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屬於你的曠世傳奇!節節突破 超越主宰!您的命運 由您選擇組隊開團,射爆魔女
jack8240 ( 波羅 )
Lv. 31 | 文章數:2663 | 推薦數:6 | 被推數:358 #1. 2007-11-18 22:50:17
  失業的中年人

  就如同我所說的….真他媽的狗屎渾蛋聯邦!我只不過是失業心情不好喝了點酒,我只不過是失業心情不好不小心「碰」到了旁邊的路人甲。雖然我失業,但是也不用讓我十二個小時內復業!也讓我酒醒了以後穿著這什麼鬼戰鬥服,拿這什麼會發光的玩意!跟不認識的人排排站在壕溝裡!該死!早知道不把選票投給那個什麼「古利」政黨的「史編」當上總統!阿~真是他媽的狗屎!

  (十二點鐘方向,兩公里。)

  這什麼鬼玩意!為什麼我耳邊會有這女人的聲音!為什麼我的螢幕上有這個小紅點!啥?目標接近中!啥?準備射擊?哇靠!我為什麼要照著螢幕指示上做?啊啊啊啊~我身體為啥跟著做啊??該死的聯邦肯定在我腦子裡面手腳!這個事情以後我要控告他們!我只不過是剛失業的中年人啊!

  「嘿~聽俺的建議準長命百歲!」哇靠!哪來該死的黑人!黑人為什麼說山東腔?

  「唉喲!新來的!如果要活命,聽士官長的準沒錯哦!」

  你媽的我活不活命關你屁事,還有把你的手離開我的屁股!你這個死娘砲。不要對我拋媚眼啊!

  「各位親愛的鄉民….」鄉民?!我不跟你同鄉!

  「你們知道你們的工作是啥嗎?」工作?我連怎麼到這裡都不記得!

  「後面有整個坦克連在這個山谷的十公里外,你們的任務就是保護坦克連!」呃~是坦克要保護我們吧~

  「俺來教各位怎麼使用這玩意!」啊?現在才教?會不會太晚了?

  「基本上這是一把槍….」白痴都的看的出來

  「把旁邊的安全裝置關掉….就是調到『偶府』啦!」是off吧!

  「你就可以射了,嘿嘿~」這句話聽起來挺猥褻的,尤其是從他的口中說出。

  「螢幕右下角有個數字,那就是剩下多少子彈。」

  (彈藥殘量 1 發。)

   喂!喂!我剩下一發耶!

  「在你面前有個小螢幕,小紅點就是要射的目標….」

  (十二點鐘方向,目標接近中,一公里。)

  「大家都聽到這個聲音了吧!先不管他~」我想先知道為什麼我的槍只剩下一發?!

  「螢幕上面中央有個十字,就是槍枝的準心。只要紅色菱形出現在你螢幕前,把十字移到菱形中央…..」我想知道怎麼增加子彈….

  「再開槍就能打中了。怎樣,跟打電動一樣簡單!」

  (十二點鐘方向,目標接近中,八百公尺。)

  「你們又聽到這個聲音了吧!不管他….」喂~我很想了解那是啥!

  「當你們覺得痛的時候,左手臂上面有個蓋子。按下去就會彈開,裡面有個紅色按鈕,按下去你就不會痛了,而且很舒服….」你說啥?那是毒品吧!該死的聯邦讓人用毒品!

  「關於彈藥補充的部份….」這正是我想聽的,說吧!說吧!

  (十二點鐘方向,目標接近中,五百公尺。)

  「因為時間的關係,所以跳過~祝各位能夠活下來,俺先走了~」

  喂~喂~不要跳過啊!不要給我消失啊!喂~喂~你跑哪去啊!改死的老黑,給我出來啊!前面那是什麼?一大群棕色的鬼什麼東西?我怎麼沒看過啊!一大堆小菱形堆滿了整個螢幕!啥?開槍?我剩下一顆子彈怎麼開槍?

  「啊~射擊!射擊!把他們射爛!」

  該死的槍聲此起彼落,該死的鬼東西一個個被射爛,這到底是什麼玩意啊!跟人一樣大的狗一樣跑來跑去還有翅膀!那些狗真蠢,毫不猶豫的就衝上來給我們打!還沒接近到一百公尺就都打爛在那邊。

  「沒了?就這樣?」
  所有的狗都爛掉死在那邊,大約不到三百隻吧。我們可是至少五百人啊!啊?五百人?五百個蠢蛋在這個鳥不生蛋的地方開槍?五百個蠢蛋在這裡歡呼?我可高興不起來,我可是他媽的在這裡呆站了將近十分鐘!十分鐘耶!到底我是來這裡幹什麼的!

  「哈哈哈!剛剛是什麼?打靶比賽嗎?」

  「我起碼射死十隻耶!」

  「騙肖耶,偶跟你縮,我射死更多隻!」

  「聽你的口音不錯喔!哪裡人?」

  「偶住在像速香蕉的小島上啦!」

  「香蕉?地球上有那種地方嗎?」

  「有啦!真的速有啦!」

  香蕉?關我屁事啊!覺得應該找時間盡速離去比較好….根本就是個種族大熔爐啊!還有些臉上有刀疤的傢伙一直往我這裡看,是看啥!

  「喂~我去帶一個那傢伙的頭回家給我兒子!」什麼!那個娘砲還有兒子啊。

  「不想碰那玩意。」同意,我不想出壕溝碰那噁心的玩意。

  「你看!這顆頭不錯吧!拿來當聖誕節的禮物應該不錯!」是不錯,包括從你胸口噴出的血、內臟以及莫名奇妙出現的巨大爪子。嗯?地震?怎麼會有地震?

  (十二點鐘方向,三公尺,警告,危險)這個警告未免太慢了吧!

  「開槍,開槍,那該死的鬼玩意從地下鑽出來了!」

  「嗚哇~救命啊!」

  那些東西突然從地下鑽出來,各種不同的樣子,並且數量….多到數不清。從我耳邊不斷聽到槍聲、慘叫聲、哀號聲、以及令人討厭的怪獸叫聲,接下來我下意識的的不斷往後逃跑,這該死的壕溝怎麼彎彎曲曲這麼長啊。有些人看我逃跑,也跟著逃跑。身後跟著一大群人,當我看到十公里外山坡上的一個小黑點時,心想大概是「我們」要「保護」的坦克連。這是哪個天才的戰略家所想出來的天才點子啊?被我找到一定要把他給….嗯?這是什麼聲音?砲聲?!啊?

  「那些坦克開始對我們進行砲擊!」

  「為什麼?我們不是要保護它的嗎?」

  在我身後不斷聽到爆炸聲,我所想的是不斷的往後跑,不斷的往後跑,除了跑以外沒有其他想法!我身後那群人也同意我的想法,不過可惜的是爆炸在我身後越來越近,越來越猛烈。各式各樣的屍體從我身後飛到我面前,什麼爪子啊、手啊、腳啊、頭啊、屍塊啊。

  「我不想呆在這裏啊~」

  有人脫隊了,爬出壕溝往我的左邊跑,不過下一秒「碰」的一聲看到他的身體、手腳從我的眼前飛到右邊,他肯定能得到奧運跳遠比賽冠軍。我們這群落跑大隊的成員伴隨著爆炸聲不斷的減少,只剩下我、刀疤男及香蕉島來的矮子。最後,逃跑到一個洞穴內呆著休息。砲擊聲音不斷在山谷迴響著,不曾停止。我回頭往陣地看,不斷的爆炸,不斷的燃燒,屍塊不斷的激起、灑落。棕色的怪物也慢慢減少,不果數量超過一千隻吧!

  「應該夠遠了吧,我們離壕溝很遠了啊!」沒錯,我也開始佩服我過三十的體力還這麼強,能跑這麼快這麼遠大概是我這一生中最驕傲的事~

  「跑了一公里有了吧!」

  「哈哈哈哈哈!我終於懂了!我終於懂了!….」刀疤男你是起肖嗎?

  「你速懂三小啊?」

  「如果花五百人能擋下三千大軍,你擋不擋?」啊?請說明白點!

  「渾蛋聯邦要我們在前面擋住怪物,擋的住的就擋,擋不住的就連同我們一起轟了~哈哈哈~犧牲掉五百個罪犯、人渣不算什麼啊!」我不是罪犯人渣啊,我只不過是失業的中年人啦!好吧!我承認我喝醉故意「碰」到路人甲….

  「偶看不只三千吧,不諸到啊,反正很多啦!」

  「好像擋不住啊,小棕點越來越多啊,開始躍過防線了。」

  沒錯,棕色的小點越來越多穿過防線。媽的,那噁心的鬼玩意怎麼越來越多啊。噁心的蟲子是怎麼生出來的?是交配嗎?那種畫面一定爆噁的。不管怎麼樣,我一定要離開這個鬼地方。嗯?我的螢幕上怎麼顯示「你有新的任務」碩大的字樣在?我的電腦當機了嗎?這時候哪來的的新任務??

  「哎呀~真巧啊!有三位鄉民在這裡呢!俺真是太高興了!」唔,你是哪裏冒出來的,怎麼那麼多人突然出現?還有我怎麼看到你就高興不起來。

  「哼!少假了,每一副動力戰鬥服上面都有定位系統,我們在哪、在做什麼上頭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耶~那你又怎麼知道的?你肯定不是一般的流氓!

  「嘿嘿~別這樣嘛。說真的啊,依照軍法早就應該把你們處置了,不過俺的心胸開闊,可以特別優待你們!」優待?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那速什麼?」

  「如果跟俺執行特別任務並且達成的話,不但不受軍法處置,而且可以跟俺回去喔!」我就說不是好事吧。

  「如果說不呢?」好個刀疤男!我也想問這個問題!

  「嘿嘿~那麼俺只好立即執行軍法了。」哇靠!那就沒得商量了。喂!喂!不要拿槍指著我們啊,我又沒說不好,給個時間想想嘛!尤其是那個死黑鬼,為什麼你的槍又長又大支啊。

  「嘿嘿嘿~你也知道俺的又黑、又長、又粗、口徑又大,更何況俺後面一堆弟兄,打出來對大家都不太好唄,乖乖的加入吧!」這死黑鬼怎麼老是語帶雙關,我可不想被你「打」的一身都是。

「哈哈哈哈!聯邦總是搞這種把戲啊!不想加入也得加入啦!」嗯,沒辦法!刀疤男說的對,我只好跟了。那個死黑鬼如果騙我,我一定用槍捅爆他的屁眼!

  「哈!就這麼說定了!」我感覺到這是一場陰謀。

  「好!聽俺說,你們也知道前面一堆蟲子在作祟,數量實在是太多。上頭研判這附近有腦蟲控制這些蟲子。根據軍情部的研究,只要將腦蟲幹掉就能癱瘓地區攻擊的蟲子。俺的任務是用我這把槍上的麻痺彈,打進那玩意的屁眼裡。」哇靠!所以我們不但要尋找那鬼玩意,還要找他的屁眼來插大屌並且射出來?

  「為何不出動整個部隊採取殲滅作戰?」刀疤男問的好啊!

  「上頭沒有多餘的人手,再說如果出動大量的部隊,蟲子一定會極力防衛住腦蟲啊!所以派俺去打他啦!」這麼說是有些道理啦,不過人有點少啊,總共只有十二個人。

  「你知道腦蟲在哪裡嗎?」

  「根據上頭的雷達掃描….出了這個山洞後往上爬一陣子,就能看到整個戰場,腦蟲應該就能找到。」好吧,至少聽起來很簡單。

  「好!時間不多了,跟俺走吧。」

  於是,我們其餘十一人跟著這個死黑鬼走出了山洞,轉頭看那可憐的防線,仍然持續被砲擊。不過砲擊阻止不了大量的蟲子,有不少蟲子已經穿越了陣線往山坡上跑去。山坡上的碉堡防群也陸陸續續傳出槍聲,總覺得再過不久砲彈耗盡後,如果還沒增援,大概會被突破吧!

  「你諸不諸到為何你不會累?」我哪知啊?過三十還是一條活龍呢!

  「偶偷偷告訴你喔,偶們這副戰鬥服啊,電腦如國感測到你會累的時候,開屬會注射複合精力劑給你喔。這時候你不用吃、不用睡也不會感到累喔!」呃~的確全力跑完近公里的路程還不會累,實在是太反常了,我開始擔心有什麼副作用。

  「沒啥副作用啦!頂多身體撐不住,身體嚴重過勞啦!這還速聯邦用藥標準喔!」

  算了,我還是不要多想好了。回去後我一定要把這個鬼戰鬥服脫掉。話說這是什麼樣鬼星球啊?只有黃土與岩石,在這裡做據點能做什麼?難不成要在這裡灌溉耕種啊?果然大家說的對,聯邦政府裡面的人都是一堆蠢腦袋,在外星駐紮一堆軍隊跟蟲子開戰,浪費浪稅人的錢啊!那都是「古利」政黨「史編」的鬼政策,回地球後你媽的一定讓他屁眼開花!嗯?怎麼停了?

  「前面有狀況!」

  好多個菱形出現在我面前!說有狀況的那個傢伙的戰鬥服,突然蹦出一堆火花,那傢伙像是中彈般倒地。什麼?蟲子什麼時候學會拿槍啦?我有沒有看錯?

  「刺蛇!找掩護!」

  老黑說什麼?那是什麼鬼東西?接著一夥人邊開槍邊各自找石頭做掩護,但是還有一個人來不及躲好,被打成蜂窩。我則是趕緊跟刀疤男縮在一旁,刀疤男奮勇開火。

  「他奶奶的!看俺的巨屌!」

  他的巨屌有夠屌!應該是把巨型散彈槍吧!開一槍後換蟲子被轟爛。那鬼玩意超大,比一個人還要高,有兩個爪子,像是蛇的身體;攻擊方式有夠詭異,攻擊時兩頰撐開,從口中吐出綠綠的什麼東西,總之像是被子彈擊中一樣啦!大伙一找到機會就是猛開槍。不過數量滿多的,一隻隻從砂石堆現身。

  「媽的!這麼近的距離遇到刺蛇!」

  十個人不斷的開槍,唉~不包括我啦!我跟刀疤男縮在同一塊岩石上,那個位置距離其他人足足十公尺左右,那鬼玩意距離我們不到一百公尺。刀疤男不時起身開槍,我躲在旁邊不敢探頭,深深的感覺到如果露出的頭來,肯定會變成躺在旁邊的那個傢伙。真佩服刀疤男敢這樣起身啊!

  「鄉民們!找掩護!我要射摟~」

  老黑說完,就把不知道啥玩意東西裝上膛。我聽見「嚓喀」一聲後,接著「碰」的一聲,一道帶煙的紅色火球有弧度的從我旁邊飛過去,除了聽到巨大的爆炸聲之外,在來就是燃燒與蟲子的慘叫聲。抬頭一看,面前所有鬼玩意都爛掉了!我的媽呀!老黑你身上有這麼危險的東西啊,我可要離你遠一點!

  「哈哈哈哈~奶奶的!俺的巨屌厲害吧!射的你們滿身都是火!」

  「哼!高溫電漿硫彈,老黑的裝備真齊全啊,不愧是『鬼子』!下次射出核彈我也不意外了!」

  什麼?!老黑的巨屌還能射出核彈!真的假的!刀疤男你八成是唬我的!老黑你真是太危險啦!刀疤男別衝出去啊,外面很危險啊!只看著刀疤男衝出岩石,我依然躲在後面,露出眼睛看他僅然有序的邊前進邊開槍。

  「喂!大伙!C─14穿透者電磁步槍有效射程有六百,刺蛇有效射程不到五百,別縮在後面,出來壓制!」

  唔~這種是你這麼清楚啊!下次我可要問問刀疤男你是混哪裡的!嗯?為什麼超過遠遠的鬼東西頭瞬間就被轟爛了啊?只見到老黑的巨屌下面有個架子,把屌架起來,並且不只哪裡生出來的狙擊鏡。哇靠!老黑你的巨屌太萬能了吧!除了射散彈、榴彈、核彈還能夠狙擊,實在是太唬濫了!大伙就這樣排成一個防線,邊開火邊前進。遠方幾個被老黑狙掉,接近的就被大伙的槍射爛。

  「應該沒了吧。」我想也是。

  「沒了!根據上頭傳給俺的雷達掃描顯示,應該沒了。」

  哇~老黑你什麼時候跟上的,跟鬼一樣!我們距離你至少兩百公尺耶,差點被你嚇出心臟病!

  「各位鄉民幹的好!不過要加快腳步摟!這麼多的蟲子表示快接近腦蟲摟!我們全力奔跑吧!」

  我們就踩著蟲子的屍體盡全力往上奔跑,中途遇到幾個蟲子突擊,但都被跑在前頭刀疤男很快的解決。我開始懷疑刀疤男不是人,哪有人菱形出現的瞬間,就把準星移過去並且扣住板機!更扯的是,還知道打到什麼程度停火,換下一個目標!一般人都是把蟲子打到不能在爛為止;刀疤男跟電玩高手玩射擊沒兩樣嘛!

  「到了,就是這了!」

  大約奔跑了三十分鐘,大伙來在懸崖邊。從懸崖邊看到的景色那可真是壯觀啊!在雲端有幾個大型漂浮物在那邊飄,蟲子密的像是雲一樣飛來飛去。地上一堆蟲子爬來爬去、跑來跑去,一直往山谷入口擠。已經看不到所謂「前方防線」這種人造建築了。山谷深處的小山丘就是基地,基地防線後方的砲擊火光一直沒有停,砲擊聲當然沒有停,一直對著山谷入口轟炸。看樣子整個坦克連都支援下去了吧!基地周圍的防空飛彈也沒閒著,一枚枚飛彈射向空中。棕色的蟲子群可以很清楚看到絕大部分的蟲子一直朝基地防線逼近,碉堡陣線的火光持續著。即使這樣賣力的抵抗,一旦看到山谷外成千上萬的蟲子,任誰的鬥志都會喪失!當大夥被這樣的景色嚇呆的時候,香蕉島來的矮子發出了一個問題。

  「呃~這勾~老黑啊~腦蟲速哪一諸啊?」這是大伙都想知道的問題。

  「啥?啊?對!對!找腦蟲!」老黑別看呆了,快來執行任務吧!

  「俺看看啊~在哪兒呢?俺找找~」

  老黑帶上不知道什麼瞄準鏡,往下面東看西看,三個鏡頭伸伸縮縮。老黑也真是的,人長的變態,說話噁心,連裝備同樣的猥褻。三個鏡頭突然不動了,伸出左手一指。

  「嘿嘿~俺找到了!」

  大伙朝著老黑指的方向看,嗯~不難認嘛!一個大大的像腦一樣東西浮在半空中,一堆觸手接連著腦的下方飄呀飄的,腦下方連接的地方噴著不知道什麼氣,下面還有一堆不知道啥東西流出來,怪噁的。找到了吧!老黑,接下來用你的屌捅他屁眼就大功告成了。

  「好吧!各位鄉民!掩護我吧~」

  十個人戒護在老黑身旁,只看老黑緩緩的從背包右側拆下深色錐球體的東西,那東西上面還印著危險的警告標誌,我想那就是痲痺液吧。再來老黑從背包左側拆下一個深色錐柱體的管子,把它跟錐球體的的底部接起來,大約兩公尺長。當把這玩意安裝在他的巨屌前面時,我瞬間有一種噁心的感覺,這根本就是個「超級黑色巨屌」嘛!為什麼前面是香菇狀啊!難道聯邦不能弄個比較像樣的造型啊!老黑把屌架拉開然後架住,人趴在懸崖邊。接著老黑頭上帶的瞄準鏡轉了一百八十度,換了一個較大的鏡頭,那個鏡頭伸伸縮縮幾次後,就固定住了。

  「嘿嘿嘿~俺的腦子跟超級巨屌連上線了!」

  好噁心的淫笑啊!好噁心的話啊!這個老黑從頭到尾只有超級變態、超級猥褻來形容!當跟他四目相交的時候,感覺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他想展示自己的巨屌來捅人你的屁眼!真的很不想看到他啊!

  「別廢話了,快發射吧!」刀疤男說的好!
  「哦~俺鎖定住他的屁眼了!」不用這麼說吧!

  「嘿嘿嘿~俺要射摟….等等,好像卡住了,俺弄一下。」啊?要弄什麼?

  接下來我到這一生中最噁心的畫面,老黑伸手把巨屌下方的槍機幫捕一直來回來回來回的移動,前方的槍支護目也不停來回來回來回的移動,他的「超級巨屌」也不停發出「噗滋噗滋噗滋」的氣閥聲,加上他瞇著眼、嘟著嘴的超級猥褻表情,這根本活像是在打手槍嘛!

  「嘿嘿嘿~俺準備好了!」

  最後,他露出滿意的表情,扣下了板機。

  「俺射摟~~~~~」

  「巨屌頭」拖著長長的火焰及煙霧飛出去,大伙像是處男深怕第一次捅錯洞般,目不轉睛的瞪著那個屌頭直看。過數秒後不偏不移的擊中腦蟲,腦蟲也好像有反應的歪了一下。擊中的瞬間大伙瘋狂的歡呼,大喊示威。

  「呼呼呼~俺好累,讓俺休息一下!」哇靠!你當你真的打出來了啊!累成那樣是怎樣?不管你了,我們歡呼我們的!

  「老黑啊!我問你啊!擊中之後呢?」刀疤男你真是個問題小子,問那麼多做什麼,擊中就是贏了!

  「呼呼~根據….根據….軍情部的情報說….腦蟲麻痺之後….呼…..呼….就會….失去作用….接著….就失去飛行能力….」有這麼累嗎?這麼喘啊?

  「然後呢?」

  「不但會....摔爛….還會….跟他底下所指揮的蟲子…..切斷連繫….造成指揮功能….癱瘓….」

  大伙再次看著底下的腦蟲,摔爛是摔爛,除了噁心的腦漿之外,還有不斷跑出詭異的蟲子。看到這一幕,我差點吐出來,彷彿那種味道能夠聞到。可是我感到不對勁,是哪裡不對勁?照道理說我們贏了啊!怎麼感覺到不對勁?

  「蟲子還沒停!」

  沒錯!我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就是在這裡!腦蟲死了!但是底下的蟲子大軍依然往前衝,老黑也察覺到後立刻起身往下看。從猥褻的笑容變成好像得愛滋的囧臉。不只他有那種表情,大伙都是那種表情。

  「這已經不是軍情部第一次出錯了!」

  「我們該怎麼辦?」

  「我們該怎麼辦?」刀疤男說的好,這是我腦中惟一一個疑惑。

  但是蟲子不給我們時間去解開這個疑惑,幾隻會飛的蟲子從下面飛上來,大伙只好開槍應對。只有老黑一直不停玩弄著手機,我很想罵他都什麼時候了,還在玩小遊戲。會飛的蟲子有幾隻細細的觸手,口中吐出超強酸性的酸球,連岩石都擋不住,像是砲彈般穿過岩石,穿過其中一人的身體。那是蟲嗎?我怎麼看都像是飄在空中的螃蟹,原來在外星生物中,也有像是地球的螃蟹啊!不知道味道好不好。

  螃蟹不愧是螃蟹,一般步槍根本打不穿他。在這個時候,後方又來了像是狗的怪物襲來,已經這樣了還雪上加霜啊!刀疤男跟香蕉島來的矮子在狗前面不斷的開槍抵檔,其他夥伴面對著飄在空中的螃蟹只能不斷的開槍,根本傷不了他。我則是在岩石中不停來回的逃竄!那個死老黑在幹麻?

  「掩護俺三十五秒!」

  你說什麼?這個時候了你提出什麼詭異的要求?你又消失了!別消失啊!就知道你又落跑了!什麼奇怪聲音?管他的!早知道不要拿椅子砸我上司,就不會失業;不會失業就不會喝醉酒;不會喝醉酒就不會「碰」到路人甲,就不會呆在這個鬼地方!躲著天空中那隻他媽的鬼螃蟹所吐的痰啊!噁到爆的黃痰!那鬼東西到底感冒多久積多久的痰啊?又臭又酸的痰!喂~喂~你的小眼睛別瞪我啊!別朝我這吐痰啊!跟你無怨無仇,又沒朝你開槍!去找對你開槍的人啦!啊?對你開槍的人死光了?那也不要找我!找刀疤男啊~我前面的岩石快被溶光了,別再吐了!

  「那速什麼?你看!」

  從香蕉島矮子所指的方向,遠方雲層中出現一個巨屌….噢,不,像是屌一樣的紅色雲霧從地上竄出、變大。接著一震天搖地動,像是天要塌下來一般,周圍被塵土所掩蓋住,一片漆黑。我的螢幕也瞬間失去了效用,戰鬥服電子機件失靈,連通訊系統都失效了。我捲曲並雙手抱著小腿,四周只聽見嗡嗡聲及不斷感受到劇烈的震動,我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我想我大概完蛋了!最終伴隨這個想法昏倒過去。

(系統倒數五秒重新啟動~)

(五、四、三、二、一。)

(系統啟動中….)

(系統啟動完成,歡迎使用CMC─A4型戰鬥服;因為先前不正常關機,執行檢視系統功能。)

(系統檢視功能中….0%)

(功能檢視完成….100%)

(系統功能第一階層良好。)

(系統功能第二階層恢復。)

(系統功能第三階層恢復。)

(系統功能修復。)

(重新檢視任務資訊。)

(你有新的任務….)

(你 有 新 的 任 務….)

(你  有  新  的  任  務….)

(你….有….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

  吵死了,什麼鬼玩意?嗯?這麼刺眼的夕陽,我在天堂嗎?噢~我認為這個想法是錯的,因為有個老黑含著屌…..雪茄露出淫笑的表情,右腳踩著岩石,雙手插在胸前,抬頭仰望著天空。這就表示不是在地獄就是在現實。身體因為被砂石困住不能動彈,接著看著香蕉島的矮子把我挖出來,真感謝他啊!

  「真不敢相信老黑那個渾蛋真的發射了核彈!」啊?刀疤男?那從地上硬起像屌的雲狀物是核彈?

  「嗯?你好像充滿疑惑啊!」

  看著天空不斷出現的戰機群、運輸船及首次見到的末日級巡航艦出現,讓我大開眼界,蟲子的危機好像也解除了。那個像屌的紅色雲狀物已經不像屌,像是被風吹去的雲層樣慢慢解散,只留下滿目瘡痍的盆地。什麼狗啊、蛇啊、螃蟹啊、腦蟲啊都已經成灰了吧!矮子跟刀疤男抬頭欣賞著不多見的戰艦群,露出開懷的笑容,表示真正的贏得勝利了。這時老黑含著雪茄帶著淫笑面向我。

  「嘿嘿嘿~怎麼樣!夠酷吧!那可是俺想出來妙招!真可惜巨屌的麻痺劑沒有用啦!俺只好放核彈啦!」我的眼眶開始出現淚水~

  「嗯?怎麼啦?感動的落淚啦!別哭別哭!俺秀秀!」我真的流淚了!

  「有話要說嘛?說吧!」好吧!我說了~

  「….」

  「….」

  「….」

  「….」

  「我手上的這玩意怎麼裝子彈….」

  我終於說出口了!
快速回覆 | 註冊 使用完整編輯模式回覆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 |簽名檔 [ 設定 ]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