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版三國 重回當年 復古情懷勇者歷練海量資源英雄鼓舞,釋放神技刀劍神曲 最爆紅遊戲
a1999234 ( 斷了線的音符~ )
Lv. 21 | 文章數:919 | 推薦數:2 | 被推數:391 #1. 2008-03-27 01:34:04
筆者:


其實我這篇在兩年前離開高中時就想寫了


因為我高中的回憶真的太多太多了


但是因為當時精神面臨到崩潰的地步


甚至讓我到了大學也覺得生命不再有意義


我的時間幾乎是停留了一年半左右才又開始動起來


我想寫下我的過去 讓我永遠記得這個痛 並且讓我自己堅強起來去面對未來的挑戰


以下 真人真事改編


沒有用到任何一個真正的人的名字 校名




斷了線的四分音符

第一樂章

2005.09.04

一個身穿白色襯衫灰色西裝褲的人走到了綜合大樓四樓的鐵門前。制服左手手臂上繡了"稜新Star"的隊徽。

他拿出了鐵門的遙控器朝著鐵門的左上角指去。

嗶的一聲!轟隆隆隆聲響隨之而來。鐵門慢慢的往上收起,他眼睛盯著慢慢往上收起的鐵門邊緣直到被收完。

(通常卡通到這裡都會有片頭曲,可是這是真人真事沒有片頭曲)

他呼了一口氣後往裡面走進去,進門後右轉走了八步又再右轉一次接著走到底。

他望著對面自己的教室,來的人並不是太多,一班也差不多是10來個左右,伸出手來看了一下手錶。

接著他往左邊前進到倒數第二間教室,拿出了鑰匙想要打開門,門鎖似乎在暑假的時候被換過了,教官忘記去弄一把新的過來。

『恩....第一天就要這樣了嗎?』說著,他一個箭步跳上了窗口,同時往對面那排班級看有沒有人往自己的方向看過來。

這並沒有太大的意義,即使知道對方有在看他還是會繼續開窗戶,由於窗戶之前已經清洗過而且換過,所以現在在上面的框並不能跟之前一樣直接用手扒開,

而是要用上面那層氣窗來開。怎麼開?位於3.5公尺高的氣窗要怎麼開?因為氣窗沒鎖,他拉開氣窗將手伸往中間窗戶的開關。

啪的一聲窗戶打開了,他跳了下來結果手不小心撞到了天花板加裝的隔音板。『不是吧...破皮了...好在夏天不用穿長袖...』他不太高興的唸了唸自己。

他又再度跳上窗子,接著將左腳跨進去,小心翼翼的不踩到旗隊的棍子然後將身體往裡面跳進去。

由於裡面的空氣很悶,他索性走過去將門打開,走出去之後伸了個懶腰。

『恩….接下來這年真的要創造屬於我們自己的世代了。』他對著天空說出自己的夢想。

『過去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剩下的只有眼前的未來,無須再為過去道歉,只需往前面行走,沒錯,留下來了就要有所改變才行…..』他默默的說出了這些積在心裡的話。

他伸了個懶腰後開始往趴在地上作伏力挺身,因為高三了如果想要兼顧課業跟樂團則必須把身體一起練好,不然團練到一半或者補習到一半打瞌睡就不太好了。

大約到了7點35分左右,第二個人才慢慢的往他走來。

『今天不用升旗嗎?為什麼人都沒到?』他問了慢慢朝向他走來的人。

『不知道耶….恩….教官說要我們待命就是了。』

『我等等打電話問教官的意思好了,就算說是待命,連二年級的幹部也不到這怎麼講都太誇張了吧!』問話的人有點不悅的說出了這句話。

『志清!好久不見唷!』就在問話的人正要拿起電話的時候有個很有精神的女孩子朝著他走來。

『Hey!佩茹!還真是超久不見的!暑假都在忙些啥呀?』志清跟站在另外一端的配茹打招呼。
『沒有囉!就唸書囉~除了唸書我想不出還能做啥,畢竟預賽結束馬上就要考學測了。』佩茹有點哀怨的說到。

『那你有沒有考慮要比預賽?只跟考試日期差了一個月,你應該考完之後再比決賽的。』旁邊的那個男生說到。他叫曾廷冰,CL組(豎笛)的三年級學長。

『別傻了!我們組都沒人了!一整個團光靠學弟他們兩支怎麼夠?!而且如果這次不派最強陣容上去連贏的機會恐怕都沒有。』佩茹有點傻眼的望著廷冰說出這句話。

『恩…你講這句話真的很中肯…學長姊們畢業後衝擊最大的有CL組跟鼓組之外還有你們TB組(長號) 了。而且我真的不知道教官在想些什麼….明明知道這次的對手的精神戰鬥力比我們這盤散沙要來的強卻還把團練縮減成兩個月練三天而已,特優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如果還活在三月的世界裡面我們會畫地自限無法前進的…..在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志清有點火大的說出這句話。

『那教練有說什麼嗎?現在兩邊都是他帶的,他暑假有說什麼嗎?』佩茹問。

『他沒有特別說什麼,但是他好像打算把我們的火力增強不少。』志清語氣降下來了,似乎討論這種事情可以讓他變安穩一點。

『他暑假都是在做表演那類的。還有就是給我們看一些國外的影片。』廷冰補充說明。

『只是不管如何,我們這屆三年級會比以往都要來的辛苦,因為我們這次選出來的社長你覺得會有辦法帶起來嗎?』志清冷冷的問。

『你是他學長ㄟ!你還這樣講他!...』廷冰話還沒說完就被志清打斷。

『就是因為我是他學長所以我才知道給他管會有問題!他根本心態上就有問題了,因為威成幫他助選所以他選上?還是因為選他不會管你們所以才投他?』志清不耐煩的打斷了廷冰的話。

『我現在當然不能說他會怎樣會怎樣!但是威成當時跟我說他的打算是泉中去出主意然後讓得修去做事情。你覺得這種方式有可能嗎?泉中會讓一個光出一張嘴的人說然聽他的話去做嗎?根本上就是不可能了!他們的個性你們跟他玩再一起那麼久了還不知道嗎?』說著說著,志清又有點開始激動起來。

  廷冰愣著看著志清,因為他覺得沒有人會這樣自己說自己的學弟。即使志清也是不願意說出這樣的事情。

『這屆二年級是真的沒人才了….』看看廷冰後,佩茹做了這個結論,雖然這個結論五個月前就說過了。

『不管如何…總之今年真的要加油,不要讓特優剛拿到就飛了,尤其是那種完全不把我們放在眼裡的學校。』志清說。

『恩.!這次跟他們拼了!』佩茹附喝到。
人陸陸續續的來了,大家都在互相打招呼跟聊天,因為在樂團兩週沒見如同兩年沒見面一樣,因為這真的太像一個家了。

這時,廣播裡面傳來樂隊負責人的聲音。「管樂隊的隊員請注意!管樂隊的隊員請注意!請在8點10分至管樂室集合並且於8點30分到升旗台前集合。」

志清看了看時間,7點58分。還有半小時可以摸魚,這時候威成到了,志清走過去跟威成聊天,因為這個暑假的八月這兩個人幾乎做什麼事情都一起行動,二重奏、團練、練指揮、打網咖、看樂隊影片、說著想要增加的隊形及夢想。對志清而言,威成是他最好的朋友。

『這學期我中午沒辦法常常來了!你要多盯著他們唷!』威成假好意的把權利授權給志清。

『別傻了!二年級哪會聽我的!他們只會聽你的!你自己看社長副社長那兩位吧!加上我之前想要離隊他們也佔了一些因素呀!畢竟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跟他們兩個溝通。』志清推辭。

『不會啦!我有跟他們說你的想法啦!他們都了解的!』威成笑著說。

  至始至終我永遠不了解,為什麼有人可以心機到讓人無法察覺他每個動作的背後都是有目的的。

  時間到了八點半。全隊到了升旗台附近的樹陰底下拉音,今天的指揮排的是志清,上去的卻是CL組的三年級學長陸勁群。志清雖然心中有點不悅但是卻沒有直接上前去說指揮的是自己,畢竟,現在還在隊上就不錯了,半年前因為有人挑撥離間教練致使教練差點離開稜新,當時處在各組員壓力下的志清毅然決然的背起這個黑鍋。

勁群上去這件事情威成看在眼裡,然後拍拍志清的肩膀微笑,志清冷笑了一下說『其實現在能在樂隊已經不錯了不是嗎?』志清此時露出了微笑。

其實這種可恥的事情說實在話就是很像年輕人為了要讓自己出名所以會在一些事情上面動手腳,更不用說是出了社會之後為了要得到高薪水的職位或者是得到上司的青睞而把同事踩在腳底下。別懷疑,這種事情常常發生在管樂隊,即使得到全國特優也一樣。

而在我們的樂團裡面這種事情更是見怪不怪。拉完音之後台下的隊員一陣騷動,因為志清在一次的戶外表演裡面用舞步指揮。從來沒有人敢用跳舞來指揮管樂團,因為那種事情根本不可能在室內管樂團發生。所以從TP組(小喇叭)傳來一陣一陣的志清兩個字。聽到TP組的在喊了鼓組的也跟著搭腔,當時的出隊只有派正式隊員的三分之二,所以有三分之一的人沒有看到志清當時的表演。

『志清!指你的成名曲啦!』TP的彭語書大聲說。

語書是志清的好朋友,而且跟志清關係也不淺,語書的國小同學上了國中之後是志清的同學。直到高中玩樂團後才在聊天之中知道原來他們有共同認識的人。

『最好是啦!你沒聽教官說秘密武器要留到最後才用嗎?』志清咧嘴微笑。

旁邊沒去那次出隊的人一直問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因為樂團本身就有編舞所以他們也覺得跳舞沒什麼好特別的。

『好啦好啦!反正招生表演就看的到了不是嗎?』其實志清也不是很願意那樣指,畢竟他沒想到他現在還在樂團。

拉完音然後吹了幾首輕音樂後,開始了攏長的國歌加國旗歌。吹完之後是校長一學期第一次的固定致詞。輪到主任講話的時候教官趕緊跑過來說等等要表演所以不能先走。一般來說輪到主任講話的時候樂隊除了鼓組之外的組別就可以先回去團室了。

結束了主任囉哩巴唆的訓導之後,宣布散會的同時主任說聽一聽樂隊美妙的音樂的時候讓全管樂隊的人打了一個大寒颤。因為這根本都是在暴音所以沒有美妙的聲音可言。

勁群伸手起來正要指揮的時候教官叫他打住,用手指了一下志清意是要他上場。『志清讓他們瘋狂一下吧!』教官說到的同時嘴巴露出不懷好意的微笑。

逃也是逃不過,但是上了指揮台整場就是指揮一個人的。所以志清雖然指了那首可以跳舞的歌但是他並沒有像上次在老虎城一樣跳到起來。

教官忙著跟主任講話也沒注意看,志清鬆了一口氣指完了那首歌,接著馬上吹奏萬年老歌Qunado Quando 。吹奏結束之後志清將雙手舉到空中作出了一個往團室移動的手勢。接著整隊的人就很不整齊的往團室回去。

回到團室後,教官宣布說隔天要收新生,中午都要去綜合大樓一樓集合。希望全體社員都要到,威成這時候跟志清說他們導師很難處理所以他不能來然後要志清代理,志清點了點頭。

其實所有的人都很興奮,因為樂隊可以認識很多人,尤其是新學期,大家都是抱著目的來管樂的,交男女朋友更不在話下,比賽拿記功嘉獎吃高級餐廳也是其中之一。所以就算拼了老命也有一堆學長姊會來甄選學弟妹。但是甄選這種事情講真的是很殘忍,真正有心留下來的往往不能選自己喜歡的樂器學,往往都會被教練騙去練其他的樂器。但是如果不這麼做的話,熱門的組別會多到爆炸,鼓組、CL、AL-SAX、長笛一定會塞到暴,銅管了不起就是小喇叭有人而已,而那先選到自己想要組別的人通常都會退隊,並不會有幾個留下來,除非是教練去找進來的或是有人推薦進來不然就是慕名而來的。其他冷門的組別教練也會用利誘的方式讓他們進去。教練都會說以後找他學樂器沒什麼問題只要他有空…..恩,至少我到目前沒看過他有空。

而這次的甄選正是這一切事情發生的起點。




第一樂章 殺拍









既然留下來了 就必須要改變

沒有人理解 沒有人諒解 許多人不知道 為什麼 會有這些

設備 制度 記功 嘉獎 團室 新樂器

往往沒有人去知道這些的背後有多少的努力存在 有多少的付出及犧牲


斷了線的音符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