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動漫,福利券今日開票《仙靈記》預約就送豪華虛寶三國卡牌對戰開打!復仇者陣營對決 女神光影之戰
iceberg0915 ( Steve the Crow )
Lv. 16 | 文章數:534 | 推薦數:1 | 被推數:259 #1. 2005-09-03 05:21:14
靜。

死寂的小鎮裡沒有任何聲響。

究竟是寂靜造就恐懼,還是因為恐懼而產生寂靜?

天空裹上灰的厚毯,迷濛陰霾。

接連三天的雨到現在尚未止歇,不若先前的滂沱,落下的雨綿綿密密,絲絲綫綫。


城牆上的衛兵不再來回巡邏,而是眼神空洞的坐在帷幕牆的步道上,淋著雨。他們都不敢站起身,因為就算新兵都知道,當有近百名的不死弓箭手隨時彎著弓對準城牆時,他們無論如何都不能站起來的。

就事論事來說,圍城是一件漫長又枯燥的事,在通常的情況下,結果只有兩種。第一,城鎮被攻陷;第二,圍城者撤退或是被援軍前後夾擊徹底消滅。但是現在,任何人都不敢奢望第二種情形。

守軍的領袖在自己的房內癱坐在椅子上,瞪著漏水的天花板。房間裡有股霉味,床上的被褥也被濕氣浸的沉重又潮濕,在角落甚至還有色彩斑斕的菌菇冒出來。

 蓋德下士已經兩天沒有進食了,過度的焦慮和緊張讓他根本嚐不出任何的味道,再烈的酒喝起來也和清水一樣;他索性吩咐廚子把食物分發給需要的鎮民,自己空著肚子也比較容易保持清醒。

他原本在知道鐵倫那斯王遇害時就當機立斷,準備讓整個城鎮的居民遷離此地。可是無知淳樸的鎮民卻不肯離開這個祖先所建立的小鎮,而蓋德又無法放任這些毫無抵抗之力的農夫在這裡自生自滅。現在,由剩餘的聖騎士和軍官所帶領的難民都已經隨著軍隊離開這塊即將毀滅之地,這些人還是固執的堅守著自己的家園。

於是天譴兵團開始逼近。

就算鎮民後悔,也已經來不及了。

下士知道,抵抗也幾乎是垂死掙扎。

幾百個骷髏步兵和一群殺不死的食屍鬼,不需要睡眠和進食,不需要任何物資,而他,一個剛上任不久的下士,帶領著不到一百名的新兵,沒有補給線,沒有任何後援,怎麼有辦法擊敗無法被消滅的軍隊?

蓋德下士擁有與不死軍團長久的作戰經驗,所以他十分清楚,除了那些可以自己行動的食屍鬼以外,所有的骷髏都是由一名死靈法師用魔力支撐的。他曾經計畫讓鎮裡最優秀的獵人用長弓一箭狙殺法師,可是箭矢卻在他的面前硬生生的被法術轉向,飛將回來正中獵人的心臟。

因為蓋德的誤判,世界上又多了一名哭泣的寡婦。

自己究竟該怎麼做才好?

要怎麼樣才能讓這些無辜的百姓免於一死?





一切的一切,都令人絕望。








---他真的是分格線---

我好拼命啊XDXD
iceberg0915 ( Steve the Crow )
Lv. 16 | 文章數:534 | 推薦數:1 | 被推數:259 #4. 2005-09-04 09:04:35
哼哼哼...我可是人稱(自稱)基地小說眾的第二人屬地府是也XD
(不就第二個開始寫的得意個啥啊)

不過很可悲的,我是個超級腰斬男,所以就迅速消失了(這麼快啊啊啊啊啊?)

咳,這不是重點,
這次我是來奪回應當屬於我的榮耀的!(這明明也不是重點啊!去死!)

開個小玩笑,我只是讀書讀累了無聊回來寫寫小說而已,想重溫青少年虛幻的夢想啊...(很屁)


--------------------奶.盜.妙克利華分格線------------------

真的嗎真的嗎?

偷偷跟你說,其實我在偷懶,本來想寫的部分都被我無節操省略了(滅)

那那那...

為了負責任,我就下一次多寫一點好了
(反正說說好聽話騙騙小孩誰都會)<--爛人


清大化學系,你真該死(毆)
iceberg0915 ( Steve the Crow )
Lv. 16 | 文章數:534 | 推薦數:1 | 被推數:259 #5. 2005-09-04 11:52:49
蓋德下士從近乎腐朽的椅子上站了起來,舒展了麻木的身體,然後開門走了出去。他已經受夠了這樣子悶坐著,他想要出去呼吸外頭的空氣,想要藉著雨水洗去疲憊,想要逃離這個令人感到壓迫的狹小房間。

他關上房門,穿過沒有點著蠟燭的走廊,向樓梯走去。老舊的地板在他角下發出沉重又刺耳的吱嘎聲,這讓他每走一步就更不愉快一分。下士好像產生了某種微妙的幻覺,好像房子即將垮成一堆碎片。噢,誰知道呢,搞不好即將垮掉的是自己的理智也說不定。

當蓋德下了樓走到大廳時,他的感覺就比較好一些了。全副武裝的士兵們三五成群的四處散落在大廳中賭博,喝酒,低聲交談,隨意的聊著一些瑣碎事,雖然在這種情勢之下氣氛十分緊繃,但是蓋德看的出來他們並沒有完全陷入情緒崩潰的狀態,仍然保持著最後一絲士氣。

蓋德也看的出來他們現在極度疲倦,而且多少都受了傷。眼框浮腫發黑,凌亂的頭髮糾纏打結,臉上滿是塵土和污垢,某些人的盔甲上還濺滿了食屍鬼腐敗的血液,散發出一種若有似無的刺鼻氣味。可是他們沒有一人脫下盔甲,劍盾也永遠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

下士不禁感慨了起來。這批新兵在心智上已經成為了真正的軍人了,只可惜,是在這種可悲的情勢之下。

當軍人們看到蓋德走下樓時,全部都立刻站起對長官行了軍禮。下士不願意帶給他們更多壓力,於是揮手讓他們坐下繼續做自己的事,而自己便逕自走向火爐旁邊,坐在沙發上看書的男人。

靠近火爐的凹室被熊熊烈火映出溫暖的亮光,這裡無論是地板或是牆壁都舖掛著吸收噪音用的厚重地氈,是專門為那些想安靜坐著的人所建的。

「嗨。」下士向舒服的陷在沙發裡的人打了聲招呼。

那個人微微抬起頭,看了蓋德一眼,然後別過頭繼續凝視燃燒的火焰。他有一頭暗褐色的頭髮,被火光映著,隱隱透出金色的光澤。他沒有和蓋德與其他士兵一樣蓄著短髮,而是紮著古代的戰士髮辮,就像是從前,阿拉希時代史詩行誼中的英雄。

「史提夫?」

「嗯。」他回應了一聲,表示自己有在聽。

「鎮長怎麼說?」

「什麼都沒說。他不肯讓自己雇用的守衛加入戰鬥,而他自己整天關在房間裡打包財物。我早就告訴過你了,鎮長只不過是隻貪婪又自私的豬。」

蓋德沒有說什麼,只是嘆了口氣,自己也坐在史提夫右邊的沙發上。史提夫再次看了看沮喪的下士,然後說:

「蓋德,最後的戰鬥就要來了,我可以感覺到強大的魔法波動。敵方的法師正在招喚一場暴風雨。你和你的士兵得要準備在最糟的狀況下摸黑作戰。」

「你的意思是,就是今晚?」下士不安的挪動了一下,在心驚之餘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然後開始用力咳嗽。

即使在自己的咳嗽聲中,蓋德還是可以清楚的聽到史提夫說:




「對,就是今晚。」
iceberg0915 ( Steve the Crow )
Lv. 16 | 文章數:534 | 推薦數:1 | 被推數:259 #10. 2005-09-14 03:00:22
蓋德此刻終於露出驚慌失措的表情,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這個小鎮倖免於難。他惶急的望著自己的摯友,而對方搖了搖頭,有些嫌惡的瞪回去。

「情況很明顯,你們除了盡全力戰鬥以外沒有別的路,難道說,你認為你們可以對一個沒有情感的軍隊投降,而他們還會饒你們一命嗎?我告訴你,即使是現在,我也在集中精神擾亂死靈法師的施法,為你多爭取時間備戰,而你卻在這裡像個同性戀似的死盯著我看?」

        這句話讓蓋德忍不住差點笑了出來,也稍稍舒緩了自己緊繃的情緒,讓他不像前一刻那樣恐慌。

「這...好吧,我知道了,謝謝你。」他揉了揉發紅的雙眼,站了起來。他拖著腳走了兩步,又轉過頭來說:

「史提夫,你的表現實在不像一個輟學生,反而像個三百多歲的大法師,你確定真的是被達拉朗開除的學徒嗎?」

「你是指我說話做事很像老頭子是吧,別以為我聽不出來。」年輕的法師再次瞪了他一眼,繼續說道:

「達拉朗的老番癲們只會龜縮在自己編織出來的華麗假象裡,每天過著安逸輕鬆的生活,從來不會想要用自己的力量為別人奉獻,而我不是這樣的人。大法師們因為只顧著他們自己,於是就跟著自己封閉的堡壘被摧毀了;而我為了幫你這個呆子從達拉朗離開,所以才活到了現在。一味的認為自己什麼都做不到的話,現況是不會有所改變的!」

他抓起一旁的木杖,用力敲了一下好友的頭:

「好了,你現在是應該去準備戰鬥,還是繼續在這裡跟我打屁聊天?」

下士笑開了,他的眼神比剛才更加堅定,高大的身影此時充滿了絕對的自信,彷彿他有能力作到任何事情。正當他準備轉身離開時,史提夫叫住了他。

「蓋德。」

「還有什麼事嗎?」

「士氣。」史提夫微笑。

「嗯。」


不做任何嘗試的話,一切都不會改變。



所以,他決定戰鬥到最後一刻。
iceberg0915 ( Steve the Crow )
Lv. 16 | 文章數:534 | 推薦數:1 | 被推數:259 #12. 2005-09-26 12:26:48
蓋德走到了旅店的門邊,推開了因腐朽而變的極輕的木門,走了出去。門關上,截斷了幾絲飄進的雨。

史提夫稍微挪動了一下,拉了拉長袍的衣擺,然後再度陷入柔軟的沙發中。被光芒照亮的暗褐色瞳仁盯著爐火,沉靜的從熾烈的火光中感受元素的流動,以增強自己對魔力掌控的精準度。

可是,年輕的法師總是被一股來路不明的力量所干擾,以致於無法專心的繼續冥想。他知道那不是死靈法師的波動,因為那種感覺和污穢,腐敗如死水的操屍術完全不同,而是一種更為深沉,冷徹骨髓的邪惡力量。況且,死靈法師並沒有強大到足以擾亂自己的心神,想必那足以聯繫並支撐數百具骸骨的魔力也是靠著某種法器才辦到的。



「真有趣...來的人會是誰呢?」史提夫的嘴角微微揚起。


法師攏了攏袖口,將雙手伸出,修長的十指尖交疊,然後閉上了雙眼,利用魔力將自己的精神無限制的延伸。

他要先窺探對方。

「有能力先了解對手的人往往是勝者」,這一向是法師們的格言,也是法術決鬥的絕對準則。

先攻為上!


他的意識緩緩的伸展了出去,透過旅館的牆壁,穿過街道和城牆,掠過幽暗濕冷的樹林,搜尋著。那種感覺很奇異,就像是自己看不到任何東西,卻又同時能看穿一切,彷彿置身於空無的乙太之中,周圍是一片無垠的黑暗,所能感覺到的,只是無數的星光,代表著萬物的存在。對任何初次體驗無限的「知」的法師來說,這是令人狂喜的奇妙感受,可是他們往往忽略了,這其實是種極度容易讓人上癮的危險行為。從以前到現在,已經有無數的法師沉溺在其中,進而永遠的迷失自我。

對史提夫來說,這也同樣是高難度的挑戰,同樣是存在著死亡陰影的舉動。他小心翼翼的用心靈去摸索,追尋即將到來的敵人。


然後他感覺到了,那尚在遠方,綻放著黑暗的強大個體,那個極端冰冷的怪物。

好可怕。

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強大的敵人。

可是,他還是得戰鬥,為了活下去。


於是他侵入了它。





過了數秒鐘,史提夫的雙眼緩緩睜開,透著幾個世紀的疲憊,無神的直視著前方。法師之間的精神衝擊是非常危險的,只要一個不小心,不要說無法從對手身上得到任何訊息,甚至連自己的心智都有可能遭到反擊,或是震懾,甚至被徹底破壞。

在剛才雙方的纏鬥中,史提夫很明顯的被擊敗了。他倉惶的逃離了那傢伙的意識,退回了自己位在庇護所中的身體裡。不過,他也不是完全一無所獲。從充滿邪惡和混沌的意識洪流之中,他得到了一個身分和一個名字:




拉柯.霜骷,一名巫妖。
bisan ( 西西-三倍甜的紅色西瓜 )
Lv. 34 | 文章數:229 | 推薦數:5 | 被推數:230 #15. 2005-09-29 13:32:20
作者:iceberg0915(巫妖史提夫)提到:
無論如何,請給點意見吧xd

尤其是西西這小鬼,根本沒認真看(怒嘎嘎嘎)

我還有一堆進度沒趕完...我要看的小說可多了~""~
最近看小說看到頭有點昏昏沉沉....@__@"
iceberg0915 ( Steve the Crow )
Lv. 16 | 文章數:534 | 推薦數:1 | 被推數:259 #16. 2005-10-01 01:59:36
「是巫妖啊...」法師疲倦的喃喃自語。他開始反省,他是不是對自己的能力太有自信了。

    生前具有強大法力的魔法使用者,特別是那邪惡的一群,可以經由繁複的儀式將自己化成巫妖,不死怪物之中最強大的一種。除了高超的魔法技藝以外,活了數個世紀的它們也具備了難以想像的古老智慧,這讓他們是那麼的陰險狡詐,難以擊敗。

    事實上,它並不只是巫妖那麼簡單,從名字推斷,它原本應該是一名從德瑞諾來的獸人薩滿或是術士。史提夫並不知道拉柯是如何成為巫妖的,因為就算是最睿智的薩滿或是精通魔法的術士都不曾通曉有關亡靈的知識,自然之力和惡魔法術才是他們的領域。只有畏懼死亡的短壽人類才會去研究死亡的秘密,進而發展出死靈魔法。

    史提夫嘆了口氣,將混亂的意識重新集中了起來,試圖思索應對的策略。以剛才他對力量的感應,拉柯離這個地方至少還有一天的路程,以不死族不用休息的特質來看的話,就只有將近半天以內。那樣的話,巫妖在午夜一點左右就會抵達。

    他自己不過是個即將完成修業的準法師,蓋德和那群士兵也只會用打仗,他們到底要拿什麼去對抗一名實力深不可測的巫妖?只有中低等級的魔法?滿是缺口的長劍?史提夫覺得自己快吐了。

    壁爐裡的火堆塌了下來,濺起幾星火花,四散的木柴讓爐火在濕冷的空氣中變的有些微弱。史提夫看了壁爐一眼,伸出手晃了晃,把木柴集中起來,最後將食指一扣,壁爐再次發出了耀眼的火光。

    假如年輕的法師想要逃跑的話,他隨時可以做到這一點。他大可以不去理會蓋德和他的部下還有全部的鎮民,自己則立刻從沙發上消失,在數次閃光之後出現在距離小鎮不遠的地方,然後悠悠哉哉的離開,放任這些人在這裡自生自滅。

可是他發現自己既做不到這一點,也無法拯救所有無辜的生命。

巫妖不是單靠著信念和自負就能打敗的,而且他身為一個配角,沒有主角威能是一件很合乎邏輯的事。

他異常的想念那位睿智的白鬚老人,達拉朗的智者,其林拖爾之首。


「要是是你的話,你會怎麼做呢...安東奈達斯大師...」
iceberg0915 ( Steve the Crow )
Lv. 16 | 文章數:534 | 推薦數:1 | 被推數:259 #17. 2005-10-03 12:27:45
  
  時間毫不停留的繼續往前走,連那深藏在烏雲之後的陽光也無情的離人們遠去。圍牆後方的首位正在石階上跑上跑下,搬來一塊塊的大石;箭矢對骷髏完全起不了作用。其他人正在爭取到太陽下山之前的最後一段時間,盡可能的找出鎮上所有重擊性的武器。

密林中的黑袍法師看著逐漸消逝的光明,猙獰的笑了。

  法師已經對這場無謂的戰鬥感到極度厭倦,而且那個討人厭的小夥子又處處跟他作對,盡一切可能的方法中斷他的法術。他會要他付出代價的,一定會!一定會!他會抓住他,會抓住的。首先,要把他的頭髮綁在天花板上吊起來,然後吃掉他的眼睛,搗碎他結印的雙手,抽出腸子在他的面前餵食屍鬼,最後讓那張愛唸咒語的賤嘴徹底腐爛成一個肉窟窿。

這好像會很刺激,對,非常刺激,他很久沒有這樣做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光是這個想法,就讓他不由自主的勃起,呵,呵呵呵呵!

  死靈法師發出一連串短促又神經質的詭譎笑聲,心中充滿瀕臨崩潰的狂喜。

  這個!只要有這個東西!任何人都不能抵擋他的力量!他小心翼翼的捧著一個深紅色的頭蓋骨,輕輕的撣去上面的灰塵,像是在呵護新生嬰兒似的慎重。

好法器,寶貝法器。

他甚至伸出粗糙,遍佈疙瘩的舌頭舔了舔它。

噢,噢?沒什麼味道,這倒是出乎意料之外。


  有了這個法器,要讓這個小鎮陷落簡直比踏斷一根骨頭要來的容易。黑暗中的狂風暴雨,源源不絕的死者前仆後繼而來,他不相信這些愚民有辦法撐過今晚。

啪!

他因興奮而摔倒,躺在泥濘之中快樂的蠕動著。

然後,他嘶啞著嗓子高呼巫妖王之名。



讓這屠殺揭開序幕吧!

For the Lich King!!



-----------------------

耶,我創造出了一個神經病...

然後我開始擔心了,

會不會有哪隻小白來說我的那句好法器,寶貝法器是抄襲咕嚕?
iceberg0915 ( Steve the Crow )
Lv. 16 | 文章數:534 | 推薦數:1 | 被推數:259 #18. 2005-10-07 11:37:31
憤怒的狂風帶著驟雨降臨在羅德隆的大地上,那彷彿要吞噬一切的聲勢,那即將要撕裂一切的利爪,殘忍的讓人不可置信。蓋德覺得自己幾乎要被風撞的站不住腳了,而且打在臉上的雨點力道大的讓人害怕。

  羅德隆的殘兵們和鎮民所組成的民兵整齊的排在牆上,為這場暴風的威勢所震懾,但是他們更害怕的,是牆下的那片黑暗。敵人呢?敵人在哪裡?沒有人聽到任何骨骼摩擦的聲響,鑽入耳際的,只有風雨的轟轟巨響,和遠方戰鼓般的雷鳴。這代表這麼什麼?另一種暴風雨前的寧靜?

「啊...!」其中一滴雨打中了下士的眼睛,眼珠感覺好像快要裂開似的疼痛。蓋德捂著眼睛,痛苦的幾乎要從牆上翻下。他拼死命的穩住身形,不准自己露出可以讓己方士氣低落的姿態。

  他重新站穩了腳,心中對這批怪物燃起了憤恨的怒火。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逼他們?說真的,這裡唯一該死的人就只有那肥豬鎮長而已,其他人只不過是無辜的村民,活了大半輩子連打架都沒看過幾次的鄉下人,更別說是戰爭和屠殺了!

「長官!」站在他身旁的民兵大叫了一聲,驚恐的指著牆下。食屍鬼!至少百來隻腐爛中的食屍鬼正在用他們細長尖銳的爪子攫著城牆向上攀爬!

狗娘養的!他竟然忽略了食屍鬼極高的機動性!

「快點搬石頭啊!想死嗎?!」他自己率先的捧起一塊巨石把登牆的食屍鬼砸個腦漿迸裂,其他的士兵才大夢初醒似的爭相投擲石塊,但是,它們仍然源源不絕的從牆下爬上。

  閃電在天際劃下,劈開了黑暗,也照亮了底下竄動的死者。在電光之下,它們的臉孔竟然是如此恐怖!而在遠處,更有數不清的枯骨在那裡等候著,齜著白森森的利牙。

「它們來了,它們上到城牆來了!」

「不要慌張!準備接近戰!」

  剛開始時,士兵們還能佔數量上的優勢,一隻隻剿殺爬上城牆的食屍鬼。可是過了不久,原本城牆上零星的食屍鬼卻漸漸增加,而且沒有減少的趨勢。殺一隻來一隻,殺兩隻卻又多了十隻。城牆上濺滿了血,活人的和死者的,誰也分不清楚,又漸漸的被雨水沖刷殆盡。

  些許的士兵對這些怎麼殺都殺不完的屍體感到害怕了,或許是因為他們無法承受這黑暗的時刻,或許是因為恐懼已經積壓太久,終於要爆發了。他們爭相將手上的武器扔下,搶著向牆內的階梯奔去。

  蓋德拔出了單手巨劍,順勢砍掉了一顆腫脹變形的頭顱,然後大聲吼道:「要是你們逃的話,就能免於一死嗎?要是你們逃的話,那我們珍視的一切要由誰來守護?」即使是風暴和雷鳴的巨響,也無法阻撓下士的吶喊。士兵們都不由自主的回過頭來,望著他們的長官。此時,他高舉著巨劍,而這柄魔法武器也像是再回應主人似的,發出了熾白的閃光,鼓舞著所有軍人的勇氣。

「羅德隆的軍人不知道何謂死亡,也不知道害怕,只有他們的敵人才知道!!」蓋德揮下了閃亮的大劍,吼出他的命令:「把這些怪物打回地獄裡去!」


  躲在層層防衛後方,天譴的死靈法師焦躁不安的來回踱步,任由雨水淋在身上。為什麼?為什麼這麼久了,這些愚蠢的凡人還不知道要放棄?這些蒼蠅...不,是蛆,這些低賤蛆蟲怎麼樣都殺不完,他們殺不完!明明就一點力量也沒有,別開玩笑了!

「初號機!初號機在哪裡?給我過來!」他淒厲的吼著。

「僅聽從您的指示,大人。」黑袍的使徒從陰影中走出,躬身說道。
 
「把屠宰車帶上來...現在!我要他們嚐嚐同胞血肉的味道...」

「經過我的判斷,您所要求的戰術並不明智,這種行動很容易傷害到我方的...」

「願那蘇詛咒你!究竟我是指揮官還是你?啊?你只是肉傀儡,懂嗎?肉傀儡!不要讓我命令第二次,要不然我就把你拆回屍塊!」他粗暴的把名喚初號機的侍從推開,用低沉,粗礪的嗓音威脅道。

「是的,如您所願,大人。」他轉過身,再次消失在黑暗中。




戰鬥才剛開始,而且,他不會讓這一切這麼容易結束的...

做好準備吧,因為你們即將面對的,是永無止盡的惡夢...!





===================○(  ゚∀゚ )○=======================

初號機,冒犯了...

不過,你的戲份很大XD






給西西:


我可沒貼我的特羅上來,打我啊笨蛋!

--本文在2005/10/7 11:43:40被編輯過

--本文在2005/10/7 11:47:32被編輯過

--本文在2005/10/7 11:49:5被編輯過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