、啪、吱、喀、吱、嘰、吱、吱、嘰、啪、喀、碰!』

水龍頭沒有流出水就算了,還發出奇怪的聲響,使得我震耳欲聾。

就在我一籌莫展的那煞那,忽然間我望見水龍頭緩緩地流出了液體。

但那液體卻不是我所期望的水。

而是鮮紅的血液,此刻的我真的被驚嚇到了。

“Frightened”,這個被動式今天終於使用在我身上了。

受到驚嚇的我,趕緊把水龍頭扭上,試圖讓這噁心的血水停止流動。

當水龍頭扭上後,我便拿起毛巾將身體及臉上的血水擦乾淨。

正當我確定將血跡都擦乾淨時,水龍頭突然出現的異相卻讓我束手無策。

我看見水龍頭扭曲著,並不斷地向前旋轉,彷彿裡頭有個迫不及待要出世的嬰兒般,奮力地想出來。

最後,“啪啦”一聲,水龍頭跟著血水從牆上噴了出來。

此時水龍頭四週的牆壁突然開始龜裂,接著又是霹靂啪啦如瀑布般的血水從牆上湧出。

我衝出了浴室,用力的將門給關上,接著把門給頂住,深怕浴室內會有怪物衝出來。

於是我喘了口氣:『咳、咳、咳.....。』

就在此時,我忽然感到腳底濕濕稠稠的。

低頭一看,原來是血水滲出門外了。

怎麼辦?我家會不會被血淹沒?

可惡啊!偏偏在這時水電工阿賢又因為官司纏身。

在不得以的情況下我只好逕自鼓起勇氣,將浴室的門推開。

就在門被推開的那一霎那,血水停止了流動,只留下一片破烈的牆在那兒,浴室內不斷回蕩著安靜的水滴聲。

『滴答、滴答..。』

就在此時,
我定睛一看,
赫然發現浴缸內灌滿了鮮血,
且上頭還不時地浮出氣泡,
最後氣泡越來越大,“嘩啦”一聲,
一個巨漢從血池內站了起來。

煞那間,我被嚇的無法控制自己的膀胱,只能任由尿液流出。

此名巨漢一身血腥味,
臉上還掛了一個類似水晶湖-傑森的面具,
且面具內的赤色雙瞳看的出來異常凶狠,
此外巨漢的手上還操了一把大鐵條鋼刀,
全身的肌肉以及血脈也很有規律的跳動著。

『嗚啊!!!!!!!!!!!!!!!!!!!』

突然,巨漢的鳴叫聲劃破了原先異常的寧靜。

我感受的到,一場腥風血雨的殺戮即將展開。

『你就是威爾森嗎!?』巨漢道。

哇靠,這個健美先生是上帝派來開鎖的嗎?

可是也沒必要就這樣打爛我家的牆壁吧,這樣子砌磚頭跟粉刷的錢可是需要我一個月的薪水吶!

『沒錯,我..我..我就是威爾森。』我緊張且恭敬地回說。

巨漢扭了扭勃子說:『沒想到是一個死胖子。』

『很好!很好!哈哈!』語畢,便作勢舉起了鋼刀,企圖將我劈成兩條雙層純牛肉內的肉乾。

『等等.....你...剛剛說什麼?』

就在此時巨漢楞了楞說道:『很好!很好!哈哈!』

『不對!再上一句!』

『你就是威爾森嗎!?』

『再下面一句才對!』

『嗚啊!!!!!!!!!!!!!!!!!!!』

『不對!那是上上一句,我說的是再下面一句才對!』

『沒想到是一個死胖子。』

『對!就是這句,我生平最恨的就是....別人罵我死胖子了!!!!!!!!!』

此時怒火燒壞了我的腦筋,我居然敢跟巨漢嗆聲,看來等等我不再只是被劈成兩條雙層純牛肉內的肉乾,而是被劈成連我爹娘都認不出的肉鬆,他的刀法鐵定夠快,一定能用刀風把我的血液給揮發掉形成肉鬆的。

『你如果...膽敢再罵我一句死胖子的話,我就打爆你的面具!』我向巨漢嗆道。

突然,巨漢怒髮衝冠地大叫了一聲,並喊道。


























































『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







                                                                                                  待續..............
joker0802 ( 媽媽~我拿到好人卡了耶~ )
Lv. 11 | 文章數:176 | 推薦數:2 | 被推數:147 #5. 2005-05-01 11:43:26
不知道為什麼...我看到『威爾森』的時候腦袋裡面只有浮現出......浩劫餘生這部片裡面出現的威爾森(排球)呀~"~
來源IP:...* /
簽名檔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a sand.(一沙一世界)
A heaven in a flower.(一花一天堂)
Hold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掌握無限)
And eternity in an hour.(剎那即永恆)
──────Williarm Blake
英國詩人(1757-1827)
moonlie ( 鴉青染 )
Lv. 22 | 文章數:627 | 推薦數:113 | 被推數:457 #6. 2005-05-01 19:50:31
這個好笑~
死胖子…
再來會怎麼樣?又一覺醒來嗎?
快出!快出!
h123883729 ( 拿愛情等麵包 )
家族板板主家族板副板主社群連線VIP站長手機認證徽章基地12週年慶紀念徽章基地11週年慶紀念徽章去死卡忘情水基地新手榮譽徽章
Lv. 26 | 文章數:1662 | 推薦數:33 | 被推數:69 #8. 2005-05-08 01:00:54
怎都沒看到下集出來呢=  =!!
來源IP:...* /
簽名檔
1服King宿命[劍士] 睡覺被偷拍 以下是我在希望Online原則 1.會面一億 談話二億買賣昂貴PK免費 2.會面一億 談話二億 付錢好商量 3.沒錢...就去賺.去拼.去衝.但是宿命雖貴.不收騙子財.洗錢財 3.個人喜好不同.有人喜歡賺錢.存錢.花錢.我就是喜歡拿錢來暴裝備.誰奈我何 4.我來幫你算算.被人照顧過就要+人好友做人老公.還要顧全她的裝備!結清帳目來看難怪妳會沒錢5.白目.騙子我會等者看你將死在我的東方下或是為人帶死.或是意外死.三死選一死.祝你沒"四好"6.先交錢在交朋友.不玩前先算清.不然妳會雖到下輩子7.軍團事少管.四好要去緩.欠我錢不還.世後雖尾樣
qwertyrex ( 傳說賽亞人 )
Lv. 18 | 文章數:687 | 推薦數:18 | 被推數:60 #9. 2005-05-08 13:48:56
第三章: 




巨漢的這句話彷彿就像是把鑰匙般,開啟了我內心中被霸王鎖給鎖住的那扇門。 

就在這時我體內的腎上腺素急速分泌著。 

『啊!!!我說過了!我最討厭別人罵我死胖子了!!』語畢,我便將洗手臺拆了下來,想用它來與之抗衡。 

說到這個腎上腺素我就不得不廢話一下, 
有時後我真的認為它是我們人類能夠在往後變成超人的關鍵物品, 
只要能夠好好研發、利用, 
在把副作用降至到最低, 
那真的對我們就如同仙豆一般。 

看來鳥山明老師早在N年前就已經了解到腎上腺有多麼重要了,我們人類要變成超級賽亞人都必需靠它。 

相較於現在的卡通,什麼念能力、查克拉的,一聽就知道是在唬小孩的玩意兒。 

瞬間我依稀感受的到巨漢的怒氣以及環境異常的冰冷。 

巨漢、我。 

我們倆就這樣各自頂著自個的兵器僵持了好一陣子,汗水也從額間上慢慢地滑落下來。 

雙方僵持不動,看來我們倆的想法是一樣的,深怕一個不小心變成了敵人的手下亡魂。 

吞了吞卡在喉頭內的口水,屏氣凝神地盯著前方的巨漢。 

我終於了解到“以不變應萬變”的真理。 

『滴答。』汗如同指令般,催促著我們雙方的攻擊意識。 





『啊!!!!!!!!!!!』 







是誰先行動了? 








『鏘!』撞擊聲如同雷雨般,狂嘯著。 










一轉眼,扛在我肩上的洗手臺以不復見。 




『噗吱!』 



隨即傳來的,是碎裂聲以及挨嚎聲。 




『王八蛋!!!!!!!!!!!!!!!!!!!!!!!!!』巨漢抓著血流如注的臉孔怒吼道。 




這麼看來好像是我先行動了,其實不然。 












『噗吱!!!!!』 






炙燙感。 








『不...不要!!!』我慌亂的看著躺在地上的左手臂喊道,右手則緊抓著以被斬開的傷口。 


這是多麼的令人不能接受,自己的手臂就這樣活生生的被斬斷。 



被斬斷啊!就像雞排一樣被斬斷啊! 



『就像雞排一樣啊!!!!!!!!!!』我哭吼著。 


『雞你的頭!!!!!』巨漢縱身從血池內奮力一跳,“框啷”一聲落在我面前。 

不過縱使巨漢已佇立在我眼前,我仍然不為所動。 

看來此刻的悲痛感終究大於恐懼感。 

突然間,巨漢的蒼白大手硬生生地將我抓起,並像丟鉛球般,把我扔了出去。 


『框啷!』這時的我就如同被拖鞋打死的小強般,在牆上抽搐著。 


『唔....嘔.....』黏在牆上的我,隨即吐出了大量的鮮血,為這個恐懼鬥室增添了幾分特效。 



『就像.....雞排...一樣被斬...斷啊...嘔....』 



『雞排...一樣被斬...斷啊...嘔....』 



『就像.......』 




慢慢地、慢慢地,我的雙眼逐漸模糊。 


我不想死啊....我受不了...這種痛苦了..咳、咳..我受不了等死的痛苦!啊啊啊!好痛、真的好痛,我不想死..嗚啊啊!! 


『對不起!對不起!啊啊啊!全部都消失了............』 


『唰!』最後,我看見巨漢將他的大鐵條鋼刀朝著我這兒揮了下來,畫面便呈現黑暗。 


『............』我微笑著。 











                                                     待續..............
asi7619319 ( 6小N )
Lv. 32 | 文章數:2012 | 推薦數:5 | 被推數:1987 #13. 2005-05-11 11:29:10
加油快出下一集喔
來源IP:...* /
簽名檔
隱藏在砂之面具下的激情冷酷、那喪失感、飢渴感、殺戳感、令我深深著迷       
【砂瀑の我愛羅 】隱藏在心底的脆弱、渴望愛、寂寞、他的一切一切、真的、我著迷了。令人不捨、心疼、有著讓我身陷的黑暗特質、不是刻意的墮落5555
qwertyrex ( 傳說賽亞人 )
Lv. 18 | 文章數:687 | 推薦數:18 | 被推數:60 #16. 2005-06-12 01:31:48
第四章:





『好冷....。』 


或許是我的生命力真如同小強般,強韌不已。 

原先已注定要與世長辭的我,現在居然能睜開雙眼。 

我該感謝上帝的開恩嗎? 

不知道。 

此刻的我完全無法思考,也沒辦法解釋為什麼自己能逃離那個惡夢。 

只有一種麻木的無力感充斥著全身,就像吸大麻一樣。 

不能動...I can't move my body.... 

為什麼我會不能動? 

我丟給自己的這個問題,現在連自己恐怕都無法解答。 

想必大家都喝過加過冰塊的飲料吧。 

在炎炎的夏天, 
如果來杯清涼解渴的飲料, 
想必, 
定是人間一大享受吧! 

現在的你, 
可以試著想像, 
假設如果你和杯子內的飲料立場對換, 
被冰塊淹沒的不是飲料, 
而是你時, 
你會如何反應這間荒唐的事? 

而現在的我,就正處於那樣立場對換的荒唐事當中。 

我全身被泡在浴缸內,被泡在浴缸內就算了,浴缸內居然還結冰了! 

『Shit!』我邊說粗話,邊奮力的將自己的身子稱起,試圖離開這冷死人不償命的浴缸內。 

但試了老半天,身子卻始終完美地被浴缸內的冰塊包覆著,絲毫不能動彈。 

我開始回想起從小到大的事情... 

幼稚園畢業時, 
媽高興死了, 
他說在竹科上班的哥哥沒讀過幼稚園就直接上小學了, 
能看到我畢業, 
代表我的智商至少還有60以上。 

國小畢業時, 
畢業典禮忘了去, 
校長還特地包了一整個時段的捷運, 
並且派李連杰跟趙文卓來當我的保鑣, 
一路上維繫我的安全。 

國中畢業時, 
念了4年才畢業, 
只因為忘記去考學測, 
只好在重讀一年。 

高中畢業時, 
畢業證書是一張叫我不要再到學校鬧事的教官室便條紙, 
他媽的!至少給張肄業證書嘛! 

大學...還在念。 

不過我想我也念不完了。 

因為我今天就要葬身在這個奇怪的人工冷凍庫內,當可憐的福斯原料肉。 

就在我快放棄自己時, 
有一道光從我的太陽穴穿過, 
就跟柯南每次想到破案的關鍵時會出現的那道光一樣。 

『沒辦法了,雖然這個方法很低能,但也只能試試了。』我邊調侃自己,邊開始運氣。 






















『啊啊啊啊啊啊啊!!!!!!!!』過了三秒後,我開始大吼。 
























『幹...果然還是不行,尿不出來。』 



人的尿液是熱的,現在的我只能祈禱這法子有效。 

就在我還在煩惱該如何讓自己流出大量的尿液時, 
我注意到之前被面具男搞破的那個大洞內傳出奇怪的聲音。 

起初聽見時還不以為意,但隨著聲音越來越接近,我也依稀聽清楚了那聲音。 











是笑聲。 




















熟悉的笑聲。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那笑聲搭配著喘氣聲, 
著時令我感到毛骨悚然, 
我甚至怕到全身起雞皮疙瘩、瘋狂到想立刻鑿開這該死的冰逃離這個令我感到不安的浴室。 


為了快點離開這,我開始荒了,望著、望著,我發現之前水龍頭爆開的地方漏著水。 

於是不管五五二十五,我開始猛舔水龍頭漏水的地方,試圖以最快的速度,填滿我的胃。 

就在聲音快要到達洞口時,我的下體突然有股腫脹感。 

是信號! 

我開始幻想現在正在跟作戰指揮部連線。 

『確定可以發射了。』 

『開始倒數!10、9、8、7....』 

『注意!注意!全體人員請注意!務必要使用最大發射力道。』 

『衝啊!膀胱號動力全開!』 

『咻!咻!咻!咻!唰!唰!唰!』 

此刻我彷彿聽見冰塊裂開的聲音。 

爆破成功! 

我看見美國NASA太空總署的人都全體起立鼓掌。 

新聞也在轉撥這歷史性的一刻。 

太好了!我成功了! 

阿母,哩寄來的鐵牛運功散金ㄟ加屋號。 

接下來的第2、第3發爆破也非常順利。 

太好了... 
冰塊開始溶解了, 
看來我的尿酸有點過高, 
火氣也有點大, 
不過不打緊, 
至少我的下半身可以動了。 

『啊!!!別以為這樣就可以困住我!』我怒吼著,且躍身一縱,震碎了重重地冰塊。 


當我從浴缸坐起時, 
我看見前方的牆壁貼了一張紙條, 
而上頭的字跡有點像小孩的塗鴉, 
寫著:『想活命就別離開浴缸.... 傑森  筆 』 


此時的我內心充滿了無限個大問號。 


這是什麼意思? 



就在我還在對牆上那張紙條感到困惑時,那個熟悉的笑聲已經到達了洞口。 










是長髮男。 









『啊!!!!!!!!!!!!!』我發狂的大叫著,並將牆上的鏡子拆下丟向長髮男。 


哪知那長髮男身手靈巧, 
瞬間躲開了那面鏡子, 
並且如同蜘蛛人一般, 
四肢吸附在牆上。 



看到這超乎常理的一刻,我荒了。 



於是我匆忙地扳開廁所的門,並且迅速的與之反鎖。 


當我衝出浴室的那一煞那,我頓悟了,我終於了解到那張紙條的意思了。 


因為此時的我,左手臂正猛烈地流出鮮紅的鮮血。 


而餐桌上現在擺著的一樣物品,正是我那被斬下的手。 


可惡、可惡、可惡! 


瞬間千噸的恐懼感壓在我的心頭,我幾乎快窒息、快喘不過氣來了。 


就在這時,我聽見浴室門板傳來的撞擊聲。 


於是,我荒了。 


在不經多加思考過後,我便躲進衣櫥內,打著冷顫。 






                                                                                          待續................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