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美學!至強者的對決!運籌帷幄 智奪天下互動美女玩法韓國原廠直營 最殺PK手遊
falohmum ( 法洛猛《馬修史卡德》 )
Lv. 24 | 文章數:905 | 推薦數:103 | 被推數:295 #1. 2005-12-24 22:38:21
《永遠的暗黑破壞神》 
第一章 傳奇部落 

亞瑞特山城─哈洛加斯,一個昔年曾擋下魔王巴爾大軍的光榮之地,近年慕名而來的遊客是愈來愈多了。原本清冷的小城竟因此而繁榮了起來,酒館旅店也一間接一間地開。其中生意最好的,就屬座落在城門附近,門口立著一支巨槌的「傳奇部落」酒吧。 

酒吧今日依例又是近乎客滿,店裡有幾個身著北國服飾,顯然是當地人的酒客,正興味盎然的看著帶著笑的侍者領著二位不斷喘息的客人坐下。侍者略帶促狹地看了客人一眼,問道:「兩位還沒去找過馬拉婆婆嗎?」 

「馬拉什麼?」由於酒吧裡人聲嘈雜,其中一位客人大聲問了一句。 

不料週遭的酒客聽了一陣大笑。對面桌有位粗豪的漢子笑著喊道:「外地人,去找馬拉婆婆喝碗順氣湯,就不會喘成這個樣子啦!」眾人一聽,笑得更樂了。 

笑吟吟的侍者低聲對兩位客人說:「馬拉婆婆特調的順氣湯,專解外人來到高山之地的各種症狀,只要一碗,就可免去兩位大爺的氣喘與暈眩之苦。」 

「原來如此。」方才開口的客人訕訕地說。還被同行的客人白了一眼。 

稍後侍者送上酒來。那白了同伴一眼的客人方才拿起酒杯,突然耳中傳來一聲巨響─ 

「喝!」 

聲音有如雷神之槌擊中那客人心坎,客人手一虛,酒杯登時滾落,還灑了一地的酒。 

又是一陣狂笑。客人羞慚又吃驚地張望,才發現灑了酒、翻了碗的客人不只他一人。 

他看到有好幾桌的客人,一樣是慌亂地東張西望,看來都是外地人的打扮。而穿著像本地人的,泰半正哈哈大笑著,顯然對這聲巨吼了然於胸。最可惡的是那個侍者,好整以暇地拿著早已備好的抹布與木桶,邊整理殘局還邊問客人要不要再上些酒菜。 

他們早聽說亞瑞特山上的野蠻人素來自負,對外人一向是不甚客氣的,直到近年才略有改善。今天兩人總算見識到了。 

這個打翻酒的外地人名叫柯里,另一個先前開口問話的客人叫魯爾。他們並不是遊客,只是受託搬運貨物上山而已,所以根本對此地的風俗民情全無準備。當然也不像其他來遊覽的旅人,受了驚嚇倒也引以為樂。真是十分冤枉。 

接著又是傳來一聲大喝,兩人依然為之心神震動。不過,這次兩人可發現,其實聲音來源似乎尚遠,所以音量並不比酒館中吵鬧的人聲高,只是吼聲厚重有威,中間似乎夾帶著一股剛猛的魔力,直擊人心。 

「慘了!將軍又在報時了。老泰,我可喝過頭啦。這麼快又中午,老婆可是在家燒火等著我的鹿呢...。」隔壁桌一個醉客似乎剛被驚醒,嘴巴裡唸著、慌慌張張的起身準備離開。 

「哈哈,先烤了你這頭醉鹿哦!」那個被喚作老泰的老野蠻人一揮手,在那離去的酒客背上拍了一下。同桌的野蠻人一起哄笑。 

「將軍在報時?」柯里和魯爾互看著對方,不約而同地問出同一個問題。 

「是啊!每日正午將軍必定開嗓,鍛鍊他名聞天下的戰嚎。」柯里身後,最早嘲笑他們的粗豪男子聽到了二人的互問,面有得色的說。 

「最初將軍可是清晨就開始操練了,哈哈,那時當真氣壞了住城門邊的鄉親啦。」醉醺醺的老泰,傾過身來笑著說。 

「後來就改到正午。十幾年來只要將軍人在山上,絕不間斷。簡直像報時一樣呢。兩位還要加些酒菜嗎?」侍者走了過來,接上一句又問上一句。同時開始整理桌上打翻的酒。 

「再給我一杯『英雄烈』。」柯里對侍者說。他雖然不甚了解野蠻人,卻懂得亞瑞特山城的名酒。「對了,這聲音就是戰嚎嗎?呃..會不會傷人啊?」 

柯里和魯爾一想到戰嚎,不免有些驚疑。據說野蠻人流傳著一套戰嚎之技,可以鼓動士氣、提高戰力,卻也可以喝退對手、甚至以聲音殺人。 

「兩位客人請放心。將軍的居處在城外,這樣的距離下,就算是戰鬥狂嚎,也不傷人的。」侍者微笑回答。 

雖然侍者這麼說,兩人聽著陸續傳來的喝叫聲,心裡還是忐忑不安。 

「請問你們在談的將軍莫非是─?」另一桌有個裝束像異教僧侶的壯漢,突然客氣地向侍者詢問。他們一桌坐了五個人,個個裝束奇特,簡直像來自五個不同的國家。 

「當然是亞瑞特山的大戰士,親手擊殺巴爾,消滅三原罪的大英雄─『將軍』蒙拓克!」原先那個粗豪的男子朗聲說道,彷彿巴不得告訴所有酒館裡的人。 

酒館裡的人的確也都聽到了,當下就有幾個野蠻人附和叫好,外地人們更是嘩然。不過柯里卻注意到,有些野蠻人臉上表情變得不大自然。 

「『將軍』蒙拓克!」魯爾輕拍了一下桌子,懊惱自己怎麼沒有早點想起來。蒙拓克是野蠻人王國裡地位最崇高的大戰士。也是擊敗邪惡三魔王的英雄。據說他左臉上有一道疤,是魔王巴爾在人世間的最後一擊所留下來的。野蠻人王國並沒有將軍這個頭銜,族人之所以這麼尊稱他,完全是為了感念他在哈洛加斯圍城一役的英勇和戰功。不過近年來,似乎開始有一些傳聞...。 

「蒙拓克將軍就住城外嗎?」和僧侶同桌,一個背著奇怪弩弓的男子頗有興趣地詢問。 

「『將軍』不是將軍,所以『將軍』蒙拓克不是蒙拓克將軍。」一旁有位中年的野蠻人男子逗趣地回話。不少人忍不住又笑了起來。魯爾心中大感安慰,畢竟還是有人比自己孤陋寡聞。 

「這一位是札諾克大爺,他的故居和將軍家相去不遠,算是小時的友伴。也因此在本酒館騙了不少外地客人的請酒。」侍者半開玩笑地介紹道。 

酒館內又是一陣嘻笑。看來所有的酒客和旅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到這個話題上了。 

背弩弓的男子頗為識趣地為那中年野蠻人札諾克要了一杯酒,順便攀談起來:「原來這位大哥和將軍是一起長大的兄弟啊,小弟真是榮幸。」 

「不敢稱作是兄弟。」這位札諾克頭已略秃,滿臉油光,本來是一副笑臉。這時卻突然正經起來了。「不過當年在巴爾大軍之前,可說是全城皆兄弟啊。」 

眾野蠻人又是紛紛叫好。 

札諾克等到叫聲稍歇,才又開口,顯然是駕輕就熟。他振聲道:「將軍從小就話比麋鹿少、膽比虎熊大。說起他的打獵和搏鬥,簡直像是古代人親自教出來似的。聖山上人人都說,他是布爾凱索王最驕傲的孩子。將軍二十歲就帶著一身老祖宗傳下來的戰技,下山闖盪。到了他二十九歲,也就是巴爾圍城那一年,才又和他在遊歷中結交的朋友出現在城裡。」 

「老實說,我們聖山上的人素來不大過問山下的瑣事。所以那些年來,將軍所做的驚人冒險,以及他朋友們的能耐,我們可不清楚。加上魔軍逼城,實在沒人有心思去多問,甚至泰半的族人壓根不大搭理他們。」 

這札諾克刻意講得抑揚頓挫,而酒館裡的人也的確被他的故事所吸引,札諾克心中得意,正想喝口酒,不料半醉的老泰在一旁嘿了一聲,瞇著醉眼笑著搶話道:「大夥只覺得來了一個被盔甲蓋住的小個子,一個體形單薄、頂著獸頭的怪客,再加上一個滿臉病容的半死人。此外還有女人、有老頭,簡直是攜家帶眷哩。那時的大老們要不是看在蒙拓克的面子上,八成早早轟他們逃命去囉。」 

不少野蠻人再度放聲大笑,許多遊客們卻是目瞪口呆。柯里和魯爾更是互視、搖頭、咋舌不已。他們沒想到當年野蠻人竟是如此看待這些傳說中的英雄。 

酒館裡一個身材健美的女子馬上站起身,在怒氣中勉強擠出笑臉對著兩、三桌客人大聲宣佈:「雅瑪會館的隊友們,用過餐後請到門外集合。我們下午的行程是進紅門看表演劇、參觀血腥丘陵古戰場、遊水晶通道。想買紀念品的朋友別心急,晚上我們統一到拉蘇克小鋪再採購,會館的團員是有折扣的。祝各位用餐愉快!」說罷,午餐也不用了,怒氣沖沖地走出了酒館。 

這下酒館裡可是議論紛紛了。有人說那老頭酒後失言,有人緩頰道當時民風無奈是如此;有人說那女子太過剛烈,也有人解釋亞馬遜人向來以女為尊,自然受不了蔑視女人,何況是族裡的英雄。 

札諾克一臉尷尬,談興大減,咳了一聲,放低音調說道:「接下來將軍的英雄事蹟,各位自然都知道了。在闖入世界之石大殿誅殺魔王、回師崔斯特瑞姆消滅三原罪後,其他六個英雄..嗯..和女傑便各奔東西。只留下將軍重整故居,再也不求名利。不過將軍始終..嗯..不曾鬆懈,十幾年下來精益求精,如今他的武藝,只怕當今世上少有人能敵。」 

「不是聽說他瘋了嗎?」僧侶那桌突然有個瘦削的漢子冒出一句。 

聽到的人莫不臉色大變,柯里更是頭一縮,心想慘了。果然,馬上聽到背後那個粗豪男子破口大罵:「你這個雜毛雪兔,找死嗎!」說著倏地站起身來,似乎就要動手,還把恰好坐在他背後的柯里撞了一下。柯里受了驚嚇和撞擊,倉惶間竟跌下椅子來。 

「尤勒路克別衝動、別衝動!」札諾克連忙起身攔住那名叫尤勒路克的男子。尤勒路克的同伴也紛紛牽衣扯袖攀住他,大叫:「外地人嘛,只是聽了流言的外地人啦!」 

這時魯爾連地上的同伴也不敢去扶,趕緊站開避禍,手上還拿著根湯匙。他看著推拉成一團的野蠻人,有些人神情氣憤,但不少人竟然有黯然之色,似乎那個將軍真有些古怪。而發話的瘦子安坐不動,只用眼角瞄著尤勒路克,臉色陰戾。至於他同桌友伴呢,倒全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 

只除了一個人。那同桌的僧侶,似乎因為宗教修行的關係,態度好得多。他馬上站起來攤開雙手,向那尤勒路克及其他野蠻人致歉:「這位大爺、各位大爺,我的朋友只是在山下聽了謠言,心裡疑惑,絕沒有對將軍及列位不敬之意。如有得罪,請各位多多原諒、多多包涵。」 

接著顯然是要轉移話題,他又突然問道:「不曉得貴城有位撒那罕克大爺,從外地回來了否?」 

本來猶在推扯的諾札克、尤勒路克等人聽到話剎那間都停了下來。酒館裡的人也紛紛交頭接耳。尤勒路克雙手把身邊呆住的人頂開,側過頭呸了一聲,說道:「我們霸王在蘿格營地威風快意的很,誰說他回山上來啦!」 

無辜的柯里這時才從地上爬了起來。同時冒出一句:「撒那罕克大爺是回來啦。」 

魯爾側過身去扶了柯里一把,嘴上也得意的說:「我們就是跟著『霸王』撒那罕克大爺回來的。」 

人們慢慢靜了下來,剛好原本斷斷續續傳來的戰嚎也停了,整個酒館裡悄無人聲。眾人伸頭探腦地打量著剛從地上爬起的柯里、手上還拿著湯匙的魯爾,眼中竟然多半還帶著崇敬。而兩人明知這崇敬並不是對自己,卻也覺得一舒來到這山上的不適感,一吐進到這酒館以來的窩囊氣。 

過了半响,酒吧裡才開始響起一片嗡嗡聲,講的都是同一件事情: 

「霸王回來了?!」
來源IP:...* /

簽名檔
當魔王伏誅,英雄們何去何從?
  有人成為王者、領袖,有人卻變成地底的魔女?
  有人轉進到異世界冒險,有人專注於事業,卻有更多的人不知所蹤。
  野蠻人英雄蒙拓克,則在多年後才發現,自己已經孤單了很久、很久。
  是他走得太快?太遠?太深?還是太偏? 
而當魔影再現時,英雄們又在哪裡?

    ─獻給所有暗黑朋友的小說:「永遠的暗黑破壞神」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