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快速選單▼
■ 目前位置:基地討論區單機遊戲三國志系列 討論板精華區曹操 孟德 ﹥閱讀主題

三國志系列 精華區 ﹥曹操 孟德 ﹥閱讀主題

licyan
中國歷史迷
曹操立國成功的原因
最後更新:2007-06-30 23:48:52
古人論曹操,多以良將許之。諸葛亮後出師表云:「曹操智慮,殊絕於人,其用兵也,彷彿孫吳。」通鑑於曹操死時讚之云:「操精明過人,無人能欺。用兵變化無常,臨陣安閒,談笑自若,然乘機決勝,迅捷如神
,對部下賞罰分明,毫不猶豫...」仍未超出良將的軌範。但作為一個開國之君,無王者氣象,僅憑善戰、崇法、任術、矯情是不夠的,故曹操終不能統一全國。陳壽既認為他的不念舊惡是矯情,則認為其本性偏於嚴酷就可想而知。
相反的評論則有許邵說曹操為「亂世之奸雄」,劉備說他行事「急、暴、譎」,而周瑜則直斥為「託名漢相,實為漢賊。」可見在他生時已是毀譽參半了。只有中原之士,如程昱、董昭之輩,及曹操初起時尚未認清他的人,如荀彧、劉岱、鮑信對他極為推崇,其餘不在其勢力支配之下的人,多對之存有戒心,此何以故?蓋因曹操為人性情嚴酷多變,又任性使術,以刑名治國,這與東漢自光武明章諸帝以來所提倡的儒術氣節,相去頗遠。



  曹操的作風可以說是東漢風氣的丕變,因此那些身受漢代文化薰陶,有氣節的自愛之士
,多不樂為之用,如諸葛亮、龐統、魯肅、周瑜等人都對曹操有反感,即便袁紹幕下的謀士
如沮授等亦不願歸附,荀彧、關羽雖暫與之相處,但日久以後,終亦離貳。三國志何夔傳載
:「太祖性嚴,掾屬公事往往加杖。夔常蓄毒藥,誓死無辱,是以終不見及。」像這樣對待
部下,豈是孔明、子敬、公瑾輩所能堪?三國之所以終於分立而不能統一,與曹操的為人不
無關係。

   曹操知人善任,學識淵博,對於經史上的知識,能夠靈活運用,故對人對事都有其見
解,且常見於語言,散見於三國志各傳中,早歲為人亦甚豁達,能得人心。然到後來,地位
愈高,嚴酷之性越見顯露。魏氏春秋:「武王姿貌短小,而神明英發。」可見他是短小精悍
型的人物。三國志武紀亦謂:「太祖少機警有權數,而任俠放蕩,不治行業,故世人未之奇
也。」雖說世人未奇,但我們可以想像出一位雄姿英發,不拘小節的少年英雄,必有許多人
為之傾倒。又曹暪傳載:「太祖為人佻易,倡優在側,常日以達夕。被服輕綃,身自佩小囊
以盛手巾細物...每與人談論戲弄,言論盡無所隱。及歡悅大笑,至以頭沒,案中有膳,
皆沾污巾,其輕易如此。」

  這是何等自然洒脫的風度,用現在的話說,是曹操初起時沒有官僚架子,這一點與漢高
祖頗相似,故一般英雄多傾向曹操。他少年之所以能被喬玄、許子將等賞識,又能得眾心,
多憑這一點氣度。然即在少年時代,洒脫自然只是曹操性情的一面,其本質仍是嚴酷好殺。
如他 廿三歲為洛陽北部尉,即製五色棒十餘枚,凡犯禁者皆棒殺之。後為頓丘令及濟南相
圴很嚴厲,但荀彧曾屢讚曹操為人『聰明』,一個聰明而又有政治頭腦的人,則其作風是可
以隨時轉變的。故曹操初起時,由於征徐州濫殺百姓及殺害名士邊讓,引起袞州叛亂之後,
即頗有洗面革心,努力收拾人心的表現。於是在荀彧、董昭、程昱等人建議之下,他採取了
三大步驟:第一是迎獻帝以自衛,脅天子以令諸侯。第二是移往許昌以避免與四方的勢力衝
突,藉以休養生息。並接受棗祇、韓浩的建議,屯田許下,足兵足食。第三是改變作風,不
念舊惡,尊賢禮士。曹操到了此時,才剛有個大人物的氣局。這時他一連作了幾件漂亮的事
情,而以原諒舊屬畢諶與魏種二事最為人所稱讚。

  三國志記載:『初公為袞州,以東平畢諶為別駕。張邈之叛也,邈劫諶母弟妻子。公謝
遣之曰:「卿老母在彼,可去。」諶頓首無二心。公嘉之,為之流涕;既出,遂亡歸。及布
破,諶生得,眾為諶懼。公曰:「夫人孝於其親者,豈不忠於其君乎?吾所求也。」以為魯
相。』

  初公舉魏種為孝廉。袞州叛,公曰:「唯魏種且不棄孤也。」及聞種走,公怒曰:「不
南走越北走胡不置汝也。」既下射犬,生擒種。公曰:「唯其才也,釋而用之。」而且重用
以魏種為河內太守,屬以河北事。清何義門曰:「釋畢諶、魏種而用之,皆假以懷四方之士
,於時宿儒世冑,大抵皆在河北漢南,評所謂『矯情任算,不念舊惡』者,指此類也。」

  曹操此時因中原初定,心情甚佳,最喜結交英雄,作難能可貴之事。如他在許昌與劉備
交遊,青梅煮酒,抵掌論天下英雄。後來又收降關羽,一力推崇,關羽於緊急之際,棄之北
去投奔劉備,曹操並不派兵追趕,聽其自去。這兩件事不僅感動當時,且亦流傳於後世。然
細考曹操之所以如此,仍有其政治目的。當時他的最大威脅是河北袁紹,紹為人忌刻,屢殺
忠義之士,為時人所不滿,故曹操此時行事,力矯其弊,處處與之相反,以期收拾人心戰勝
袁紹,等袁紹戰敗,局勢穩定,他的態度便逐漸改變了。

  這轉變首先表現在明殺孔融與隱誅荀彧。孔融為漢之名臣,荀彧為當時的人望,操殺此
二人,是因為他們有意維護獻帝。這兩座堤防一除去,曹操的作法就不同了,欺獻帝、弒伏
后、殺皇子,做出無法向天下交代的事來。今日看曹操,他即使想使曹丕篡位代漢,殺伏后
與皇子也是不必要的,況且漢至獻帝已有油盡燈枯之勢,曹操又有大功於天下,取代甚易,
何必濫殺無辜的婦人和孺子呢?中國正統朝代,只漢高祖與明太祖是平民起兵,除殘去暴以
定天下,其他如隋、唐、宋都是篡代前朝的江山,然後世少有議論者,因為多出於自然之情
勢者。曹操初憑漢廷以自衛,後又欲去之,且故做姿態,由公而王,真是弄巧成拙,欲蓋彌
彰,內愧之餘,出於殘忍,聰明人做出最不聰明之事!然尤不可解的,是他後來因小故把曹
植妻賜死與殺崔琰、囚毛玠、殺名醫華佗的事了。

  曹操治國,提倡刑名節儉,又得崔琰、毛玠之助,於是雷厲風行,不無矯枉過正之處。
如三國志『和洽傳』:「今士大夫故污辱其衣,藏其輿服,朝府大吏,或自挈壺餐,以入官
寺...」這已經有矯情虛偽之弊了,但曹操猶持之以嚴刻,有一次登臺見曹植妻衣繡,以
違制,命還家賜死。」如實有其事,真是太過份了!曹植的妻子,即是崔琰的姪女。不久崔
琰亦因小事被校事密告,亦為曹操逼之自殺,這事更可見曹操晚年猜忌正人。崔琰、毛玠都
是剛正之士,曹操早年均加以重用。操稱魏王後,楊訓上書誦功德,時人笑楊訓無恥。崔琰
說了一句「時乎,會當有變時。」陳壽認為是責時人不識時務,卻為校事密報,曹操誤會遂
被捕罰役,後逼之自殺,人皆冤之。毛玠也因一句閒話被囚廢終身,操晚年聽信校事,枉法
殺人,是一大缺點,曹魏世無忠臣,國祚不永,與此有關。

一、能於治國

  曹操確有治國的長才,不但很有毅力,勇於負責,而且不怕權貴。當他初次擔任洛陽北部尉
時,剛到職視事的那一天,便繕治四門,製造很多五色棒,懸掛在門旁,凡有犯禁的,不論豪強
國戚,也照樣把他棒殺。靈帝最寵幸的小黃門蹇碩的叔父,也因為夜行犯禁,曹操一樣棒殺不誤
,於是京師一帶宵小斂跡,沒有人敢再犯禁,做到夜不閉戶,路不拾遺,政聲大好,功績顯著,
遂升為濟南相。

  濟南所屬十餘縣,官吏多數阿附權貴,貪污瀆職,歷任相臣都不敢檢舉。而曹操就任當日,
便表奏免去八人,所有官吏都很震驚,改過自新,許多奸宄則逃到他鄉外郡,從此政教大行,一
郡清平安堵。最先城陽景王劉章,因其有功於漢,故其封國為他立祀。青州各郡轉相仿效,濟南
尤其盛行,多到六百餘祀,商人或假借二千名的輿服,領著眾人遊行,以為倡樂,風俗奢侈日盛
,以致民生凋敝,生活困難,歷代官吏都不敢加以禁止。曹操到任之後,立刻把各地祠屋盡行毀
棄,並禁止吏民不得再行祭祀,民生因而大為改進。

  曹操後來轉任冀州牧,也因該地風俗敗壞,遂下令道:「凡結黨以圖私利,是聖人所嫉惡的
,聽說冀州的風俗,父子意見亦不能一致,而且互相毀譽。從前直不疑沒有兄,而世人誣他私通
嫂子;第五伯魚三次都娶孤女,別人毀謗他檛打過婦翁;王鳳極為擅權,而谷永卻比他為申伯;
王商忠於議事,張匡竟說他左道,這些都是以白為黑,欺天罔君。我為了整肅風俗,若這四種敗
壞的風俗不除,那我也就太慚愧了。」於是大加整飭,冀州的風俗一時都改變過來。

  最後曹操任丞相,主持一國的政務,對於澄清吏治,非常盡力,政治也就日上軌道,他的治
國才能,從這些地方就可以看出來。


 

二、善於料事

  漢大將軍何進,因為宦官作威作福,危害朝廷,乃和袁紹共謀盡除宦官,相調董卓為助。曹
操聽到這個消息,大笑道:「閹宦的官,以前和現在都是有的,歷代君王本不該給他寵倖,使他
有了弄權的機會,既要治他的罪,應該懲治那個首惡的人,只用一位獄吏就夠了,為什麼還要調
來外將,想把全部的宦官都除掉,這是何等的失策!這件事必然會洩露,他的失敗已經註定了。
」果然不出曹操所料,當時董卓的軍隊還沒有入都,而何進已被宦官所殺;又陳蕃的兒子陳逸,
和術士平原人襄楷,在冀州刺史王芬的家裡聚會,襄楷說道:「我夜看天文,將不利於宦官,那
些黃門常侍和貴戚,快要族滅了。」王芬說道:「你所說的話如果是真的,我願意負起這個誅除
宦官的責任。」遂和南陽許休、沛國周旌等人謀廢靈帝。知道靈帝不久要巡視河閒舊宅,決定乘
這個機會發難,邀請曹操參加。曹操加以拒絕,並說道:「廢立是天下最不祥的事,古人是衡量
著成敗,計算著輕重纔進行的,只有伊尹和霍光兩個人。伊尹懷著至忠的誠心,掌握了宰臣的權
勢,又處於百官的上位,所以他的進退廢置,都能計從事立;至於霍光呢?他因受了託國的重任
,而又藉著宗臣的地位,內有太后秉政,名有群卿相助,且昌邑王即位時間很短,沒有什麼貴寵
,朝裡缺少擁護他的大臣,所有大事的計議,都出自霍光,故他計謀的進行,好像轉著圈子那樣
的快速,事情的成功,恰如摧枯拉朽那樣地容易。今天各位只看到以前容易的一面,並沒有看到
現在困難的一面。各位有沒有仔細想過,你們結眾連黨的勢力,能夠和那七國的勢力相比嗎?而
合肥的貴盛,也沒有吳楚那樣的貴盛,一旦要做這種非常的大事,而希望能獲得順利成功,實在
是過危險了。」後來事敗,王芬自殺,不出曹操所料。


 

三、富於權謀

  曹操極富權謀,而他的機智,也往往是常人所不能及的。

  初平元年正月,後將軍袁術、冀州牧韓馥、袞州刺史劉岱、河內太守王匡、渤海太守袁紹、
陳留太守張邈、東郡太守袁遺、濟北相鮑信,同時起兵討伐董卓,合眾數萬,共推袁紹為盟主,
以曹操為奮武將軍。

  董卓聽到袁紹等人起兵快要入京,便挾著漢帝遷都長安,董卓自己卻留駐洛陽,把國都宮室
全部焚燬。當時袁紹駐兵於河內,張邈、劉岱、袁遺等人都駐兵於酸棗,袁術駐兵於南陽,韓馥
駐兵於鄴城,可是他們都害怕董卓兵力強盛,不敢先行進攻。曹操看不慣他們的膽怯,便對袁紹
等人說道:「我們所以要起義兵,目的在於驅除暴亂。現在大眾已經結合起來,各位還有什麼懷
疑的呢?假如董卓聽到我們已經起了義兵,而他據守二州的險要,向東以臨天下,他雖然是個無
道的人,還是很可能成為我們的後患,而他竟然沒有那樣做,僅知道焚燒宮室,劫遷天子,以致
引起海內的震動,不知道要逃到哪裏才好。這種情形,正是天要滅亡他的時候,只要和他做一次
決戰,天下便可太平,像這樣的好機會,千萬不要錯過。」袁紹等人仍不聽從他建議的意見,曹
操便把自己的軍隊向西移走,準備據守成皋,卻在半路和董卓的屬將徐榮相遇,雙方交戰一場,
曹操的軍隊雖告失利,但徐榮看到曹操的兵力少,尚可加戰半天,知道酸棗更難進攻,也就統率
所部退了回去。

曹操到了酸棗,看到聯軍雖有有十餘萬人,那些將領們卻每天置酒高會,不想進攻,曹操氣
憤不過,便對袁紹等人加以指責,同時提出他的計謀:「各位若能聽從我的計謀,使從渤海帶過
來的河內大軍一直向前開進孟津和酸棗,所剩下的軍隊都防守成皋,控制敖倉,堵塞轘轅大谷,
把全部險要都扼守好,而袁將軍所率領的南陽軍則駐防於丹析,然後轉進武關,以震動三輔。各
部隊只須深壁高壘,不要和他們正面交戰;另一方面則增加多些疑兵,大肆宣傳,分析天下的形
勢,使大眾認清敵我,知道利害,這樣以順除逆,大事很快便可決定。今天兵以義動,反而遲疑
不敢進攻,大失天下所望,我真替各位感到羞恥呢?」袁紹等人還是不肯聽從。當時若採用曹操
的計策,董卓很可能早被消滅,再也不會有後來的禍患。


 

四、神於用兵

  曹操的行軍用兵,大部分是根據孫子和吳起的兵法。但他的因事設奇,誘敵制勝,因而則使
得他的用兵變化如神。

  初平三年春天,曹操的軍隊駐防頓丘,而冀州山賊于毒、白繞、眭固等十餘萬人,攻襲武陽
,曹操親率大軍西行入山,向著于毒的根據地進攻,各將領一致認為應該還救武陽。曹操說道:
「孫臏為了解救趙國的被圍而轉攻魏都,耿弇為了奔走西安而反攻臨淄。今天若使賊徒聽到我軍
向西前進,將要進攻他們的巢穴,則武陽的圍困不救自解。他們如不還救,我我軍能夠攻破他們
的根據地,而賊徒卻不能攻拔武陽。」于毒等賊徒聽到曹操的軍隊入山西進,立即放棄武陽,還
救根據地,武陽的圍困果然不救自解。

  興平二年夏天,呂布的部將薛蘭和李封駐兵鉅野,曹操統軍向他進攻,呂布親自來救,結果
薛蘭等人都被擊敗,呂布亦告敗走。接著呂布又和陳宮率萬餘人前來追擊,當時曹操的兵力很少
,且多數外出取麥未歸,在營的軍士只有千餘人,防守營壘尚不堅固,怎談作戰。曹操卻神態自
若,驅使婦女固守陣地,要所有兵眾盡數出營抵抗。曹營西面有條大堤,堤的南面樹木茂密,呂
布疑有伏兵說道:「曹操譎詐,不要中了他的埋伏。」遂率眾退守南面十餘里。次日呂布又來決
戰,曹操伏兵於堤內,僅以一半兵力列陣堤外,正當呂布率眾迫近堤岸時,曹操纔派出輕兵向他
挑戰,等到兩陣相接,曹操的伏兵盡起,呂布的軍隊又告大敗。

  曹操和袁紹在官渡大戰,袁紹軍隊先行渡河追擊曹操軍隊,一直到了延津以南,曹操纔勒兵
在南阪下駐營,派人登上高壘,偵察袁軍的動向,起先報說袁軍已有五六百騎來了,繼又報說白
騎稍多,步兵不計其數,曹操下令停止查報,而使坐騎盡行解鞍放馬,是時袁軍的白騎輜重業已
迫近,各將領都以為敵騎多,不若退保營壘。荀攸說道:「這是誘敵的計策,,怎麼可以退兵!
」過了一會兒,袁軍的騎將文醜和劉備率領五六千騎相繼前來,各將領都請求上馬,曹操囑咐他
們稍候片刻。看到袁軍的騎兵越來越多,曹操立命上馬。那時曹操的騎兵不滿六百,縱兵大擊,
盡擒袁紹的名將,袁軍大震。嗣後袁紹烏巢的囤糧又被曹軍燒燬和劫掠,袁軍遂告大敗,一蹶不
振。

  曹操乃回軍轉攻鄴城,袁紹之子袁尚還軍來救,各將領都以為袁尚是歸師,定必各自為戰,
銳氣必然不可擋,不如暫時退避。曹操說道:「袁尚的軍隊若從大道來的,當即暫時退避;如從
西山來的,則袁尚定可成擒。」探知袁尚係從西山而來,且臨著河流為營,遂被曹操擊敗;曹操
繼又轉攻袁譚,從早晨到午間,勝敗還未決定,曹操親執桴鼓,士卒感奮,立即破陷,並斬袁譚
首級,冀州遂平。


 

五、異於求才

  曹操知人善任,極重視人才,其求才,是重才不重德,只要是人才,不論他的出身和品德如
何都加以擢用。

  他曾在行陣擢用于禁和樂進,在俘虜營擢用徐晃和張遼,從來都成為魏國的佐命名將。曹操
很懂得人才,也很會用人才,更是愛惜人才。他看到荀彧,便說是我的子房;遇到荀攸則說:「
公達不是尋常的人,我和他計議國事,天下還有什麼可憂慮的呢?」後來得到郭嘉,又說:「使
我成大業的,便是這個人了。」到了平定荊州得到蒯越,曾寄給荀彧一封信說:「我不喜歡得了
荊州,卻高興得到蒯異度。」他用這種極親密的態度,來籠絡各色各樣的人才,以為己用。

  當陳琳在袁紹處擔任書記時,曾替袁紹草擬一道聲討曹操的檄文,寫得雄壯有力,痛罵曹操
和他父祖,曹操非常憤怒。等到袁紹兵敗,陳琳降附曹操,曹操因愛惜他的才幹,不但不加以追
究,仍派他擔任書記,並且引為心腹。謀士程昱個性剛烈,得罪很多人,有人誣他謀反,曹操知
道不是事實,仍對程昱益加厚待,足見其如何善於用人。

  曹操曾下過幾次求賢令,建安十五年春天,他下令說道:「自古以來受命和中興的君主,沒
有一位不是得到賢人輔佐治國的。但他所得到的賢人,多數出於閭巷,這豈是有幸纔能相遇的嗎
?只是在上位的人不肯去求罷了。今日天下還沒有平定,正是求賢最急的時候。孟公綽做著趙魏
的長輩,那是很有餘的,但他不能做滕薛的大夫;如果一定要清廉的人士纔可以用,則齊桓公用
什麼人來創造霸業呢?現在天下有沒有穿著賤人的衣服,不肯求名於世上,而釣魚於渭水濱的人
呢?有沒有私通他的嫂子,接受別人的黃金,而他的才幹不為世人所知道的人呢?希望賢士們能
夠輔佐我的淺陋,來共同建立事功。只要是有才幹,我都可以任用你們。」

  到了建安廿二年八月又下一道求賢令說道:「以前伊摰和傅說出身都很微賤;管仲是桓公的
敵人,但用他們的人都很強盛;蕭何與曹參只做過縣吏的小官;韓信和陳平,都是背負著污穢的
罪名,且有見笑的恥辱,而用他們的人終於成就了王業;吳起是一位貪功的將領,他殺了自己的
妻子,以取得魏國的信任,並花了很多金錢去求官,母親死時也不回去奔喪,但他在魏國擔任將
領期間,秦人都怕他而不敢東侵,到他轉任楚國,三晉也懼怕他不敢南犯。今天下有沒有至德的
人還在民間,和果敢不顧,臨敵力戰的人呢?若為文俗的官吏,而有高才異質,可以為將守土,
或負污辱的惡名、見笑的醜行以及不仁不孝,但卻有治國用兵的權術的人才呢?都希望舉薦出你
們所知道的,不要把他們遺漏。」

  像這種違反常情,和違反中國傳統道德觀念的求賢令,是任何人所不肯說也不敢做的,但曹
操在那個封建舊社會的時代,居然敢於公開表示,難怪後世批評他。


 

六、明於賞罰

  曹操不但能用人,而且賞罰分明,做到有功必賞,有罪必罰。他很能用重賞來鼓勵將士立功
,凡是攻城拔邑所得到的貴重財物,都拿出來賜給有功的人。若是勳勞該賞的,雖千金亦不惜;
沒有功的人,分毫也不肯給他,而四方進獻之物,亦都和部屬相共。

  當曹操平定冀州回到鄴城時,為了獎勵有功,曾大封功臣廿餘人為列侯,並下令說道:「以
前趙奢和竇嬰當將領的時候,他把君王賞賜給他的千金,在一個早晨,便都散給了將士,故能成
就他的大功,聲名流傳到後世,我讀到他們的傳記,很仰慕他們的為人。我和各位將士以及大夫
們共同出征,尚幸倚靠賢人們竭盡心力所貢獻的謀略,和將士們不亦餘力所付出的勇氣,所以能
夠平定叛亂,我卻因而竊得大賞,所賜的戶邑已到了三萬。追想竇嬰散金的高義,今天特地把我
所收穫的租稅,分給各將領的屬官。至於從征殉命的人,他們所遺留下的孤子,亦要撥給他們租
榖。如果年歲豐收財用充足的時候,所有租稅的收入,亦要和大家共同來享受。」看他這道命令
,和他的大封功臣,就可知道曹操對於從征的將士,和那些死難者的家屬,是怎樣的關懷及優厚
的獎勵。

  但曹操對於軍紀很嚴,處罰亦很重。他在建安八年,曾下一道命令說:「司馬法以軍敗而逃
,將軍當死。故趙括的母親,於趙括擔任大將的時候,請求不要連坐其罪。趙括是古時的大將,
他若軍敗於外,家屬也要坐罪於內。所以命將出征,只有賞功而不伐罪,這不是國家的常法。今
日特命出征的軍將,敗軍的抵罪,失利的免其官爵。」他的軍令如山,是絕對的執行。有一次,
曹操所統率的軍隊從麥田經過,命令將士不得踏壞民間的麥田,敢於犯法的處死,騎馬者都下馬
扶麥而行。曹操的坐騎,因麥田中突然飛起一隻斑鳩驚得馳入麥田。曹操立命主簿議罪,主簿說
道:「春秋立法,罰不加於最尊的人。」曹操說道:「春秋雖是那麼說,但我制法而自犯法,怎
能率領部下呢?然我既為軍帥,不便自裁,亦當自刑。」遂割斷頭髮作為處罰,三軍懾服。也因
為曹操賞罰分明,所以能夠每戰必勝,每攻必克。


 

七、富於智謀

  袁紹等人起兵討伐董卓,袁紹問曹操道:「若大事不能成功,將來還有什麼計劃?」曹操反
問袁紹道:「你的意見又是如何呢?」袁紹說道:「我將南據河北,以扼阻燕代,兼有戎狄的群
眾,南向以爭天下。這樣一定可望成功了。」曹操說道:「我將任用天下的智力,配合著道來進
行,不會不成功的。」就事情和智計來說,曹操確實比袁紹高明的多。

  等到袁紹併吞公孫瓚,兼有四州的土地,攡眾十餘萬,遂準備進兵許都。曹操所有將領都認
為不可和他抗敵。曹操卻說:「袁紹志氣雖是很大,而智慧卻是很少;面色看起來厲害,膽子卻
很薄弱;嫉妒別人的才能,常盛氣凌人卻很少威儀;他的兵眾雖是很多,但分劃很不分明;騎將
雖眾,但政令並不統一;土地雖然遼闊,糧食雖然豐盛,將來只有奉送我們,並沒有什麼可怕。


  袁紹和曹操在官渡大戰,那時袁紹兵力十倍於曹操,曹操卻一點也不畏怯,謀士賈詡認為曹
操的明智、勇敢、用人、決機,沒有一樣不是勝過袁紹,絕對可以獲勝;另一位謀士荀彧也認為
曹操勝過袁紹很多,明達不拘小節,惟才是用,是度量勝過了袁紹;能斷大事,應變有方,是謀
略勝過了袁紹;法令嚴明,賞罰分明,士卒雖勞卻爭著效死,是武事勝過了袁紹;以至仁待人,
用誠心不做虛美之事,自己謹慎儉約,賞功不吝,所以天下忠義踏實的士人,都願意替他效命,
是才德勝過了袁紹。有了這四勝,來輔佐天子仗義征伐,一定能擊敗袁紹。而郭嘉對袁紹和曹操
的勝敗,更進一步做了很詳細的分析,以曹操據有十勝的把握,而袁紹卻有十敗的原因。官渡之
戰,袁紹果然被曹操所滅。

  當時楊阜也說:「曹操雄才遠略,決機無疑,法令一致而兵精將銳,又能任用度外之人,他
所委任的都能盡其才,必定能夠成濟大事。」諸葛亮亦說:「曹操的智計,是沒有比得上他的,
而他用兵的神妙,差不多和孫子吳起一樣。」曹操曾自撰兵書十餘萬言,所屬的將帥每次出征,
都以該兵書為軌範。臨陣曹操又親為節度,凡受他指教多能克捷,若違背他的軌範,沒有不失敗
的。曹操每次對戰,意志極為安閒,到了決機乘勝則氣勢盈盈,所以每戰必克,而且沒有一次是
僥倖獲勝的。


 

八、刻於持法

  若要說曹操是奸雄,那就是他有怨必報,和才幹勝過他的人都不倖存。如他平時以為是「仁
以立德,明以舉賢,行無諂黯,謀能立機」的荀彧,竟因不贊同他晉爵國公位加九錫一事,令他
自殺;最親信的心腹幹部尚書崔琰,亦因小事飭其自裁;而一代名賢孔融,因平時和他不合,便
藉著訕謗罪名殺了他;故友婁圭,以智謀勝過他,桿攸以才智稱長於時,都被曹操藉故除去;連
當時最負重名的卸任太尉楊彪,也因對曹操不滿,被他誣以和袁術通婚罪名,把他逮捕繫獄,幸
廷尉滿寵嚴明公正,纔免於難。

  尚有袁忠,初為沛相,嘗想以法懲治曹操;沛國桓邵,亦因平時看輕曹操的為人;陳留邊讓
,則因言語忤逆曹操。袁忠和邊讓先後被曹操族誅,桓邵自己向曹操出首,並跪拜庭中,曹操卻
對桓邵說:「跪拜能夠免死嗎?」終亦被害。

  曹操在討賊途中,有一次因倉穀不夠,私下問倉管的人員,要他提出解決的意見。管倉的人
說只有改用小斛,或者可以搪塞一下。曹操一時沒有更好的辦法,也就同意這個意見,便命令管
倉的人照著這個辦法做。後來被兵卒發現,因而議論紛紛都說曹操欺詐。曹操便對管倉的人說道
:「現在只有借用你的人頭,纔能平息眾議,不然事情不能解決。」說畢立即將他斬首示眾,說
他私行小斛,盜賣官糧。曹操持法的峻刻往往如此,故一般人對其只有畏威,並不心服。


 

九、巧於掩飾

  曹搡自從消滅袁紹、討平冒頓平定荊州以後,他勢力的強大,遠非孫權劉備所可與比。那個
時候的獻帝已是掛名皇帝,而實際大權則完全掌握在曹操手裡,所有朝臣都不敢過問。當時獻帝
的可憐,只要看他連自己的皇后伏氏,也不能使她不被殺,就可想而知了。所以皇帝這個位子,
只要曹操想要,隨時都可以奪過來,但曹搡為何不那麼做,這就是其被稱為奸雄的地方了。因為
他畢竟還顧及歷史的批判和輿論的指責,他的內心其實是要他兒子來做,而他只想做文王,這可
以從他所說過的話裡看出端倪:「...如果國家沒有我,不知道要幾個人稱王?幾個人稱帝?
或許有人看到我強盛,而又平時不信天命的事,便私底下評論,說誹謗我的話,或妄自各種猜測
,這是我平時最警惕的。齊桓晉文之所能夠垂稱到今天,以他兵勢廣大,猶能奉事周室。論語說
:『三分天下有了二分,仍然服事殷朝,周氏可說是最有道德的人了。』這是大國能夠服事小國
的榜樣;昔日樂毅逃到趙國,趙王仍要他圖謀燕國,樂毅伏在地上哭說:『臣的奉事昭王,猶如
今日的奉事大王,臣若得罪放到他國,到了死纔罷,也不忍心來圖謀趙國的賤役,何況是燕國的
後嗣。』胡亥要殺蒙恬,蒙恬說:『自我先人到他子孫積信於秦國,已有三代那麼久。今天臣將
兵三十餘萬,有這麼大的力量足以背叛,而自己知道必須以死來守義,不敢有辱先人所教,來遺
忘我的先王。我每次讀了這兩個人的歷史,常常要為他們流淚...」這篇話可說是曹操的心事
,這就是他不篡位的原因,也是他的巧於掩飾。


 

十、長於文學

  曹操不但是軍事家、政治家,而且也是文學家。他帶領軍隊卅餘年,手不釋卷。日間講演武
備,夜裡研習詩書,他在文學方面的成就,也不亞於軍事和政治。他的文學修養,無論散文或詩
賦,都極蒼勁而活潑。尤其他的四言詩,革除了詩經板滯的風格,出之以輕快,音節短促,氣勢
壯闊。

  他作做的短歌行「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當以慷,憂心難忘。何以
解憂,惟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鳴,食野之萍。我有嘉賓
,鼓瑟吹笙。明明如月,何時可掇?憂從中來,不可斷絕。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闊談讌,今
念舊恩。月明星稀,鳥鵲南飛。繞樹三匝,無枝可依。山不厭高,水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
心。」這首詩把那橫槊賦詩的豪邁氣概躍然紙上,今人讀他的詩,等於看到他的人那樣。其他若
度關山、善哉行、秋胡行、陌上桑、精列、氣出唱等詩,亦都膾灸人口。他是登高必賦及造新詩
,被諸絃管都成樂章。劉勰文心雕龍的詩序篇說:「魏武以相王之尊,雅愛詩章。」鍾嶸詩品也
說:「曹公父子,篤好斯文。」所以在建安年間文學極盛,而曹操便成為當時的文學領袖。

  曹操的人品,大致已如上所述。他的一生,優於明略,善於應變,但非出於正道。他自己曾
說:「寧可我負人,不可人負我。」故許子將說「為亂世的奸雄。」說得最為恰切。因為他的一
生,都是矯情任算,難怪人們要稱他為奸雄了。



##!!##
原收錄網址:原文位置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139 秒